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有了明星效应,更要有好作品

        本报记者 韩轩

        前天21时40分,不少粉丝等候在北京舞蹈学院南门外,踮着脚向舞蹈剧场的方向张望。他们没有票,却依旧在冷风中不愿意走。一场名为《因乐聚》的原创音乐剧邀请展演正在演出,而他们的偶像、因综艺《声入人心》走红的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和阿云嘎登台表演。

        本来,这只是一场中国音乐剧行业的“内部聚会”,是中国音乐剧协会委托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牵头组建的中国音乐剧协会创作专业委员会的成立演出,却在粉丝圈引发了强烈反响。“明星效应带动大量观众关注音乐剧,我们在这个时候成立创作专业委员会,正当其时。”北京舞蹈学院副校长、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许锐说。

        偶像:为音乐剧网罗大批粉丝

        “真没想到有这么多粉丝关注,我在朋友圈里都不敢发这场演出的信息,就怕有人要票。”演出开始前,许锐连连感叹,这场演出火爆到“超乎想象”,甚至“惊动”了黄牛票贩,听说当晚的演出票,已在粉丝圈炒出了1.5万元一张的惊人高价。

        其实,当天慕名而来的不仅有粉丝,三宝、李盾、陈少琪、陈蔚、戴劲松、任冬生等音乐剧创作者也都到场。当晚的演出呈现了多年来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多个精彩片段,有多次上演的《蝶》《聂小倩与宁采臣》,有根据巴金同名小说改编的音乐剧《家》,还有讲述北漂生活的《秋裤与擀面杖》……因《声入人心》走红的演员阿云嘎、郑云龙多次登台,还有刘令飞、徐瑶等坚守音乐剧多年的演员,通过一个个剧目片段,带观众回顾了中国音乐剧的几十年历程。

        演出当天,由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牵头组建的中国音乐剧协会创作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应邀参会的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系副教授戴劲松很兴奋:“音乐剧行业需要偶像,阿云嘎和郑云龙通过综艺节目成为偶像,给音乐剧行业带来粉丝是一件好事,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许锐介绍,创作专业委员会的成立,就是希望把音乐剧演员和幕后人员集结起来,群策群力,探索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发展道路。

        现状:急需各环节专业人才

        “明星效应给音乐剧带来了粉丝,但整个行业如何走向产业化,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带着中国音乐剧协会会长钟浩提出的问题,两场学术论坛也在创作专业委员会成立当天同期举行,行业大咖为中国音乐剧行业现场把脉。

        著名音乐剧制作人三宝率先说出了他的困惑:“我们现在确实出了明星演员,但优秀演员的数量还是太少。”三宝说,他每次排剧找演员都很困难,大多是刚刚毕业的演员,舞台经验有限,毕业多年还坚持做音乐剧的人太少,几乎都转行了,“这也不怪他们,一是原来没那么多戏让他们演,二来只演音乐剧也没法养活自己,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

        北京环球百老汇董事长钟丽芳赞同三宝的说法,“演员确实要提升,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搭建整个音乐剧的产业体系。”她介绍,自己带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全国巡演时,发现不少行业短板。“不少承接我们演出的演出商看不懂音乐剧演出手册,工人不知道怎么配合音乐剧装台,最后我们只能把演出手册画成图,把装台变成看图说话。”钟丽芳觉得,音乐剧行业急需专业人才。

        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北京舞蹈学院在全国第一个开办音乐剧本科教育后,很多高等院校都在近年开设了音乐剧系,“这些院校培养的不光有表演人才,还有从创作到制作各个环节的人才,有了他们,中国音乐剧才能健康地走下去。”

