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小丑”擒金狮创历史新纪录

        本报记者 李俐

        今年初,《黑豹》成为首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超级英雄电影;谁能想到,就在半年后的第7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小丑》最终捧起了最佳影片金狮奖的荣誉。如果说奥斯卡玩的是艺术与商业的平衡,那么一向被视为电影艺术最高殿堂之一的威尼斯电影节选择了《小丑》,是否标志着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呢?

        “小丑”这个角色源自超级英雄漫画《蝙蝠侠》,有人称他为“超级坏蛋”,因此《小丑》也算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脉。在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它无疑是最吸引眼球的一部作品。该片首映结束之后,全场观众起立鼓掌足足8分钟。IMDb对它的评分高达9.6分(满分10分),海外权威媒体和影评人更是一致给出高分。

        但由于超级英雄电影一向被视为商业味儿浓郁的爆米花电影,始终不受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青睐,因此直到颁奖前,很多影评人仅看好杰昆·菲尼克斯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并未想到该片可以最终问鼎金狮奖。

        威尼斯当地时间9月7日晚,《小丑》代表超级英雄电影首次登顶欧洲三大电影节,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刻。评审团主席卢奎西亚·马特尔这样解释评审团的选择:“《小丑》不应该被简单地归为一部类型片,其恰恰对超级英雄电影和反英雄电影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评审之一的加拿大导演玛利·哈伦补充道,这部影片无论从剧本、美术、制作还是表演上来说都无懈可击。评审团没有把这部电影当做是漫改电影,而认为这是一部对于政治、社会都有深刻思考的严肃电影,获得金狮奖理所应当。另一位评审、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齐则表示,《小丑》是一部非常当代的电影,超越了漫画,展现了对于孤独、脆弱、贫穷、社会不平等、精神健康等等议题的深刻反思,在本届主竞赛中难以找到对社会反思的切入如此精准的电影,它渗透进我们的时代,提出了问题。

        可以看出,在评审们的眼中,《小丑》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英雄类型片,而是一部深刻剖析人性与社会问题的佳作。事实上, DC公司此前也强调过,《小丑》电影独立于DC电影宇宙,和《正义联盟》《神奇女侠》《海王》毫无关联。从预告片中就能看出,小丑毫无超能力,这部电影中也没有超能人士,所以在风格上与DC其它超级英雄电影非常不同。

        影片讲述了小丑亚瑟·弗莱克的身世前传故事。上世纪80年代,一位生活陷入困境的喜剧演员渐渐走向精神崩溃,在哥谭市开始了疯狂的犯罪生涯,最终成为了蝙蝠侠的宿敌“小丑”。导演托德·菲利普斯说,他和团队就是想用一种不同的方式,讲述一个关于漫画角色的故事,他很感谢华纳大胆地信任他们,给了他这个机会拍摄本片。虽然杰昆·菲尼克斯没有拿下最佳男主角奖,不过他在电影中把小丑孤独、愤怒、寂寞的一面表现得相当精彩,彻底打破了“希斯·莱杰之后再无小丑”的论断。多位影评人预测,杰昆·菲尼克斯有望凭借《小丑》成为明年奥斯卡影帝的有力角逐者之一。

        本届评审团确实有些特立独行,不仅把金狮奖颁给了《小丑》,还把评委会大奖颁给了电影大师罗曼·波兰斯基执导的电影《我控诉》。无论是面对题材或是主创个人的争议,评审团最终都选择以影片质量为唯一标准。

        再来看此次华语片的表现。凭借主演《兰心大剧院》来到威尼斯的巩俐,仅在红毯上收获了无数镜头,最终与最佳女主角奖失之交臂。而中国香港导演杨凡的新作《继园台七号》获得最佳剧本奖,成为本届威尼斯华语片的唯一收获。该片邀请到赵薇、张艾嘉、吴彦祖等配音,杨凡在获奖时打趣说:“我过去拍了14部影片,大家都评论我的剧本无聊,但你们看,我现在拿剧本奖了。”

  • 宁浩徐峥与北大学子齐唱爱国歌曲

        本报记者 袁云儿

        两千多名北大学子手中挥舞着国旗,与导演宁浩和徐峥齐唱歌曲《我和我的祖国》。这一幕发生在国庆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高校见面会现场。昨天下午,两位导演宁浩和徐峥来到北京大学,与同学们共同观看宁浩执导的《我和我的祖国》之《北京你好》。

