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从8万吨到18万吨的背后

        9月9日夜间,北京的一场大雨持续了10多个小时。当天夜里,顺义区水务巡查人员发现机场东路边沟雨污混流并从管网溢流,有关部门立即安排抽污车,不间断抽运污水。10日夜,污水已基本排净。

        市民曾反映该路段边沟里长期积存污水,气味难闻。本报8月14日报道后,顺义区水务局立即进行整改,不仅迅速清理干净了边沟的污水,还加快了相关污水处理设施升级改造的进度,区污水厂日处理能力将从8万吨提升到18万吨,与此同时加强了对污水处理运营的监督管理,力求从根本上改善地区水环境。

        持续强降雨导致雨污混流

        680车次抽运污水上万吨

        根据居民反映的问题,记者8月曾实地调查污水问题。从机场东路与龙塘路交叉路口往南,一直到四纬路以北,大约一公里的路程,道路西侧沟里全是臭水。市民冯先生还告诉记者,顺义区污水处理厂的排污管道就经过机场东路一侧的排水沟,他经常能够看到沟里的污水井往外冒污水。一下暴雨,雨水与污水合流,道路边沟就会变得又脏又臭。

        对此,顺义区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后向记者解释,受汛期强降雨影响,大量雨水进入污水管线,致使该区域老旧雨污合流管网内水量激增,瞬时超出下游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雨污积存于管网内,导致管网承压较大,水位较高,出现雨污水从管网溢流现象。并且由于该地段地势较低,积存雨水与溢流雨污水汇集,使该区域瞬时形成较大面积积存污水的情况。据介绍,污水溢流口一般都建有调蓄池,污水溢流后,水务部门会及时安排抽污车抽运处理,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机场东路边沟污水问题见报后,区水务局迅速安排污水抽运,并喷洒除味剂,消减异味。这次治理累计抽运污水680车次、1.02万吨。抽走的污水全部被运送至机场东路污水处理厂,处理后达标排放。

        9月9日夜间的这场大雨持续了10多个小时,顺义城区的雨量更是达到了暴雨等级。当天夜里巡查人员再次发现区污水处理厂管网溢流后,区水务局立即安排了4辆抽污车,不间断地将溢流污水拉运至机场东路污水处理厂。同时,为了防止雨污混流,现场还安排了两台水泵,加快该路段低洼处雨水入河速度。

        污水厂升级处理量倍增

        分流应急工程本月完工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老城区雨污合流问题,提升地区的污水处理能力,顺义区加快推进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城区污水分流至马坡再生水厂、雨污分流改造等3项工程进度。

        据介绍,顺义区污水处理厂位于机场东路东侧、李天路北侧,是顺义区现有处理规模最大的污水处理厂。升级改扩建工程在原址进行,升级改扩建后处理规模将由原来的8万吨/天提高到18万吨/天,达到本市区级污水处理最高水平。项目计划今年9月20日完成,并通水运行。

        同时进行的还有城区污水分流至马坡再生水厂应急工程。据介绍,该工程新建一条应急污水管线,将通向顺义区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分流至马坡再生水厂处理。新建应急污水管道全长约为680米、检查井16座,新建污水提升泵站1座。工程完工后,近期每天可将2万吨污水分流至马坡再生水厂处理,远期每天分流可达到6万吨,切实减轻下游顺义区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压力,降低污水管网运行水位,有效遏制污水溢流污染环境的发生。目前已完成工程总进度的95%,计划9月28日完工试运行。

        随着9月份这两项工程陆续投入运营,机场东路边沟雨污溢流的问题将彻底解决。

        顺义区水务局水处理管理科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硬件上的改造提升,他们还加大了监督管理力度,督促区污水处理厂运营单位按要求规范运行,杜绝向河道排污水等行为发生。区水务局和属地李桥镇政府各派工作人员,加强进厂监督,督促升级改造进展,通过核实电量,并且监督污水处理量、膜系统清洗进度和污泥外排量等指标,提高污水处理率。

        老城区雨污管线试点分流

        城乡污水将全收集全处理

        尽管污水处理设施提升改造,但收集管线还存在雨污合流和明排问题,目前顺义区水务局也正在实施进一步改造方案。

        顺义启动的第一个雨污分流改造项目位于顺于路。记者了解到,顺于路排水管线承担着老城区部分雨污水排放任务。由于管线雨污合流,强降雨时,雨污水混合超出管网承载能力,致使超出部分的雨污水排入河道,造成河道水质变差。顺于路雨污分流改造工程,一是在顺于路改建污水管线,将污水直接接入市政污水主管线;二是新建雨水提升泵站和雨水管线,将顺于路上游铁东路的雨水导流向北排入减河。目前该项目正处于现场实勘及初步设计方案优化阶段。

        顺义区水务局水处理管理科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顺于路雨污分流改造项目试点后的经验将逐步在老城区推广。只有真正做到雨污分流,实现污水全收集、全处理,才能彻底解决污水直排、河道污染的问题,全面提升地区水环境质量。

