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三大创新让学生爱上思政课

        王一如

        思想政治理论课(简称“思政课”),是我国大学的必修课程。过去,思政课的上法很传统、很古板,教师往往照本宣科,一个PPT能给不同的学生讲几年都不变,这样的课令多数学生上课时提不起兴趣。

        近年来,随着教育主管部门和高校重视程度的增加,以及一些现代化手段的注入,思政课堂上不乏创新。有的高校以问题为导向开展分层式教学,有的高校创新推进专题式教学、实践教学,有的高校组织学生运用专业所长展示学习成果,有的高校引入慕课、新媒体互动平台、虚拟现实技术丰富教学内容,全国各地出现了不少学生点赞、同行认可、社会关注的思政“金课”,学生争相选课,一座难求。

        创新一  请名师大家上思政课讲台

        讲好思政课的关键在于教师,“金课”离不开金牌教师。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名师大家走上讲台,为学生讲思政课,课堂效果明显改善。

        “我的生日是1月28日,从小妈妈就跟我说,这是淞沪抗战‘一·二八’事变的日子。知道我小时候最深的记忆是什么?就是重庆大轰炸,舅舅把我夹在腰里天天躲进防空洞……”这是去年上海交大教授刘西拉给学生们上思政课“读懂中国”的情景。身为土木工程专业的博士生导师,刘西拉和学生们分享了几十年前自己入读清华大学时在圆明园遗址上的新生教育课,又一次深刻理解了什么叫“落后就要挨打”;作为工程界专家,他讲解如今中国大地上世界第二的高楼、高坝,世界第一的高桥、高铁,以及“以柔克刚”抗震建筑的东方智慧;作为思政教育者,他不回避全国接近60%城镇化率带来的资源与环境可持续发展挑战,“土、木二字叠起来,才是‘未来’的‘未’……”课堂上,学生们时而蹙眉三思,时而会心一笑。

        “读懂中国”是上海高校开设的“中国系列”思政选修课的一部分。像这样的“中国系列”思政选修课,已在上海高校实现全覆盖。从复旦大学“治国理政”、同济大学“中国道路”,到华东理工“绿色中国”、东华大学“锦绣中国”,50多门“中国课”可谓一校一特色。这些别具一格的“亮眼”课程深得学生喜爱。

        北京市开展了“名家领读经典”市级思想政治理论课公选课,邀请金一南、胡鞍钢、李稻葵、林毅夫等19位高校内外的理论名家为首都大学生共上一门课。这门课程率先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交通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林业大学8所高校试点,每学期记两学分。名家们从哲学社会科学的不同学科视角,介绍经典书目并进行理论阐释,引导大学生正确认识世界和中国发展大势、认识中国特色和国际比较、认识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这一做法也非常受学生欢迎。

        教育专家认为,要讲好思政课,就要选好思政课教师,要注重数量,更要注重质量。有人形象地打了个比方:思政课教师配备,要“留得住亲儿子”“招得来好女婿”“引得来金凤凰”。“留得住亲儿子”,就是要把马克思主义学院优秀毕业生留下来,还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来就读马克思主义专业,让最优秀的马克思主义专业学生留下来做思政课教师。“招得来好女婿”,就是要鼓励哲学社会科学学科、理工科优秀教师通过转岗或兼职成为思政课教师。这些教师往往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他们长期与学生打交道,育人理念和方法都很独到,让他们来讲思政课,很可能会讲出新意,讲出特别的味道,学生或许会更喜欢。“引得来金凤凰”,就是要通过多种渠道把法学、文学、艺术等优秀人才引到思政课教师队伍中来,优化学缘结构,同时也可以邀请知名专家、行业翘楚作为兼职教师,为学生提供更丰富的思政课教学内容。

        创新二  用新技术手段推动教学改革

        思政课是一门课程,课堂教学是首位。有人认为思想政治理论课很好讲,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其实讲好思政课,做到让学生真学、真信、真懂、真用,并非易事。为了讲好思政课,提升课堂效果,很多高校正探索将一些新的教学方式和新技术手段引入思政课堂。在线课程、智慧课堂、问题链探究、混合式教学、情景剧体验、微电影导学、选修课创设等,都对思政课教学改革产生了新推动。

        北京理工大学将VR技术引入思政课堂,让教学生动起来。比如,学生们戴上VR眼镜,“重走长征路”,通过虚拟环境体验红军长征过程中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等,以及遭遇围追堵截,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辛。“我转身面对正在爬山的战士,他们的面部表情都很真实,耳边传来的是风声。老班长告诉我,让我快点跟上队伍。”研一学生高杨摘掉VR眼镜后表示,“红军长征的艰难与不易从没有这么真切,书本上的文字变得鲜活起来。”

        “你给改革开放打多少分?”课上,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冯务中让学生扫描二维码进入在线课堂,并用手机为大家发来这样一道选择题,还打开了弹幕功能。“我打100分”“深圳人民表示改革开放的好处很多”“99.99分”……同学们拿起手机表达想法。

