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吴为山:30载传扬美术之美

        本报记者 王广燕

        著名雕塑家吴为山有一双柔软而有力的手。30多年来习惯用右手塑造泥塑的他,右手拇指相较左手异常发达。他首创中国现代“写意雕塑”之风,提出“写意雕塑”理论和“中国雕塑八大风格论”。2016年他当选为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荣誉院士;2018年当选为法兰西艺术院通讯院士,成为继吴冠中之后第二位当选该院通讯院士的中国艺术家;2019年当选意大利艺术研究院院士并获颁米开朗基罗勋章。他的作品遍布二十多个国家,被世界多个著名博物馆收藏。虚怀若谷的《老子》、震撼心灵的《南京大屠杀组雕》、定居马克思故乡德国特里尔的《马克思》,均在国内外产生巨大反响。

        自2014年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以来,他推动当代中国艺术在世界上交流传播,通过“典藏活化”“捐赠与收藏系列展”等系列展览晒出一系列国宝级家底,引发一次次排队观展热潮。最近几年,《北京日报》报道的《中国美术馆百余“生货”藏品首展》《美术馆春节档旺旺旺》等新闻,记录了万余人排长队争睹艺术精品、“美术馆里过大年”的热闹景象,这让自称“中国美术馆1号服务员”的吴为山感到幸福。

        六次高考,不愿屈服命运安排

        吴为山1962年生于一个苏北小镇的书香世家,小镇青砖黑瓦,一条河流蜿蜒经过。家中兄弟姐妹七人,吴为山排行老五。虽然生活清苦,但吴为山从记事起,就在担任中学老师的父亲指导下背诗,家中古书里的插图和陶瓷器皿上的画作,成为他儿时的艺术启蒙。吴为山说,父亲很平凡,但他“爱国、爱文化”的教导令自己铭记一生。

        1978年吴为山高中毕业,幸运地赶上了高考招生制度恢复。不过,他曲折的求学之路也从此拉开了帷幕。那一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在“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信念指引下,吴为山放弃了一直喜欢的绘画,选择学习理科,并立志学医。然而他连续参加了1978年、1979年的高考,都以一分之差落榜。吴为山一度陷入彷徨和消沉,这让他意识到,艺术道路也许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选择。

        吴为山进入了无锡工艺美校学惠山彩塑,大学之梦跌落至民间泥人学校,却让他的人生与雕塑产生了紧密关联。“三分坯、七分彩”的彩塑锻炼了他抓住人物神韵与结构的能力,与后来的“写意雕塑”不谋而合。

        1982年从无锡工艺美校毕业一年后,吴为山满怀信心参加了艺术类高考,被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师范学院同时录取,在审核录取资格时却因为中技毕业工作未满两年,被两所高校先后退学。整整一年,县里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叫吴为山的年轻人是被两所大学“开除”的。1983年,吴为山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再次参加高考,同时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装饰雕塑专业、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系录取。因受父亲影响,胸怀“师范”理想的吴为山,选择了就读南京师范大学,并在毕业后留校任教。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大门敞开,走出国门交流学习的年轻人多了,吴为山便是其中一员。1996年起,他先后到荷兰欧洲陶艺工作中心、美国华盛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摆在他面前的有拿到“绿卡”的机会。一位90多岁的美籍德裔艺术家劝吴为山,“美国是商业社会,真正的艺术在中国。”就这样,吴为山毅然选择回到了祖国。在这片培养了他的大地上,有太多让他魂牵梦绕、等待他取材创作的精神宝库。海外阅历增加了他对西方雕塑艺术的认识,也让他决心在为时代塑像的道路上,走出中国风格。

        2006年,《北京日报》的《吴为山雕塑感动观众》一文,报道了40多岁的吴为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文心铸魂”个展。他回忆:“过去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要60岁以上的著名老艺术家的作品才能在圆厅展出,时任中国文联主席的周巍峙听说后,就找了当时的中国美术馆馆长冯远,说‘艺术要有硬杠杠,年龄不该有。吴为山作品过硬,年龄不够,我借给他’。”

        “如果没有高考,没有出国,没有后来我在大学里被破格提拔,没有在不同时期被发现,我觉得我是不可能有今天的。实际上,这也是改革开放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体现。我近年取得的成就,在国际上获得的认可,从本质上来讲都有时代的支撑。”吴为山说,自己是祖国大海里的一朵浪花。

        融汇中西,市场洪流中铸魂写意

        1991年,因为偶然的机会,吴为山受邀为著名近代书法家林散之创作塑像。当时他没有工作室,只能在家里做塑像。“我们家总共18平方米,等母亲、妻子、孩子都睡着了,我就在家里的灯光下悄悄做塑像。”在创作中,29岁的吴为山走近了林散之的心灵和艺术,为中国文化人物塑造群像的艺术方向也渐渐明晰。