        据介绍,近几年,顺义污水处理能力正在全面提升。截至今年5月,顺义区已建再生水厂12座,设计处理规模32.45万立方米/天,另外4座再生水厂计划陆续建成并投入运行。届时,新城、镇中心区的污水将实现全收集全处理。而在农村地区,目前已建污水处理站65座,设计处理规模4.87万立方米/天;今年年初全面启动的顺义区农村污水治理工程,总投资约51.22亿元,计划新建污水管道总长度2543公里、污水处理站153座,陆续完成全区污水治理,2019年计划完成40个村的污水治理工程,通过对现有设施升级改造和实施农村污水治理工程,农村地区污水也将实现全收集全处理。

        本报记者 罗乔欣 实习记者 孙延安  

  • 天开花海景区闭园整顿

        7月15日,本报曾报道房山区天开花海景区疏于管理,导致荒地面积过多,园区设施损坏废弃等问题。报道后,房山区政府积极整改,已责令天开花海运营公司闭园整顿一个月,并要求其开园前报备检查,通过开园验收才可接待游客。

        记者了解到,天开花海运营公司已经组织人员对园区内的荒草进行清理。而报道中提到的黄土地属于已经退回到孤山口村的耕地,但因未到耕种期,暂未种植农作物。下一步,有关部门将引导村民合理耕种,把土地利用好。至于景区花卉数量偏少的问题,有关负责人解释说,每年6月至8月正值雨季,为花卉培育期(非花期),所以园区花卉稀少,因公告不及时,造成了游客体验不佳。

        对于报道中涉及的设施损坏问题,园区已经进行全面排查,回收生锈并影响使用的单车,并将完好的单车调至园区入口摆放整齐,同时指派专人对单车进行管理;更换了损坏的井口阀,并且加强日常巡查检修,及时维护和更新硬件设施;沉入水中的小船也已经进行修整,安放到原景观位置并加固。

        另外,房山区政府要求有关部门对园区进行常态化巡查,要求天开花海运营公司明确每年赏花期时间段,并通过相关平台及时对社会公布。房山区政府还督促镇域内所有旅游景区完善并执行园区管理制度,为游客带来更好的游览体验。 孙延安  

  • 清理渣土垃圾规划停车设施

        8月14日,本报报道了马池口镇白浮村存在拆违空地垃圾散落、车辆乱停放、妨碍村民出行的问题。8月20日笔者实地探访,发现相关问题已得到有效整改。

        据介绍,报道中反映的3处拆违空地分别位于白浮村西南、东北部,笔者在现场看到,虽然雨天过后未经硬化的土地上,仍能看到汽车辗轧后形成的坑洼,但空地上的杂草、石块及生活垃圾已经清走了。“接到反映后,我们迅速派人清理空地上的建筑渣土和生活垃圾,并对空地进行了初步平整。”白浮村村委会副主任张卫民介绍。

        据了解,按照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要求,2018年10月,白浮村启动了集体土地上非住宅房屋自主腾退工作,截至今年4月,已完成自主腾退20余万平方米。本报报道中提及的3处空地原为厂房,目前已完成非宅腾退拆除任务。作为昌平区人居环境整治的第一批村庄,今年以来,白浮村已拆除私搭乱建379处,清理乱堆乱放331处,清运垃圾866处,并治理农村厕所和污水乱排等问题。

        “因为白浮村距离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较近,大量工作人员在村内租房导致停车难。非宅腾退拆除后的空地就被大家当停车场了。”白浮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巩长德介绍称,白浮村将实施村庄有机更新,该村的村庄规划目前已完成编制工作,已经考虑并设计了多处停车场,正在等待批复。其表示,下一步,村委会将进一步加强对拆除腾退空地的管理维护,在规划尚未批复的情况下,对空地采取碾平、压实等临时措施,方便村民临时停车。对于拆除腾退地块上出现的垃圾,也会进一步加大保洁力度,一旦发现即刻清理。

        申晓茜 张时淇  

  • 乘客盼南站快速进站厅延长开放

        “北京南站快速进站厅怎么这么快就关了?后面还有很多车次呢。”8月18日下午五点半,急匆匆赶往北京南站的王先生惊讶地发现,快速进站厅已于下午五点关闭,进站只能跟着人群慢慢排队,这让赶时间的他非常着急。“走快速进站厅只要5分钟就可以进站,排队去候车厅检票却要25分钟左右。”王先生告诉笔者,周末北京南站的人流量较大,安检时间长,对于赶时间的乘客来说比较紧张。“排队花了20多分钟,差点就赶不上列车!”

