即时新闻

  • 部分路段名为“电子”实“人工”

        本报记者 朱松梅 孙颖 孙云柯 李瑶

        今年1月,东城、西城、通州区开始推行路侧停车电子收费,7月,电子收费范围又新增了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延庆五区。在这8个区,近4万个路侧车位全部由电子设备代替收费员计时和收费。

        数月过去,这些路段究竟有没有实现规范收费?日前,本报记者兵分多路对城区的路侧电子停车状况开展随机走访,发现在部分本应实现电子收费的路段,走的却仍是人工收费的老路,从而带来的议价收费、乱停乱放现象仍然存在。

        试点数月,摄像头仍未启用

        石景山区鲁谷东街是路侧停车电子收费的路段之一。19日,记者来到该路段,两名身穿黄色马甲的收费员正忙着给私家车计时。每当有车辆停靠时,他们都会在手持终端机上详细记录车牌号、时间以及位置信息等,待车主回来取车时,则会上前开具“道路停车未缴费提示单”提示司机缴费。

        停靠的车辆络绎不绝,收费员也忙个不停,甚至不得不骑上共享单车来回穿梭。

        “这里不是电子收费吗,怎么还是靠收费员忙活呢?”趁收费员忙中得闲,记者赶紧上去问道。“你仔细瞧瞧,哪儿有摄像探头?”收费员反问道。果然,记者四下找寻,也没能发现高位摄像头。“设备要安装到位,少说还得俩月。现在还是我们人工收费,要保证这里随时有人,一天要倒好几班。”

        在朝阳区的吉市口东路,高位摄像探头虽然已经装了几个月,但也仍然是摆设。

        位于东二环边,周边分布着悠唐、丰联等商圈和老旧小区,吉市口东路的42个路侧停车位格外紧俏。记者四处寻找,终于在枝杈茂密的梧桐树间发现了高位摄像头。然而它的镜头始终黑洞洞,即便有车辆出入也不会闪烁。

        “别研究了,根本没通电。”见记者盯视着摄像头,收费员提醒说:“听说摄像头一时半会儿用不了。你看,哪怕通了电,好几个车位都被梧桐树挡着,拍不着!最后还得靠人工收费。”

        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在石景山鲁谷路、朝阳东大桥路等路段,每位管理员都要负责五六百米的路侧车位。能否注意到新车入位、是否计时以及计时多久,都要靠他们手动完成。

        “直接付现金,我可以打折”

        规范收费,是推行路侧电子停车的主要目的之一。

        此前多年,本市的路侧停车均为人工收费,乱收费、私划车位、停车议价等现象时有发生。“电子停车有利于‘人钱分离’,规避资金流失。”试点开启之初,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通过电子设备,所有停车数据都实时上传至后台进行自动计算。车主可通过银联卡、公交卡、ETC、APP、微信、支付宝等多种手段电子支付,避免停车议价。

        然而,记者却在走访时发现,由于仍有人工计时收费,因此停车议价的现象依然非常普遍。

        劲松的大郊亭中街,路旁矗立着橙色的收费公示牌——这标志着该路段实行电子停车。昨天中午,记者在该路段停车约3小时后,正准备驶离,一名收费员赶上前来。“你停车的时候我没拍,付给我的话可以少算点。”

        据了解,本市路侧电子停车的主要技术分三种,除了高位摄像设备之外,还有少量路段采用电子桩和地磁设备。早在2017年,东大桥路就成了朝阳区首条路侧电子停车的试点路段。其东侧加装了视频桩,西侧加装了地磁设备。按照收费标准,路侧停车位的价格为首小时内2.5元/15分钟,首小时外3.75元/15分钟。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东大桥路西侧,只见每个车位中央都安装了一个纽扣大小的塑料片,即地磁传感器。“地磁只要检测到有车驶入,我们的手持设备就会收到通知。但具体录入车牌号还是人工操作。”一名收费员说,“你要是直接付现金,我就不录入车牌号了。40元可以停到晚上,不过开不了发票。”

        电子收费拍不了违法

        20日晚7时,记者驱车来到金鱼池西街。一驶入该路段,就有点儿蒙圈:车行道和中央绿化隔离带上,居然停放着四溜儿私家车,道路行车秩序非常混乱。

        泊车细看,这些私家车大多属于违法停放,而真正的路侧停车位上却是空荡荡的。“我一直把车停在路中间,也没见什么人来管,有免费的地儿谁还停那花钱的车位去!”一位经常在附近停车的司机告诉记者。

        而在路侧电子停车位上,也有许多私家车不守规矩,花式停车。在鲁谷路的路侧车位上,有的车直接停在黄线上,有的车前后各占一半停车位,还有的探出半个身位只一侧压在车位内,甚至还有车辆专门避开施划好的停车位,停在旁边的自行车道内。然而,对于这种乱象,身着黄色马甲的停车管理员则没有太多办法,只有等交警、协警执勤时,才能以违法停车进行处理。

