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社保“大专家”

        本报记者 代丽丽 通讯员 陈绿

        “高科长在吗?”在西城区参保的央属京外单位,负责社保业务的工作人员每次进京,都会到支付科找高科长聊聊。“高科长”高宏宇,在他们眼里可是“大专家”,给职工办社保碰到的难题,她总能想办法给合理解决。

        其实,“大专家”最初只是个修电脑的。

        2003年,高宏宇来到当时的北京市西城区劳动局工作,最初的岗位是电子设备硬件维护。这其实是个男人活。趴在地上,钻到桌子底下,捋着电线一根又一根地排查,抱着沉重的机器跑来跑去……平时看起来娇弱的小女子高宏宇,干起这事来却如爷们儿一样。

        2008年,北京市启动社保网上申报,社保工作人员及参保单位都不太会用这个系统。高宏宇利用休息时间,自己研究操作流程,编写了一套网上申报开户流程及注意事项手册。对着这个手册一步一步来,大家就都明白多了。直到现在,这份用了10年之久的操作说明,还依然会免费发给网上申报新开户单位。

        2012年11月,高宏宇担任了社保中心支付科副科长。从硬件维护这样的技术岗位转到业务岗位,对高宏宇是个很大的挑战。

        “从问题里面可以更快更好地了解业务情况。”为了尽快熟悉新业务,高宏宇主动要求负责问题单的上报工作。上报问题单工作是个细致活,先得将社保系统中出现问题的原因或现象进行详细的描述,并提出相应解决方案,然后再上报给市级社保中心。

        所有这些都需要对业务操作非常熟悉。为此,高宏宇在老同志身边一坐就是半天,虚心请教,再操作练习,直到每一个业务流程完全掌握清楚。现在,她不仅熟悉全科各项业务,还专门负责处理程序中的疑难杂症,大家经常亲切地称她为“支付业务专家”。

        “大专家”的炼成,可不光是会处理程序中的疑难杂症。

        “麻烦你们给看看,这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有一次,一家企业派了3名职工急匆匆地赶到社保窗口,每个人都是愁眉苦脸。原来,他们的一名职工发生工伤,在没有完成工伤认定流程前就去世了。单位当月办理了死亡减员,家属又申请清算了个人账户。当他们知道还可以领取丧葬补助金时,却因为已经办理了死亡减少,社保窗口没法进行后续操作了。这个丧葬补助对职工家属来说非常重要。

        高宏宇马上到窗口查明了具体不能操作的原因:原来工伤人员在工伤鉴定级别结论没出来前,需要在正常缴费状态下先办理工伤登记业务,才能核准死亡后的丧葬补助金,但该人员已经清算了个人账户,社保系统中已经无法查询和恢复该人员的缴费状态,不能进行工伤登记以及核准工伤待遇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系统都无法操作下去了,换了别人,也许就干脆地拒绝对方了。“我联系一下程序开发公司,看看他们能不能调整一下!”高宏宇找程序开发公司,按对方给出的办法,向市中心提交了问题单,并一直跟踪问题单的审批状态。直到五位市中心领导审批后,高宏宇又督促程序开发公司尽快调整数据。当月月底前,那名职工的3万多元丧葬补助金核准了!

        “我身体不好,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自己的养老金只能勉强负担自己的生活,如果孩子的养老金不能增加一点,他生活看病根本没法保障了。”有一次,中心来了一位老人,一开门就说要找领导解决困难。高宏宇赶紧迎上去,安排老人坐下,然后就一直安静地听老人讲述着。说着说着,老人的泪水强忍在眼眶中,高宏宇的泪水却流到了脸上。

        原来老人的儿子身患残疾,曾经是一家央属事业单位的合同制工,后来提前病退,养老金很低。2014年国家实施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统筹政策,可单位也一直没给他儿子增加养老金。高宏宇向老人解释了相关政策——由于中央事业单位合同制工人的政策尚未出台,增长的养老金差额暂时由原单位解决。可是老人说他已经找了原单位好多次了,两年了仍旧没有得到解决,希望社保中心能出面跟单位沟通一下。

