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们的时尚印记

        的确良、塑料鞋热销,烫头、学车风靡,鲜花贺岁、抢订年夜饭,刷脸支付、互联网健身……时光飞逝、岁月流金,不同年代的人们对生活时尚的追求各有特色。正是因为特色鲜明,岁月留下的印记才显得那么灵动,值得回味。

        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

        短缺时代也追时髦

        关键词:塑料鞋 的确良

        短缺经济时代,人们的衣食住行等条件都不怎么理想。稀有的啤酒,物美价廉的塑料鞋和“的确良”成了当时的时尚热点。

        上世纪50年代,京城市面上只有两种啤酒:五星啤酒和北京啤酒,都由市专卖事业公司统一销售。当时人们的生活以满足温饱为主,啤酒属于非必需品,但大夏天啤酒依然常常脱销。此后20年,京城啤酒供应始终吃紧。上世纪70年代末,五星啤酒因为供不应求需要凭票购买。谁家结婚想上啤酒得到处找票,酒厂内部职工结婚才可以特批两箱啤酒。进入21世纪后,这一状况发生了巨大改变。中国连续多年位居啤酒产量世界第一,成了名副其实的啤酒大国。

        在穿方面,物美价廉的塑料凉鞋曾一度是很多北京人过夏天的“标配”。1963年,塑料凉鞋在北京一上市,就成了大受欢迎的“热货”。据百货大楼的售货员介绍,这里每天都能卖出四百多双。耐磨、美观、价格低廉的塑料凉鞋出现后,北京夏天穿凉鞋的人大大增加了。以东黄城根11号这个大院为例,院里有63个1至15岁的孩子,其中有28个都穿上了塑料凉鞋。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人们收入的增加和生活质量要求的提高,塑料凉鞋逐渐退出市场。1984年5月14日本报报道中提到:人们在鞋的款式上,要求与服装配套。皮鞋需求稳中有升,网球鞋、旅游鞋十分畅销。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衣服款式基本男女一个样,颜色只有灰、蓝、黑,而“的确良”的出现,让街头突然流动起了色彩。

        最开始,大家买不到也买不起几件的确良衬衫,只能购买的确良做的假领子,几件假领轮流穿,每天给人焕然一新、体面高级的感觉。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随着的确良普及,姑娘们纷纷穿上小碎花裙子、带里衬的白裙子,走起路来裙角飞扬。

        本报1994年11月21日7版《时装记趣》里曾记述过这样一段有趣的故事:上世纪70年代初,有位姑娘曾在王府井益民商店买过一件14元钱的长丝的确良绣花短衫,商标上绣着“精工巧制”和“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因为太奢华,只好把它锁进箱子里,直到1978年上大学时才拿出来穿,但依然很显眼。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个性追求眼光更高

        关键词:烫头 学车 抢订年夜饭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市场的物资供应丰富起来,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地改善和提高,更高档次的个性化服务受到越来越多普通百姓的欢迎。

        烫发这件事,在上世纪70年代只面向有形象需求的出国人员和文艺工作者,且要求单位开具介绍信。老顾客王绿纹回忆,1976年有烫发业务的全北京仅“四联”一家,自己代表单位在全市汇演中表演独唱,因此拿到了一纸介绍信,内容是:“今有我宣传队同志,因演出任务到贵店烫发,请予办理,此致敬礼。”去烫发才发现,变着法儿拿着介绍信的女同志特别多。

        1980年10月20日本报2版《理发行业的一家“冒尖”户》中记录:“四联”的经营项目除电烫、冷烫、染发外,还增添了修眉、化妆和制作假发等。

        1984年,“四联”再次装修改造,并引进全套日本美容、美发设备。1985年春节,本报记者记录了“四联”美容厅从早到晚客满的场景,感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美容这个新兴行业正步入人们的生活。上世纪90年代,美发行业全面市场化。一时间,私人发屋发廊大量出现,“四联”等老店开始面临激烈竞争,店里的年轻理发师也有不少扔掉铁饭碗出去自立门户。