        作为全国首批观看影片的观众,观影过程中,出人意料的喜剧情节加上葛优一口京片子的诙谐演绎,让现场爆发出一阵阵大笑,片尾以出租车司机视角展现北京奥运举国欢腾的时刻则让大家觉得既亲切又温情。

        谈起2008年北京奥运会,宁浩说,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他一直在北京,“当时满街所有人的话题只有一个,就是奥运。尤其即将开幕的时候,气氛非常浓烈,每顿饭、每桌人都在谈论这件事,能感受到所有人的兴奋,所有人都在为这个国家开心,这是我后来一直都忘不掉的记忆。”

        许久没有大银幕新作的葛优在《北京你好》中饰演一位北京出租车司机,宁浩以“舒服”二字评价这次跟葛优的合作。他还开玩笑透露,一开始想请徐峥来演,结果因为徐峥也在拍《我和我的祖国》,他便要求副导演照徐峥的样子再找一个演员,于是他们推荐了葛优。“葛大爷本身是北京人,老北京气质浓烈,他了解北京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完成得很轻松,没有用力表演便很准地抓到了普通出租车司机的气质。”宁浩还爆料葛优属于“好学生”一类的演员,私底下会做很多功课,但不会被别人看到,“假装很简单,其实是学霸。”

        徐峥执导其中的一部短片名叫《夺冠》,讲述的是1984年8月8日中国女排夺冠的故事。他回忆说,当时自己才十几岁,全家围在一起看电视直播。“从来没看到家里大人这么激动过!那时我们还是小孩,不太知道之前的比赛情况,觉得这群大人‘疯了’,也被那种气氛所感染。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全国人民因为一场比赛受到感染,最终凝聚成女排精神。”

        当被问及是如何构思创作时,徐峥坦言,首先是找到和摘取跟自己相关的历史瞬间和集体回忆,这样比较好写。他还透露接到拍摄任务后,几位导演迅速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认领”自己想拍的短片主题。徐峥说,自己短片的主角其实是两个孩子,他们为了让整个弄堂的人能看比赛,在楼顶扶天线,并因此错过了人生中另一个重要瞬间。徐峥还透露,拍摄时郎平曾来剧组探班,他最初想让郎平在片中客串一个角色,但发现因为剧情原因,郎平“应该出现在电视机里而不是现场”。最终成片里只有一个郎平一晃而过的背影。

        《我和我的祖国》由陈凯歌任总导演,黄建新任总制片人,陈凯歌、张一白、管虎、薛晓路、徐峥、宁浩、文牧野七位导演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共同打造。影片集结几代中国电影人力量,讲述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经典历史瞬间下,普通百姓与祖国密不可分的动人故事。该片将于9月30日国庆档全国公映。

  • 名家齐奏《梁祝》,琴声饱含“永恒的爱”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开场的一曲马斯奈《沉思曲》悠远绵长,似乎把现场所有人的思绪拉到一年前——2018年9月7日,小提琴大师盛中国先生因病离开了人世。一年后的昨天,一场“永恒的爱”盛中国纪念音乐会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当纪念音乐会尾声吕思清、刘云志等小提琴演奏家合奏完经典作品《梁祝》的最后一个音符,所有人都意识到,盛先生的乐魂其实并未离我们远去。

        这是一场用爱和音乐凝聚成的艺术盛宴,音乐会上盛中国先生的夫人、钢琴家濑田裕子女士与吕思清、陈允、刘云志、谢楠、高参、何畅等老中青少四代艺术家一起,用音乐表达对盛中国的思念。作为这场音乐会的发起人以及盛先生的家人,濑田裕子表示:“我跟随我先生盛中国,在中国各地、世界各地一起演奏了上千场音乐会,用音乐在人民心中播种了美好的种子。他一生中,琴不离手,不忘初心,在任何场合演奏都特别认真,心中永远不会忘记千千万万的听众,才会有‘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音乐会分为“弦之爱”“弦之情”“弦之冀”“弦之彩”四个篇章,演奏的乐曲都是主创团队精心挑选出来的,诸如《牧歌》《新疆之春》《思乡曲》《金色炉台》《流浪者之歌》《沉思曲》《弗兰克小提琴钢琴奏鸣曲》《天鹅之死》等,不仅是尽人皆知的中外经典,同时更是盛中国先生生前最喜爱也是演奏频次最多的乐曲。作为第一篇章“弦之爱”的首支曲目,《弗兰克小提琴钢琴奏鸣曲》见证了盛中国和濑田裕子的爱情。濑田裕子在现场动情地回忆:“这是一首难度极大的作品,我们合奏的那天,大雪纷飞,但音乐却带给我们很多温暖。”

