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开国大典亲历记

        阎崇年

        我今年85岁,经历事情太多,有的忘记了,有的模糊了,但参加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我记忆犹新,如在昨日,印象至深,没齿难忘。

        准备

        1949年9月1日,我考入北京第六中学(男六中)初中一年级读书,住校。六中是当时北京的一所名校,首任校长是蔡元培先生。六中在南长街南口路西,紧挨天安门。来自四面八方的同学,常在晚饭后,到天安门前和广场散步。

        那时的长安街,不像现在这样宽阔整洁,平坦笔直,气魄宏大,雄伟壮观。那时的天安门广场,北面的长安左门(俗称东三座门,约在今劳动人民文化宫南门前)和长安右门(俗称西三座门,约在今中山公园南门前)还在。天安门广场东西两边,皇城红色墙垣也在,东墙(今国家博物馆西门外附近)、西墙(今人民大会堂东门外附近),南面中华门(大明门、大清门)也还在。上面我说的皇城三座城门,各有三个门洞,交通也较顺畅。

        天安门广场刚回到人民怀抱不久,杂草丛生,垃圾遍地,坑洼不平,不堪入目,野草高得过膝,还有屎尿污物。为了准备开国大典,开始清理广场。

        记得9月10日下午,响应团市委(筹)号召,有4000多名学生参加清理天安门广场的义务劳动,还有工人、解放军官兵等。广场北边是“建设人民首都”标语。大家用锄头、铁锨除草、铲土,工具不够就用手拔草、搬石头。我们边劳动、边唱歌,同学们都在为迎接新中国的诞生而流汗,而欢歌!

        因学校距离广场最近,我们的体育课或课余时间也去义务劳动。广场整理平坦后,铺上一层黄土。上体育课就在填平的广场上跑步,把松土踩实。在义务劳动休息时,我们同工人、解放军联欢,互相拉歌,气氛欢快。到9月中旬,广场平整,清爽丽目。

        接着是练队,准备接受检阅。下午课后时间和上体育课,全在广场,分练合练,拔慢步,走正步,最后也是在广场合练。国庆大典后很长一段时间,体育课多是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同学们高兴地说:我们是全国的中学里距离天安门最近的一所。

        除了练队,还有练歌、练舞。在音乐课上,老师教大家唱革命歌曲,如《解放区的天》《团结就是力量》《咱们工人有力量》……还有练舞,为“十一”广场晚会做准备。

        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闭幕。会议“一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定于北平,自即日起北平改名为北京”。

        开国大典愈来愈近。大家利用课余时间扎灯笼、做彩旗。班长给大家分发竹篾、铁丝,同学们有的扎成五角星形的,有的扎成椭圆形等,每人都发了蜡烛。这是因为当时的广场内没有路灯,一到晚上,漆黑一片。做彩旗是用红、黄、绿、粉等颜色的标语纸,裁成三角形,用糨糊粘在细木、竹竿或铁丝条上,每人手中都举着彩旗,庆典游行时挥舞彩旗。

        9月30日夜,走读的同学怕第二天早上迟到,多在学校教室里,把课桌拼起来当床过夜。各个教室,电灯通明,每个同学,兴奋不已,谁还能睡得着觉呢!说啊,唱啊,跳啊,大家兴奋极了,几乎一夜未眠,等待庆典时刻的到来。

        大典

        “十一”凌晨,天刚放亮,大家心有喜事,不叫自起。洗漱之后,到饭厅吃完早餐,每人带上馒头,身着白色衬衫、深色(蓝、青、灰)制服裤子,便去集合整队。在学校操场上,参加大典的师生,听刘万焕书记动员后,先在操场转圈练队,走正步,向右看(就是朝主席台方向),举彩旗,喊口号,精神振奋,意气昂扬。队伍刚出南长街南口,大家就看见路旁有许多夜里进城等待集结受阅的骑兵。我们的队伍很快进入广场。这天首都30万人,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开国大典。红旗迎风招展,歌声此伏彼起。突然,乌云密布,下起雨来。广场是土地,四处泥泞。同学们用雨具遮盖灯笼、彩旗,又唱又跳,高呼口号,全然忘了浑身在淋雨。雨过天晴,喇叭里传来由天安门城楼上发出的声音:旧社会的乌云已经散去,新中国的阳光普照大地!