        高宏宇马上当着老人的面给单位打了电话,耐心地向对方说明了情况,并希望他们能来当面沟通解决老人的事。

        一周后,老人第二次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这次和老人一起来的还有他儿子原单位的人。来来回回地解释政策,高宏宇口干舌燥地协调了两个多小时,单位终于同意补给老人儿子两年的养老金差额。

        第三次见到老人,他除了眼中仍含着的泪水,手里还多了一面锦旗。

        社会保险待遇人员资格认证,是每年事关千家万户老人养老金能否正常领取的大事。因为数据量超大,高宏宇经常留在办公室加班。在京外参保单位的认证人数有好几千人,她一条一条回复咨询,千方百计给大家寻找解决困难的办法,甚至自己去找外地的社保经办机构沟通情况。

        久而久之,“高科长”在大家眼里有了一个新身份——社保“大专家”。

  • 调理新机场线

        本报记者 刘冕

        徐娜的办公室里,最显眼、最顺手的地方摆了一双绝缘鞋,还有两顶白色的工程帽。她说:“方便随时去线上。”

        从去年4月3日开始,“新国门第一线”——大兴机场线正式启动了运营筹备工作。之后,大到编制“大兴机场线运营筹备工作方案”,小到一名车站站务员是否顺利入职,都需要徐娜操心。

        徐娜是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新线业务部部长,是新机场线当之无愧的“管家”,能不操心吗?

        有一次,一名有工作经验的站务员发现,综控室的窗户旁没有预留扩音器线路。“姐,站里马上就要装窗户了。将来如果没有扩音器,乘客和我们有事儿沟通,就得隔着玻璃喊,那太不合适了。您快给想想办法。”

        一通电话讲了不足一分钟,徐娜为之忙乎了至少两天。她先是自己找来图纸,查看原始设计,确定确实没有标注线路预留。之后,她与建设的规划设计部门核实,向施工方反馈,最终圆满地解决了此项需求。

        类似不起眼儿的小事儿,徐娜已经数不清办了多少。

        设置车站里的导向标识,徐娜和同事们没有直接照搬已经开通的地铁车站经验,而是通过考察国内其他城市机场线设施、发放乘客调查问卷、模拟乘客走位等形式,最终敲定导向标识的形式要和大兴国际机场“对标”。

        “新机场国际游客多,大家下了飞机,没有走出户外,难免迷失方向。而我们希望通过合理的导向标识,让所有来北京的客人能轻松找到‘北’。”徐娜笑着说,“一旦出行,我们都是乘客,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除了这些细腻的“小事儿”,在轨道交通领域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徐娜还要牵头办不少大事儿。

        上一个冬天最冷的一天,新线路基段停车场冷滑试验。作为主管动车调试具体工作的徐娜需要一整天盯在现场测试线路、车辆等是否符合标准。

        “听了天气预报,我就做好挨冻的心理准备。两条厚棉裤,羽绒服里套上棉服,恨不得浑身都贴满了暖宝宝,整个人就是个球。”徐娜想起当时的打扮,乐出声儿,“结果早上7点一到现场,风几乎一瞬间就把人打透了。真冷啊!”

        空旷的车辆段停车场,没遮没挡,凛冽的风呼呼地吹。平滑的轨道上,一列新车整装待发。相比一般地铁80公里的时速,它将跑出160公里/时的飞速。“这次冷滑试验是一切的基础,过程是否顺利。我心里的感觉就像是又参加了一回高考。”

        调试现场,徐娜在临时控制中心和线路上列车之间反复往返,这条路单程大约需要步行5分钟。“顺风的时候还好,逆风的时候,真是一路走一路流眼泪,同事们也是苦中作乐,笑话我怎么激动得一直哭。”

