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民族团结柱,我的创意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9月23日        版次: 81     作者:

    ▲路建康展示他在国庆60周年盛典提出的在天安门广场矗立56根民族团结柱的创意。

    ▶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时路建康指挥天安门广场背景表演。

    本报记者 韩轩

    【燃情时刻】

    著名策划人、制作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制作总监路建康,1984年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群众游行方阵。在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群众游行活动中,担任背景组字组图总策划、副总指挥,荣立一等功。在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群众游行活动中,担任背景指挥部指挥。

    【祝福祖国】

    祝福我们的祖国一路辉煌,永远辉煌。

    ——路建康

    说起与国庆庆典活动的缘分,著名策划人、编导路建康打开了话匣子,从他11岁那一年说起。

    那是1957年的国庆盛典,组织小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前区观礼表演,11岁的路建康落选了,“那种伤心和失落,至今还记得。”没想到,多年之后的1984年,他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群众游行。而等到新中国成立50周年、60周年时,他已成为群众游行活动的策划人和背景指挥部指挥。

    “现在每次路过天安门广场的东2华灯杆,我都很感慨。”路建康说的“东2华灯杆”,就伫立在天安门城楼对面的长安街南侧,新中国成立50周年和60周年的庆祝活动中,他都坐在这里的指挥台上发号施令,指挥天安门广场上的十万人背景表演队伍。多次参与国庆盛典活动,路建康觉得,最显著的变化就是科技感越来越强。

    “在国庆50周年庆典以前,指挥广场上的群众活动还是靠坐标纸定位,绿旗准备、红旗动,后面离得远的群众看不清,常会使表演出现误差,只能呈现七个图形变化。1999年之后,就换成了指挥信号灯。”信号指挥系统的使用是当年庆典活动的一大科技创新,这还是路建康想到的。当年,路建康坐车从天安门广场东侧路上走过,车辆很多,绿灯一闪,车辆全部启动,他突然灵机一动:“要是用信号灯指挥,不就可以做到零误差了吗?”

    不过当年的科技条件有限,还没有数字传输和光纤系统,信号灯无法指示数字,只能靠演出用的模拟换色器显示数字和红绿灯指挥动作。1999年10月1日前夜下雨了,一个灯杆上换色器的信号系统突然失灵,可能影响一万人的表演。“庆典上午10点就该开始了,直到当天9点半我们才把坏的换色器处理好。”回忆起那天的情形,路建康连呼“有惊无险”。

    等到国庆60周年庆典时,已经采用电脑排位,电子数字指挥系统既可以显示数字,也可以指挥数十组动作,同时采用FM无线传输系统辅助指挥,达到了百万无一失。坐在指挥台的路建康感叹:“随着国家科技实力的增强,国庆活动的技术含量也越来越高。”

    “每一次的国庆盛典都有不同特色,靠的就是科技和创新。”10年前的那次庆典,在天安门广场上矗立的56根民族团结柱就是一大亮点。策划当年的活动时,路建康看着天安门广场想到:“广场的景观只有下层和上层,下层是群众在翻花表演,上层就是灯笼,中间这一部分显得很空。”于是,他想到了设计民族团结柱。

    我国有56个民族,民族团结柱就有56根;2009年时我国有13.6亿人民,每根民族团结柱的柱高都是13.6米,也寓意各民族平等;每根民族柱都用中国红装饰柱身,上面绘出载歌载舞的各民族同胞。“每个民族的姿势都是我们请舞蹈家摆拍确认的,完全按照该民族的习俗,民族柱背面还有每个民族的图腾。”路建康说。

    设计民族柱的过程中还遇到了一个难题:天安门广场每平方米的承重只有2吨,高达13.6米的民族柱需要“不生根”地立在广场上,在大风和雷雨天气也要确保安全。“后来我们想了一个方案,民族柱中间是一个8米多高的水泥心,直径是1.68米,我们在外面用一个玻璃钢的‘套子’做柱体的外观,再做一个基座,基座的直径大于柱身,解决广场承重的问题,还能抗瞬间十一级大风。”路建康说。

    2009年10月1日当天,56根民族团结柱装点在盛装的天安门广场上。从城楼上望过去,广场上是群众用花环组成的各色图案,喜庆的民族团结柱和火红的灯笼点缀在广场周围,五星红旗在人民大会堂和国家博物馆上迎风飘扬,空中有和平鸽在飞翔……“国庆游行活动后,我常看见各民族同胞在民族团结柱下合影留念。”路建康说,制作民族团结柱的玻璃钢轻便但质量极好,10年都没有损坏。目前,这56根民族团结柱已落户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与鸟巢、水立方“对望”。

    今年,年过七旬的路建康依旧为国庆庆典忙碌着,“共和国走过的重要节点,我能做出一点贡献,真的很荣幸。”路建康说。

    本报记者 方非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