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传世典籍存世孤本亮相国图大展

        本报记者 李洋

        中华典籍浩如烟海,蕴含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思想智慧和知识体系,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国家图书馆建馆110周年,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共同主办,调集全国20多个省市40多家公藏单位和30多位私人藏书家的珍贵古籍共330余种,组成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传承大展。该展今起亮相国家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

        国图近年来规模最大古籍展

        此次大展是国图近年来举办的古籍展中规模最大、种类最多的一次展览。国家典籍博物馆文津厅、两侧通道以及第一至第四展厅都被用作展示空间。一踏入国家典籍博物馆大门就来到了序厅,特别设置的朗读亭,方便观众朗读珍贵典籍,还可将录音通过微信分享出去。从序厅向两侧连廊走去,仿若走进时光隧道,通过“中华古籍长河”及“国图百十年大事记”时间线,开启一段文化之旅。

        国宝吉光展厅,以经史子集四大部类为线索,展现历朝历代在哲学、思想、科技、文学等各个方面的伟大成就。百代芸香展厅,致敬那些为保护和传承我国古代典籍文化做出贡献的历代藏书家,展示他们爱书、护书、捐书的爱国精神。汲古润今展厅,则全面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传承事业的发展历程和成就。交流互鉴展厅则根据时序勾勒出以丝绸之路为主线的中外文化交流史迹,同时展现新中国成立后海外珍贵古籍回归工作取得的辉煌成绩,呈现中华文明在与其他各国文明的交流与互鉴中不断发展、在应时而变中不断升华的历程。

        近年出土简牍破解千年疑团

        在众多珍宝中,伴随近年来考古挖掘工作而呈现于世人的古籍尤显珍贵。

        里耶秦简就是其中之一。2200多年前,秦朝统一六国后,在全国推行郡县制,统一货币、文字、度量衡,对中国政治和历史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然而,十几年的短暂历史,语焉不详的文字记录,为后世留下一个充满疑问的秦朝。2002年,湖南龙山县一个小城——里耶镇出土了3.8万多枚秦简,终于使今人对秦朝有了较完整的认识。里耶秦简也是目前存世的唯一一份秦朝政府档案。“上面记载的是秦朝时期,洞庭郡迁陵县地方官署所写的一些行政公文,文献的出土弥补了《史记》《汉书》当中对秦朝历史记载信息的不足。”国图工作人员介绍。

        普通百姓比较感兴趣的一种典籍类型——家谱,也在展览中亮相。其中就有元代刻本“孔子家谱”——《孔氏祖庭广记》。“它由孔子的第51代孙编纂完成,展出部分中出现的孔子画像,据说是最接近孔子本人原貌的。”国图工作人员介绍。

        司马光《资治通鉴》残稿再现

        今年是司马光诞辰1000年纪念,展览特地展出了《资治通鉴》残稿。稿本宽33.8厘米,长130厘米,上面记载了东晋元帝永昌元年(公元322年)的历史。不难辨认,这份残稿其实是一份大纲,每三五个字之后就出现“云云”二字,以示省略。“这份大纲由司马光亲笔书写,是一份存世孤本,它仅有29行465个字。”国图工作人员介绍。

        这份大纲书写所用的纸,还是“二手”的,司马光是在好友范纯仁写给自己和哥哥司马旦的信札空白处写的。至今,原信件的笔墨还可见痕迹。残卷的卷尾还有惊喜,司马光在此手书了一封“谢人惠物状”,即收礼后回复答谢的一种文书。从这段文字上看不出是答谢谁,只能辨识出“右伏,蒙尊慈特有颁赐,感佩之至”等字。一纸之间,集司马光手稿、范纯仁书札、司马光“谢人惠物状”于一体,堪称“幅纸三绝”,至为难得。也正因为“幅纸三绝”的珍贵,历代藏家盖在其上的藏印有上百枚之多,其中乾隆、嘉庆、宣统三位清代皇帝的钤印,也揭示了手卷曾入藏清代内府的收藏轨迹。

