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路侧停车电子规范收费是否全覆盖?记者调查后发现——

部分路段名为“电子”实“人工”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10月22日        版次: 07     作者:

    金鱼池西街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上没有车辆停放,但另一侧马路上却停着多辆小汽车。本报记者 孙颖摄  

    本报记者 朱松梅 孙颖 孙云柯 李瑶

    今年1月,东城、西城、通州区开始推行路侧停车电子收费,7月,电子收费范围又新增了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延庆五区。在这8个区,近4万个路侧车位全部由电子设备代替收费员计时和收费。

    数月过去,这些路段究竟有没有实现规范收费?日前,本报记者兵分多路对城区的路侧电子停车状况开展随机走访,发现在部分本应实现电子收费的路段,走的却仍是人工收费的老路,从而带来的议价收费、乱停乱放现象仍然存在。

    试点数月,摄像头仍未启用

    石景山区鲁谷东街是路侧停车电子收费的路段之一。19日,记者来到该路段,两名身穿黄色马甲的收费员正忙着给私家车计时。每当有车辆停靠时,他们都会在手持终端机上详细记录车牌号、时间以及位置信息等,待车主回来取车时,则会上前开具“道路停车未缴费提示单”提示司机缴费。

    停靠的车辆络绎不绝,收费员也忙个不停,甚至不得不骑上共享单车来回穿梭。

    “这里不是电子收费吗,怎么还是靠收费员忙活呢?”趁收费员忙中得闲,记者赶紧上去问道。“你仔细瞧瞧,哪儿有摄像探头?”收费员反问道。果然,记者四下找寻,也没能发现高位摄像头。“设备要安装到位,少说还得俩月。现在还是我们人工收费,要保证这里随时有人,一天要倒好几班。”

    在朝阳区的吉市口东路,高位摄像探头虽然已经装了几个月,但也仍然是摆设。

    位于东二环边,周边分布着悠唐、丰联等商圈和老旧小区,吉市口东路的42个路侧停车位格外紧俏。记者四处寻找,终于在枝杈茂密的梧桐树间发现了高位摄像头。然而它的镜头始终黑洞洞,即便有车辆出入也不会闪烁。

    “别研究了,根本没通电。”见记者盯视着摄像头,收费员提醒说:“听说摄像头一时半会儿用不了。你看,哪怕通了电,好几个车位都被梧桐树挡着,拍不着!最后还得靠人工收费。”

    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在石景山鲁谷路、朝阳东大桥路等路段,每位管理员都要负责五六百米的路侧车位。能否注意到新车入位、是否计时以及计时多久,都要靠他们手动完成。

    “直接付现金,我可以打折”

    规范收费,是推行路侧电子停车的主要目的之一。

    此前多年,本市的路侧停车均为人工收费,乱收费、私划车位、停车议价等现象时有发生。“电子停车有利于‘人钱分离’,规避资金流失。”试点开启之初,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通过电子设备,所有停车数据都实时上传至后台进行自动计算。车主可通过银联卡、公交卡、ETC、APP、微信、支付宝等多种手段电子支付,避免停车议价。

    然而,记者却在走访时发现,由于仍有人工计时收费,因此停车议价的现象依然非常普遍。

    劲松的大郊亭中街,路旁矗立着橙色的收费公示牌——这标志着该路段实行电子停车。昨天中午,记者在该路段停车约3小时后,正准备驶离,一名收费员赶上前来。“你停车的时候我没拍,付给我的话可以少算点。”

    据了解,本市路侧电子停车的主要技术分三种,除了高位摄像设备之外,还有少量路段采用电子桩和地磁设备。早在2017年,东大桥路就成了朝阳区首条路侧电子停车的试点路段。其东侧加装了视频桩,西侧加装了地磁设备。按照收费标准,路侧停车位的价格为首小时内2.5元/15分钟,首小时外3.75元/15分钟。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东大桥路西侧,只见每个车位中央都安装了一个纽扣大小的塑料片,即地磁传感器。“地磁只要检测到有车驶入,我们的手持设备就会收到通知。但具体录入车牌号还是人工操作。”一名收费员说,“你要是直接付现金,我就不录入车牌号了。40元可以停到晚上,不过开不了发票。”

    电子收费拍不了违法

    20日晚7时,记者驱车来到金鱼池西街。一驶入该路段,就有点儿蒙圈:车行道和中央绿化隔离带上,居然停放着四溜儿私家车,道路行车秩序非常混乱。

    泊车细看,这些私家车大多属于违法停放,而真正的路侧停车位上却是空荡荡的。“我一直把车停在路中间,也没见什么人来管,有免费的地儿谁还停那花钱的车位去!”一位经常在附近停车的司机告诉记者。

    而在路侧电子停车位上,也有许多私家车不守规矩,花式停车。在鲁谷路的路侧车位上,有的车直接停在黄线上,有的车前后各占一半停车位,还有的探出半个身位只一侧压在车位内,甚至还有车辆专门避开施划好的停车位,停在旁边的自行车道内。然而,对于这种乱象,身着黄色马甲的停车管理员则没有太多办法,只有等交警、协警执勤时,才能以违法停车进行处理。

    此外,在一些实行电子停车的路段,不少市民因缺少标识而发生漏缴费的现象。“我之前去朝阳区左家庄中街,没有发现任何电子停车公示,看着白实线我就停进去了,几十分钟办完事就走了,没有任何通知和提示,我以为是免费停车呢!”市民林女士说,结果过了几个月,自己却收到一笔停车缴费通知,仔细一想,正是那天在左家庄中街的临时停车。而让林女士觉得冤枉的是停车费加滞纳金竟达40多元。“本来随停随走、无感支付的电子停车,成了无感停车、莫名其妙交滞纳金了。”她无奈叹道。

    实际上,停车缴费信息延迟、错发,不光车主们遇到过,没车牌、更没买车的90后女生杜禹梅也遭遇过。“上周我就收到了一条停车缴费信息,哪条街、停了多久、多少钱,很详细,看号码也是官方发的。可我压根儿没车啊!”杜禹梅两手一摊,很无奈。

    专家点评

    电子收费起作用关键在执法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认为,北京市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是利用科技进行停车收费管理的实践,核心是让路侧停车收费价格起作用,来调节停车需求。

    试点数月,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针对收费员议价问题,应呼吁各区在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推进过程中加速推进无人化的电子收费设施建设,最大限度减少人工参与,防止人工收费议价、“跑冒滴漏”问题。而针对停车位空置、边上违停满满的尴尬局面,郭继孚说,北京市已经出台并实施了《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停车管理已经有法可依了,处罚依据也已经充分,但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执法环节,执法人员不足、执法力度不够是城市管理当中的问题,应强化对执法的监督,这种监督既包括常态的监督,更应该引入科技力量,比如在高位视频收费系统中加入违停抓拍功能等。

    “只有在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有效的价格机制以及良好的执法环境基础上,城市‘停车乱、停车难’才能得到妥善解决。”郭继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