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民兵方队不为人知的故事

        本报记者 左颖

        10月1日,伴随着嘹亮的军歌,由朝阳区女民兵组成的“首都民兵师”受阅方队迈着整齐矫健的步伐走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民兵方队队员来自朝阳区所辖24个街道、19个乡和所属教育系统、国资系统、卫生系统以及中国传媒大学、北京服装学院、北京联合大学、中华女子学院。她们平均年龄26岁,平均身高172厘米,95.4%队员具有大专以上学历,还有81名“妈妈队员”。为了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她们主动报名,放下工作、暂停学业、推迟婚期、挥别亲朋,集结阅兵训练场,将满腔赤诚的报国热情融入训练生活。她们帅气昂扬的精神面貌不仅为方队赢得了“民兵之花”、“铿锵玫瑰”的美誉,更成为了国庆阅兵现场一道靓丽的风景。

        陈梓钰:

        一辈子的珍贵财富

        从T型台到训练场,从走猫步到踢正步,从女大学生到受阅女民兵……来自北京服装学院的十几名女孩子在受阅训练中通过自己的刻苦与坚韧完成了这次特殊的“跨界”,并在这份难得的人生经历中收获了值得一辈子珍藏的战友情。

        土生土长的北京女孩陈梓钰说起话来快言快语,作为一名北服大四的学生,从最初报名开始,就在心里默默立下了一个小志愿,“必须要坚持到最后,无论多么艰苦都不能放弃,因为真的很想身着军装走过天安门。”因为表现突出,受阅训练中陈梓钰被确定为方阵一排0101号位置,对于受阅队员来说,这个位置既代表了光荣,也充满了责任。然而就在训练的关键时期,陈梓钰的右脚踝受伤了。

        由于病痛导致踢腿不敢发力,原本是方队排头兵的陈梓钰被从0101号位置调整到了0102号,“当时就觉得很自责,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让训练进度受了影响。”

        在养病休息的一段时间,陈梓钰每天都会一大早起来,目送着同屋姐妹出去训练。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恢复健康的陈梓钰满血复活重新回到了方队中。聊起人生中这段受阅训练,陈梓钰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和姐妹们的“战友情”,“这是我从小到大离家时间最长的一次,虽然平时大学里也住宿舍,但在阅兵集训点里和姐妹们的这段战友情谊浓度太高,大家每天回到营房,互相取笑和安慰一下彼此肿得像小馒头的脚踝,这份感情真是一辈子的珍贵纪念和财富。”

        陈梓钰告诉记者:“军事化管理和生活也许这辈子仅此一次,点点滴滴的回忆都深深印在心里了。”

        李倩雯:

        飞越3000公里的家书

        民兵方阵中的李倩雯是一位可爱的拉祜族姑娘。参训前她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在她的行李中,一封来自云南边陲小镇的家书是她面对高强度训练时咬牙坚持的最大动力。

        “我的家乡在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我们全县有30多万人,26个少数民族。我家也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倩雯充满自豪地介绍说,家族里的成员分属傣族、彝族、拉祜族和汉族。母亲是一名教师,父亲是一名公安干警。倩雯参加70周年国庆阅兵的消息传到家乡以后,她从小到大的每一次经历,都成了亲戚朋友聊不完的话题。

        “我到现在都记得我们全家第一次来北京的经历,当时觉得天安门可真雄伟壮观,在地图上我们家和北京相距3000多公里,小时候觉得这几乎是个遥不可及的距离。”如愿考上北京的大学后,倩雯和同学专门到天安门拍照留念发给远在云南的家人。这次寄到兵营的家书中,妈妈深情地写道:“现在因为女儿的缘故,在我们心里,天安门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距离如此之近。我们全家都心系首都北京,更惦记倩雯。作为全国几十万拉祜族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的唯一代表,一定要好好训练,因为你在追逐个人梦想的同时,也在实现着家乡父老的期望。”倩雯说,这封家书她会和受阅时穿的军装一起好好保存,因为“里边有太多的记忆和难以表达的情愫”。

