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76岁席慕蓉出新书忆旧思乡

        本报记者 路艳霞

        《我给记忆命名》是台湾诗人席慕蓉的一本回忆之书,从她年轻时的日记中摘取人生诸多时刻。近日,席慕蓉来京,就这本新书接受记者专访。席慕蓉以一颗诗心感性地捕捉周遭一切,回忆童年、父亲,她落泪不止;谈论故土、友情,她一往情深。童心不老,76岁的席慕蓉如同一个美好的小女孩一样,敏感、知性、坦然。

        旁观自己 盛名随时可拿走

        很小的时候,面对生活的变迁,席慕蓉就成了自己的旁观者。对待自己因诗歌而拥有的盛名,她也同样是个旁观者。

        从初二的时候,席慕蓉开始写日记,那个时候她刚刚随家人从香港到台湾。转入新学校,初来乍到,她没有找到朋友,日记本成了她唯一的朋友。在《我给记忆命名》这本新书中,席慕蓉选登那时的日记,“我常常渴求爱,希望听到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喜欢热闹,我爱出风头,我常常做白日梦,也许有一天我真的可以出国读书,也许有一天我回家了,回到我明驼瀚海的故乡……”

        席慕蓉后来到比利时留学,这些日记本被仔细珍藏,这是席慕蓉家的一个美好传统。席慕蓉回忆,妈妈会拿出一个书篮,将孩子们舍不得丢掉的东西放在里面,一旦回国,这些珍藏将被打开,一切都还在,“我留下了日记,大姐留下了乐谱、录音带,二姐留下的也是日记。”

        席慕蓉最初的诗作也正是写在这些日记本上。她说,写诗对她而言是兴趣,她的主业是画画,即便她的诗集畅销,也从未因此丢掉画画,“我喜欢教书,教书对我不是负担,我喜欢和年轻学生一起画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席慕蓉的诗作在大陆走红。时隔多年,她说,当时没有预想到在大陆掀起热潮,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畅销带来的所有事情,我曾觉得很害怕,人家给我的盛名,也可以拿走,我还是自己过我的日子。”她更无法回答自己诗集走红的原因,“我的不回答不是说看不起自己写的诗,大家喜欢我的诗,我觉得很温暖。对年轻时写的诗,我很珍惜。”

        旁听家乡 大自然是“原文”

        “我所知道的蒙古族文化差远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一个旁听生。”席慕蓉说,她曾经回故乡努力去寻找牧马人,跟牧马人走了5年,但离真正透彻地了解蒙古族文化还很不够。

        2014年6月,席慕蓉来到母亲的家乡——内蒙古克什克腾草原参加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会中她见到内蒙古大学苏德比力格教授并读到他的论文,这才真正走近自己的外祖父慕容嘎。席慕蓉说,正是这一次会议,才有了写《我给记忆命名》的缘起。

        新书中,收入席慕蓉写于1989年8月31日的一篇日记,那是她首次回到家乡的日子,“无边无际的起伏,蓝天上云朵如块状群列,第一次看到那么整齐的云朵,那么干净的草原,却又觉得分明见过。”席慕蓉说,回家了,她会突然在深夜的草原中间放声大哭,“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我父亲认得的星空之下,站在他曾经奔跑过的无边大地上。”小时候她常常听父母说自己的老家,但后来不再说起,一旦踏上故土,才知道他们丢掉的是怎样的故乡,“那么大的故乡,那么大的高原,那样的山河,那样的文化。”时光流逝,席慕蓉读懂了父母,她终于明白,回忆本身对他们太过残忍。她也深刻意识到,一个家族、一个族群的记忆不能停顿、切断。

        至今,席慕蓉踏上草原故土已经30年。“从小希望自己可以用蒙文写诗,但后来发现这件事做不到。”她笑称,现在好像做到了,因为有朋友帮她翻译。今年4月,席慕蓉参加内蒙古卫视《与诗同行》节目,与自己的译者一同朗诵了《在诗的深处》,不同的是,译者用蒙语,而她用汉语。

