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主旋律+香港导演,点燃爱国热情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刚刚过去的国庆档献礼片三强,《中国机长》和《攀登者》这两部影片,均出自中国香港导演之手。“香港导演+内地制片公司+商业类型化”,越来越成为近几年主旋律大片的热门创作模式。对商业类型片良好的驾驭能力,让北上的香港导演在主旋律电影这片天地中,拥有了广阔的创作舞台,也点燃了观众的爱国热情。

        从水土不服到摸对门路

        “香港导演来内地拍主旋律电影,最早可以追溯到2009年陈可辛监制、陈德森执导的《十月围城》。”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所副所长赵卫防说,2003年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签署以来,许多香港导演开始重新规划工作版图,北上内地拍片,开拓自己的电影事业。他们一开始的探索并不顺利。古装大片泛滥的那几年,徐克拍了《七剑》,李仁港拍了《鸿门宴》《锦衣卫》,陈可辛有《投名状》《武侠》,刘伟强有《血滴子》,但大多以失败告终。徐克还曾尝试爱情片《女人不坏》,刘伟强拍过《游龙戏凤》,依旧水土不服。林超贤的两部体育动作片《激战》《破风》,虽然口碑较好,但票房仍然不甚理想。

        直到2014年徐克执导的新版《智取威虎山》问世,香港导演才和主旋律电影碰撞出美妙的火花。该片8.8亿元的最终票房至今仍是徐克独立执导电影的最高票房纪录,还将多个奖项收入囊中,也让市场看到了香港导演在主旋律影片上的非凡潜力。

        “找香港导演拍主旋律,其实是内地的选择。”香港电影研究专家魏君子说,当内地电影市场商业化后,主旋律影片也必须跟上时代潮流,类型化成为必由之路。“内地导演没怎么受过类型化训练,但香港导演在这方面就很有经验。所以当我们决定主旋律类型化后,要找的人就是香港导演。”

        在这条路上,与香港电影有过多次合作经验的博纳影业走在了前面。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先是买下《林海雪原》小说改编版权,与徐克合作拍出《智取威虎山》,又拿下《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项目,让林超贤尽情施展他在拍摄军事动作片上的才华,三部作品的票房一部比一部好,口碑也博得满堂彩,博纳也从此坐上了内地民营影业公司拍主旋律商业片的头把交椅。

        如今,主旋律影片成为香港导演北上拍片最青睐的题材之一,“香港导演+内地制片公司+商业类型化”,形成了近几年主旋律大片的常见创作模式,刘伟强的《建军大业》《中国机长》、李仁港的《攀登者》都已取得成功。10月16日上映的《打过长江去》,拍的是渡江战役,出自香港导演彭顺之手。林超贤“行动三部曲”的最终章《紧急救援》已经定档2020年春节上映,与其同期竞争的,则是陈可辛导演的主旋律新作《中国女排》。

        香港导演天生拥有路人缘

        “把主旋律题材拍得好看,就得增加商业性。放眼整个华语电影世界,哪里的导演最能掌握商业性?就是香港导演。”影评人“二十二岛主”分析,很多香港导演都是从系统的香港电影创作流水线走出来的,一方面经过资本多年历练,知道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少的钱、最有效的方式把电影拍得至少在及格线以上,另一方面他们也和观众打好交道,了解观众最想看什么样的电影,而且大量内地观众都是看着港片长大的,让香港导演天然拥有路人缘。

        对商业类型片良好的驾驭能力,以及跳出主旋律影片固有框架的思维方式,让这批香港导演更能迸发出创作激情,大胆展开对主旋律影片的各种尝试。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回忆,筹备《攀登者》时,导演李仁港一方面阅读了大量有关影片历史背景的资料,与内地主创做好充分沟通,另一方面发挥他在拍摄动作场面上的优势,在“展现中国英雄的同时融入东方叙事”,为影片注入动作、冒险元素。“登山队员遭遇大风、靠‘中国梯’支撑这场戏,完全是现场拍摄,演员们冬天晚上在雪地里,每个人身上都吊着几十根威亚,好几个跟飞机头一样的鼓风机对着他们吹,几十位工作人员拉着威亚绳,让他们一会儿从上边滑下来,一会儿360°旋转,一会儿撞在岩壁上,再让他们飘起来……难度相当大,但是完成效果很棒,观众觉得特别震撼。”

        “在当下电影市场的转型环境中,香港导演身段灵敏,在影片好看和突出主题之间找到了平衡。”影评人韩浩月这样概括,目前香港导演执导主旋律电影,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向:一是像《智取威虎山》一样,对经典IP进行二次加工,通过新技术和商业化取得创新;二是像林超贤这种导演,走新型动作硬汉路线;第三是以陈可辛为代表执导的带有一定文艺元素的主旋律影片,手法细腻柔软,用耳熟能详的题材调动起国民情感。