        那时,吴为山看到社会转型期价值取向多元化,很多人崇拜明星、大款、老板。“当然明星、大款也都是为社会进步作贡献,但我觉得年轻人对那些历史上伟大的人物、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忘却的话,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迄今为止,吴为山创作了《老子》《孔子》《问道》《达·芬奇与齐白石》等500多件文化人物塑像,在世界多国展览并被重要博物馆收藏,矗立在重要机构及公共空间。他说一开始的“初心”是用这些雕塑来影响民族和国家,树立文化自信、弘扬中国精神。但今天,他的“初心”增添了新的内容。“现在我希望这些中国杰出人物雕塑能伫立在世界各个角落,雕塑中传递出的中华文化的内涵和精髓,不仅能影响中国,也能沟通世界。”

        2005年12月,吴为山接到创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雕的任务。他走到当年屠杀现场之一的南京城西江东门,在凛冽北风中仿佛听到30万亡灵的哭泣,这成为他创作的动力。2007年重阳节的夜晚,吴为山在工作室已十几个小时未进食,刀砍、棒击、棍敲、手塑并用地忘我创作,在悲怆中追忆苦难民族的伤痛。直到夜里三点钟,在外等待的司机进屋,才发现发高烧的他已瘫倒在雕塑架下。

        在吴为山看来,一个艺术家选择塑什么很重要,要塑那些对一个国家和民族作出杰出贡献并被历史和人民铭记的人。这也是他发起的中国美术馆“为时代人物塑像”雕塑工作坊在做的事情。另一方面,怎么塑也很重要,这就是他开创的区别于西方写实雕塑和抽象雕塑的“写意雕塑”。

        在吴为山2014年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之际,《北京日报》刊发了《中国美术馆新馆长不聊新头衔》,文中提到,算上中国美术馆馆长的新职务,吴为山的头衔有不少。但他最看重的还是“雕塑家”这个身份。就在不久前,新建成的香山革命纪念馆开放,其中就陈列着吴为山最新创作的大型主题雕塑,4.9米高的雕塑《毛泽东同志在香山》矗立在纪念馆的序厅正中,两侧分别是《共商国是——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百万雄师渡大江》大型主题浮雕。展厅内,还展出了吴为山创作的《胜利的消息》。

        这些作品是吴为山平时在结束一天的行政工作后,傍晚驱车两小时赶赴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在深夜创作的,凌晨1点启程返回北京对他来说是常态。为保护雕塑泥稿免于日晒风吹,创作室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窗户,在雕塑中他常常挥汗如雨。尽管路程奔波、条件艰苦,吴为山仍坚持高效率、高质量地完成了创作。

        典藏活化,让更多人爱逛美术馆

        2015年,吴为山接受《北京日报》采访,透露中国美术馆今后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让躺在美术馆库房的藏品“活”起来,“典藏活化”将成为美术馆的主打品牌。

        这两年,中国美术馆多次变身“网红”。2017年“美在新时代——庆祝‘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轰动京城,寒冬里万余人排长队争睹艺术精品;2018年的“美美与共”展出中国美术馆馆藏的61个国家224件名家作品,其中包括毕加索、珂勒惠支等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又现排队两公里盛况。“不是我喜欢大家冻着,我欣赏的是人民大众追求美的那种热情,证明我们美术馆办的展览受到大家的认可,这是我们美术馆人的‘自恋’。”吴为山自豪地说。

        最初当馆长,吴为山也曾经历尴尬时刻。“有一次香港一位大学的校长经过我们馆,他说‘我来看一下,就一会儿工夫,能不能看看你的镇馆之宝’。我当时非常难过,因为那时候美术馆都是临时展,没有固定长期陈列展。”到了2016年,《北京日报》发表的《中国美术馆辟专厅亮国宝》报道令观众格外兴奋,曾经躲在库房里的宝贝,真正变成了观众能随时免费欣赏的展品。文章还提到,“过去一些艺术家不愿意把作品送来,因为作品进来后就被放入库房,永远见不到面,如同打入冷宫。现在我们把收藏作品拿出来展,无论艺术家本人还是家属都很高兴。一些没有藏品被收藏过的艺术家、原本在犹豫的艺术家,都主动跑来询问入藏事宜。”

        此外,“大师讲大美”系列讲座、中国美术馆“为时代人物塑像”雕塑工作坊等也得到良好社会反响。在吴为山看来,“要通过这些行为来使国家美术殿堂的作用得到更好发挥,弘扬顶级艺术、一流艺术大师的作品,让美术馆成为化育普通大众的平台。”