        “40多岁回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回来太晚了。”席慕蓉说,多次回到故乡,读了一些东西,看了一些东西,但还是不够,“怎么才能够,还要站在那块土地上,大自然才是原文,我们写的东西都是翻译。”

        倾听长者 叶嘉莹的“追星族”

        对76岁的席慕蓉而言,倾听长者,同样在她的一生中是个重要主题。前几天,叶嘉莹先生过95岁寿辰,席慕蓉专程赶往天津,去给叶先生祝寿。关于席慕蓉的诗歌创作,叶嘉莹一直保持关注,评点也总是不留情面。

        从2010年开始,席慕蓉发表了英雄叙事组诗。她清楚记得,叶先生当时就打来电话,语气很急地说:“为什么要写这首诗,很奇怪,和以前的诗不一样。”因为,叶嘉莹是希望她继续写感性的抒情诗。

        不过,后来叶嘉莹建议她多写几首,于是她研究了蒙古秘史,写下《英雄哲别》和《锁儿罕失剌》。但这几首诗写完以后,叶先生还说不好。“我和叶嘉莹先生解释,这些诗是我非写不可,以前的创作,是诗歌来找我,然后我写出来;现在这些英雄组歌,是我自己去找这些诗,我想要把这些英雄写出来。”最终,她的诗作得到叶嘉莹认可,“那就写吧,是值得的。”

        席慕蓉说自己是叶嘉莹的“追星族”,但凡遇到叶嘉莹的讲座,她都会参加,并记笔记,她盛赞叶嘉莹是“老师中的老师”。席慕蓉回忆,有一天去听讲座,有学生问叶先生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想做什么,叶嘉莹回答说,希望来生能谈一场恋爱。“叶先生这个回答很动人,她的意思是希望好好爱上一个人,被一个人好好所爱。”席慕蓉更有自己的注解,她认为,爱情没有一定的规则,如果真的好好爱上一个人,即便那个人不爱你,也会得到爱情中的一部分。她更一再说,“当然我不会因为写了情诗,就做别人的顾问,我不敢。”

  • 《本色》:讲述老兵故事,致敬本色人生

        本报记者 邱伟

        首档老兵情怀探访纪实节目《本色》正在热播中,节目采用生活探访的方式走进退伍老兵的生活,以72小时体验陪伴为行动线,通过与人物的互动和跟踪拍摄,讲述退伍军人的故事。同为退役军人的节目探访人周炜日前接受采访,讲述了他制作这档节目的初心与思考。

        《本色》第一季讲述的老兵故事中,有“共和国勋章”获得者、95岁老兵张富清,退役30年、靠蹬三轮车打拼幸福生活的四川籍老兵张明洪,退役后支教大凉山的原空军技术大校谢彬蓉,还有17位相约开花店的90后创业老兵团队等。每一集节目中,剧组要和一位老兵72小时同吃、同住、同生活,而节目最大亮点就是在体验陪伴的最后一天,为每一位主人公量身定制一个专属于他的致敬环节。

        这个特别策划的“彩蛋”是节目制作最费心思的地方,也是最让节目探访人周炜“头疼”的环节,他要在事先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在3天之内想出能够打动老兵的致敬礼物。与一般的节目制作不同,周炜手头没有剧本,他遵循的节目制作原则是绝对不提前跟采访者见面,“我一定要捕捉到第一面的新鲜感,所以节目没有台词,没有文案,没有剧本,完全就是即兴。这对节目创作带来了很大挑战,摄影不知道下一步会到哪个调度,灯光也不知道,导演也是即兴的,但我就要那个真实感。”

        《本色》第三期节目《钢枪与玫瑰》讲述了17名90后老兵在退伍后创业开花店的故事。经过4年打拼,企业已经初具规模,而老兵们依然保持着部队的生活习惯,每天早上出操,宿舍里的被子叠成豆腐块。在节目最后的致敬环节,周炜以顾客身份下了一个聚会订单。而老兵们不知道,这场聚会的主角就是他们自己,剧组将大家多年未见的战友请到了聚会现场。当部队老连长把老连旗带到现场的时候,大家伙儿“呼”地一下站起来了,一个个大小伙子泪如泉涌。就在老兵们向连旗敬礼的一刹那,周炜找到了这群军人的一个共情点,“连旗、连魂已经融入他们的骨血当中去了,即使脱下军装,依然在延续军人的血脉和情怀。”

