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精神之渠永不断流

        今年7月,红旗渠全面建成通水50周年。50年前,这里万人空巷、欢庆渠成。50年后,这里依然渠水奔流、激励人心。人们更多是在寻找那股永不枯竭的精神之源。

        20世纪60年代,在共和国最困难的时候,林县人民历时十年,绝壁穿石,挖渠千里,将一面“顽强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之旗插在太行山巅。

        山河为碑。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怎能忘记山中春秋、洞中岁月,忘记那些修渠的人,那是太行精神最厚重的积淀。

        人心即名。在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征程中,我们怎能忘记一个民族曾经历的苦难辉煌,忘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那是中国梦最深沉的根基所在。

        山魂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中华民族五千年来优秀文化从未中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中华民族每到危亡关头都可以绝地反击、生生不息?

        太行绝壁上“抠”出来的红旗渠或许可以给出答案。攀上缠绕在太行腰间的红旗渠,人们会无比震撼,仿佛感受到山的魂魄。

        这魂魄就是中华民族顽强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品格。

        1960年,红旗渠开挖不到4个月,就遇到了大麻烦。炸过的悬崖,山石松动,不时掉下的石头造成人员死伤,有人提议渠不修了。

        以任羊成为首的凌空除险队站了出来。“除险英雄任羊成,阎王殿里报了名。”一次,吊在半空的他被飞石砸到门牙,他掏出手钳一把拔掉,继续除险。

        十万个像任羊成一样的开山者,削平1250座山头,开凿211个隧洞,双手刨出的太行山石,可以修一条高3米、宽2米的“长城”,连接哈尔滨和广州。

        林州人都说,红旗渠里流淌的是精神。这条精神之渠,来自饱含中华民族气质的太行山脉。

        红旗渠,让磨砺千年的民族精神化为有形的“人工天河”,奔流至今。

        张益智出生第二年,1500多公里的红旗渠全面建成。那是1969年7月,刚结束十年奋战的林州人豪气干云,“引水如牵牛,劈山如切菜”。

        耳濡目染下,张益智继承了太行山石般坚硬的个性。

        由于家贫,张益智16岁就外出打工,连双鞋都没有。19岁,他如愿成了瓦工班长;21岁,当上管理工人的工长;26岁,他就成立建筑公司独当一面了。

        2012年,在当地保护生态、发展旅游的号召下,张益智接手家乡几乎废弃的万泉湖景区。投入5000多万元后,道路、植被等初见成效,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却冲毁了这一切。

        “丢了钱不能再把名字丢了,继续干吧!”张益智二话不说,更多钱投进来,全国各地2000多名员工调回来,附近老百姓蹚着水来捐款。大战一百天后,景区焕然一新。

        目前,景区累计投入5亿多元,修了30多公里山路,绿化2万亩荒山,还建有高标准民宿,一片光秃秃的石头荒山真正变成了湖清林秀的风景区,每年接待游客50余万人次。

        这是精神的传承。20世纪80年代,十万修渠大军出太行搞建筑,凭着吃苦耐劳的品性,林州建筑闯出了名气和口碑。如今,仅在当地注册的建筑公司就达860家,撑起了林州经济的半壁江山。

        渠心

        “共产党并不曾使用什么魔术,他们只不过知道人民所渴望的改变。”70余年前,美国记者白修德和贾安娜在《中国的惊雷》一书中的感言,用来解释红旗渠的修建同样贴切。

        缺水是千百年来林州最深、最痛的记忆。从明朝建县起,林州县志上就频现“大旱、连旱、凶旱、亢旱”等字眼,多次发生人相食的惨剧。

        对水的渴望有多迫切,林州对开渠人的感念就有多深挚。明初知县谢思聪开凿不足十公里的洪山渠,受益百姓筹资建“谢公祠”,并将“洪山渠”改名为“谢公渠”。

        但苦难的缺水历史并没有终结,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还有人因打翻水桶而自责上吊。31岁的县委书记杨贵站出来了,多方考察后,县委决定从山西平顺县引浊漳河水入林县。

        这是一项充满风险的决策。杨贵不仅面临工程技术上的风险,还面临政治前途上的风险。红旗渠开建没多久,就有人攻击他劳民伤财。

        多年后,杨贵回忆当时的心境:“我们可以坐着等老天爷的恩赐,这样我们的乌纱帽肯定保住了,却战胜不了灾害,遭殃的是人民群众。”

        群众的渴望就是最大的动力。县委征求意见时,林县百姓说:“国家没钱,我们自带干粮也要修成,这是祖祖辈辈的大事。”

        在6800多万元的红旗渠总投资中,国家投资1025.98万元,仅占比14.94%,超过85%的投资来自地方和群众自筹。

        红旗渠是一个写满初心的地方。

        从空中看,盘龙山村蜿蜒的山路如一条长龙,与远山间缓缓流淌的红旗渠遥相呼应。这是跨越半个世纪的心灵感应,是共产党员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所在。