        午饭时大家带着各自饭食,学校伙食团送来热水、菜汤助餐。同学们边吃、边聊,边唱、边舞,充满喜悦,欢快兴奋。

        下午3点,林伯渠同志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礼开始。会场上奏起了《义勇军进行曲》。毛泽东主席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五星红旗升起,庆典礼炮鸣放28响。毛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公告,朱德总司令阅兵。当17架受检阅飞机飞到广场上空时,大家仰望天空,数着飞机架数。飞机轰鸣与万众欢呼,天上地上,融为一体。庆典达到又一个高潮。我们的队伍在广场靠北,大家跷脚引颈能看见受阅的战车队和骑兵队。阅兵式结束时,已近黄昏。广场四周,礼花齐放。之后,每个人点燃灯烛,天安门广场成为红灯笼的海洋。

        学生提灯游行开始。我们的队伍,快速由广场转到南池子南口的长安街北侧。队伍30排,往金水桥行进。因三座门只有三个门洞,队伍分列从门洞穿行。穿越门洞之前,队伍拥挤,通过门洞之后,拉开空当,就要狂跑,追上前队。很幸运,我们的队列,在最北侧行进,离天安门城楼主席台最近。行进到天安门金水桥最东一个拱桥前,大家不约而同地踮起脚尖走、抻长脖子看,双眼聚焦向主席台正中。毛主席形象高大,不停地挥手。“毛主席万岁”的高呼,像山呼,似海啸!毛主席则高呼:“人民万岁!”队伍后面推着前面,谁都想多停留一秒钟。大家欢呼、雀跃,队伍行进到天安门前较慢,与前面队伍拉开一个小空当。大家由于激动,队伍已不成列。过了西三座门,重新整队。同学们手提五星灯笼,举着三角彩旗,高喊口号,齐步前进。

        队伍走到南长街南口,我们右转,回到学校。当时已是晚上8点多。我们吃过晚饭后,又整队到天安门广场,同首都人民一起,沉浸在开国大典的狂欢之夜中。

        庆典的狂欢之夜,广场人山人海,探照灯光四射,人们载歌载舞。因当时广场灯光不足,各单位带着汽灯、马灯,还有自己扎糊的纸灯。我们学校自成一圈,旁边的女一中也自成一圈,分别跳集体舞,各圈自唱自跳。有时大喇叭播送统一歌曲,大家伴着歌曲唱啊,跳啊!人们唱着跳着,打破各圈界限。于是,男六中和女一中合成一圈唱歌跳舞。平时男六中和女一中,虽在同一条街上,却如《老子》所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年轻热情的男女同学,国庆欢乐的激情,在狂欢之夜洋溢。

        夜深了,人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天安门广场,留下永久的历史记忆。

        回味

        当晚在宿舍,大家回忆受检阅的飞机,有说是17架,有说是18架,也有说是26架,到底是多少架?后来我看到一个材料:肖振邦先生据当时空中受阅总领队邢海帆同志介绍,参加开国大典受阅飞机总数是17架,编为6个空中分队:第1、2、3分队为9架P-51战斗机,各分队成“品”字队形;第4分队由两架蚊式轰炸机组成“一”字队形;第5分队是3架C-46运输机组成的;其后是3架教练机组成的第6分队,编成“品”字队形。首先飞过天安门的9架战斗机,在复兴门上空右后转弯飞向建国门,当飞到东单上空时,正好衔接在第6分队的后面,再次通过天安门上空。这样,天空受检阅的是17架飞机,而群众在天安门广场观看到的却是26架飞机。

        10月2日,早饭后,我们仍沉浸在前一天庆典的幸福回忆中。大家三三五五,漫步到天安门,在天安门前仰望,在金水桥上驻足,在国旗杆下致敬,在广场上漫步,在沉思中回忆,广场西侧天桥到西直门有轨电车的铛铛声,更引起我们的遐思。

        10月3日,晚饭之后,我们又走出校门,在西三座门、天安门、东三座门之间往返漫步,回忆庆典时走过之路,边回忆,边谈笑,深深地感到:我们亲历了中国历史上一个划时代的大典!

