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弓形门难进轮椅 石阶路盼装扶手

        采访当日,在海子墙公园北门处,记者看到年迈的王先生正用轮椅推着老伴儿进公园,但因大门是弓形铁栅栏门,轮椅难以进入,王先生只好让老伴儿下轮椅,将轮椅折叠好后,七拐八扭才通过弓形门。

        记者还看到另一位被迫离开轮椅的老人为防摔倒,只能双手死死地抓着栏杆。“很费劲。要是能设一个无障碍门,直接推着轮椅进就好了。”王先生盼望说。

        热心的居民还对完善公园设施建言献策。有人建议给山上的石阶路两侧安装扶手。“尽管山坡比较低,但百余级台阶爬上去,有些体力不好的老人还是吃不消。”“年轻人爬山也气喘吁吁,何况还有人带孩子上山,有点儿费劲。”不少人表示,山顶的风光很美,如果能装上扶手,老人、孩子上下山就方便多了。

        新闻背后

        “神龙”为何改名“海子墙”

        今后,在通州区马驹桥镇居民的生活中,原来的神龙公园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闪亮登场、内外兼修的海子墙公园。

        “神龙公园听上去很威猛,但当时整个公园也找不到‘神龙公园’的名字标识,所以大家一般叫街心广场。”多名居民反映。将神龙公园更名为海子墙公园,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考量呢?

        经多方打探,记者才获知此名源于该处的历史渊源与文化发展。马驹桥自明代始便负盛名,其与京北朝宗桥、京西卢沟桥及京东八里桥一起,并称北京四大古桥。作为京南重镇,该处自明初便被誉为“畿南古镇”“冀北繁冲”,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另《大清会典》记载,马驹桥镇紧邻南海子东红门,明、清两代帝王到南海子游猎,也常出东红门。海子内住民称为“海户”,海户为维护海子墙,年年不断修葺,但因土墙易坍塌,清朝时期土墙又改为砖墙。海子墙之名便因该处曾遗留一段残墙而来。

        记者看到,海子墙公园西门内竖有一景观石。石上刻有海子墙公园《改建纪实》,石刻显示该公园承载着独特的“海子墙文化”。

  • 通州海子墙公园亮新姿

        本报记者 张淑玲

        去年11月7日,本报刊登市民的呼声建议,反映通州区马驹桥镇神龙公园设施毁损等问题。如今,经过全面提升改造,这所公园更名为海子墙公园,亮出新姿。占地面积从原来的1.84万平方米增至2.4万平方米,不仅绿化景观层次、生态涵养能力得到提升,园内还设计建设了喷泉广场及看台、儿童乐园、健身步道及山顶文化广场等设施,成为集娱乐、休闲、锻炼、教育等多功能于一体的市民共享空间。

        10月8日,记者到海子墙公园进行探访。

        神龙公园离场

        海子墙公园亮相

        海子墙公园位于京沪高速与南六环交叉口西北角约一公里处。输入地址导航,可在网络地图上轻松导出公园的精确地址。10月8日9时20分许,驶出京沪高速,沿漷马路左转,记者便来到海子墙公园的北门。

        北门是铁栅栏围成的弓形门,居民需侧身腾挪经过。一工作人员介绍,此举是为了防止单车等车辆进入。公园主要分为两部分,北部为公园广场,向南则是葱茏的山体。相比之前的神龙公园,如今的海子墙公园不仅焕然一新,而且动静分隔,老少咸宜。这儿有供孩子们游乐的儿童乐园,有供老人对弈的石桌石凳,有文化广场、健身步道、小桥流水、山间丛林……活动累了,花前树下,宽凳或是木质连椅就在眼前……“爬山观水玩沙子,跑步打球看歌舞,这些活动项目基本都有。”一位老人高兴地说。

        海子墙公园的前身为神龙公园,曾因脏乱差饱受诟病。2018年11月7日,本报曾对该公园不及时清理垃圾、小桥木板缺失、园灯毁损不亮、山体长满荒草等问题进行报道。问题见报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通州区园林绿化局同马驹桥镇政府等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起到现场核查,次日便有施工人员前去修复并更换毁损设施,并将蔓延山坡的荒草清理干净。马驹桥镇一负责人还表示,将成立专门队伍维护公园整体卫生及设施,对公园实施24小时管理,并建立发现问题紧急处置机制,“我们还将对这家公园进行整体提升改造,到时干涸的小河将拥有水景。”

        考虑到神龙公园老广场年久失修,便民设施陈旧老化,广场舞噪音扰民,今年3月,马驹桥镇启动对公园的整体升级改造。

        新落成的海子墙公园还拆除了围墙,其西侧、北侧全部开放,林荫广场、文化长廊直接与园外的居民生活对接。“铁皮围挡围了半年,今年9月25日,公园重新开张,模样全变了,好事儿来得太突然。”附近居民王先生感慨,之前他爱到公园打羽毛球,公园关闭施工,他和伙伴们常扒着围挡缝看公园整修进展,“没想到建得这么快,这么好。新老公园简直两重天!”