        这群励志老兵的故事带给周炜很多思考,老兵们能够在一起白手起家,从一个角度看,是一种集体荣誉感,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一种抱团取暖,因为每一个老兵单独面对社会的时候,可能因为缺少技能,不知道怎么融入社会,“他们在一块儿有一股劲儿,能拧成一股绳,执行力相当强。”这期节目播出以后,当地市委书记特意去进行了考察,这家退伍军人企业被定为双创企业典型,获得了政府优惠政策。

        节目中,周炜穿着一身迷彩服走近老兵,头发不再染黑,脸上也不化妆,“一开始化妆师劝过我,化妆不是为了美,是为了对得起观众。可我这个节目真的不需要。为什么?比如节目中的‘板车哥’张明洪,我跟他一同体验生活的时候,化着粉底去蹬三轮车有人信吗?大凉山的谢彬蓉老师,脸被晒成‘高原红’,我去体验那里海拔几千米的生活有必要化妆吗?我连擦脸油都没擦过,这也是一种本色,一种真实的露出。”

        《本色》最初定位是一个网生节目,通过互联网来传播。节目制作时,互联网播出平台要估算收视人群,对方问周炜受众数字是多少。周炜说,退役军人有5700万,再考虑到他们的亲友,这个数字至少应该乘以3,至少1个多亿吧,这个群体无处不在,只不过是散落在社会各个角落、各个行业、各个岗位。“这个题材不是商业项目,但互联网平台还给你拿出资源,给你投,为什么?是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它的情怀、它的价值,也看到了这个受众群体的庞大。”

        《本色》播出后,很多老兵群体把这个片子拿到战友中,不少多年未见的战友通过这个片子又聚在一起了。《本色》第一季拍摄已经杀青,接下来周炜要做更多的功课,他想把节目中的致敬环节做成一组短视频,用适合网络的方式传播,“后面我们还想把它剪成一个院线电影,跟大学生院线联动起来,让这些年轻人更多地感受军人本色的力量。”

  • 《代号221》揭秘“两弹”研制历史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新中国成立初期“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是不少人心中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忆。有关这段历史的具体故事,却一直很少被解密。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牵头,青海省广播电视局、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联合制作的大型纪录片《代号221》将揭开这段值得铭记的回忆。

        为了挖掘大历史背景下普通人的生命故事,该片没有选择单纯的史料堆砌,而是从不同剖面解读不一样的“两弹”研制历史。片中通过亲历者故地重游,为观众分享当年的青春往事,用动人的细节还原221基地那段激荡人心的风云岁月。

        《代号221》分三集,第一集以建厂为主线,以建设者当下状态纪实为副线,讲述221厂初建时期可歌可泣的创业故事。第二集以原子弹研制为主轴,以原子弹研制参与者重返221厂的纪实切入,展示鲜为人知的原子弹发展历史。第三集从氢弹的制造说起,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221厂决定退役撤厂销号,到今天原厂址向旅游功能转型,以现实角度关照中国从拥有核武器到无核化的大国担当,彰显昂扬奋进的中国精神。

        该片主创人员介绍,《代号221》于2018年11月启动,2019年6月正式开拍,三赴青海实地寻访、勘景,采访了30多位当年在221基地工作和战斗过的老人。撰稿团队文稿前后撰写6版,总计20多万字,小修改不计其数。拿到鲜活的影像资料后,后期团队开始了近半年不舍昼夜的剪辑制作过程,先后经历了精编剪辑4版,最终成片。