        高杨:

        最浪漫的约定“天安门见”

        10年前,他们因为阅兵相识、相恋;10年后,他们把三岁的女儿留给家中的老人,两人重新走上阅兵训练场,共同演绎了一段阅兵佳话。今年的国庆节对于两次参加阅兵的民兵方队队员高杨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她和同为阅兵方队队员的爱人张强有着一份浪漫的约定,“他是在预备役方队,‘我们天安门见’也算是我们俩的一个共同心愿吧”。聊起这个埋在心底的小“秘密”,有些羞涩的高杨表情中充满了甜蜜,“从上一次大阅兵到现在,相隔10年,我们从恋人变成了爱人,能够再次参加阅兵,走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这应该算是这辈子最浪漫的事了吧。”

        时间回到2009年,阅兵结束后刚刚返回驻地的高杨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这个电话就是张强打来的,那时候他也是在预备役方队,和我的一个同学在同一个方队,合练休息的时候我们曾经打过招呼。后来十一当天一回到阅兵集训点,他就从同学那里要了我的电话,现在想想有点儿‘蓄谋已久’的意思。”高杨和张强就这样因为阅兵相识相知相恋走到了今天,现在结婚7年的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宝宝。“接到上级的抽组任务后,家里双方的老人也都特别支持和给力,”对于接到通知时的情景,高杨至今都历历在目,“我先接到的通知,那天正好是大年初五,第二天中午我就收拾东西出发了。走的时候宝宝还在睡午觉,那也是第一次和宝宝分开,当时心里确实有些难受,咬牙挺过来了。”

        张强说,经历过阅兵仪式的战友们都能明白,这种经历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在第一次完成阅兵任务后,张强和高杨就已经做好了“召必回”的准备,“小家的困难在这项重大的政治任务面前不算什么。”

        在初训期间,夫妻二人分别在不同的营地,虽不能见面,但心却彼此挂念。手机只有在每周休息日时才能使用,而且只有半天时间。这难得的通话,他们说的最多的是“加油、坚持、阅兵集训点见”。

        从集中训练开始,两人所在的民兵方队和预备役部队方队训练场地相距不足百米。休息时远远地四目相对、训练场上的偶遇成了甜蜜的瞬间。而再次成为阅兵战友的他们,约定也从“阅兵集训点见”变成了“天安门见”。

        在充实的受阅训练期间,孩子是夫妻二人最大的牵挂。女民兵方队中的81名“妈妈队员”每个月有探亲假,这既是高杨最开心的时候,也是她最难过的时候,“我每次从家里离开,宝宝都会说,不许妈妈走。狠心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心里真是痛的”。而对于张强,每当探亲回来的妻子和他在电话里聊起孩子在幼儿园里的点滴进步,他都会听得格外认真,训练的伤痛没让他皱过一次眉头,而谈到女儿,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瞬间红了眼眶。

        夫妻二人长时间离开家,女儿在幼儿园里学会了画画、跳舞,也渐渐习惯了幼儿园生活。如今的他们兑现了“天安门见”的约定。在最好的年华里遇见了对方,在新时代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也许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 时长65分钟,广场背景视频堪比大片

        本报记者 潘福达

        在群众游行中,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天安门广场面向天安门一侧有两块屏幕播放的高清视频分外亮眼。

        视觉背景设计制作方是北京国资公司所属水晶石数字科技。怎样让视觉效果精彩绝伦的同时,还不至于喧宾夺主?半年前接到任务时,这个问题让水晶石技术人员倍感棘手。

        把大屏幕应用在如此大规模的庆祝活动上,这在世界上还是首次,技术人员没有可借鉴的先例。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从头做起。

