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配套设施为何难配套

        “2017年我们顺利住进这个公租房小区,但两年多来,一些难以克服的生活不便一直困扰着我们。”家住东南六环内的燕保·马驹桥家园的居民向本报反映,小区周边没有社区卫生服务站,居民看病难;周边公交线路稀少,出行很不方便;配套的幼儿园建成后,一直没有开园。“这两天,连小区内唯一的一家超市也关门了,真愁人。”

        卫生服务站

        预留配套用房大门紧锁

        孩子打疫苗得跑几公里

        “天气越来越冷了,孩子有个头疼脑热,去哪儿看病最让人发愁了。”居民吴先生向记者反映,作为通州区最大的公租房小区,燕保·马驹桥家园从2017年开始配租。他入住后发现最大的问题是看病难,距离最近的医院也有5公里。因为孩子小,为了打预防针、看病,他们经常往医院跑。“从这里去通州二院很不方便,来回仅路上就得花一个半小时,而且每次去都得排长队。”

        记者在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中心的网站上查询得知,燕保·马驹桥家园位于马驹桥物流基地附近,是产业化公租房住宅示范工程。项目10栋共3000多套公租房,地上16层、地下2层,全部采用装配式精装修。其医疗保健的配套设施是同仁医院亦庄分院及通州区第二医院。

        10月12日,记者来到小区采访,看到这里住着不少老人和小孩。在小区绿地里晒太阳的老人们告诉记者,附近没有社区卫生服务站,通州二院距离小区有点远,但至少还有一趟公交车可以到。而同仁医院亦庄分院就更不方便了,公交地铁得换乘两次。“生病的人谁禁得起这么折腾?”“因为路远人多,每次带孩子去通州二院接种疫苗,都得让家人先过去排队领号,时间差不多了,再打车把孩子送过去,得全家出动,折腾一上午。”

        燕保·马驹桥家园附近还有国风美仑小区和富力尚悦居等小区,入住已经四五年了,人口密集。令人不解的是,这么一大片居民区,却一直没有社区卫生服务站。本报去年曾报道过富力尚悦居的社区卫生服务站用房闲置3年未开张,原因不明。

        记者来到小区东北角的管理服务中心了解情况。据工作人员介绍,小区西北角有一栋配套用房,就是给社区居委会和卫生服务站预留的。按照计划,今年底居委会就将成立。“居委会成立了,其他配套服务也就好办了。”

        记者在小区西北角看到,这是一栋两层楼的棕色建筑,院门口摆放着几个灭火器,以阻挡车辆进入。建筑正门锁着,侧门用废旧家具挡着。透过玻璃窗,记者看到里面堆放着大量杂物,看不出即将启动的迹象。

        公交车

        只有一条线路设临时站

        非高峰到站时间不靠谱

        “公交出行也是一件麻烦事儿。”居民反映,此前,燕保·马驹桥家园附近没有公交车站,想要乘坐公交车,只能步行1公里多,大约15分钟,到国风美仑公交站等车,而且途经该站的公交线路只有通28路和专47路两趟车。

        居民向通州区政府网站留言反映该问题后,有关部门在富力尚悦居小区的东南角设置了一个临时站,与燕保·马驹桥家园一街之隔。记者在现场看到,站牌写着“通28路区间车临时站”几个字,正反面都没有说明区间车的时段。

        有居民告诉记者:“刚开始还挺高兴,但后来发现,这个临时站有时候来车,有时候不来。有几次我在那里等了40分钟才来一趟车。”其他一些居民也表示,摸不着临时站的来车规律,不敢在那个站等车。

        下午4点多正是放学时间,车站附近人来人往,不少老人接上放学的孩子,站在路口的站牌附近。记者上前攀谈得知,他们大都是送孩子去上课外班,不过他们叫的是网约车,只是把车站当作一个地标。