        算上徐娜,新线业务部团队一共7个人,人人都能挑大梁。“我们的工作说得直白了就是上传下达,每一次接手的事儿都对应轨道领域的不同专业,供电的、通信的、票务的,如果我们一问三不知,对方肯定也会棘手,事情进展就不得不放慢。所以我们部门给自己定的标准就是,人人都要当‘行家’。”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年时间,徐娜和同事们梳理出大兴机场线筹备工作一级节点和二级节点400余个。采取工作联系单销号确认制度,及时与相关专项组及工程建设方进行沟通,有效地推进了大兴机场线工作联系单事项的落实。

        “有时候同时要推进好几件工作。每一件都关乎开通后的运营顺畅。所以我自己还是挺有收获感的。”徐娜的工作本上,密密麻麻的。记者抄录了几条:

        人员招聘工作持续开展,截至6月下旬,已入职662人,复试通过待入职135人。

        规章制度编制工作,截至6月下旬,共计601份文件已全部完成发布。

        培训相关工作按计划有序开展,订单班人员目前在燕房线进行理论培训。赴外培训工作已陆续启动,司机及调度人员赴外培训已全部完成。

        截至6月下旬,到货物资1266项,数量77552件,物资采购及到货工作均按计划推进……

        新机场线马上就要正式开通了。看着自己“调理”的新机场线将为广大乘客服务,徐娜觉得,这一年多来的忙碌,值。

  • “铲屎官”

        本报记者 任珊

        又到了周末狗便捡拾活动时间,北苑街道天时名苑社区里,67岁的居民梁桂玲和其他的志愿者左手垃圾袋,右手拿叉,低头寻找着狗狗粪便。

        “现在的狗便是越来越少了。”一小时后,梁桂玲将捡拾的粪便投入狗便收集箱。

        “铲屎官”,梁桂玲做了已有14年。2005年,梁桂玲的女儿从同学那里抱来了一只2个月大的博美犬,喂食、遛狗的任务很快便落到了梁桂玲头上。原先根本没有养狗经验的梁桂玲开始疯狂“补课”,学习养狗知识。但她一直没拴狗绳的习惯,“我想着它拉在草丛里也能当肥料,就不管了。”

        改变发生在2017年。街道开展文明养犬活动,社区书记找到梁桂玲,“你是老同志,也是模范老党员,协助我们吧。”其实那时候,具体怎么做,大家都还在摸索中。有一次,梁桂玲听平时经常一块遛狗的居民说,小区里有群年轻人建了一个“狗狗爱心群”。经介绍,梁桂玲也进了群,并马上跟群主赵皓迪取得联系。

        “咱们把这个群利用起来吧,定期组织活动。”梁桂玲提议。

        很快,一场“文明汪星人”活动组织起来了。天儿特别冷,风还特别大,刮在脸上跟刀子剌得似的,梁桂玲和赵皓迪心里很忐忑,“这种天气,还能有人来吗?”可到了集合点一瞅,已经有几十人在那等着了,梁桂玲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那天志愿者们的“收获”真不少,每个人都捡了一袋儿狗粪便,虽然脏点累点,但是大家都倍儿高兴。

        文明养犬,说起来简单,可要坚持下来,真不容易。有一回,梁桂玲在小区里遛弯儿,走到北边小广场时,看见对面一个小伙子拉只小狗过来,走着走着小狗突然停下来,撅屁股就拉。梁桂玲下意识地从兜里掏了张纸,“小伙子,给你!”

        小伙跟没听见似的,转脸就要走。梁桂玲上前一步叫住他,“你家的狗便是不是应该捡完再走啊!这人来人往的,谁踩了怎么办?”小伙子白了她一眼:“你要愿意捡你捡呗!”说完转头就走了。梁桂玲心里很憋屈,她默默弯腰,把狗便收拾干净了。

        文明养犬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街道召开了三次文明议事会,组织居民共商共议。随后,小区里装上了智能取纸机、智能堆肥箱和语音提示牌等设施。

        渐渐地,小区里的狗便越来越少,居民们的文明意识慢慢提高。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梁桂玲正在小区遛狗,前边两个人突然停下来,低着腰拿着手机在地上照来照去,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大哥,这黑灯瞎火的,要不我帮您一块找找?”这位大哥直起身,不好意思地笑了,指着身边的小狗说,“刚才我们家皮皮玩着玩着就拉了,这不,我这儿找狗便呢!”