        此后多年,我在北京参加“五一”“十一”游行,都要从天安门前走过,都会追忆1949年10月1日参加开国大典的盛况,直到1969年。后来改为“逢十”举行一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典礼。总之,不管是国庆节,还是在平时,只要从天安门前路过,都必仰望天安门,回味开国大典的难忘记忆。2009年10月1日,我荣幸地受邀出席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国宴。同年,六中校友聚会,大家回忆文章结集出版,名为《金水桥畔不了情》,也是因天安门暨广场为大家怀念之心所系。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回忆70年前参加开国大典的情景,心情激动,益受鞭策:“老骥伏枥”,志在日新,为祖国、为人民,贡献赤诚之心,竭尽绵薄之力。

  • 新闻记者笔下的开国大典

        郑学富

        1949年10月2日《人民日报》以醒目的大字标题报道开国大典:引题为“首都30万人齐集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庆祝典礼”,主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毛泽东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副题为“朱德总司令检阅海陆空军,宣读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当年的开国大典吸引了中外众多新闻记者采访报道,通讯和新闻特写图文并茂,为后人了解和研究当年盛况留下了宝贵资料。

        震撼世界的声音

        《人民日报》记者林韦,原名陈有明(曾用名陈耳东),1936年参加革命。1949年10月1日,他奉命参加开国大典的采访报道工作,他在通讯《记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盛典》中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正式宣告成立了!这一声震撼世界的巨响,由中国四亿七千五百万人民的伟大领袖、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上庄严响亮地喊出的时候,参加盛典的30万群众中爆发了经久不息的欢呼,红底五星的国旗徐徐升上22公尺的高竿,54门大炮齐鸣,军乐队奏起十多年前曾经激发无数爱国人民向日本帝国主义冲锋前进的《义勇军进行曲》。时间是10月1日下午3时。”

        “经历过无数次深重灾难的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将永远记得这个可珍贵的时刻:它宣布了旧中国完全死亡,宣布了人民的新中国的诞生。中国,中国人,将不再是屈辱的殖民地与殖民地奴隶的代名词,而要永远地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民主的人民的尊敬了。中国人民从此有了屹立于世界和平民主阵营的祖国,有了真能保护自己,代表自己的政府。受过多少代封建帝王直接统治与日本法西斯、蒋家小朝廷血腥屠杀的北京人民,将更加清晰地永远记得这个可珍贵的时刻。”

        特种兵部队的英勇战绩

        记者而东、江夏在《祖国的坚强守卫者》一文中描述开国大典上难忘的大阅兵:“人民解放军特种兵部队的雄伟行列,是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盛典中30万到会者集中注目的行列。人们从这个雄伟的行列中,看到将革命进行到底、彻底肃清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残余势力的保证,看到进一步巩固人民国家和人民政权的保证。”

        记者详细介绍了参加开国大典阅兵式的两支特种兵部队。一支是华北某部炮兵团,1945年人民解放军解放张家口时缴获了几门炮,成立了一支小小炮队,边战斗边训练,不断壮大起来。在实际作战中,他们的战术有了很多新创造,射击的准确性达到了第一发就命中目标的水平。

        另一支是人民解放军华北炮兵第2旅第1团第2营5连,太原战役决战前,他们在前线以劣势地位坚持6个月零20天,击毁敌机9架。敌人的前沿阵地离5连的3门炮很近,每天都用几百发炮弹来打,最紧张的三四天里,每天落在他们前后左右的炮弹达到1400多发。但由于工事和伪装的巧妙运用,他们始终固守同一阵地,未被敌人击中。敌人还派兵来夜袭,派飞机来轰炸,都以失败告终。

        5连的战士们不仅英勇顽强,在战斗间隙还积极学习文化,帮助当地群众挑水、秋收,全连战士人人识字,还出了73期阵地小报。战后全连立功,获得了18兵团“威震敌胆”和太原前线指挥部“英勇命中,连毁敌机”锦旗各一面。