        就该临时站的情况,记者电话咨询了通28路的车队负责人,他表示,通28路每趟车都会在该临时站牌停靠,但该车每天早中晚的发车间隔不一样,高峰时段发车间隔短,为10分钟左右,到中午或其他非高峰时段,发车间隔长,一般不会超过20分钟,不过具体到站时间会受当时路况的影响。

        据了解,燕保·马驹桥家园及周边三个小区住了很多在物流基地上班的年轻人,每天一到上下班高峰期,国风美仑公交站都要排长队。不少居民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增加公交线路。去年12月,马驹桥镇政府回应称,经与物流基地园区确认,由于该小区周边存在断头路,并且相关道路规划还没有全部完成,需要等规划完成后,才能增加公交服务。

        “远距离出行还得依靠地铁,但从住处骑车去地铁站,得将近5公里,很不方便。”一位居民说。记者现场采访时,从经海路地铁站骑车到燕保·马驹桥家园,共耗时30多分钟。其间只见过一趟通28路车经过。

        幼儿园

        承诺设立公立园

        闲置4年仍未开

        “眼巴巴等了几年,为啥幼儿园还不开园?”居民周先生反映,作为幼儿园的这栋建筑已经建好了,却一直闲置。

        据居民介绍,燕保·马驹桥家园配套的幼儿园与小学在同一时间建成,从2015年到现在已过去4年。去年9月,该小区配建的北京拔萃骏源学校正式开学,而幼儿园却依旧处于未启用的状态。

        记者在现场看到,幼儿园位于小区西边临街的位置。远远望去,这是一栋漂亮的淡黄色3层建筑。走近却发现,幼儿园周围用铁栅栏围着,一棵树倾斜着倒在栅栏上。

        居民周先生说,附近的小区虽然也有幼儿园,但上学的名额都留给本小区的住户了,其他小区的孩子得排队,能不能挤进去全看运气。如果上不了,就只能找距离较远的私立幼儿园。

        燕保·马驹桥家园管理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幼儿园内部已经装修完了,验收和备案等手续都已完成,并移交教育部门,具体什么时候开园要由他们说了算。周先生说,近期他曾打电话给教育部门,对方说该幼儿园仍在筹备中,具体开园时间还不能确定。

        政府的答复让居民喜忧参半,喜的是,教委明确了这所幼儿园的性质为公立园,这对于公租房居民而言,无疑是件好事。忧的是,一年一年拖下去,究竟何时才开园,大家心情很急迫。

        今年5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发展公租房的意见》,其中就明确提到,“各地要充分考虑保障对象日常生活、出行等需要,加快完善公租房小区的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设施,使群众享有更好的居住环境。”

        罗乔欣 王栋  

        记者手记

        建好了为啥不开

        从燕保·马驹桥家园开始配租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作为马驹桥物流基地配建的生活住宅项目,它从规划实施到建设,创新不断,屡获好评,曾是一个标杆项目。申请租住的市民对入住后美好生活的期望很高。然而,入住后交通、教育、医疗等生活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令居民困扰不已。

        客观地说,任何一个新建小区配套服务的完善都需要一个过程。而小区的入住率、居民的消费能力等,也直接影响配套完善的速度和品质。燕保·马驹桥家园作为一个保障房项目,居民在公共交通、公立教育和公立医疗服务等基本生活保障方面的需求特别强烈。然而,马驹桥物流基地是一个原有基础设施、配套服务几乎为零的地区。需求与供给的巨大差距,让矛盾更加突出。

        其实,从规划建设角度看,该项目的配套是比较完善的。学校、幼儿园、托老所、商铺等都在规划之内,与住宅几乎同步完成建设。然而其中有些设施建好后却一直闲置。居民反复向有关部门反映,但问题解决还比较缓慢。

        针对配套设施闲置的问题,开发商的答复是,配套设施已经验收合格,可以移交给当地政府。而当地政府的教育、医疗部门又答复称,尚未全部验收,无法接收。仅以学校为例,按照相关法规,需要规划、建设、消防、环评、园林等多个部门验收。具体什么环节、什么原因不能验收?推来挡去,不得而知。这背后折射出政府部门间配合衔接不畅的老问题。由于衔接环节不甚明确,流程缺少时限,导致问题久拖不决,也让居民感觉各个部门是在相互“踢皮球”。