        “重头戏”当属为广场大屏幕制作影片。“这不仅仅是一个影视创意项目。”水晶石党支部书记、董事长姜大力介绍,国企在此时应有责任担当,水晶石按照最高保密要求、最高的政治标准和艺术水准开展策划,组织了近百人的制作团队。

        水晶石副总裁庄岩介绍,视频中每幅画面都要有意义,画面串起来要能讲故事,展示所表达的精神,还要能感动观众。例如在“致敬”环节,井冈山、红楼、红船等视觉背景风格不能是博物馆或旅游景点,而应是革命圣地,技术人员依据史实进行了艺术再创作,通过画面表达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寓意。

        “我们采用了全方位的视觉技术,拍电影大片都用不上这么全面的技术!” 项目影视技术总监李兢介绍,为了让视觉呈现效果更好、提升现场观众的沉浸式体验,三维建模、动画渲染、CG(计算机动画)、胶片复原、4K标准制作等先进技术,全部应用到共计34组、时长65分钟的视觉背景视频中。

        为了给观众带来最舒适的视觉效果,镜头语言大有讲究:画面不能切换太快,特效表达追求适度而不失新颖,画面信息力求直观而不显琐碎,确保所有观众对主题及内容一目了然。

        丰富的视觉背景内容让现场观众印象深刻。多家媒体、相关部委以及各地宣传部门共计90多家单位向项目组提供了大量素材,水晶石购买了一批高质量素材的版权,还进行了为期一个月、遍布全国10余省市自治区的实景拍摄,累计搜集视频素材3万余分钟,照片素材6万余张,还呈现了一大批从未公开出版过的视频和照片。

        “创新驱动”,这部分视觉背景内容制作完成最早,却定稿最晚,堪称“最虐心”。为了在几秒钟内展现中国空气动力学的成果,技术人员就跑了两家高校向专家请教。画面每一帧都经过了审看和反复论证,历史建筑内哪怕每一把椅子、每一本书的摆放位置都有出处,每组视频更是平均修改了50多次。

        天安门广场的视觉背景呈现最终获得各方肯定,工作人员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姜大力还有个意外收获:7名参与任务的年轻人最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原来,在翻阅党史文献的过程中,年轻工作人员对党和国家的情感越来越浓;实景拍摄时,各地群众对美好生活的礼赞让他们备受触动。一组组视觉背景点亮了天安门广场,也点燃了工作人员和观众心中的爱国情。

  • 定位引导员:我们是彩车的“眼睛”

        本报记者 张宇

        国庆庆典的群众游行中,每辆地方彩车前都站着一个人,他们是定位引导员,被称作彩车的“眼睛”。作为群众游行中唯一“单体”通过长安街的人,34名定位引导员是如何工作的呢?记者在国庆前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中心线是哪条啊?”“黄色那条是不是?”国庆前的一天晚上,定位引导员们来到长安街旁,他们要找的是什么线呢?出发前,定位引导员的领队、国庆群众游行第四分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张逊为记者作了一番解释。

        “我们四分指9个方阵一共有45辆彩车,其中第31方阵有34辆地方彩车。”张逊和同事利用微缩小模型,将45辆彩车的位置展示了出来。“你看,这34辆地方彩车,他们是分两列交错行进的,每辆彩车必须准确定位后,匀速前行,不然在两侧看,就会出现相互遮挡的问题。”张逊说,加之彩车的视窗很小,司机的视野受限,因此需要定位和引导。

        于是,四分指从北京市总工会下属的职工大学、北京康复医院等单位抽调人员,组成了定位引导员的队伍。

        定位引导员和彩车需要走固定的线路,但长安街上有十几条行车、阅兵和群众游行线,而且在公安部门前的位置,长安街变宽,有些线会出现拐弯,国庆前的这天晚上,张逊带领34名定位引导员找的就是彩车线。

        38岁的李颖娟是北京市工会干部学院人力资源处主任,她负责天津彩车的定位和引导,“8月份刚接到任务时,我们的工作是定位,在北京站前街的候场区,我们拿着指挥棒,指挥彩车到达指定位置,要求我们定位误差不超过一个矿泉水瓶的距离,也就是20厘米。”