        红色的战斗机群

        刚刚组建的人民解放军空军也参加了阅兵式,“空军成列成队地飞过会场的上空,人丛中帽子飞舞起来,手巾挥舞起来,手里拿着的报纸和其他物件都飞舞起来。人们随着军乐队奏出的解放军进行曲的响亮节奏拍着手,合着拍子,发出这样那样的声音,几十万的脉搏同速地跳动。”

        《人民日报》女记者陈柏生,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10月1日一大早,陈柏生和同事张家炽乘车来到南苑机场采访,“在辽阔的机场上,一排排银色的、绿色的、灰色的飞机,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跑道两旁。所有飞机都油饰一新:机头是红色的,机身和翅膀一律饰以镶金黄色边的红星,机尾是红白相间的条纹。这些飞机都是美国货,在人民解放战争中,有的被空军健儿驾驶起义,有的经人民解放军地面部队所俘虏,现在已全部变为人民自己的武器。当我们到达机场的时候,人民空军的飞行员正精神奕奕,整装待发,准备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隆重阅兵典礼。”(柏生、家炽《我们飞行在人民首都的上空》)

        下午4时,南苑机场受阅空中纵队指挥室接到起飞命令,机场上立刻响起雷霆万钧般的马达声音,受阅机群按规定依次起飞。“这时,天空阴云新散,太阳从云层中射出金光,飞机划过云层腾空而起。10分钟以后,我们乘坐的一架也升到空中。这架飞机的飞行员是一位姓王的年轻英俊的小伙子,他驾着自己在今春起义时飞来的全新的飞机,要在人民的首都上空接受人民领袖毛主席、朱总司令庄严的检阅,他兴奋地向大家保证:今天一定坚决完成这一光荣的飞行任务。”

        4时35分,空中受阅分列式开始,受阅机群排列整齐队形,由东向西,飞向天安门。“北京出现在我们眼前,琉璃瓦的宫殿,红色的墙门,整齐的街道,这庄严的人民首都,愈加显得庄严美丽了。摄影机响了,天安门出现在机翼下面,数不清的红旗和黑压压的人群连成一片,地面的装甲部队正缓缓行进在司令台前。发动机的震响充满了人民首都的上空,从空中鸟瞰,只见人群晃动。‘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一定看到我们了!’大家心里都这样想,希望机群能再往北京上空转一回。但是这不在检阅程序规定之内,我们只得奔飞机场而去了。当我们降落到原来的跑道上时,大队长赶紧跑来告诉飞行员同志们,我们的队伍整齐威武,赢得了北京人民的热烈欢呼!”

        十月一日的不眠之夜

        3个小时的阅兵结束后,浩浩荡荡的提灯游行开始了。《人民日报》记者寒青在《首都十月一日之夜》中写道:“万千红灯,万千火炬,30万人有组织的队伍,在蔽天的红旗招展下面展开了。数万群众,涌向天安门前的大桥,以震天的吼声狂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天安门的门楼上,毛主席起立频频向欢呼的人群扬手致意。蓦然间,万朵彩色的礼花撒满了天安门广场的高空。”

        京城4万多学生排成了一队队白色的、蓝色的、黑色的队形,他们高举着鲜花、红旗、灯笼,昂首高歌,朝气蓬勃地涌向天安门城楼。他们“30个人横成一排,大纵队行进走过主席台前向毛主席致敬,让毛主席来检阅一下北京学生的队伍:只见贝满女中一丈二高的红纱扎的大红星,电灯泡在上面闪闪发亮;慕贞女中一色白衣白裤白鞋,纯白色队伍中的红灯笼分外鲜艳;清华大学的化工系扎了一所化工厂和一座大锅炉,上面写着‘发展重工业’来表示他们的志愿;航空系扎了一架大飞机,上面写着‘巩固国防’,机械系做的坦克模型和真的一样,里面还坐着一个学生扮成的坦克手……这是一支为着今天和明天的幸福而歌唱毛主席的队伍。”(金凤《毛主席检阅学生队伍》)

        无数彩色的礼花向广场四周发射,军民们载歌载舞,在不眠之夜中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新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