        红旗渠畔还传颂着一位女支书郁林英的故事。在她带领下,昔日坡多地少、偏僻荒凉的庙荒村摘掉了贫困帽,实现了基础设施提升、乡村旅游红火的华丽转身,成为太行山侧的一颗明珠。

        他们是林州党员干部的一个缩影。还有许许多多共产党人,他们的名字或许不为人知,但多年来彼此接力,活跃在带领老百姓战太行、富太行、美太行的最前线。

        路标

        李广元,从农村铁匠铺起家的林州钢铁大王,大半辈子没离开过钢铁,却在年过六旬之后,闯进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电子级玻璃纤维制造。

        生于1948年的李广元虽只参加过红旗渠收尾工程,却是个典型的具有红旗渠脾气的人。

        当年修渠,有一首为小推车所作的歌:“山里人生性犟,后面来的要往前面放。”意思是大家一起推车,歇脚时,走在后面的一定要把车放到前面才停下来。

        “干就干世界最先进的、最好的,要跑到国家和世界的前列。”即便是从未涉足过、比绣花还要精细许多倍的电子玻纤领域,这个钢铁汉子也绝不甘居人后。

        9微米、7微米、4微米,仅用4年时间,李广元就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赶上,不是李广元的目标,他还要超过。来自国内外的20多人研发团队正在红旗渠畔以当年“劈山挖渠”的精神攻克科技难关。

        李广元的脾性,恰似中国人的典型品格。

        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从“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到“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传颂千年的名句彰显了中华儿女敢为人先、永不服输的气节。

        李广元的选择,是对中华民族精神内核的继承,也是红旗渠精神在当代的延续。

        1966年4月,红旗渠总干渠通水前,特等劳模张买江的母亲赵翠花坐在渠边整整守了一夜——她想先打第一桶水。丈夫修渠牺牲后,她又把儿子送到渠上,这位倔强而坚毅的女人把水视作了亲人。

        13岁的张买江上了工地,成为最小的修渠者。山路坎坷,几天就磨破一双鞋。他把废旧轮胎制成鞋的模样,穿久了,脚底板磨出又厚又硬的茧。直到今天,这些老茧还要隔段时间就用刀片刮一遍,不然疼得走不成路。

        红旗渠修了10年,张买江干了9年,最宝贵的青春岁月都是在修渠中度过的。几十年后,他又从事了更有价值的事业——红旗渠干部学院特聘教师,向全世界讲述红旗渠的故事。

        从修渠到讲渠,半个世纪以来,他的生命与红旗渠紧紧连在一起。

        即使讲过无数遍,可每次上台重温当年修渠的故事,张买江都忍不住动情,听者往往也感同身受、泪光闪烁。

        自开建起,红旗渠就是一条闪耀着奋斗和梦想之光的河流。作为中国精神的象征之一,它的纪实电影登上过联合国的舞台,也吸引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友人前来参观。

        如今,每年有超过20万人到红旗渠进行红色教育和培训,其中,不少是来自国外党政机构的学员。他们希望来此找到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为什么行的秘诀。

        日本访客深谷克海自1976年至1995年,先后12次造访红旗渠。他认为,红旗渠精神加上西方发达的科学技术就是世界发展的方向。他领会了一个民族的特质,只是还没有触摸到这个民族的灵魂。

        对今天的共产党人来说,红旗渠时时叩问的是: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凭什么走到今天,又凭什么去开创未来?

        红旗渠,既是历史答案,也是时代考题。这里,不仅有中国的过去,更有中国的未来。

        新华社记者 王丁 李亚楠 双瑞  

        (据新华社郑州9月14日电)  

  • 邓瑞甫:抗洪抢险中献身的一级英模

        据新华社重庆9月9日电(记者 周闻韬)邓瑞甫1934年出生于重庆市长寿区,1951年参加公安工作,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天生派出所民警、黄桷派出所指导员。

        1981年夏,重庆地区遭遇特大洪水灾害。7月15日,滔滔洪水猛烈上涨,洪峰淹没了大片房屋和庄稼,黄桷地区陷入一片汪洋,邓瑞甫的家眼看也要被洪水淹没,他断然选择“抢救群众财产要紧”,不顾自己严重感冒,赶到沿江一带查看水情,维持交通秩序,组织群众转移。

        当天午夜11时多,洪水继续猛涨,巡查中,邓瑞甫发现尖嘴地区的一处洪水围困了80多名群众,有的群众拥挤在水塔的石堤上,有的爬到树杈上,有的蹲在屋脊上,一阵紧接一阵的呼救声不断传来,情况十分紧急。