        盛中国一生几乎没正式收过几个弟子,但依旧桃李满天下。当今中国小提琴界的翘楚吕思清、刘云志、陈允、谢楠、高参、何畅以及数不清的艺术学子,都受过他的悉心提点和谆谆教诲。此次的音乐会,音乐家们都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义不容辞地参与进来,且都不计报酬。参加此次音乐会演出的著名小提琴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谢楠师从林耀基先生,并不是盛中国门下弟子,但每逢演出,盛中国常常主动借琴给她。几个月前,中央音乐学院曾举办过一场盛中国的纪念音乐会,现场座无虚席,连过道里都站满了人。

        盛中国生前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事业的接力棒交好下代人,让他们接着跑。濑田裕子表示,盛中国完成了他的使命,虽然他的肉体不在了,但他的精神在,他的音乐精神与大爱,寄托在后人身上——接力棒交给了我们。这支沉沉的接力棒,化成了音乐会的终曲《梁祝》——盛中国生前,演奏最多的曲目即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演出最多的场地则是中山公园音乐堂。演出结束后,吕思清还未平复激动的心情,“最后大家一起在台上演奏《梁祝》,特别恰当,这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为中国小提琴事业发展继续贡献我们的力量,这是盛老师最希望看到的。”

  • 明城墙上星空电影点亮夜生活

        本报记者 李洋

        昨晚,“我和我的祖国——2019东城区中秋公益电影展映”在明城墙遗址公园拉开序幕。众多市民在已有600年历史的明城墙上邂逅华丽的光影之旅,在家门口感受到了文旅融合的幸福生活。

        虽然电影放映19时20分才开始,但当晚18时一过,不少市民就早早来到明城墙遗址公园享受休闲时光。遗址公园东南角楼大殿里,当天举行了怀旧时光·原版电影海报展。100幅上世纪40年代至本世纪初著名电影的海报组成了一个时空隧道,勾起人们的回忆。新中国第一部电影《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广受欢迎的《英雄儿女》《红灯记》,还有后来的《芙蓉镇》,以及近些年拍摄的《一九四二》《南京!南京!》《湄公河行动》等,呈现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国产电影事业和产业的蓬勃发展。据悉,这些海报均来自曾经受周恩来总理接见的老电影放映员张子诚,为了这次活动,他特意将这些宝贝从石家庄带来北京展出。

        晚风习习,《红海行动》紧张激烈的剧情牢牢抓住了观众的目光。在随后两天内,《甲方乙方》《老师·好》也将在傍晚免费放映。

        此次公益放映活动,也是东城区继“故宫以东”活动整合文化与旅游资源后的又一尝试,试图使文化惠民活动在“以文彰旅,以旅促文”的大背景下,与旅游热点目的地相结合,进一步释放区内文化资源活力,也激发市民的消费意愿。

        “夜经济离不开夜文化,人们夜晚外出除了吃饭和逛街,也渴望参与更多的文化活动。”东城区文旅局局长李雪敏介绍,东城正在通过延长图书馆开放时间,组织“戏剧东城”等活动为市民的夜间文化生活增添实质内容。今秋,该区还将推出国子监国学文化节、前门文化节等更多文旅融合热点。  

  • 观众一天连看三部戏过足瘾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听一场讲座,参加两场艺术主题活动,看三场戏,再来个大师工作坊……你以为这么丰富的行程是在乌镇戏剧节或是什么国外戏剧节吗?中间剧场第二届科技艺术节日前开幕,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迎来了密集的活动,让戏迷过足瘾。

        与第一届时长一个半月相比,今年的艺术节安排更为紧凑。艺术节在9月5日至15日共11天的时间里演出五部戏,同时其中还穿插着艺术沙龙、讲座以及一些有趣的戏剧活动。中间剧场负责人杨云表示,这就是为了让艺术节更像是节日,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技主题戏剧演出季。