        当然,需要居民理解的是,小区配套设施即便移交后,也不可能立刻投入运营。硬件设施建设容易,而教育医疗等软件服务,还需要人才等资源调配,受到各自行业周期和其他条件限制,需要政府统筹安排,不可能一蹴而就。罗乔欣  

  • 多部门抢修楼自庄小学旁通讯杆

        10月9日本报反映了昌平区楼自庄小学附近多根通讯杆倾斜倒地问题。报道后,马池口镇政府、昌平区经济和信息化局第一时间联合燕龙水务集团、歌华有线、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多部门紧急抢修通讯杆。

        据介绍,2000年,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在楼自庄幸福河西岸安装了通讯杆,以保证村民通信通话需求。由于近期河道治理再加上雨季后地质疏松,有4根通讯杆出现倒地现象。而在楼自庄小学西侧约150米处,娄土路南侧还有1根通讯杆倾倒,为过往车辆撞倒所致。

        马池口镇召开了现场协调会,组织相关人员当即抢修通讯杆,于当日将1根倾斜的通讯杆扶正,修复护网,对另外4根倒地的通讯杆进行重新立杆、起线。区经济和信息化局信息化管理科负责人介绍,该部门及时与中国联通等四大运营商联系,并对现场进行勘察,尽快恢复线路原貌。下一步,相关通讯部门表示将继续加紧查看镇内通讯杆迁改维修情况,保障过往车辆与村民的出行安全。 王美竹  

  • 缺少车站示意图和地铁线路图

        市民穆先生反映,大兴国际机场线草桥站站内没有设置车站示意图和地铁线路图,乘客在该站乘车时,看不到北京市区的地铁线路分布,以及该站的出口位置和地面以上的建筑分布,容易迷失方向。

        10月14日,穆先生从大兴国际机场线草桥站的E1口进入,从入口刷卡进站到最后乘车,途中没有看到车站示意图和地铁线路图。“本来我和朋友约好了在草桥站内会面,然后一起乘地铁去机场,但因为找不到车站示意图,很难描述所在的位置,只能没有方向地来回寻找,耽误了很多时间。”他说,车站示意图和地铁线路图可以帮乘客指引方向、规划路线。草桥站是大兴国际机场线和地铁10号线的换乘站,没了指引,从大兴国际机场到达北京的乘客很容易“转向”,只能询问车站工作人员,很不方便。他呼吁地铁运营部门设置车站示意图和地铁线路图。王栋  

  • 居庸关长城墙边堆杂草

        10月5日,笔者驾车来到居庸关长城景区,从景区西南角的一个入口开始登长城。只见长城城墙北侧两米外,顺长城的走向堆放着很长一溜儿已经干枯的杂草,有的就堆放在景观照明灯四周。看上去这些垃圾杂物应该是最近清理收集的。当笔者到达居庸关长城西侧的制高点12号敌楼附近,两个方向的长城交会处形成一个人字形夹角,只见这里堆放的杂物更多。随后笔者游览所到之处,城墙外都有这种状况。

        有游客说,秋季风干物燥,堆放这么多枯枝败叶,消防隐患令人担忧。如果有人在景区吸烟,容易引发火灾。笔者没有见到有工作人员在景区巡视,仅靠广播宣传难以起到实际作用。希望景区加强管理,清除积存杂物,消除火灾隐患,保证景区环境,也保护景区的林地安全。

        王青 文并摄  

  • 丰台西站附近一小路坑洼不平

        有村民反映,位于丰台西站附近的榆树庄村村委会南侧有一条小路,路面坑洼不平、暴土扬尘。

        10月9日笔者在现场看到,这条小路以榆树庄村村委会为分界点。村委会以东是一条宽近5米的沥青路,路面平整洁净,两侧绿树成荫。而从村委会往西是一条约3.5米宽的水泥路,路面坑坑洼洼,两侧长满杂草,汽车驶过,暴土扬尘。水泥路面剥蚀严重,裸露出来的小石子密密麻麻。一位骑车人告诉笔者,自己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这条路。由于路面坑洼,车身如痉挛一般振动,整个人都颠得快要散架了。