        在江面宽阔、巨浪翻滚的洪峰中,现场仅有的4只橡皮船无法满足救援需要。邓瑞甫决定,立即带队去附近的农村借用木船。

        午夜12时左右,邓瑞甫等人沿着郑家溪至东阳公社先锋大队、帅家坝江面划去,他们找到一只停在江边的小船,拨正船头,朝尖嘴奋力划去。16日凌晨1时10分,正当邓瑞甫等人即将到达被困群众处时,只见江面上电弧光一闪,随即飘来一阵刺鼻的焦味——就在这电弧光闪射的一刹那,邓瑞甫不幸在江面碰上高压电线,触电壮烈牺牲。

        邓瑞甫牺牲后,被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1981年10月,被公安部追授为一级英雄模范。

  • 张华:富于理想勇于献身的优秀大学生

        据新华社哈尔滨9月12日电(记者 王君宝) 张华,1958年10月出生在黑龙江省虎林县。197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多次受到奖励,是岗位练兵标兵。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秋,张华以沈阳军区空军系统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第四军医大学空军医学系。

        “我活着就要为人民群众解除痛苦,这是我最大的幸福。”他像雷锋那样关心集体,乐于助人。在学校,他利用假期办小报,宣传学校里的好人好事;在火车站,他看到有的旅客带很多行李步履艰难,便主动帮助。他像雷锋那样爱憎分明,见义勇为。一次在公共汽车上,张华发现一个小偷在行窃,他挺身而出,喝令小偷将偷来的钱包交还。他像雷锋那样关心国家利益,保护人民财产。一年,张华暑假回家探望父母,正赶上当地遭遇山洪,他只和父母打了个照面,转身就上了工地,参加抢险救灾。直到第二天凌晨,他才回到父母身边。

        1982年7月11日,西安市灞桥区新筑乡69岁的魏志德老人在公共厕所疏通粪便时,被沼气熏倒,落入粪池。正在街上办事的张华听到呼救声,扔下携带的物品,立刻跑到出事地点,拦住正准备施救的其他群众,毫不犹豫下到3米深的粪池内,奋力抢救魏志德。由于粪池中充满浓烈的沼气,张华不幸被沼气熏倒在粪池中,因严重中毒窒息,抢救无效,光荣牺牲,年仅24岁。

        张华的英雄行为和高尚品格,在全社会产生强烈反响。1982年,张华被授予“富于理想勇于献身的优秀大学生”荣誉称号,全国高等学校和卫生系统开展向张华学习的活动。

  • 罗健夫:知识分子的楷模

        据新华社长沙9月10日电(记者 帅才)罗健夫,1935年9月21日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县城关镇南正街,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6年考入西北大学原子物理系原子核物理专业。

        1959年4月14日,罗健夫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毕业后,先后在西北大学、中国科学院西安电子计算机技术所、航天工业部陕西骊山微电子公司(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工作。

        1965年,罗健夫开始研究微电子技术。1968年,参加北京电机厂技术攻关协作。次年,主持国家空白项目———图形发生器攻关。“文革”期间,他力排干扰,以顽强的毅力,攻读电子线路、自动控制、精密机械、应用数学、集成电路等多门课程,并在短时间内掌握了第二外语。有时,他整日不出工作室,饿了啃块馒头,困了就躺在地板打个盹。1972年,他研制出了第一台图形发生器。1975年,他又研制成功了“Ⅱ型图形发生器”,为我国航天工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1978年,“Ⅱ型图形发生器”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奖。面对荣誉和奖励,罗健夫想得最多的是其他同志。在Ⅱ型图形发生器申报国家科技成果时,他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最后。他对职务、名利看得很淡,甘愿当“普通一兵”,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1980年和1981年两次评定高级职称时,他都没有申报,认为自己的水平还不够。“Ⅱ型图形发生器”研制成功后,他再接再厉,继续研制Ⅲ型图形发生器,至1981年10月已独立完成全部电控设计。

        正当罗健夫积极投身Ⅲ型图形发生器的改良工作时,病魔却悄然向他袭来。一次调试设备时,他突然病倒。1982年2月,罗健夫被确诊为癌症晚期。面对沉重的打击,他想得最多的仍然是手头的科研工作不能停,为此,他请求医生不要将病情告诉家人。面对绝症,他看得很开,不止一次对主治医生说:“死后我的身体捐献给国家,你们可以解剖好好分析一下,希望对以后其他人的治疗有帮助。”

        罗健夫去世时年仅47岁。1983年2月,他被国务院追授为全国劳动模范。

  • 郭俊卿:屡建奇功的“现代花木兰”