        每次想起这件事儿,梁桂玲都特别感动。“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让我知道了,志愿者们没白干。”如今,“铲屎官”的队伍越发壮大,许多不养犬的居民也加入进来。

  • 领读者

        本报记者 王琪鹏

        见过雷文涛的人,都会为他的儒雅感到惊讶。他不像一个创业者,而更像是一个暖男。

        框架眼镜、Polo衫、运动鞋,衣着的亲切感,也继续印证着这种人设。直到看到他办公室整整一面墙的书架,你才会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位就是微信公众号“有书”创始人。

        雷文涛爱读书。办公室有书,家里有书,车里有书,走到哪里,都会有书作伴。他还开发了一款听书产品,这样,开车时也可以“看书”了。

        上大学那会儿,雷文涛最爱往图书馆跑。虽然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他更爱看的却是和专业无关的“闲书”。他自嘲像个老干部一样,每天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把图书馆里的报纸都细细看上一遍。

        对知识超出寻常的渴求,让雷文涛愿意做一个“领读者”。他说,如果不是愿望特别强烈,许多人恐怕不会去定期地阅读;更多的情况是,许多人不知道读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阅读。

        他决定为大家扫除这些障碍。他开办公司,帮助大家确定书单,督促大家读完。他还制定规则,要求读完之后做读书笔记。雷文涛打了个比方,“有书”像一个陪你读书的暖男,同时又要有些“霸道总裁”风,毕竟,立下目标就是要完成的。

        好的想法在成为现实的路上,总是充满荆棘。在最困难的时候,为了给员工发工资他曾经透支信用卡,雷文涛甚至把自己的房子抵押。

        2015年12月,雷文涛把“有书”搬进了微信里,“有书”开始了全面爆发。有时候一个星期的增量,就相当于过去一年的水平。“有书”的推荐榜单,甚至能影响图书销量排行榜。

        如今,雷文涛借助微信的力量,与5000万用户一起读书,并在150多个城市成立了读书会。他希望建立一个服务读书人的模式,大家一起读书,共同提升,而不是卖书、卖课。在一次读书会上,一位关注“有书”微信公众号很久的深圳书友找到他倾诉,说这种“共读”模式让她和“冷战”中的丈夫重新有了共同语言,挽救了她岌岌可危的婚姻。雷文涛发现,原来通过知识和连接,能够改变的东西还有许多。

        雷文涛最推荐的书,叫做《如何阅读一本书》。雷文涛说,他是在一家书店的角落里发现的这本书。序言中,有一句话给他带来很大触动,大致意思是:我是40多岁的时候才看到这本书,如果我是20岁的时候看到这本书,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子。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闫素平(延庆区石河营西社区党支部书记)

        女,1955年9月出生。2018年她组建宣传队,通过三句半、快板书等形式活跃在12个社区的大街小巷,宣传垃圾分类。

        ★冯乐平(北京庞各庄乐平农产品产销有限公司董事长)

        女,1962年2月出生。创办全国首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她建成的“中国西瓜生态文化创意博览园”把产业带入高附加值的全新模式延伸至全国。

        ★吴秀英(顺义区仁和镇澜西园二区居民)

        女,1962年2月出生。辞去工作,病榻守护继子15年。吴秀英说,只要有她在就不让儿子受委屈,她坚信奇迹会出现。

        ★李亚伟(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员工)

        男,1979年3月出生。看见昆玉河边有落水者,他探身抓住将其救上岸;得知一老乡煤气中毒身亡留下孤儿寡母正在急救,马上捐钱并为其筹款;路遇骑车人撞上护栏血流不止,他包扎送医垫付药费;为路边一寻亲孤老买来吃喝,还将身上200多元送给老人。

        ★梁桂玲(通州区天时名苑小区居民)

        女,1952年6月出生。2017年加入了社区年轻人的“狗狗爱心群”,定期组织捡拾狗便活动,推动社区形成文明养犬风气。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