        创作:音乐剧可向歌剧学习

        在大会学术论坛最后,原创音乐剧的创作和现实题材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

        香港音乐人陈少琪通过他的经历提出了现实题材的重要性。“21年前我和张学友合作音乐剧《雪狼湖》时,因为明星效应票卖得很好,不怎么需要考虑题材,但后来做几部古装的或者根据漫画改编的剧目时就失败了。”陈少琪发现,这些“蹭热度”的剧目不够接地气,很难引起观众的集体回忆,而最近他原创的《爱在星光里》关注老社区改建,因为充满人文情怀感动了观众。

        选择了贴近观众的题材,剧目还需要精细打磨。戴劲松犀利地指出,这两年音乐剧发展势头很好,但“快餐”偏多,“两三个月就攒出一台戏。”“音乐剧是商业产品,更需要品质保障。如果老百姓不买票,成本就回不来,我们需要能持续演下去的作品。”导演陈蔚建议,音乐剧的创作要向歌剧学习,“剧本和音乐如果像歌剧那样精细和规范,二度创作就不那么费力。”

        “现在有一批粉丝被音乐剧吸引走进了剧场,但只有我们不断创作出内容优秀的、能够持续盈利的作品,才能让观众留在剧场。”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主任张小群说出了专家们的共同想法,未来,音乐剧协会创作专业委员会将继续组织相关研讨交流及优秀作品展演等活动。

  • “爷们儿,还在!”

        本报记者 王广燕

        肖像,是著名摄影家逄小威多年来执着拍摄的对象:2005年,他的《面孔》系列记录了1000位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的黑白肖像;2008年,《英雄》系列拍摄了北京奥运会之前全部134位中国奥运冠军的黑白肖像……在他的镜头中,明星卸下妆容素颜示人,知名度很高的公众人物更是数不胜数。

        逄小威最新的作品,将镜头对准了人们虽未谋面,但绝不会忘记的一群人——119位百岁抗日老兵。记者日前在山水美术馆见到了逄小威。在这里展出的逄小威摄影作品展《山河记忆》中,一张张百岁老人的脸、一双双深邃的眼眸,直抵观者内心。

        此前,逄小威并没有拍摄过战争题材的作品。2018年元旦一早,逄小威从北京西站出发,坐上开往河南的高铁,准备开始拍摄100位100岁当年在抗日战场上生还、依旧健在的老兵。经过思考,他决定化繁为简,在镜头中去掉一切可有可无的内容,只对准老人们的面孔。

        这次长达一年的拍摄之旅,始于逄小威好友高强的邀约,却在过程中给予逄小威深深的心灵震撼。

        2018年1月2日,逄小威拍摄的第一位老兵,是河南的张大德老人。“初见张大德,他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屋内昏暗,他的肤色也是黑黑的,脸上深深的皱纹,像极了百年老松树的树皮,看上去坚硬、结实。”逄小威在老人家的院子里支好机器,靠墙处为他准备了一个小木凳。“老人穿了一件军大衣,只系了大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手拄一根木棍。他安静地坐在我的对面,面无表情,神情淡定,一生的艰辛似乎都写在了这张如石般坚毅的脸上。”拍完不久,消息传来,老人走了。

        河南、四川、台湾、广西、山东……逄小威先后走了八个省,行程几万公里,拍到了百岁老兵119人。“我们所到的每一个省都有一批志愿者,他们不辞辛苦,无怨无悔地长期关怀、照顾着这些老人。我们的拍摄就在他们的安排和带领下进行着。”逄小威回忆。在拍摄过程中,不时有老人离世的消息传来,“有时我们和下一站拍摄地的志愿者说好了拍摄对象名单,有事儿耽误了几天没去,就有老人不在了。”

        在这些照片中,老人们有的坐在自家院子里,有的已躺在病床上,因为接受拍摄的老人们年事已高,逄小威无法对拍摄光线和环境有所要求,拍摄条件不佳是一大难题。“他们能够坐在那儿就已经是在坚持了。”尽管如此,老人们的眼神中仍旧透露出力量。在梁吉昌老人的照片里,他努力抬起右手,做出敬礼的动作。“他已经101岁了,身体还好,腰却直不起来了。”

        过去,逄小威的作品大多是黑白,但这次用了大量彩色照片,以保留很多老人脸上岁月沉淀的厚重与沧桑。这些照片未经修饰,保留了最真实的岁月痕迹。“中华民族陷入危亡时,他们是保家卫国、浴血奋战的青年;70年,他们见证了新中国成立、走向富强,历经岁月洗礼,眼神里的精气神儿不改。”逄小威说,自己在拍摄中不禁向朋友感叹:“爷们儿,还在!”

