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平谷“生态桥”成功试点,且看——

一根废树枝的绿色旅程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9月05日        版次: 07     作者:

    平谷区刘家店镇“生态桥”治理工程试点厂房内,废弃桃树枝被加工成肥料。本报记者 邓伟摄  

    本报记者 张小英 通讯员 张一阳

    从树上剪下来的废枝,能有什么用?两年前,若是在京郊平谷问村民这样的问题,答案十有八九是:当柴火烧了。

    如今,再去当地询问,村民会笑眯眯地说:“那都是宝贝!”可无论是房前屋后,还是田间地头,你却寻不见这个“宝贝”。

    平谷“生态桥”,让一根根废桃枝“跨”上绿色旅程。它们,告别袅袅炊烟,保卫蓝天,回馈大地,造福了一方百姓。据统计,这项工程实施两年以来,平谷区减少了约16万吨废枝焚烧,试验田有机质含量比国家标准高出30个百分点,农民每年每亩地可节省1000余元。

    前些日子,平谷刘家店镇寅洞村果农胡殿文,在桃园里随手拍了几张图:蓝天下,红桃配绿叶,远处还能看见千年道观丫髻山。照片发在朋友圈后,一瞬间,很多人点赞,并有人留言:北京“平谷蓝”,真美!

    胡殿文心里暗喜,当然美,这背后也有自己的一点点贡献哩。他这份自信,源自于平谷的“生态桥”工程。

    “就是把果园里的树枝子和养殖场的粪汤子,掺合到一块,发酵成有机肥。”胡殿文一边比划,一边带记者来到村里一处绿色大棚前,上面写着“平谷生态桥工程试点基地”。大棚里,枝条被送入机器加工成粉末状,再与禽畜粪便或沼液沼渣混合,经过发酵后,变成黑色的有机肥。

    “在农村,我们祖祖辈辈,果园里的废枝都当柴火使。烧炕、做饭、取暖,家家户户都起炊烟,一到冬天,整个镇都烟雾弥漫。一亩地一年产一千多斤废枝,一家也就十几亩地,根本使不过来。村里有的人也舍不得扔,就堆在门前屋后。也有的人干脆倒进河道里,雨季一来,堵塞河道,问题重重。”胡殿文感慨,“自从有了‘生态桥’,一切都变了。”

    平谷是北京的农业大区。22万亩桃林,经区农业局聘请第三方公司测算,每年产农业废枝、秸秆等31万多吨。按照以往老百姓习惯,六成焚烧的话,一年要产生486吨PM2.5。为了避免这个触目惊心的数据,2017年,区政府统筹相关政策、资源、技术、资金等,出资建设有机肥生产厂房,购置粉碎机等生产设备,承担有机肥生产加工成本,同时对企业生产出来的有机肥按每吨50元给予补贴,推动“生态桥”工程。

    胡殿文所在的刘家店镇寅洞村提供土地,建立“生态桥”试点基地,形成树枝收储、粉碎加工、混配发酵、灌装兑换“一条龙”运营。“一吨树枝换一吨有机肥。”他给记者翻了翻账本:每亩地节省替代性肥料费600元,农药使用费200元,以及落果损失、灌溉节水、品质提升等费用200元,每年每亩地可节省1000余元。“都是实打实的收益,划算!”

    “生态桥”激发了群众的积极性,让胡殿文这样的果农尝到了甜头,也让刘家店镇党委书记刘晓东感觉肩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过去,村民焚烧废枝根本没办法阻止,但PM2.5居高不下,压力非常大。”刘晓东说,“这两年,村民自己就把废枝送过来换肥料了,环境也明显得到改善。以刘家店镇为例,据区生态环保局统计,今年上半年,我们的PM2.5平均浓度37.8微克,全区排名第5,较2018年同比下降36.6%,变化率全区排名第2。”

    种桃成本减少了,蓝天渐渐变多了,这是“生态桥”让平谷百姓明显能感受到的益处。事实上,平谷的土壤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在寅洞村,有一处22亩的试验田。“今年,这里试种了长江以北所有大桃的新品种,有二十一个品种,试种稳定后,再从中选择最适合平谷的。”刘晓东介绍,试验田用于桃树育苗研究,同时也施用了154吨“生态桥”有机肥,并按照不同的施用量,分块划定试验区。

    为了科学管护、跟踪监测,刘家店镇还在田野里设立了26个监测点位。“据北京农学院专家最新检测,这些监测点的土壤有机质含量,远超平谷区土地的平均指标。”刘晓东高兴地说,“我们的土地真正变成了沃土,大桃会越来越好吃。”

    刘家店镇的“生态桥”成功试点,为其他各镇树立了标杆。目前,这项实验已推广到大华山镇、峪口镇、马昌营镇等六个乡镇,平谷西部“生态桥”一条龙已有了雏形,未来将在全区推广。

    平谷“生态桥”,让一根废桃枝完成从土地中来到土地中去的绿色旅程,也联通了生态文明、社会文明和经济文明的长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