        这段水泥路中部和西口路面破损更为严重。据反映,9月初有关部门在路面垫了一层废沥青渣。但经过机动车辗轧后,路面依旧是这儿突起一个包、那儿塌陷一个坑。砖块和拳头大小的沥青块散落在路面上。

        村民告诉笔者,遇到下雨天,由于排水不畅,路面积水严重,遍布大大小小的水坑。车辆驶过,泥水经常溅到躲闪不及的路人身上。

        这条小路看似不起眼儿,其实作用很重要。其东接看丹南路,西通丰裕路,是晓月苑小区一里至五里,数万居民去往西四环丰台科技园和总部基地的一条捷径。因此途经此路的车辆络绎不绝。希望有关部门早日彻底修复该路段。丁杰 文并摄  

  • 西沙屯村生活垃圾成患

        大量生活垃圾无序堆放,公厕无人清理,各种破木碎砖堆砌的临时建筑摇摇欲坠……这是昌平区西沙屯村长久以来的状况。而盼望着环境能够得到整治,是西沙屯村村民们的最大心愿。

        目击1:进村就见遍地垃圾

        昨日下午,记者实地探访了西沙屯村。这个村紧临京藏高速辅路,从村西口进来不远,便看到满地的垃圾。各色塑料袋包裹着的生活垃圾占了绝大部分,也有不少建筑垃圾。离着很远,便能闻到一股股的酸臭味。在用砖石围成的简陋垃圾池四周,到处都是散落的生活垃圾,一路“漫”进了村子。

        一位正巧路过的村民告诉记者,在他们村,这种破砖池就是大家“约定俗成”的垃圾堆放点,一共有3处,处处如此。他还提到,垃圾清运不及时,经常不到半天时间就能堆得像小山一样。“成天就这么堆着,没人管。”

        沿着羊肠小道一路向东,家家户户的院墙外,几乎都堆放着杂物,稍不注意就踩到垃圾。

        目击2:公厕污浊板房乱搭

        “厕所啊?凑合着算是能用,你试试吧……”西沙屯村东侧,记者向一位村民问起公共厕所,这位村民却面露难色。原来,该村的多个公厕几乎都处于半失管状态。

        以村内东南侧一间公共厕所为例,公厕的大门被大量的垃圾、废品挡着。不等进门,大量的蚊蝇“出门相迎”。

        艰难地走进公厕,记者终于发现,这些公共厕所都是旱厕,不少厕位内,粪便已堆得高出了便坑踏板。肮脏的厕纸、混着烟头的污泥……满眼污浊,整个公厕根本无处下脚。

        记者在西沙屯村走访期间,看到挤占道路的不只有垃圾,还有以木板、砖头堆砌起的临时建筑,少说也有二三十间,或者用来堆物堆料,或者饲养家禽。其中有的板房已经摇摇欲坠。

        从西沙屯村向北大约3分钟车程,便是顺沙路,沿顺沙路南侧的河道散发着阵阵恶臭,河面上飘着厚厚的油泥。村民说:“夏天天气热的时候,这儿的味儿更大,根本待不得人。”

        进展:集中整治已经开始

        “赶紧,还有五趟道的垃圾没铲呢!”从昨天下午开始,很多村民都注意到村里来了众多保洁员。有保洁员说,这个村子不是他们的负责区域,他们是临时赶来支援的,已经忙活半天了。  

        村内的环境情况为何会到了如此的地步?据村内保洁员说,这个村非本村居民多,垃圾产生的速度快,而且随意丢垃圾的习惯也给他们的保洁工作带来很多困难。

        截至昨天下午5时许,记者看到,西沙屯村南北向主干路上的垃圾被清理了大半。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