        据新华社沈阳9月13日电(记者 赵洪南)郭俊卿,1931年出生在辽宁省凌源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5年,为了给被地主害死的父亲报仇,她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别,又将自己的年龄报大两岁,用假名郭富参军。先后任通信员、警卫员、班长、连队文书和副指导员。1947年6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初,郭俊卿调到东北野战军某部三连四班任班长。不久,平泉战斗打响。她带领的四班作为突击班,担负夺取城东第二道山梁的重任。当时,全班只有十来支老式步枪和几十颗手榴弹,战士大都是初上战场的新兵,而面对的是装备精良的60多个敌人。战斗开始后,郭俊卿摇着红旗冲在最前面。战斗中,跑在她身边的副班长中弹牺牲。她高喊着“为副班长报仇”,带头冲上山梁。敌人发起了反冲锋,她带领战友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为了不暴露女儿身的秘密,5年中,郭俊卿从不脱衣睡觉,也从不和大家一块上厕所、洗澡。1950年4月,因劳累过度,郭俊卿生病住进医院,这才暴露了她的真实性别。同年9月,她作为特等女战斗英雄,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大会结束后,她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成员出访苏联,受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生的热烈欢迎。回国后,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学习。

        毕业后,根据组织安排,郭俊卿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担任过山东省青岛第一服装厂厂长、山东省曹县民政局副局长等职。1981年离休后在江苏省常州市定居。1983年9月病逝于南京。

  • 李殿冰:善打麻雀战的太行勇士

        据新华社石家庄9月11日电(记者 白明山)李殿冰, 1913年生,河北曲阳人。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矢志革命,对党忠诚,是中国民兵著名战斗英雄。

        全国抗战时期,李殿冰任尖地角村党支部书记、民兵队长和联村民兵中队长。他经常带领民兵出没于山野密林、青纱帐中,采用忽聚忽散、时东时西的“麻雀战”,不停地袭扰和打击日伪军,配合八路军作战。1943年9月,日伪军集结4万余人,对北岳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16日,日军1000余人包围曲阳县尖地角附近几个村庄,李殿冰混入被日伪军驱赶的民工人群中,摸到敌人将要偷袭驻武家湾村八路军2团的企图,抄近路送出情报。继而带领民兵占领有利地形,预设埋伏,同时向南、北两面进攻的日伪军射击开火,制造日伪军双方误会,引其自相攻打,致敌重大伤亡。日伪军发觉上当后,集中兵力进行报复。这时,他已指挥群众迅速撤离,自己带两名民兵赶到寺儿沟东岭,向正在行进中的日军射击,毙伤5人。随即又绕到侧翼山头射击,先后毙伤敌58人,炸死战马3匹,打得日伪军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在3个多月的反“扫荡”作战中,他率领民兵游击组作战27次,共毙伤日伪军267人。

        1944年2月,李殿冰出席晋察冀边区战斗英雄战斗模范代表大会,被边区政府授予“神枪手”和“二等战斗英雄”称号,并获赠“太行勇士”匾额。1971年,李殿冰离职休养,离休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河北省新乐县人民武装部部长。离休后,他回到农村,一心扑在农业生产、民兵建设和对革命后代的培养教育上,先后五次被曲阳县评为“退休不褪色”的模范。1982年7月,李殿冰病逝。

  • 陈鸽:黄继光式的英雄民警

        据新华社长春9月14日电(记者 薛钦峰)陈鸽出生于1958年,生前是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民警。1984年2月,吉林市龙潭区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化肥厂家属住宅区发生一起特大爆炸案。民警在犯罪嫌疑人胡某家中勘查时发现2枚手榴弹护盖、4段引爆炸药用的导火索、包装炸药用的蜡纸碎片和少量炸药粉末以及2名犯罪嫌疑人留下的“遗书”。

        为尽快抓获嫌疑人,清除安全隐患,陈鸽和同事在松花江大桥南端执行堵截任务。陈鸽克服连日来昼夜奋战的疲劳,把精力集中在盘查过路行人和过往车辆上,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2月28日19时35分,陈鸽和同事登上一辆由吉林火车站开往龙潭区方向的无轨电车进行检查。坐在车厢前部的2名乘客慌忙从座位上站起来。陈鸽仔细观察2人的体貌特征,很像2名被追捕的犯罪嫌疑人。陈鸽和同事立即形成夹击之势,逼近2名可疑人员。

        犯罪嫌疑人胡某猛一转身,惊慌失措地拉掉手榴弹拉环。此时车上乘客较多,如果手榴弹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千钧一发之际,陈鸽张开双臂,纵身扑了过去,高大的身躯立刻把嫌疑人紧紧罩住。“嗤嗤”作响的手榴弹,死死地夹在他和嫌疑人之间。“轰隆”一声巨响,陈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横飞的弹片,40余名乘客,除一人轻伤之外,其余均安然无恙。

        26岁的陈鸽壮烈牺牲了,他用鲜血践行了人民警察的铮铮誓言。他牺牲后,被追授为“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被批准为“革命烈士”,并命名为“黄继光式的英雄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