        李颖娟说,一开始,看着巨型彩车向自己驶来时心里有些害怕,“他们最终定点后,离我们只有3米,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后,我们和司机有了默契,也就不害怕了。”

        不久,李颖娟和队员们又接到了新任务,不仅帮彩车定位,还要引导彩车,“从候场区一直到西单的人车分离区,我们需要引导彩车走完这4公里的路程。”

        李颖娟说,每辆彩车之间的距离是15米,她和队员需要站在后一辆彩车前方10米的位置,“接到这个新任务后,我们请了国旗班的退伍军人,教我们如何齐步走,如何保持每分钟116步、每步60厘米的步速和步幅。行进中,彩车司机找准我们身上的一个参照物就可以了。”

        定位引导员需要目视前方,精神高度集中,不能受周围环境的干扰,“虽然不是群众游行方阵的一员,但我们的责任也很重大,从定位到引导,对于这段‘加戏’,我们特别自豪和光荣。”李颖娟说。

        张宇摄  

  • 街舞达人:我们在长安街上跳Breaking

        本报记者 张宇

        街舞第一次出现在国庆群众游行的队伍中。在“体育强国”方阵中,20名街舞达人在长安街上帅气地跳起了街舞,其中7名B-Boy在队伍中倒立“炫技”,展现了经典的地板动作“空中定格”。

        “我们在方阵中有三个舞种,分别是Popping、Hip-Hop和Breaking。”国庆前,记者在大兴一处训练场见到了34岁的郑勋,他是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北京联盟的秘书长,跳了16年的街舞,是一名Popping舞者。

        郑勋说,此次共有20名街舞舞者,年龄最大34岁,最小的17岁,既有专业的舞者,也有大学生,还有街舞培训机构的老板等,我们希望北京地区各个层面的街舞爱好者代表都能参加进来。

        “我和郑勋认识十多年了,是舞台上的老对手,经常battle,现在是好兄弟。”29岁的赵丹阳也是一名Popping舞者,是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北京联盟活动部的主任,主要负责街舞赛事和街舞进校园的活动,10年前,他曾参与60周年的国庆庆典,“没想到这次是去长安街跳街舞。”

        “一开始接到参与国庆群众游行的任务时,内心很激动,想象着我们街舞是不是要在彩车上跳,因为街舞表演需要舞台,可到了训练场才知道,我们跟随游行的方阵,在行进中跳舞。”郑勋说。

        赵丹阳表示,“边走边跳是此次街舞舞者们面临的最大困难,而且游行方阵行进的速度并不慢,音乐也并非节奏感更强烈的街舞音乐,这非常考验舞者的舞蹈基础。”

        于是,郑勋、赵丹阳和其他舞者商量,要把出发点落到“把街舞最原汁原味的动作展现出来”上,每个舞种挑选自己最经典的几个动作,到时舞者心里数着拍子跳,找准自己的节奏。

        跳Breaking的男孩通常被叫作B-Boy,当17岁的B-Boy沈子健和另外6名Breaking舞者行进到天安门城楼前的时候,他们将双手倒立,双脚在空中并拢,展现“空中定格”这一Breaking的经典地板动作。

        沈子健从14岁开始学街舞,专攻Breaking这一对技巧和力量有高要求的舞种,他现在是一名舞蹈老师。

        长安街的地面适合做地板动作吗?“作为B-Boy,只要实力强,任何地面都能做地板动作,我希望到时自己能做到零失误。”沈子健自信地说,“学习街舞这几年,我变得自信乐观了,特别希望通过这次群众游行,把我们街舞男孩的风采展现出来。”

        “街舞既是一门舞蹈艺术,同时也具备竞技性,能够强身健体,希望人们关注街舞所带来的正能量,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街舞。”郑勋说。

        王海欣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