        香港和内地导演互为补充

        “香港导演拍主旋律电影,超级值得鼓励!”在内地工作的香港电影从业者麦先生兴奋地表示,自己就是这一创作模式的参与者和受益者。“鼓励香港电影人参与主旋律影片,既有助于香港和内地的相互了解,也帮香港电影人找到了更广阔的市场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

        “其实香港回归之前,电影市场很有限,最多卖到东南亚,但回归后不仅拥有了广阔的内地市场,在制作上也得到了内地政策、资金的支撑。以前香港电影为了收回成本,都是小作坊制作,规模不大,根本拍不了战争片、军事片,但现在这些顶级大片都有了可能。”知名影评人赛人说。

        任仲伦表示,香港和内地在影视行业上的合作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内地从业者对我们社会的发展变化体会更深,香港导演在影视制作上更有经验,双方融合在一起,形成共赢,可以奉献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对加快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也大有裨益。”

        香港导演和内地导演可能互为补充,构成未来主旋律影片创作的多样形态。“香港导演更多去拍摄那些技术华丽、定位准确的动作类主旋律大片,内地导演则拍摄以情感和细节力量见长的主旋律影片,就像今年国庆档的《中国机长》《攀登者》和《我和我的祖国》一样。”韩浩月预测。

        在情感表达和细节营造上更接地气,则是香港导演在接手主旋律影片时需要进一步精进的地方。制片人瞿晓说,“香港导演的优点是拍片效率和完成度高,但缺点也是太‘行活儿’了,有时候对家国情怀的理解还不够,作品不太打动人,不过这一点还需要时间来摸索,应该会慢慢变好。”

  • 他们坚持文学初心传承民族文化

        本报记者 路艳霞

        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10月14日上午在京召开,昨天落下帷幕。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在会议上透露,目前,中国作协个人会员总数达12211人,其中少数民族1464人,占比12%。

        2013年至2019年共发展少数民族会员450人,全国省级作协会员中有少数民族作家6000余人。现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都有中国作协会员,并有了自己民族的代表性作家。

        水族作家潘国会穿着过节的服装来参加此次大会,他的心情也如同过节一样激动。19年前,他还是一位乡镇干部,为了写作毅然辞职,全身心投入写作,他也成为40万水族人中的首位作家。

        潘国会说,水族人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接受文化教育,在此之前只有唯一一本书《水书》,仅仅400字。“水族文化很丰富,但一直是口口相传,很多文化遗存难免遗失、变味。”他于是想用汉语讲本民族的文化、历史,并书写下来,以便让更多人了解水族。2001年他发表首部小说,2017年出版30万字长篇小说《千年沧桑》,为此到广西、湖南等多地采风,还抱病坚持写作。如今,让潘国会欣慰的是,他不再是唯一的水族作家。

        克服各种困难,为本民族文化鼓与呼,少数民族作家们坚持创作几十年,特别令人感动。今年《人民文学》第五期头条刊登了蒙古族作家海伦纳的作品《鸿雁的故乡》,对于海伦纳和内蒙古文学界来说,这都是一桩喜事。海伦纳告诉记者,十四五岁前,他连汉语都不会说,1976年他创作的第一部小说就是用蒙语写成的,系统学习汉语是上大学以后。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立志用汉语写作,以扩大蒙古族文化的影响力。

        年青一代少数民族作家在此次大会中也颇受瞩目。纳西族作家黄立康今年35岁,他从2016年开始写散文,曾经参加过鲁迅文学院高研班。他说,通过文学创作把民族特点表达出来,要走进民族文化,然后再走出来,他形容自己更像是个翻译者,如何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他一直在苦苦追寻。

  • 《不止不休》聚焦北漂奋斗者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小镇青年独自北漂,奋斗“不止不休”,他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吗?正在举行的第三届平遥国际影展,迎来了电影《不止不休》的启动。该片由青年导演王晶执导,贾樟柯担任监制,白客主演,将于近期开机,预计2020年上映。

        该片根据真实人物改编,主人公是一名高中肄业的小镇青年。因不满足于老家安逸的生活,怀揣记者理想,他不顾家人阻拦毅然离家来到北京闯荡,一路备受质疑,但他始终“不止不休”追寻自己的理想生活。

        “这部影片集中精力讲好一个故事,以最朴素的方式将小人物的奋斗故事表现出来,共鸣感很强,我觉得这是最打动我的地方,也是我决定监制这部影片的原因。”贾樟柯评价,“整体上看,我觉得这部影片是可以雅俗共赏的大众戏,它是一部商业电影,更是一部具有观赏性、背后有扎实的生活记忆和深刻社会意义的影片。”

        该片导演王晶来自贾樟柯团队,曾在贾樟柯执导的《天注定》《山河故人》《江湖儿女》等作品中担任执行导演,这次终于迎来了自己首次独立执导电影的机会。他介绍,影片故事发生在2003年的北京,他在筹备过程中一直思考如何让这个发生在十多年前的故事,与现在产生联系。“从一两年前开始,我发现我们的生活里面多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鼓励,比如早餐店的杯子上写着‘加油,开始元气满满的一天’,外卖盒子上会有一张爱心卡片写着‘你可以的’。”他希望这部作品不只是一碗励志“鸡汤”,而是能告诉观众,“生命就像钟摆,有最高点,也有最低点,在最低点时,我们应该拿出什么样的勇气和态度去面对。”