        孩子沙坑内撒欢

        老人石桌边对弈 

        海子墙公园通过场地重新布置,将公园人群、动静分区,老人儿童都能在这里找到乐趣。

        公园西北部一片欢乐景象。一景观长廊下设有一座金鱼形沙坑,细软的黄沙上面,几个孩子手持塑料桶、塑料铲等工具,装沙子、堆沙堡,玩得不亦乐乎。在孩子眼中,沙子显然有着更大的吸引力。沙坑太小,孩子多了,地儿不够怎么办?别急,再向南还有一个更大的。在这个下沉式大沙坑内,孩子们脱下鞋子挽起裤腿,或三五人扎堆儿玩沙,或独自悠然堆砌。记者发现,沙坑内还搭着两条黄色滑梯,并设有红、黄、蓝、绿等色彩明艳的攀岩墙,有的孩子在滑梯上爬上滑下,有的孩子奋力“攀岩”,玩得酣畅淋漓。

        孩子们在沙坑内撒欢,家长们在沙坑外的座椅上畅聊。“感觉这个沙坑设计太贴心了,”一名家长感叹,以前她带孩子进公园,只能在广场上走走,还老担心孩子会被坑洼的地砖绊脚。“玩沙子能锻炼孩子的手眼协调,还能提高想象力。”另一名年轻妈妈深有感触地说。

        沙坑西南侧,一环形小广场隔开了孩子们的喧闹。广场外侧设置了石桌石凳,石桌上还刻有棋盘,桌旁有两位老人在对弈,另有几人专注观棋。“现成,不用带棋盘了。”一位老人匆忙回答完记者问话,又立即投入到棋局中。

        动静相宜的布局颇具匠心。继续前行,一步步远离儿童乐园、喷泉广场等喧闹场所,眼前是安静的小桥流水。原来铺在河岸上的木板桥,如今被一道带有5个拱形桥洞的石桥代替。站在桥上,耳边是飒飒秋风、婉转鸟鸣,眼前是清澈的河水,水底铺设着粒粒鹅卵石,两岸是细高的水草,顶着一朵朵小花……

        铺草坪补林木

        山景野趣降噪

        海子墙公园内,小桥流水将公园分为南北两区,桥南侧便是曾遭荒草围困的小山。“你上过山吗?山上干净吗?要是干净,我就上去。”站在石桥上,今年56岁的石女士问记者。她解释说,自己多年没上过山了,“原来山上很多杂草垃圾,太脏。”“没上过,我现在上去看看,回来告诉您。”记者答完,转身下桥,向小山方向走去。

        如今,满山的荒草已被清理干净,山坡密林下铺上了厚厚的草坪,看上去像披上了绿毯。一道石质阶梯,像一条整洁的青色飘带,引领着行人进入密林深处。踏石阶前行,记者不时会碰到下山的年轻人,其中一名年轻妈妈,拉着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也一步一挪往山下走。

        一路钻过竹林、枫树、槭树、松柏等各类树木,爬百余级石阶便至山顶平台。一条红砖甬道蜿蜒在葱茏的绿色间,路两侧飘摇着半人高的白茅。移步换景,山顶设有观景亭、晾鹰台、远眺台。爬山累了,可坐在观景亭下的长凳上休憩,可品味晾鹰台的由来,也可站在远眺台上,置身秋日的灿阳下,远眺都市的喧闹,独享一份绿色、宁静与野趣。

        在山顶平台,记者发现有多条道路可以上下。山体东侧的石阶路虽然有点儿陡峭,但小心爬下,也平添了一分山野的惊险体验。

        东山坡下新植了银杏、槭树等树木。堆山造林,创设微环境,公园还新增了隔声屏,将公园的活动噪音与公园东侧的住宅小区隔离。“以前,广场舞能跳到深夜,吵得大家睡不着,现在很安静。”家住一世情缘小区的王女士告诉记者,之前,邻居们没少打电话投诉公园噪音扰民,现在居家生活安静多了。

        同样住在一世情缘小区的李女士同几名姐妹刚刚结束歌舞排练,“天天来排练,一拨又一拨的。这个公园很欢乐。”李女士边走边和姐妹们大笑。

        如今,她们不用再担心被投诉了。

  • 919路慢车居庸关站盼重启

        公交站牌上标着,公交车电子屏报站也显示,但到站时公交却不停车。前不久,市民王先生等游客搭乘公交919路慢车前往居庸关长城站时遭甩站。

        王先生告诉记者,公交919路慢车末站在西城区北二环德胜门箭楼南侧,站牌显示经停居庸关长城站。他坐上一辆公交车前往居庸关长城,当公交车到达南口路口北站时,电子屏上还显示“下一站:居庸关长城”字样,可当公交车到达居庸关长城站,售票员却通知,“居庸关长城经过不停车,下一站直接到达水关长城。”