        在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艺术评论家陈履生看来,逄小威镜头下的百岁抗战老兵影像,组成了一首“英雄交响曲”。“逄小威几乎是在挽救性的努力中,为国家留下了这些能够见证历史的珍贵人物肖像。这百位百岁抗战老兵的影像不仅是某个人的肖像或者是肖像的记录,这是一段民族历史的记录,也是一个民族的肖像。”

        “今天活着的老兵们,已成为了那段历史活的见证,那段历史写在他们的心里,写在他们的脸上,写进他们的眼里,我要用镜头为他们,也为我们和后人留下记录。”逄小威说,“他们身上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 风格另类!《天使之骨》登台保利剧院

        本报记者 徐颢哲

        今明两天,由作曲家杜韵作曲、罗伊斯·瓦弗瑞克担纲编剧的当代歌剧《天使之骨》将在保利剧院上演。这部获得普利策音乐奖的力作,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人口贩卖”这一尖锐的社会现实问题。此次在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亮相,是该作品在中国大陆首次上演。

        剧中,一对陷入财务危机的夫妇,在自家后院遇见了两位受伤的天使,他们“救助”了天使,为其治愈伤口清洗身体,但随后这对夫妇把天使锁在地下室的菜窖里,认为可以使自己富裕而体面的机会来了。作曲家杜韵介绍,《天使之骨》将被贩卖的女性塑造成天使,观众在观演时也会感受到整个故事是以一种独特的视角展开,当歌剧结束后发现剧中的故事似乎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发生,带给人的思考却真实可寻。

        虽然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但《天使之骨》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杜韵对这一点感触很深,“在创作这部歌剧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世界各地很多类似的事件,在不同地区有着不同表现形式。也正是因为这样,这部歌剧在世界各地上演时,当地的观众都能寻找到共鸣,甚至能突然意识到这样的事距离自己的生活并不遥远。”杜韵也认为,社会问题往往不单单是“对与错”和“善与恶”这么简单,“我们想呈现这样一部复杂的作品,这也是一个世界性话题。”

        剧中音乐很有特点,不仅有女中音、男中音、男高音等美声唱法声部,还在塑造“女天使”这一角色时使用了庞克歌手这一歌剧中很少出现的声部。杜韵说:“作曲家不会为了新锐而新锐,使用庞克歌手来塑造女天使这一角色也是出于角色需要。这是一个相当于受害者的角色,她忍受着很多痛苦的折磨,需要用庞克这种方式在舞台上实现呐喊,传统的美声唱法显然不适合表现这种歇斯底里。”此外,杜韵将管弦乐、电子乐、中世纪复调、格列高利圣咏、独立摇滚、卡巴莱歌舞等元素也融入这部歌剧中,从听觉上极大丰富观众的观演体验。

        对北京国际音乐节而言,选择《天使之骨》绝非偶然。2002年,北京国际音乐节将贝尔格表现主义歌剧《璐璐》带上国内舞台,此后的历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诸多风格的歌剧作品被搬上舞台,不仅令观众领略到歌剧艺术的历史沿革,同样也令观众感受到歌剧作品的风格迥异。杜韵是继周龙后,第二位获得普利策音乐奖的华人作曲家。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周龙正是凭借北京国际音乐节与波士顿歌剧院共同委约创作的歌剧《白蛇传》获普利策音乐奖。

  • 速读忽悠局,家长成合谋?