        此外,在一些实行电子停车的路段,不少市民因缺少标识而发生漏缴费的现象。“我之前去朝阳区左家庄中街,没有发现任何电子停车公示,看着白实线我就停进去了,几十分钟办完事就走了,没有任何通知和提示,我以为是免费停车呢!”市民林女士说,结果过了几个月,自己却收到一笔停车缴费通知,仔细一想,正是那天在左家庄中街的临时停车。而让林女士觉得冤枉的是停车费加滞纳金竟达40多元。“本来随停随走、无感支付的电子停车,成了无感停车、莫名其妙交滞纳金了。”她无奈叹道。

        实际上,停车缴费信息延迟、错发,不光车主们遇到过,没车牌、更没买车的90后女生杜禹梅也遭遇过。“上周我就收到了一条停车缴费信息,哪条街、停了多久、多少钱,很详细,看号码也是官方发的。可我压根儿没车啊!”杜禹梅两手一摊,很无奈。

        专家点评

        电子收费起作用关键在执法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认为,北京市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是利用科技进行停车收费管理的实践,核心是让路侧停车收费价格起作用,来调节停车需求。

        试点数月,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针对收费员议价问题,应呼吁各区在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推进过程中加速推进无人化的电子收费设施建设,最大限度减少人工参与,防止人工收费议价、“跑冒滴漏”问题。而针对停车位空置、边上违停满满的尴尬局面,郭继孚说,北京市已经出台并实施了《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停车管理已经有法可依了,处罚依据也已经充分,但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执法环节,执法人员不足、执法力度不够是城市管理当中的问题,应强化对执法的监督,这种监督既包括常态的监督,更应该引入科技力量,比如在高位视频收费系统中加入违停抓拍功能等。

        “只有在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有效的价格机制以及良好的执法环境基础上,城市‘停车乱、停车难’才能得到妥善解决。”郭继孚说。

  • 顺义建智能网联汽车创新生态示范区

        本报记者 张小英

        京东北,潮白河东岸,顺义北小营镇的乡村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打破了昔日静谧。今天下午,2019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将在北京新国展举行。这里作为分会场之一,将通过5G信号传输,在主会场一块110寸8K的显示器上,在线直播无人驾驶封闭测试场和车联网的远程实况。

        昨天,记者来到北小营镇前鲁村西,一处300亩的场地上,几辆无人驾驶车正在作出避障、变道、减速、刹车等演示。场地角落处,几位工作人员一边查看现场状况,一边实时紧盯电脑程序,确保直播时操作万无一失。

        这处300亩测试场,是即将投入使用的无人驾驶全封闭测试场。“目前,这只是一期。按照示范区规划,我们还在继续筹备二期项目。”顺义区经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1200亩封闭测试场将覆盖高速、桥梁、隧道等完备道路体系,以及加油站、收费站、街道、信号灯等丰富的城市模拟仿真系统,共计150多种测试单元,应用场景50个。同时,在高速路段末端,还将设置一个直径170米的动态广场,为测试车辆提供更多临时场景。

        测试场范围内,实现了5G信号全覆盖。此外,北小营辖区内的顺密路、宏大工业园区等地区,也建立了5G信号通信基站。在白马路与顺密路交叉路口,记者看到路侧红绿灯上,安装了激光雷达。

        “通过激光雷达、道路监控摄像等感知设备,可以让路‘智能’起来,坐在车里的人就能打开‘上帝视角’,实时获知路前方的情况,遇到问题获得预警,可以避免一些连环撞车之类的事故。”顺义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顾问、德国华人汽车工程师协会秘书长秦玉学说,“车联网不仅能够为车与车之间的间距提供保障,降低车辆发生碰撞事故的几率;而且可以帮助车主实时导航,并通过与其它车辆和网络系统的通信,提高交通运行的效率。”

        北小营镇只是顺义区在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的一个缩影。作为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永久举办地、北京汽车产业大区,顺义自2018年承办大会以来,渐已形成智能网联汽车的产业链、产品链、创新链、价值链。

        截至目前,全区已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400余家中外汽车客商入驻,投资总额达500亿元。以北汽集团、北京现代、奔驰新能源、宝马中国研发中心、滴滴出行等为代表的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集聚发展,一批涉及芯片、电子、5G通信、高精地图等产业加速集聚、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不断深化,构建了“产业联盟+创新中心+测试场+车联网+开放测试道路+运营示范+基金+特色产业园”八位一体的生态体系。