        中国美术馆还是一扇重要的国际交流窗口,“既然是国际交流的窗口,你这个窗口应该吹进来什么风,应该从里面散出去什么光,这是非常重要的——把今天中国最好的当代艺术创作推向世界,让人类文明史上伟大优秀的艺术作品吹进来。”2018年,由中国美术馆先后牵头成立了“金砖国家美术馆联盟”“丝绸之路国家美术馆联盟”,吴为山当选为两个联盟的秘书长,几十个成员国家美术馆频繁交流互展。

        多重身份让吴为山的生活节奏分秒必争。白天他是美术馆长,夜里他是创作不辍的雕塑家,还要带几名学生。他是一个像“吃零食”一样休息的人,从家到美术馆再到工作室的路上是他打盹的时间。夏日里创作《南京大屠杀组雕》塑像时,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寒冬时节在室外广场调整《马克思》塑像时,七八个小时寒风中他露出手揉捏泥土。吴为山个人工作室设在高碑店的一个村里,也没有安装空调,“因为恒温条件让人‘耽于安乐’。”

        “某一天我退休了,就要把我心中那么多没有时间做的作品,一件一件地好好去做。”吴为山说,不会为自己塑像,因为每件作品都已是自己心灵的投射,“在我老去的时候,回望我的人生,再看看堆积成山的雕塑,那就是我的生命轨迹,是我的自塑像。”

  • 《浮士德的沉沦》17年后再现京城

        本报记者 徐颢哲

        “《浮士德的沉沦》时长2个多小时,中间不休息,欢迎来听!”21日晚,柏辽兹名作《浮士德的沉沦》音乐会版在保利剧院上演。演出开始前的媒体见面会上,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发出了这样的邀请。演出进行一小时后,陆续有坐不住的观众离场,而反观位于舞台“C位”的迪图瓦,从拿起指挥棒的那一刻开始,全程2个多小时精力旺盛如孩童,令人难以相信他已83岁。

        迪图瓦口中的“不休息”说得轻松写意,但极佳的演出状态背后,是老爷子身上令人肃然起敬的职业精神。工作人员透露,迪图瓦已经带团排练了一周,演出前几天的状态经常是从早上十点排到晚上八点。工作人员算过走台时间,“整整125分钟,从头到尾,从监视屏里看不出他有一丝疲态。”

        今年是柏辽兹逝世150年,自2002年指挥家余隆指挥中国爱乐乐团演奏《浮士德的沉沦》后,这部作品已经有17年之久没有在北京上演。当晚的演出,迪图瓦和上海交响乐团携手约翰·雷利埃、保罗·格罗夫斯、鲁克桑德拉·多诺塞、佐藤泰弘这四位实力歌唱家,以及东京爱乐合唱团之间的合作,可谓默契无间。身为指挥,迪图瓦许是舞台上最“入戏”的一位——一边用指挥棒提示弦乐声部和管乐声部控制音量,一边深情看向舞台上正在对唱的“浮士德”和“玛格丽特”;而当恶魔“梅菲斯托”露出狰狞面孔时,迪图瓦的脸上则透出深深的忧虑。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将近晚上十点,《浮士德的沉沦》终于到了曲终人散之时。在合唱团“保留希望,在幸福面前微笑,来吧,玛格丽特”的吟唱声中,迪图瓦向台上坚持了2个多小时的艺术家们点了点头,然后转向观众,现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为整场演出画上了休止符。

        《浮士德的沉沦》是柏辽兹根据歌德著名的《浮士德》改编创作而成的,1846年在法国巴黎首演。非常有趣的是,柏辽兹没有将这部戏的体裁定名为传统意义上的歌剧,而是以“音乐传奇剧”这样一个崭新的概念为其命名。作品中的主要角色只有四位,并且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没有歌剧中常见的重唱和清晰分开的“宣叙调”和“咏叹调”,基本上是由各个人物独立的演唱、合唱团的独立唱段与编制庞大的管弦乐团组合而成。

        事实上,迪图瓦特别擅长柏辽兹的作品,曾多次执棒知名交响乐团演绎过《浮士德的沉沦》,并将这部作品带到全球各地上演。他直言,演出《浮士德的沉沦》,要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去和乐队、合唱团合作,“指挥这部作品,我会准备数月的时间去研究谱子,关于这部作品到底是什么音乐风格我可以讲上很长一段时间。”他也表示,除了音乐本身,熟悉音乐之外的文本也很重要,“作品的内容、故事的根源,我都一清二楚。”

  • “壮丽70年”追寻时代记忆

        本报讯(记者 金力维)21日至23日,北京卫视开播六集大型通俗理论电视节目《壮丽70年 时间都知道》。这档节目从经济、民主、文化、民生、生态和中国道路六个维度出发,全方位展示并回顾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带观众“亲历”现场,感受巨变。