        笔者于8月20日来到北京南站探访。北京南站目前有4个快速进站厅,从地铁站一出来,电子屏幕上就指明了快速进站厅的方向,很容易找到。但由于快速进站厅只针对某一班即将开动的车次,排队的乘客比较少,一般不超过10人。工作人员告诉笔者,通过安检后,乘客便可直达站台,全程不超过5分钟,能节省不少时间。

        据了解,快速进站厅的开放时间一般为8时至17时,每逢周五则延长至19时。王先生说,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走快速进站厅,预留半小时的时间足以上车。没想到8月18日那天,他到南站时,进站厅已经关闭。笔者在现场看到,同王先生一样,误以为下午五点之后仍能通过快速进站厅进站的乘客并不少。“怎么关了呀!”下午五点半,一名女子在关闭的快速进站厅门口着急地拍门,被工作人员告知需从二楼的检票口检票。“还有半小时就要发车了,不知道能不能赶上!”说罢,她便急匆匆地往安检的方向奔去。

        当天是周二,南站里安检队伍并不算长,尽管如此,通过安检仍需要5分钟左右。这名女子一边盯着队伍的长度,一边急得直跺脚,“人怎么这么多啊!”好不容易过了安检,乘客还要通过两道长扶梯来到候车厅,然后再穿过其他检票口的人群,才能到达对应的检票口。笔者测算,从扶梯到检票口所需时间少则一两分钟,多则六七分钟。若遇上其他检票口前的长队挡道,提着行李箱赶路的乘客要想从人群中穿过,更是难上加难。

        “如果快速进站厅晚点关闭,情况会不会好很多?”不少乘客建议北京南站延长快速进站厅的开放时间,方便更多乘客。“下午五点之后的车次也不少,北京南站的人流量依然较大,能不能适当延长开放时间呢?”王先生说。

        笔者联系到北京南站相关工作人员,其回复称,快速进站厅的开放时间会根据客流量进行调整。“如果周末或节假日客流量过大,我们可能会适当延长开放时间。”同时,该工作人员也透露,检票人员工作量较大,工作时间长,“他们没有休息日,若无特殊情况,目前是按照朝八晚五安排的。” 吴旋娜  

  • 望和北园南门前道路坑洼不平

        有市民反映朝阳区望和公园北园南门前的道路坑洼不平,影响通行。9月4日笔者在现场看到,该段道路上的确有沙石瓦砾,坑洼不平,车辆行人通行都十分困难。

        市民所反映的路段位于望和北园南门东侧,北面是望京人民法庭,东边是湖光壹号小区西门。笔者看到,该路段全长360米,10米多宽的路上泥沙瓦砾多,两侧停满车辆,南北两端破损更为严重。路北端有一处井盖高出地面一大截,十几块破碎的地砖压着井盖。路南端靠近十字路口处,道路凹凸不平,有些坑里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碎石,路人稍有不慎便容易扭脚。

        经过这条路段的除了周边的居民和望和公园的游客,还有许多车辆。笔者看到,道路两旁停放着几十辆车。道路东侧有一个湖光壹号小区的停车场,不少车辆从此进出。一辆中型巴士车正停在路中间等待车位,司机告诉笔者,他经常在这条破路上行驶,车胎很容易受损。一位拖着拉杆箱的女士正朝着湖光壹号小区走去,她告诉笔者,碰上雨天,道路泥泞,脏水四溅,更糟心。

        据一位居民介绍,道路南北两端原是打通的,望和公园、湖光壹号及周边设施修建起来后,这条路便成了断头路,一直无人修整。“好几年了,也该修修了。”附近居民迫切希望责任单位管管这条路。蔡静灵 文并摄  

  • 慕田峪长城步道破损易崴脚

        游客邱女士反映,慕田峪长城景区的登山步道多处坑洼不平,而且上下行共用同一条步道,游客容易崴脚。希望景区尽快把破损的步道修补平整。

        8月24日笔者来到怀柔区慕田峪长城景区。进入景区后仅走了100余米,就发现登山步道开始出现不平整的问题。步道使用石材铺就而成,一米多宽的步道中间摆放着菱形石块,四周的空当用混凝土抹平。随着地势的变化,一段一段的步道短的地方约一米,长的地方约四五米。由于缺少维护,混凝土层出现破损,有的出现两三厘米的高度差,严重的地方达到了六七厘米。破损总共有十多处之多。

        据一位经常到此游玩的游客分析,这些破损的地方除了因为长期踩踏步道老化,还有一个原因是汛期雨水顺流而下,越到山坡的下半部分水流越大,雨水冲刷加剧步道破损。现在雨季已经过去,“十一”黄金周就要到了,希望景区尽快把破损的步道修补平整,保障游客安全。王青 文并摄  

  • 东大桥路居民楼牌成“乱码”

        近日,笔者途经东大桥路,发现东大桥路西侧不少居民楼楼牌污损严重,字迹模糊不清,无法辨认。

        笔者看到东大桥路1号楼、7号楼、29号楼、33号楼、35号楼、39号楼和43号楼共计7栋楼的楼牌严重污损,字迹已经无法辨认。这几栋楼的楼牌上都曾被贴上大小不一的纸质小广告。为了遮挡“牛皮癣”似的小广告,有人用涂料进行了粉刷覆盖。天长日久,加上风吹雨淋,不少涂料和小广告龟裂、脱落,形成了“乱码”。

        一位快递员向笔者抱怨,附近都是一样的五层红楼,因为楼牌污损无法辨认,经常跑冤枉路。居民天天看着乱糟糟、脏兮兮的楼牌也觉得堵心。楼牌是一座楼的身份证,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更换污损的楼牌,优化市容环境。丁杰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