        展示最早官印数学教科书

        除了正史、方志、家谱以外,展览还展出了我国古代在数学、农学、医学等科技领域的著作。

        《梦溪笔谈》被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黄帝内经》《本草纲目》曾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九章算术》是最负盛名的中国古代数学专著。国图工作人员介绍,“《九章算术》成书于公元1世纪左右,像鸡兔同笼、乘除加减这类基本运算都有所出现,这本书在北宋年间是以官方出版印刷的方式印制的,也成为世界上最早的官方刻印的数学教科书。”

        民间藏品琴谱、棋谱、画谱等,如现存围棋著作的最早印本、铁琴铜剑楼旧藏宋刻本《忘忧清乐集》也在展览中亮相。

        本次展览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将展到年底。配合展览,国图将举办古籍修复配纸染色、古典诗词音乐会、讲座沙龙等活动。

  • 商业街区增“艺术范儿”要找准气质

        本报记者 王广燕

        夜幕降临,三里屯太古里华灯初上,熙熙攘攘。作为京城著名的“潮人打卡圣地”,三里屯太古里日前开启了“2019三里屯太古里潮玩艺术季”,别具一格的灯光设计与艺术作品交相辉映,不仅带来一场愉悦的视觉盛宴,也让人们的夜生活更加丰富精彩。

        “准备好了吗?3、2、1……”在三里屯太古里南区中庭,一位女孩站在由灯光艺术家刘洋与杨璐创作的艺术作品《泡泡与魔法师》前,对着吹气口“吹泡泡”,彩色的泡泡形状灯瞬间变幻出不同的光效,并响起吹泡泡的音效。不少市民排队走上前与作品互动,并用镜头记录下美好的时刻。该作品曾于今年5月在2019悉尼灯光节上亮相,这是中国本土灯光艺术机构的作品首次入选悉尼灯光节。

        走到三里屯太古里南区北入口,青年艺术家黄齐成采用写实的手法创作的雕塑《幻蝶》吸引了不少市民驻足观看,蝴蝶翅膀装有镜面不锈钢片,夜色中依旧熠熠生辉;北区下沉台阶上,艺术作品《呼吸》随气息流动而变化光晕;而在北区N5广场,以眼睛为造型的互动装置《天眼》则用夸张的棱镜效果投射出夜晚的流光溢彩。

        “三里屯是一个时尚夜生活的地标,所以我们选择了很多年轻人喜欢的光影艺术作品在这里展出。”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说。本次艺术季由三里屯太古里与艺术北京共同举办,邀请来自国内外的多位艺术家在持续一个月的时间内将艺术带入时尚街区。“走进美术馆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如果在商业街区做一个露天美术馆,就能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接触艺术。”

        近年来,各种露天展示的艺术作品成为许多商圈汇聚人气、增添魅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商圈各自独特的艺术气息在助推夜间消费市场方面的重要性日益受到重视。在京西的华熙LIVE·五棵松,互动性强、创意十足的艺术作品处处可见,也成为市民热衷“打卡”的地点。

        在董梦阳看来,拥有大量人群的商业街区是推广艺术的绝佳平台,庞大的消费者群体亦是潜在的艺术受众和美育对象。“如何运用商业传播艺术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一方面很多艺术家努力创作出来的作品在工作室无人知晓,造成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北京,需要在公共场所融入文化艺术元素。因此,盘活艺术资源、借助商业街区推广艺术就变得非常重要。”

        作为艺术市场从业者,董梦阳感受到,艺术与商业共生、相互促进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不过,在他看来,商场在增加“艺术范儿”方面不能人云亦云,要找到符合自身气质、吸引不同人群的艺术作品,“不是随便把一件艺术品放在那儿就可以,要与自身环境和谐搭配。”据悉,“2019三里屯太古里潮玩艺术季”将持续至9月15日。

  • 男版《天鹅湖》另类剧情“收服”观众

        本报讯(记者 李洋)9月5日22时,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内爆发出持久热烈的掌声。英国鬼才导演马修·伯恩的男版《天鹅湖》在京首演。群鹅起舞、四小天鹅之舞、黑天鹅之舞……最值得期待的几个舞段各有各的惊喜,通过导演对剧情的大胆改编,也使得全剧有了《牡丹亭》的味道。