        这是清华大学的智慧教学辅助工具“雨课堂”。老师和学生通过扫描二维码连接微信,将学生在微信上的答题和评论一一投射在大屏幕上。通过“雨课堂”的答题和弹幕功能,现场对学生进行测试和学习成效调查。思政课同信息技术融合改变了教师一言堂、满堂灌、学生被动听的授课方式,更好地满足了学生的期待。

        创新三  在社会大课堂中实现理论认同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要上好思政课,只有课堂教学的小课堂还不够,教师和学生都要通过实践将理论知识在社会大课堂中加以运用。

        今年暑期,北京市组织思政课教师“看北京、看变化、看成就”,几支教师队伍分赴城市副中心、大兴国际机场、12345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北京冬奥组委、世园会等开展学习实践。“我们学校大概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学生毕业后会选择到航空航天部门及相关部门工作,应该把大兴国际机场最新发展状况融入日常教学,这样会对他们未来发展有更好的指导。”参观大兴国际机场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助理张树焕表示。

        今年9月,受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邀请,来自首都部分高校、通州区部分中学的16位思政课教师,走进市人大常委会会议现场,观摩了全体会议对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开展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专题询问。问及对于这项活动的感受,这些教师普遍反映,对于从事思政课教学的教师来讲,这样直观的参与体验让原来存在于书本上的知识一下子变得立体起来。

        前不久,西安工业大学部分学生参加了思政课教学的社会实践活动,他们带着在课堂上、书本上学到的理论知识,带着平时的思考和困惑,走出学校、走向社会、走进村庄、走进企业,去认知社会。当了解到一位自主创业养牛专业户的艰辛后,大一学生雷越越表示,这次的实践活动,让她对自主创业有了新的认识。“应该先把自己的课程学好,然后在学习中去寻找自己的兴趣点,再确定往后的学习就业方向。”她说。

        理论需要走出课堂。通过社会实践,师生们不但获得了鲜活的一手资料,而且有机会运用所学理论对现实问题进行有针对性地考察分析,并提出一些可操作性的建议,真正体会到学以致用的快乐,自然而然增强了对理论的认同,从而完成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再到指导实践的巨大飞跃。

        ●后记

        思政课改革任重道远

        思政课教学改革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是思政课改革面临的任务和挑战仍然不小。思政课的“到课率”“抬头率”“入脑率”“走心率”都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思政课教师能力素质提升永无止境。思政课承载着理论阐释、价值引领、知识传授等多重功能,需要教师站在落实高校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战略高度去认识和把握。有的教师对学生的专业背景、思维方式、学习习惯、性格特点缺乏有效分析,特别是对被称为“互联网原住民”的“00后”学生群体的思想、心理、行为特征缺乏全面而深入的研究,没有做到“因材施教”“精准释惑”,导致课堂教学目标与学生学习需求出现“两张皮”现象。

        当前的思政课堂还不同程度上存在着教学理念不够到位、内容不够鲜活、手段不够新颖等问题。思政课普遍的还是大课堂较多,相对于十几个人甚至几个人的专业小课堂,思政课堂的精细化程度明显不足。部分课堂重知识轻立场、重娱乐轻思想、重案例轻教材,个别老师为了迎合学生一时的兴趣、喜好,淡化了思想教育、弱化了学科内在逻辑、虚化了科学理论传播,把思政课等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专业课甚至是通识课。

        总之,思政课堂的改革改进任重道远,相关部门、高校要结合课程设计和开发不断反思、不断创新,最终让大学生们真正爱上这门重要的课程。

  • 街上兴起“汉服热”

        杨朝清

        再过两天,北京学生小慧就要过12岁生日了,让妈妈意想不到的是,今年她提出的生日愿望是想买一套汉服。“现在大街上经常能看到穿着汉服的女生,特别飘逸,我很羡慕她们……”从女儿认真又渴望的眼神中,妈妈读懂了一件事:如今穿汉服正在年轻人中流行。

        以往,人们穿汉服多在开学典礼或是某些与国学相关的仪式上,还有的是为了在旅游景点拍照。现在,走在大街小巷中,经常能见到穿汉服的人,而且,这些人穿汉服并不是为了影视拍摄或者出席特殊的场合,汉服对他们来说就像一件出门的衣裳,很平常不过。

        今年暑假,上海高中生小沈花300多元网购了一套汉服。她说,穿上汉服不仅好看,还会吸引他人的目光,这让她觉得很开心。每次穿汉服出门前,她会把头发梳成匹配的发型,外出穿着汉服时也会特别小心,生怕把衣服弄脏了、弄坏了。