        主演白客则表示,他从《不止不休》的剧本中看到了很多自己曾经的影子,因为时代背景,他在片中的造型将有稍许复古,他很期待开始这次全新的尝试。

  • 钟易轩:我的进步希望被听到

        本报讯(记者 韩轩)《明日之子》第一季出了几位人气歌手,被称为“童颜叔嗓”的钟易轩就是很有特色的一位。近日,他在北京举办全新EP《北半球的夏半年》首唱会,演唱EP专辑中的多首作品。从《明日之子》走入观众视线,他最希望歌迷看到他的进步。

        19岁的钟易轩每每亮相都是一身清新少年的造型,一开口却是磁性浑厚的声音,演唱了《想你时你在世界的每个角落》《期待偶遇》《世界没那么坏》三首新作品。其中《想你时你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世界没那么坏》都是他的创作,“我不是个特地找灵感的人,灵感都在生活中,写《想你时你在世界的每个角落》这首歌时很有感觉,只用了15分钟就写了出来。”

        专辑中的第二首歌《期待偶遇》非常特别,被钟易轩笑称是“跨世纪的合作”。它的曲作者是十三月文化创始人卢中强,他也是老狼、叶蓓等民谣音乐人的御用制作人。钟易轩说,这首歌听着好听但非常难唱,里面有很多细节变化,很难处理。他刚拿到这首歌的时候,就给好朋友毛不易看,还跟毛不易开玩笑打赌:“‘这首歌你要是听三遍就能学会唱,我叫你爸爸。’一开始他还很有信心,听了这首歌之后就放弃了。”钟易轩说,自己在练习这首歌的过程中,也是在家对着钢琴边弹边唱,琢磨每一个细节。

        卢中强是钟易轩这张专辑的制作人,而这首《期待偶遇》是他在1996年创作的,它的第一版编曲是著名制作人张亚东。“我在把这首歌给钟易轩之前,就听了他的很多作品,我觉得这首歌很适合他。”卢中强说,距离这首歌创作出来已有20多年,“中间已经隔了一代,甚至两代年轻人,但钟易轩唱出来这些歌词,感觉一点不违和。”

        除了这三首已经在线上公布的歌曲外,钟易轩还演唱了一首正在录制中的新歌《星期天》,这首歌也由他自己创作。“原来我写歌都来自我身边的故事,这是第一次我自己虚构一个故事进行创作。”他觉得作为一个创作音乐人,以后也会尝试这样的创作模式。

        此外,钟易轩透露,自今年10月份起至年底,他会陆续推出新歌,明年春季开始将筹备全国巡演。“其实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写歌,只是没有好的时机发出来。现在推出新的EP,希望大家看到我一直在进步,希望对得起歌迷的喜欢。”

  • 大剧院再度唱响“铁砧大合唱”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谁能让吉普赛人日子快活?是吉普赛姑娘……”昨天下午,国家大剧院排练厅再次响起热情奔放的“铁砧大合唱”,歌剧《游吟诗人》进行了国际组演员的戏剧连排。10月23日至27日,北京观众将再次感受这部威尔第经典歌剧的不朽魅力。

        《游吟诗人》是歌剧巨匠威尔第创作中期“三大杰作”之一。同胞兄弟间的殊死决斗,母爱与复仇的两难抉择,让这部歌剧充满了戏剧张力。剧中优美动听的旋律更是不胜枚举,除了著名的“铁砧大合唱”之外,剧中的咏叹调“柴堆上火焰熊熊”令人血脉贲张的High C可谓男高音的试金石,“宁静的夜,这样的爱情”“她的微笑胜过星光”“爱情乘着玫瑰的翅膀”等咏唱爱情的咏叹调则又优美动人。

        本轮《游吟诗人》演出阵容十分强大。国际组主演卡尔洛·文特雷、玛利亚·阿格雷斯塔、马尔科·卡里亚、玛丽安·高聂蒂、乔尔乔·朱赛佩尼等均是斯卡拉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等世界顶级歌剧院的常客。他们与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的精彩演绎,让威尔第笔下的音乐更加动人心扉。据悉,由朱塞佩·季帕里、孙秀苇、阿尔弗莱德·达萨、牛莎莎、关致京等享誉海内外舞台的中外歌唱家领衔的另一组阵容,同样实力不凡。

        国家大剧院这一版《游吟诗人》首演于2014年,该剧由世界著名导演乌戈·德·安纳担任导演、舞美设计、服装设计。倒塌式的立柱,颓败的宏伟宫殿,揭示出歌剧蕴含的历史感与悲剧意蕴,而“火焰星辰”的多媒体效果带来的视觉冲击曾给许多观众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