        牛春梅

        不少人最近大概都听说了一个新词儿“量子波动”,还被普及了“量子纠缠学”“波粒二象性”,都是因为一种神奇的阅读方法——量子波动速读。

        某教育机构组织6岁至10岁儿童进行“量子波动速读”大赛的视频近日在网上流传。视频中,一群孩子以一目十几页的速度迅速翻书。据说,以这种速度5分钟之内就能看完一本书,并且能够复述书本内容,甚至有培训机构宣称,学会“量子波动速读”后不仅可以速读,有人闭着眼睛就能和书本发生感应,即使戴上眼罩也能知道作者传达的情绪和内容。

        很多人会觉得这种所谓的阅读方法再荒诞不过,但比这更荒诞的是,竟然还真有不少家长捧场,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的钱包。西汉文学家刘向曾说:“书犹药也,善读可以医愚。”他大概想不到,千百年后却有人把读书本身变成一件愚蠢的事。

        如此漏洞百出的忽悠为何有那么多人愿意相信?不靠谱的培训机构固然可恶,可是那些愿意为此买单的家长又何尝不是培训机构的合谋呢?他们联手让孩子相信学习是有捷径可走的。据说以这种阅读速度,一天可以读3本书,一周21本书,一年就是1091本书!书读得多,听上去自然是好的,可是不知道这些家长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要读书?

        “造烛求明,读书求理。”阅读是人们学习知识、追求真理的一种方法。书是药,可以治愚,但要善读、会读。有些家长的出发点和终点都背离了阅读的本质,在他们眼里阅读只是一种能够考出一个好成绩的工具,就像奥数或者各种名目的培训班。

        高明的骗子大都是精明的心理学家,他们摸准了家长们的心理——要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而且要迅速、简单、不费力地提高学习成绩。有了这种需求,自然会有人为你量身定做掏钱的方案。这种机构的流行,也正说明了有这种需求的家长太多。

        读书之味,愈久愈深。读得多,能够读完,能够复述,远不是阅读的目的,也并不代表真正读懂了书。走火入魔的家长们,大抵是自己都没有理解到阅读的好,才会想要寻找阅读的捷径。听到一些听不懂的名词,便觉得实在是高深,便觉得“有益”。其实,无论是阅读还是学习都是要用一生去做的事,是一条没有终点的道路。捷径?不存在的!

  • “时代楷模”其美多吉事迹出书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雀儿山高度——其美多吉的故事》昨天面世。该书是首部以邮政典型人物为主人公的纪实文学作品,真实记述了“时代楷模”其美多吉的成长、生活故事和先进事迹。

        其美多吉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长途邮车驾驶员,承担川藏邮路甘孜到德格段的邮运任务。他三十年如一日,驾驶邮车在平均海拔3500米的雪线邮路上运送邮件,累计行驶140余万公里,没有发生一起责任事故。他遭遇歹徒袭击时挺身而出,用鲜血和生命守护邮件安全,又以坚韧的毅力锻炼康复,重新走上工作岗位。他将来自四面八方的邮件送往雪域高原的各个角落,被群众誉为“雪线邮路的幸福使者”。今年,中宣部授予其美多吉“时代楷模”称号,其美多吉还入选“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

        今年初,该书作者陈霁跟随多吉的邮车,在川藏高原潜心采访数月,创作出了这部兼具精神品格和文学质地的纪实作品。其美多吉说:“他是一位负责任的好作家。我们敞开心扉,像老朋友一样聊天。很多我原本以为微不足道的事,都被他写进了书里。”他说,《雀儿山高度》不光有他的故事,也写到了他的邮车兄弟、家人,现在通过书回想起来,还是会落泪,“我所取得的所有荣誉都不仅是我一个人的,也是属于他们的。”