        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收入提高后,不仅眼光高起来,对自身技能也有了前瞻性的要求。据统计,从上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本市驾驶员以平均每年近3万人的速度增长。1992年2月15日本报6版《哥们儿姐们儿学开车》记载,京城掀起一阵“学车热”,香山四博连驾校仅1994年来学车考本的人就多达五六千人。其中,学车为了谋生求职的比例不足10%,绝大多数是为了多掌握一门技能。而且,70%的人是自己掏钱学车。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下馆子开始变得很平常。但到餐厅吃年夜饭还是考验着人们的消费理念。1995年,北京的一些餐饮业人士开始跃跃欲试,推出了年夜饭服务,可生意好的餐馆并不多。东城区兴华饮食公司瑞宾楼、星月楼、松鹤楼、森隆饭庄、东兴楼5家大年三十晚上仍开业的餐馆,上座率仅为20%。

        进入新世纪后,沐浴着改革开放春风成长起来的“70后”“80后”渐渐成了消费主力,身为儿女的他们往往不愿再让辛苦了一年的父母陷入做年夜饭的忙碌中,大多把到饭店吃年夜饭当作一份特殊的贺礼奉送给老人。2010年,餐馆的年夜饭变得紧俏起来,能订上老字号年夜饭雅间的顾客都是早在前一年年中就陆续“下单”的。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除夕夜点年夜饭外卖,更加轻松地享受与家人的团圆时光。从自己动手做年夜饭,到去老字号订年夜饭,再到动动手指轻松下单、年夜饭送到家,人们阖家团圆、共度佳节的传统变得时尚味儿越来越足。

        新世纪

        科技加持生活更美

        关键词: 鲜花贺岁 互联网健身 刷脸支付

        进入21世纪,我们迎来了科技创新时代,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新的热点潮流不断涌现,人们在生活追求、自我完善的路上大步向前。

        鲜花贺岁图喜庆,已悄然成为北京人生活的一部分。2005年6月12日本报1版《北京人买花一年花销5.5亿元》中记载,2005年全市80%的家庭购买过花,北京人一年在买花上的开销达到5.5亿元。

        2013年9月20日本报1版《节日低价花进入百姓家》称,很多花卉企业把家庭消费作为主攻对象,在花卉的种类上,增加了一些适合摆放在书桌上的品种。每年,还会从国外引进一些适合家庭消费的小型花卉新品种,如红掌、兰花、仙客来、百合等,为市民提供更多选择。

        2010年以来,新科技让人们更加注重自身健康,关于健体瘦身的各种APP项目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那些等待被减去的脂肪,已经堆积出一个关于瘦身健体的大风口。2015年9月19日本报《这年头脂肪也被吹上风口》中介绍,从百度指数上来看,类似健身、运动、瑜伽、马甲线等关键字的搜索从2014年年中开始,呈现几倍的增长趋势。各类减肥健身APP、O2O产品风起云涌,连科技巨头们也掀起了介入健身领域的巨大热情。互联网新科技让健身这件事变得更加大众化。

        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让高科技的刷脸支付在生活中也越来越常见。2016年春节,新设的旅客自助验票系统在北京站试运行。该系统在插入身份证和蓝色实名制磁卡车票后,可通过扫描旅客面部信息,“刷脸”进站。“刷脸”进站大约只需14秒。

        2017年,市属各大高校迎来新生报到,多所高校都启用了“刷脸”注册。在人脸识别系统助力之下,学生对着摄像头刷刷脸,几秒钟就能完成注册。这些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中成长的新生,追随新科技,步入大学校园。

        每一个热点潮流,每一个时尚记忆,都真实地记录了充满生活质感的历史,展现了70年来新中国的巨大变化。这些“鸡毛蒜皮”的生活点滴,让经历者感叹,让后来者了解,原来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跟随着国家的发展而一步步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