        上周末的活动最为过瘾,观众可以买个别剧目的票,也可以买一整天的“天票”。买了“天票”的观众可以选择艺术节设定的A路线或是B路线,两条路线观看的剧目相同,但时间安排不同。愿意早起的观众可以从上午11时30分开始看演出,不愿意早起的可以选择从下午两点开始。这样一来,周末安排演出的三出戏,每天要各自演出两场,尤其是在中间剧场的大剧场,黑光剧《光》和话剧《狗还在叫》要穿插着各演出两场。杨云说,这么安排是因为中间剧场位置比较偏远,很多观众来这里都得几十公里,无论开车还是坐地铁都得花费不少时间,“周末一天集中安排三部戏的演出,就可以让观众过来一次看三部戏,省了很多路上的时间。”

        这种形式的确是方便了观众,但对剧场而言却是很大的挑战。因为一个戏演完一场后就得换另一个戏的布景,而两场演出之间留给换景的时间,最多不到90分钟,少的话也就40多分钟。杨云说,其实这样的安排在国外戏剧节上并不少见,只不过国内还不多见,这就要求剧场在策划之初就考虑到剧目之间的安排,“比如《光》和《狗还在叫》舞台装置都不太复杂,尤其《光》是个黑光剧,不涉及到灯光的调整,否则这点时间真的来不及。”为了让观众连看三部戏而不觉得疲劳,这三部戏的时长也都控制得很好,两部戏都是70分钟左右,最长的《狗还在叫》也就90分钟左右。

        戏剧节不光剧场里要有戏,剧场之外也不能闲着。在观看演出的前后和间隙,中间剧场还特别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活动。有总监唠唠艺术节、无声之旅、静默DISCO、迷途指南、声音装置作品、戏剧沙龙、圆桌对话等等。其中最有意思的是迷途指南,活动延伸到中间剧场之外,从1.5公里之外的廖公庄地铁站B出口开始,参与者就可以戴着耳机进入戏剧情境,在走到剧场的路上完成一部独属于他们自己的《安提戈涅》。《无声之旅》则带领观众在剧场各个空间游走,根据不同情境配合不同戏剧文本,也是特别有新意的活动。这些活动的设计也和本届戏剧节的主题互相应和,让戏剧节节日氛围更为浓厚。

        编剧王甦以前就经常来中间剧场看演出,这次也特意买了全天的票。从她家到剧场单程要36公里,戏剧节的特殊安排确实让她省了不少事儿,但她也有点心疼剧场工作人员装台换台太折腾。看完一整天的戏,王甦感觉到中间剧场在细节上的用心,也感受到他们想做一个好戏剧节的野心,“在这里看戏变得有趣了,我很看好这个戏剧节。”

        据悉,中间剧场科技艺术节还将继续这种有趣的玩法,将在本周末同一天内上演《黑色鲶鱼火枪手》《失衡》《静态人像》三部作品。

  • 香港金牌制片人崔宝珠去世

        本报讯(记者 李俐)曾打造过《方世玉》《精武英雄》《卧虎藏龙》《霍元甲》《功夫》等经典作品的金牌制片人崔宝珠,于昨日上午九点半去世。舒淇、冯德伦、甄子丹、赵文卓、徐娇、吕良伟、黄圣依等发文表示哀悼。

        很多普通观众对崔宝珠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在香港电影圈,她却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1980年,她首次为许鞍华导演的《撞到正》担任制片人,之后又担任许鞍华执导的《胡越的故事》《投奔怒海》的制片工作。成为制片人之前,她还在很多电影里担任制作经理,如徐克执导的《狮王争霸》和程小东执导的《倩女幽魂3》。

        上世纪90年代,她与李连杰合作创办了“正东”电影公司,推出第一部作品《方世玉》票房大爆,帮助李连杰化解事业危机,让李连杰不再拘泥于之前的“黄飞鸿”这一古装形象,而之后的《精武英雄》又开启了李连杰时装动作片的新尝试。因此,李连杰视其为“生命中重要的女人”,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有几年宝珠姐没钱拿还跟着我,我要报恩”。

        此外,崔宝珠还与周星驰合作推出了《功夫》《长江七号》,并参与打造过《卧虎藏龙》《白蛇传说》等多部作品。2017年,崔宝珠监制了郭德纲、岳云鹏等人出演的电影《欢乐喜剧人》。2018年12月,崔宝珠获得第10届澳门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崔宝珠的儿子王子鸣也是香港知名导演、监制,执导过文章、李连杰主演的动作喜剧《不二神探》。

  • rbqx_lx99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