        与目的地擦肩而过,却要被带到下一站水关长城,这令王先生及想去居庸关长城游玩的市民吃惊又气愤。对此,该辆公交车司机和售票员解释,919路经过居庸关长城不停站已有一段时间了,之前原本是停站的,而且就停靠在景区停车场内。可是后来,景区不允许公交车在停车场停靠。景区门前道路又是高速路,公交车沿路停靠或单独设站很不安全,故不再停车。

        “既然居庸关长城站经过不停车已有一段时间,为什么不及时删除德胜门站牌上的停靠站?而且也没标明919路是慢车?公交车内电子屏还显示将到达?”王先生质疑,这直接误导了像他一样不知情的游客,给大家的出行及游览带来不便。乘客们希望公交部门和居庸关长城景区能想游客所想,急游客所急,研究出一个安全妥当的办法,令公交919路慢车重新停靠。

        10月10日下午,记者向919路慢车所属公交总站询问,一负责人了解情况后表示,会将游客呼声向上级反映,并请上级部门协调解决919路慢车停靠问题。  张淑玲 马欣 文并摄

  • 人定湖西里绿化带内堆垃圾

        家住西城区人定湖西里小区的顾女士反映,该小区不少住宅楼前的绿化带内堆满了垃圾,臭不可闻。

        10月9日上午,笔者来到该小区一号住宅楼前。这是一栋4层红砖楼房,共有4个单元门,楼前一条约40米长、4米宽的绿化带内堆满了各种垃圾。这些垃圾有的装在塑料袋里,再一袋袋堆码在绿篱上,也有的直接扔在绿化带中,其中有泡沫塑料等生活垃圾,也有砖头瓦块等建筑垃圾,以及旧沙发、旧桌椅板凳等废旧物品。

        笔者还发现,一辆共享单车也弃置在垃圾堆上,甚至该小区的一个宣传栏、一个标着“有电危险”的电箱也被围在垃圾堆中。

        “小区里绿化本来就少,这堆垃圾长期堆着,绿篱花木都被压倒死亡了。”顾女士担心说,该处存在严重的火灾隐患,为防火有人往垃圾上浇水,也有人用绿网苫盖遮丑。

        笔者了解到,为清走垃圾大家没少打电话投诉,可一直没有彻底解决。“特别臭,不敢开窗。要是刮风,会有沙尘吹进窗户。”居民范女士反映,该小区其它住宅楼前,垃圾堆放占用绿地的现象也很严重。

        在该小区一、二、三号住宅楼间,记者发现绿化带内还停着一些机动车、老年代步车、三轮车、电动车、自行车,以及摆着多类杂物。居民们盼望相关部门介入,彻底清理绿化带内垃圾,全面整治该老旧小区的脏乱环境。

        锋利 文并摄   

  • 专人巡查督促 垃圾随时清理

        因缺少大号垃圾桶,生活垃圾乱堆乱倒,警示标语成摆设,8月9日,本报对顺义区李桥镇李家桥村垃圾乱堆等问题进行了报道。目前,该村已将乱倒的垃圾清理干净。

        为防止问题死灰复燃,该村建起并完善了不定期督查检查机制,加大巡查力度,以及时制止有村民乱倒垃圾行为。

        此外,该村还通过广播、入户走访等形式,宣传生活垃圾集中“进桶进站”等垃圾处理模式。

  • 剪掉遮光树枝 人行道变敞亮

        丰台区龙和路两侧行道树遮挡路灯,树根拱坏了地砖导致道路坑洼。9月6日,本报对该问题进行了报道。丰台区和义街道联合丰台区园林绿化局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组织工作人员对遮挡光线的树枝进行修剪。

        目前,遮挡光线树木已修剪完毕,丰台区园林绿化局表示,将在全区内加大对该类问题的排查力度,确保及时发现,及时解决。

  • 清拖违停车辆 清理堆积物料

        鼓楼西大街两侧人行道乱停车问题严重。9月6日,本报对该问题进行了报道。

        西城区政府第一时间组织交管部门启动集中整治:一是采取持续性与专项性相结合的管控措施,多部门联合整治,同步清理违停车辆、自行车、占道物料,维持良好环境秩序。二是在高峰时段,对重点区域加强维护疏导,加大巡查频率和监控力度,及时排除安全隐患。三是对违停车辆贴条处罚,对严重影响通行的车辆进行清拖。

        属地部门也及时介入,清理占道自行车、堆物堆料等,并在交通高峰时段增派人员,引导居民规范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