        顾名思义,男版《天鹅湖》最大亮点是由男演员饰演天鹅。也许是知道观众对男舞者饰演天鹅充满强烈好奇,马修·伯恩干脆在舞剧一开头就大量起用男演员反串表演了一出“戏中戏”轻喜剧,既交待了剧中的宫廷背景、人物关系,也讽刺了当今舞台上各种浮夸表演。看戏时打电话、吃零食、掉东西等不文明行为,也以幽默的手法表现出来,引来台下众人会心一笑。

        该剧从舞台呈现到剧情发展,都颠覆了传统版本。正当观众以为轻喜剧风格会延续下去的时候,舞台画风一转,以正剧形式展现王子的窘境——王子被寡母养大,母亲性格强硬,是位典型的女强人,而王子的女伴则是个唯我独尊、不考虑别人感受的放荡角色,这让王子在充满“大女人”氛围的宫廷中越来越怯懦、也逐渐迷失了自己的男性定位。想要轻生的王子在城市湖畔遇到了一群雄鹅。近20只雄鹅,赤裸上身、穿着缀满羽毛的裤子,舞起来充满力量与野性。这让王子感受到了回归正常男性世界的迫切,也在一定程度上重塑自己“生的欲望”。

        “鬼才”就是“鬼才”,剧情刚正经没多久,马修·伯恩又派出4只搞笑的天鹅来解构经典段落“四小天鹅之舞”。4位男舞者穿着羽毛裤跑步上场,踩着节奏做起全身关节操,还时不时带上点儿流行舞的挑逗动作,逗得台下观众前仰后合。

        然而,马修·伯恩还是决定给男版《天鹅湖》一个悲剧的结尾。王子误把来到宫廷舞会的黑天鹅当作自己的心仪对象,为此与母亲失和,被投入精神病院。在幻觉中,他重见了湖畔那群雄鹅,并与头鹅冲破世俗的阻挠,在梦境中结合,王子也为此付出了生命。这个结尾令很多观众联想到《牡丹亭》,演出现场就有观众低声说:“这不是游园惊梦吗?!”

        全剧结束时已是22时,但散场后,许多观众还聚在一起热烈讨论剧情以及男舞者可圈可点的表现。该剧目前在京6场演出门票已全部售罄。明年,马修·伯恩还将携作品《红舞鞋》来到天桥艺术中心,把经典电影《红菱艳》搬上芭蕾舞台。

  • 北京城市文化网络传播活动启动

        本报讯(记者 金可 路艳霞)昨天,“京·彩”北京城市文化网络传播活动启动。此次活动聚焦“古都韵”“红色城”“京味情”“创新力”“幸福事”“新潮范”等主题,通过热门景点打卡、实景搭建,以及一系列短视频挑战赛、网络互动游戏等网络文化活动策划、创作、征集和展示等线上线下活动,掀起多轮网络传播热潮,展现北京城市文化。

        市委副秘书长、宣传部副部长余俊生表示,古都北京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800多年建都史,是展现大国文化自信的首要窗口。首都文化重点体现在源远流长的古都文化、丰富厚重的红色文化、特色鲜明的京味文化和蓬勃兴起的创新文化这四个方面。此次“京·彩”北京城市文化网络传播活动是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创新之举,是展现新时代首都形象的重要途径。北京属地网站数量多、种类全、影响大,集中了许多高素质人才,此次活动将更加注重创新,开发网络文化创新产品,让首都城市文化通过网络更加深入人心。

        市委网信办主任韩昱介绍,此次发起的北京城市文化网络传播活动,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满足人民精神文化生活新期待为宗旨,将重点推进首都文化的挖掘阐释。

        北京作为文化资源、互联网基础资源和管理资源富集地区,在网络文化产品的供给上更为丰富。此次活动将通过短视频挑战赛、网络互动游戏、H5专题展播、网络文化专栏、网络公开课、网络直播等网民喜闻乐见的网络文化活动,推出体现时代精神、首都水准、北京特色的文化精品。

        同时,通过热门景点打卡、实景搭建、探访游览等活动打通线上线下,充分发现、挖掘市区两级丰富的历史传承、特色风物、红色地标、科技创新等文化资源,满足群众文化新需求。

        市属相关单位、各区委网信办也将加强协同合作,挖掘本领域、本地区丰富的文化资源。活动期间,也将不断加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净化网络环境。