        按照规划,2020年,顺义区智能网联汽车创新生态示范区开放测试道路总里程力争达到300公里,智能网联技术逐步导入区内整车制造,重点区域实现5G通信全覆盖,应用示范场景分阶段实施。未来,顺义将打造“人—车—路—云—网—城市”开放协同的创新生态,形成“一廊、一镇、六园、多点”的200平方公里智能网联汽车创新生态示范区总体布局。

  • 网红楼门里“喂”长颈鹿

        本报讯(记者 孙颖)最近,丰台区大红门街道怡然家园3号楼和8号楼成了居民的“网红打卡地”,社区里的老老少少都爱到这两幢楼“串门儿”,顺便留下各具特色的创意图片。原来是社区“微自治”让楼道治理别开生面。

        跟随怡然家园社区居委会书记、主任刘燕军来到3号楼4单元,刷了门禁推开门,一只长颈鹿跃然眼前,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懵懂的大眼睛,微张的嘴好像在等候人们的投喂。仔细一看,原来是3D立体画。墙壁上的配电箱被巧妙地隐藏在窗户里,通过阴影的运用,长颈鹿就好像是活的,有居民拍下拿着水果“喂”长颈鹿的照片,在朋友圈里“炫耀”。3号楼和8号楼的楼道里都绘制了3D立体画,有的是大象伸出了长长的鼻子,有的是海豚跃出水面,还有功夫熊猫飞腿而出、小猫扑蝴蝶……一个个小楼道简直成了3D立体画展厅。

        怡然家园是经济适用房,物业费低、物业服务跟不上,自行车、破家具、纸盒子、瓶瓶罐罐堆满了楼道。去年4月,由怡然家园社区党委提出“微自治”,发动居民共同参与社区治理,党员、志愿者、楼门长、热心居民,大家拿来工具,撸起袖子把楼口、拐角里堆成小山的破烂儿清理了,在楼道里增设绿植、墙壁上挂上风景画,部分楼门因为空间比较小,选择了3D立体画的方式美化楼门。

        居民段瑞堂自发照顾楼道里的绿植、段友香拿出家里的油漆粉刷楼道,彭桂英和宋桂芳夫妻俩发挥书法特长不时更换镜框里的书画……截至目前,怡然家园104个楼门中有60%的楼门都通过“微自治”实现了楼门的治理。

  • 西城全国首招统计志愿者

        本报讯(记者 王海燕)全国首支统计主题志愿团队——西城统计“据”力志愿者联盟成立已满一年时间。记者从西城区了解到,目前该联盟已经招募团员1195人,他们将在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中显身手。

        在日前举办的2019年西城区统计开放日活动中,西城区统计局局长刘爱中介绍,经过一年的发展,西城统计“据”力志愿者联盟已招募团员1195人,成功发布开展40余个志愿服务项目,参与了经济普查、人口抽样调查等重点统计工作。同时联盟扎根校园,将校园统计教育与统计宣传、统计调查有机结合,探索出了一条以统计工作丰富志愿服务内涵、以志愿服务反哺统计事业发展的创新道路。在中国科学院附属玉泉小学、中古友谊小学、西什库小学和育鸿学校,小学生们担任小小调查员,利用暑期时间对居民垃圾分类情况进行了数据调查和分析。

        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即将开始,西城统计“据”力志愿者联盟将积极投身其中。为更好发挥统计志愿团队优势,推进普查工作,今年西城区发布了统计志愿服务形象大使的卡通形象松鼠“数哥”,代表未来统计将以更多元化、新鲜有趣的方式走进千家万户。

  • 石景山启动责任规划师聘任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近日,《石景山区责任规划师制度实施办法(试行)》方案发布,标志石景山区责任规划师聘任工作在全区范围内全面启动,全区9个街道将结合各自实际情况,分别聘任合适的责任规划师团队。

        《办法》确定了石景山区“责任规划师”为“1+N+X”团队服务模式,其中“1”为设计院或高校推荐的首席规划师,“N”为首席规划师团队内固定社区规划师成员,“X”为责任规划师团队所在设计院或高校的多方力量。同时,市规划自然委石景山分局积极与各大设计院和高校沟通接洽,建立了《石景山区责任规划师人才库》,并制定了选聘方案,各街道办事处将结合实际情况,通过《石景山区责任规划师人才库》的信息,最终确定意向团队。

        目前,古城街道责任规划师团队已于今年5月份开始推进全区首个试点工作,老山街道责任规划师团队从9月份开始介入参与老山东里北社区老旧小区有机更新项目。接下来,石景山街区责任规划师将进一步通过街区大数据体检、街区画像的方式,梳理和盘点街区资源,诊断街区问题,为试点街道街区更新工作提供更多更好的规划顾问和技术指导,助力石景山老旧小区区企合作工作顺利开展。

  • “红色故事分享会”传承红色精神

        本报讯(通讯员 孙璐)10月19日,东城区体育馆路街道四块玉社区“初心寻访·四块玉社区红色故事分享会”在社区党群活动站举行。10位老党员围绕自己的个人经历和新中国成立70年中生活变迁,分享了自己的革命故事和爱党宣言。