        《壮丽70年 时间都知道》突破了以往此类型节目以演播室讲述为主的形态表达,三位讲述人化身“时光寻访人”走出演播室,深入实地探访广东港珠澳大桥、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浙江义乌、吉林长春等20个独特的拍摄地,跨越全国14个省、市、自治区,行程数万里,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变革画卷铺陈开来。节目最终以《中国经济之谜》《中国式民主之路》《中国文化何以自信》《遇见一个更好的中国》《美丽中国在行动》《踏平坎坷成大道》六个篇章唤醒观众对时代变革的记忆。

        在首期节目中,“时光寻访人”谭江海跨越广东、浙江、河南三省,对港珠澳大桥、浙江义乌商贸城、洛阳栾川国内首家智慧矿山进行深入探访,从三个层面深度解析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经济发展为何能不断创造奇迹。谭江海在与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总工程师苏权科的对话中了解到,在1960年建造南京长江大桥时,我国还没有海上起重浮吊设备,只能“一斗一斗混凝土往上浇,一根一根钢筋往上绑,一块模板一块模板往上放”。而在建造港珠澳大桥时,我国独立生产的可以载重12000吨的浮吊已经投入使用。在这些瞩目成绩的背后,观众可以看到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工业、制造业方面的发力,也能看到改革开放带给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活力,更能看到科技创新如何成为中国经济实现长久发展的驱动力。

        在《中国文化何以自信》中,“时光寻访人”孙扬与“长城守望者”董耀会一起攀登万里长城最著名的险段之一——北京怀柔的箭扣长城,亲身感受古老长城在历经炮火洗礼却依然屹立的魅力,探讨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激荡中为何能站稳脚跟。观众还将跟随孙扬“越过”长城,走进香山革命纪念馆,从一面承载着革命精神与文化的锦旗上,探寻文化自信之所以源于浴火淬炼的答案。

  •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出唯一自传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10月21日,《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述》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大学举行,本书是“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唯一自传,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樊锦诗成长于上海,北大毕业。生于南国的她,一毕业却去了西北城市敦煌,这一去就是五十七年。樊锦诗六十岁受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八十岁退休。在同龄人颐养天年、子女承欢膝下的时候,她拼尽全力把莫高窟的文保事业推上一个新的高峰,为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窟的永久保存和永续利用作出了重大贡献。

        樊锦诗说,写这本书是她不可推卸的责任。千年前的古代艺术家为后世留下博大精深的文化遗产,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老一辈的莫高窟人无怨无悔地把青春乃至一生奉献给敦煌,甚至他们的子女都没有上过大学,把子孙也奉献出来。她坦言,她要把老一辈莫高窟人的工作精神告诉世人、留给后代。

        樊锦诗与本书撰写作者、北京大学教授顾春芳一见如故。通过接触,她觉得顾春芳是一位可信的学者,于是欣然答应了口述的请求。顾春芳说:“用四年的时间为这样一位令我发自内心尊敬的人写一本传记非常值得。”为了写这本书,她无数次与樊锦诗在电话里彻夜长谈,“她允许我问,也允许我写,毫无保留地向我敞开,给予我创作的自由。”她阅读了樊锦诗所有的文章:在敦煌学上已经或试图突破的问题,在遗产保护方面抓住的问题,以及她把握的重大问题。顾春芳为这本书所下功夫之深也令樊锦诗非常感动,“碰到顾老师是我的大幸,如果我碰不到她,不知道这本书今天能不能出来。”

  • 天猫双11晚会官宣全明星阵容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昨天,2019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正式宣布,华晨宇、李荣浩、阿云嘎、郑云龙、郎朗吉娜夫妇、李承铉戚薇夫妇、罗志祥、张艺兴、吴建豪等明星加盟猫晚。晚会将通过优酷APP全球直播,届时还有神秘国际巨星亮相。

        2019猫晚由优酷、浙江卫视联手打造,将于11月10日晚间登陆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同时在浙江卫视、东方卫视、优酷直播。阿里巴巴营销平台总经理、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总指挥刘博透露,今年猫晚将分为“文明”“繁荣”“幸福”“奋斗”“未来”五大篇章,节目编排运用意想不到的艺人混搭和中外文化对撞,为观众打造“全球化时代的新国民记忆”。

        此外,今年的猫晚还将是史上最国际化的一届,晚会不仅通过优酷APP直播覆盖全球用户,还将输出到全球近30个平台,覆盖50余个国家和地区。此外,有海外艺人参与的节目将超过四成,嘉宾中不乏国际当红巨星和艺术达人。

        今年猫晚还将首次增加公益环节。今年是中国脱贫攻坚决胜年,届时,李荣浩、阿云嘎、郑云龙、郎朗、戚薇、罗志祥等21组明星将亮相脱贫攻坚直播时段,为21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农特产带货。明星和当红主播还将深度参与,展开一场脱贫带货的大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