        江苏女大学生小梁也是个“汉服控”,甚至上课都会穿。她觉得汉服漂亮,形制也很丰富和特别,许多纹饰和样式颇有文化底蕴,能彰显一个人的精神气质。

        对此,有学者认为,在物质生活丰盈的当下,消费不仅具有满足衣食住行用需求的实用功能,还具有抽象的符号功能,即表现的功能。具体来说,穿什么样的服装,可以折射出他们的审美能力、文化品位与格调,体现人们对独特的向往与追求。

        当然,近年来,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等节目的热播,带动了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热潮,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汉服热”。

        因为对“汉服才女”、清华大学学生武亦姝特别有好感,华中师范大学大二学生小杜从高中时期就喜欢上了汉服,连带着也对传统文化感兴趣。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由文学院和历史文化学院联手合作的文史交叉班,既能学习文学又能学习历史,并且加入了学校的汉服社团。小杜认为,喜欢汉服不能只注重汉服的样式,更要注重中华文化的内涵,“汉服热”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是中华文化复兴的一个标志。不难看出,“汉服热”的兴起不但具有审美上的意义,还在表达一种人们基于文化认同感的自信与自豪。

        应该说,“汉服热”是一种复杂的文化现象,关乎服装和审美,也关乎历史、传统、礼仪、社会心态等诸多方面。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认同穿汉服这一做法,但笔者认为,对于这种现象不必急于批评,不妨多一些理解与接纳,毕竟,通过一种文化符号来传承民族文化和传统文化终究是件好事。

  • 基础课是大学的第一粒扣子

        铁铮

        开学一个多月了,高校新生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不过笔者发现,有些学生对学校开设的基础课不“感冒”,对学习产生了消极影响。其实,对于大学生而言,基础课才是真正的第一粒扣子。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任何一门学科的大厦都需要基础知识打地基。正因为如此,一般而言大学开设的课程分为三种,一是基础课,二是专业基础课,三是专业课。学习讲究循序渐进,基础课是大学多数课程的根基,旨在为学生进一步深入学习奠定基础。打个比方,数学是经济类、计算机类等学科的基础,化学是生物、医学、农林类等学科的基础,语文则是新闻学、语言类等学科的基础。基础课这粒扣子没扣好,学习就缺少后劲,专业基础课、专业课就很难学好。这个道理在大一时就应清楚明了,等到学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时才醒悟,就为时已晚了。

        说基础课是第一粒扣子,还因为它是转学其他专业的基础、跨专业就业工作的基础。现在大学管理灵活,转专业学习越来越容易。基础课的适应面广,许多专业学习都用得上。大一时没有学好基础课,等到想转专业时就会受到限制、遇到障碍。本科学什么专业,读硕士、读博士不一定继续学什么,毕业后还有很大概率从事非所学专业的工作。在这些情况下,基础课的重要性就会凸显。所以,对于每一个新生而言,学好基础课,有百利而无一害。

        学生不重视基础课,与学校、教师不无关系。有的学校的基础课教师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科研项目少,晋升提职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基础课教学的正常开展。

        提高大学新生对基础课学习的重视程度,一是要加强引导,想方设法和学生讲清楚道理,说明白基础课与今后学习的关系,以解决学生学习的动力问题,帮助学生重视和扣好第一粒扣子,而不能只管上课,不解决为什么学的问题;二是要多措并举,鼓励学生学好基础课、教师教好基础课,调动广大师生教与学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多开展基础课学习大赛之类的活动。三是要深化改革,使基础课教学与时俱进,既与大学前的学习有效衔接,更要突出大学基础课的特点,让学生学出新意、学出趣味来。

  • 小学教师将成德国紧俏职业

        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到2025年,德国小学将至少缺乏26300名师范专业毕业的教师,届时,小学教师将成为德国的紧俏职业。

        据了解,德国小学教师匮乏的重要原因是学生人数增长幅度较大。此前相关部门预测2025年德国小学生人数总共可达306万人,但根据最新调研结果,届时德国小学生人数将会达到323万人。虽然在2026年至2030年期间毕业的师资力量会有所增加,但仍将有上万个小学教师岗位空缺。

        为此,德国业内人士呼吁相关部门制订全国统一标准进行准确的师资年度需求预测,尽快找出解决方案。同时,建议通过延长教师的退休年限、为需要照顾子女和家庭的教师提供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允许高校师范专业扩招、让“半路转行者”通过辅导项目达到专业师资水准等方式,为小学培养出更多的教师。      (胡乐乐)

  • 朝鲜首个汉语中心落户平壤外国语大学

        中国孔子学院总部副总干事马箭飞与平壤外国语大学校长洪敬燮近日在平壤签署合作协议,共建平壤外国语大学汉语中心。这是朝鲜第一家由中朝合作设立的汉语教学机构,在朝鲜汉语教学史和两国语言交流合作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据了解,现在朝鲜希望学习汉语的人数日益增多,即将设立的汉语中心不仅将作为平壤外国语大学的汉语教育中心,还将作为朝鲜汉语教育的中心。         (江亚平 程大雨)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