        国家一级运动员、一级裁判员、85岁的老党员徐兵分享了担任领队带领北京市技巧队获得全国冠军及两次世界冠军的故事。“体育不仅是争金夺银、振奋精神,不仅是强身健体、愉悦身心,更是综合国力和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体育馆路街道体育文化氛围浓厚,作为体街居民,更要弘扬中华体育精神,弘扬体育道德风尚,推动全民健身。”徐兵说。

        此前,四块玉社区党委开展了“初心寻访”特别企划活动,邀请50年以上党龄的社区老党员分享自己的红色故事,通过与党员代表的多次访谈,收集资料汇编制作成《时光追梦——四块玉社区50年以上党龄党员历史影像集》,全方位向年轻党员和社区居民展示党员风采。“未来,我们要将红色基因融入社区建设,凝心聚力保障和改善民生,提高社区居民的幸福感。”四块玉社区党委书记张婧表示。

  • 居民自治改造 40岁小院变样

        本报讯(记者 朱松梅)听说小区要改造,居民齐心协力行动起来:拆违建、清堆物,还想方设法给家园添上新景。已经40岁的团结湖三四条北小区,最近完成了一次华丽变身。

        走进团结湖三四条北小区,整洁、优美是它给人的第一印象。地面划着规范的行车导引线,道路平整宽敞,移步1号楼,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小公园模样秀丽,不少居民在这儿遛弯。

        今年夏天,团结湖街道启动了三四条北小区的改造。“改造工程十分繁杂,单靠我们16个社工不可能完成。”社区书记高文京介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社区党员、楼门长和不少居民都站了出来,主动拆违建。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年逾70岁的司大爷。“要拆,当然舍不得。”司大爷说,“但拆违是为了社区环境。我是党员,就该第一个响应。”很快,67处违建拆除了,共新增绿化面积3800平方米,增加车位近20个。

        如今,40岁的老小区变得便利、舒适。有居民写了一首打油诗:小区虽然年头长,如今环境不一般;房前敞亮路更宽,屋后绿色映纱窗;秋千荡起人飞扬,凉亭下面唠家常;环境整治效果好,美丽家园乐共享!

  • 张家湾工业大院变花园

        本报讯(通讯员 王欢 郭庆海)通州区张家湾镇,一处占地160多亩的公园绿地日前基本落成。公园内曲径通幽,花草繁茂,初来乍到的市民很难想象它的前身竟然是一处低端企业聚集的工业大院。而从工业大院到大花园的变身,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公园位于张家湾镇北大化村域。在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中,工业大院被腾退拆除。为给周边居民增加更多的休闲空间,张家湾镇在区相关部门支持下,于去年底启动了此处公园的设计建设工作。今年经过近8个月的紧张施工,公园目前已具备开放条件。

        该公园在设计上,坚持六大理念,即:生态优先,绿化为主,体现生物多样性,突出植物景观;融入城市森林理念,近自然种植;海绵城市理念,设下凹绿地、植草浅沟、雨水花园;园林废弃物再利用理念;节约型绿地理念,多绿化,少硬质,提供必要的道路、广场及设施;近远期相结合,预留发展空间。

        园内休闲椅、小亭、长廊等各式配套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乒乓球场、羽毛球场等健身场所。公园正式落成后,将为临近村庄的村民提供休闲便利。

  • 村支书论坛助“头雁”高飞

        本报讯(通讯员 孙才智)10月18日,“头雁领航”怀柔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二届村支书论坛举行,分党建引领、产业发展、美丽乡村建设和脱贫攻坚四个板块,村支书发言,专家学者点评,为村支书提供建议。

        论坛以“怀柔+农大”区校统战合作为背景,四个板块分别有3名村党支部书记发言,由2名专家点评。论坛还邀请国家、市级基层党建、高校、民主党派及农村建设等方面的专家学者,为村支书提供建议。

        “要带领农民致富,村里必须要有好的产业,而这个前提就是要有一个好的环境,这是我们村‘两委’班子达成的思想共识。”九渡河镇局里村第一书记范涛发言时说。近年来,局里村广泛宣传吹响环境治理“动员曲”、党建引领奏好环境治理“协作曲”、重点突出弹好环境治理“进行曲”、长效管理唱好环境治理“交响曲”,通过“四步曲”提升村庄“颜值”,走出了一条从农村人居环境改善入手带动特色产业发展的新路子。

        据介绍,去年,怀柔区成功举办了首届“村支书论坛”。今年,该区进一步挖掘论坛潜力提出“头雁”主题,目的就是持续提升农村带头人队伍素质,激发“头雁”作用,做好村“两委”换届后半篇文章,引领农村各项工作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