        拍摄期间,在青海省各级单位大力协同下,共有10多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从全国各地回到金银滩草原,重返历史现场,在221基地为观众实地讲述那段岁月。之后,摄制组又转战北京、河北、浙江等地,走访拍摄当年的亲历者,记录他们在“两弹”研制过程中的动人往事。其中前期采访的杨海虎老人在正式开拍前因病离世,令人惋惜的同时,也让制作团队感到了此次拍摄的责任和意义重大。

        为丰富表现方式,片中运用电影化的镜头,通过鲜活的纪实,结合三维动画、历史再现和影像史,以“实物实景”重点讲述“那时那景”。该片将于9月27日在上海东方卫视首播,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同步播出,CCTV-9、青海卫视跟播,同时将于各互联网平台播出。

  • 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出版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面展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和新中国文学发展水平,学习出版社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等9家出版社,联合推出“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丛书。

        这套丛书收录了从1949年至今,描写我国人民生活图景、展现我国社会全方位变革、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主体地位、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讴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70部原创长篇小说精品力作。这些作品反映了新中国在各个历史阶段奋斗、建设的全过程。其中有描绘解放战争历史画卷的《保卫延安》《林海雪原》《红岩》《创业史》,有广大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建设新中国的《山乡巨变》《三里湾》《青春万岁》,有“文革”结束后寻找和重建民族文化自信的《沉重的翅膀》《白鹿原》《平凡的世界》《尘埃落定》,也有改革开放后反映中国社会现状、探索中国道路的《突出重围》《天行者》等。

        这套丛书包含了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中国形象、中国旋律,塑造了一大批深入人心的人物形象,如《林海雪原》里的杨子荣、《亮剑》里的李云龙、《暗算》里的阿炳等。这套丛书在艺术形式、叙述方式上都有一定的创造性,质量、品位、风格都很高,都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在题材、内容、形式、手法上均有独到之处,很多作品曾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奖。

        据介绍,为将该丛书打造成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图书,学习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了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评论家李敬泽担任主任,丁帆、朱向前、吴义勤、陈思和、孟繁华、南帆、梁鸿鹰、谢有顺、潘凯雄等资深评论家担任委员的评审专家委员会。他们从历史评价、专家意见和读者喜好等方面对新中国成立70年来众多优秀长篇小说进行综合评定。入选作品做到了政治性、思想性和艺术性的高度统一,代表了中国文坛70年间长篇小说创作发展的最高成就。

  • 《好莱坞往事》10月登陆内地银幕

        本报讯(记者 李俐)由美国哥伦比亚影片公司出品,昆汀·塔伦蒂诺执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布拉德·皮特、玛格特·罗比等人主演的电影《好莱坞往事》9月23日曝光定档海报及定档预告,正式宣布将于10月25日内地上映。该片之前已在戛纳首映,并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映,全球票房突破3.2亿美元。

        电影《好莱坞往事》故事发生在1969年风云变幻的洛杉矶,电视剧明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饰)和他长期合作的替身演员(布拉德·皮特饰)力图扬名电影圈,却发现这个行业早已不是他们所熟悉的了。

        作为昆汀·塔伦蒂诺第九部长片作品,《好莱坞往事》从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后便引发各界关注。电影在延续了昆汀标志性的风格之余,更多了几分温情,致敬了好莱坞的辉煌时代,同时,昆汀再次用《好莱坞往事》造梦,证明自己对电影狂热的爱。

        该片在海外诸多国家和地区陆续公映之后,观众口碑大爆,“看到最后泪流不止,这就是我爱电影的原因。”“这是我们熟知的狂想天才昆汀,在酣畅淋漓之下铺设了一层温柔底色,我们像孩子一样游历在1969那个放荡无序、礼崩乐坏、焦虑又美好的年代。”更有影迷称“这就是昆汀写给好莱坞的一封情书”。

        《好莱坞往事》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斩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之后重返大银幕的首部作品,也是时隔三年后再登内地大银幕。在全新发布的定档海报中,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搭档布拉德·皮特,二人造型复古,仿佛重回1969年风云变幻的好莱坞。此次两位好莱坞顶级演员首次在大银幕合作,令无数影迷惊呼“神仙组合活久见”“期待看到教科书级别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