  • 安吉丽娜·朱莉领衔《沉睡魔咒2》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阔别银幕四年,安吉丽娜·朱莉终于带着新作《沉睡魔咒2》归来,她饰演的教母玛琳菲森将带领观众走进充满奇思妙想的童话世界。迪士尼真人电影《沉睡魔咒2》今日上映,该片由《美女与野兽》导演乔阿吉姆·罗恩尼执导,安吉丽娜·朱莉、艾丽·范宁、米歇尔·菲佛等主演。

        2014年,《沉睡魔咒》横空出世,对家喻户晓的睡美人故事进行了大胆改编,颠覆了许多观众对童话的认知。该片不仅在全球狂揽7.58亿美元票房,更以前所未有的暗黑奇幻风格,为迪士尼童话真人改编电影开辟新路。

        《沉睡魔咒2》以原班演员阵容归来,为睡美人童话开启全新篇章。艾丽·范宁饰演的爱洛公主与菲力王子订下婚约,然而玛琳菲森始终对人类和爱情心存怀疑。爱洛公主将面对婆媳问题,她的婆婆英格瑞斯王后表面温柔仁慈,内心却邪恶自私,计划将在人类和精灵中掀起大战。曾出演《纯真年代》《疤面煞星》的老牌女星米歇尔·菲佛加盟该片,饰演英格瑞斯王后。三代好莱坞人气女星的同台飙戏,是《沉睡魔咒2》的一大看点。

        充满绚丽缤纷的仙境、阴森可怖的暗黑丛林、可爱灵动的万千精灵、姿态各异的神奇生物……由特效呈现的魔幻世界,将给观众带来以假乱真的沉浸式体验。

  • 38位音乐人四合院跨界奏《园音》

        本报讯(记者 李洋)比邻故宫的合艺术中心,外观是一处北京传统大宅院,推门进去却是一派苏州园林景象。昨起,38位当代音乐人在这处隐蔽庭院的水面舞台上展开表演、录音和影像拍摄,获得的音视频素材将再次加工,组成四屏视频装置作品《园音》。

        这个独特的艺术跨界尝试,最初由艺术家秦思源发起创意,由摩登天空BADHEAD厂牌主理人张晓舟与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共同策划。表演录制工作将持续一周。受苏州园林内戏台的启发,秦思源将“戏台”的灵感与合艺术中心别致的建筑融为一体,在庭院中央水池上搭建了一座水上戏台,作为音乐人表演的舞台。每一位音乐家都要根据前一位艺术家的表演为灵感,当场即兴创作。秦思源还邀请了演员谭卓作为听众,根据各种音乐以微表情做出回应。环境、声音、表情都将被录制下来,重构之后,变为与现场演奏迥异的全新作品。这次跨界尝试的展览部分,将于11月10日至12月9日回到这座庭院呈现。

  • 绍剧首次入围小剧场戏曲艺术节

        本报讯(记者 关一文)前晚,繁星戏剧村贰剧场内,台上台下共同举杯,全场观众在京剧梅派传人郑潇的带领下一起学习戏曲饮酒动作,共同见证第六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开幕。当晚,开幕大戏《思·凡》将三出极有代表性的丑行和花旦戏结合在一起,在情节上没有关联的三出戏却因为有相似的生命质感而成为一台戏。

        据艺术节艺委会成员、《思·凡》导演白爱莲介绍,第六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从10月16日至12月31日会上演17部剧目共70余场演出,汇集京剧、昆曲、越剧、粤剧、绍剧、黄梅戏、豫剧等代表性剧种。除展演剧目外,艺术节还设有展览、高峰论坛、剧目研讨会、体验工坊、名师讲堂等。

        艺术节学术总监、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梧桐介绍了本届艺术节的学术亮点,特别提及首次入围艺术节的新剧种绍剧《灿烂八戒》、新晋梅花奖获得者吴素真推出的小剧场原创豫剧《南华经》、黄梅戏艺术家黄新德主演的安庆黄梅戏新创剧目《薛郎归》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