  • 《一生只为一事来》致敬乡村教师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情,有多不容易?根据“感动中国”人物支月英原型改编的电影《一生只为一事来》讲的就是她驻守山区38年、为乡村教育奉献一生的感人故事。昨天,该片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首映礼,影片主创和人物原型支月英的到来,让现场变成了一次向教育工作者的集体致敬,无论是台上嘉宾还是台下观众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该片由张亚海执导,穆婷婷、谭凯、巩汉林、王姬主演,将于9月9日教师节前夕全国公映。作为一部献礼“新中国第35个教师节”的作品,影片原型人物支月英是一位支教38年的乡村女教师,她曾获得“全国模范教师”以及央视“感动中国2016年度人物”称号。影片选在北师大首映,既是为了向即将步入教师行列的学生们传播“一生只为一事来”的奉献精神,也是为了向所有教育工作者致敬。

        在歌手米粒和小演员宋心钰一起演唱影片主题曲《若说》之后,支月英登台亮相,将首映礼气氛推向高潮。支月英语带哽咽地说:“党和国家给我太多荣誉了,它属于奉献在乡村教育一线的广大教师群体。”她表示,电影内容都是真实的,之前一直不敢看,怕勾起很多回忆,但现在她觉得,这些都是“金色的回忆”。

        当被问及拍摄收获和感悟时,饰演支月英的演员穆婷婷透露,她第一天去剧组时就对山里生活、支教老师和当地孩子有了崭新的认识。“我去支老师的学校看,发现她对孩子们就像妈妈一样,不仅管学习,还要管生活,一个孩子发烧了,她还要带他看医生。难以想象这些年她面临的困难!”她希望这部电影能够感动更多人,关注山村儿童的教育问题。

        观众所熟知的演员王姬在片中饰演支月英的母亲。当被问及如果自己遇到和片中一样的情况会怎样面对时,王姬表示:“我女儿选择的职业也不是我喜欢的,但只要她愿意,我都支持。我相信支老师没有家人的支持,也坚持不了这么多年。”一旁的支月英补充道,她母亲虽然嘴上不支持,行动上却一直支持,“她的支持是我坚持的动力。”她还含泪表示,自己在山里那么多年,妈妈只来看过自己一次,甚至因为距离太远,她没能赶回家见到母亲最后一面,这也成为她一生的遗憾。

  • 李伯安遗作《走出巴颜喀拉》展出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21年前,一位呕心沥血、在寂寞中创作的画家倒在画室门口,留下尚未完成的长卷。次年在中国美术馆,他的心血之作横空出世,震撼世人。他就是20世纪后半期中国画界的传奇人物李伯安。昨天,“走出巴颜喀拉——李伯安作品捐赠展”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幕,李伯安历时十年苦心创作的遗作《走出巴颜喀拉》与观众见面。

        巴颜喀拉山可谓中华民族的圣山,从这里走出了孕育中华文明的两条母亲河——黄河与长江。在李伯安生前,美术界皆知其为河南省著名的美术编辑,却未能充分认识其画才。1988年至1990年,李伯安连续三年三次奔赴青海和甘南藏区体验生活,搜集整理研究画报、摄影和文字资料。自1991年初,他开始在租用的两间弃置教室里动手创作长卷,几易其稿,在攀登艺术高峰的过程中上下求索。1998年5月,积劳成疾的李伯安突然病逝于未完成的作品前,享年54岁。

        一年前,李伯安的家属将这件长达124米的作品捐赠给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此次展览是该作品入藏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后的首次亮相。这件作品借鉴了西方现代主义流派的艺术风格以及中国传统线描和水墨大写意等多种艺术语言,涵盖了雄伟的雪峰、浩瀚的云变、阔达的庙宇;也跨越了信仰与文化以及人性与心灵之间的沟壑,被美术评论界认为是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史诗性水墨人物作品。展览同时还展示了大量《走出巴颜喀拉》创作草图。

        “在20世纪即将终结之时,中国画诞生了一幅前所未有的巨作,在中国画令人肃然起敬的高度上,站着一个巨人。”中国文联原副主席冯骥才如是评价。“李伯安在寂寞中探索,在寂寞中创造,也在寂寞中成就了自己震撼画坛、永不会寂寞的杰出成就。”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林木说道。

        展览将持续至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