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刘劲:愿意一直弘扬周恩来精神

        本报记者 王金跃

        由北京市委宣传部报送的电影《周恩来回延安》近期获得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表彰,本报记者近日联系到了正在外地演出的本片导演兼主演刘劲,他这两天忙得连轴转,刚在甘肃省武威参加完“绿色中国行”慰问演出,又赶往青岛参加演出。

        听到影片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刘劲很高兴,“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影片从5月中旬公映以来,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在大专院校、各大部委、中央党校和航天局都专门公映。刘劲透露,影片将上映到10月15日。

        看剧本过程中多次落泪

        “我演了24年周恩来总理的银幕形象,几乎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都说演员塑造了角色,但在周总理强大人格魅力的感召下,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受到了总理的召唤,正慢慢向一个伟大的灵魂靠拢,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塑造了我。”1995年,刘劲在电视剧《遵义会议》中开始扮演周恩来总理,很快就凭着精湛的演技和外形上的帅气征服了观众,之后他在电影《长征》中出演周恩来,再度受到专家和观众的肯定。从此,他就成为了饰演周恩来的“专业户”。到现在,他已经七十多次在银幕上塑造周恩来的形象。

        四年前,他收到作家曹谷溪的剧本,剧本的名字叫《周总理回延安》。1973年周总理回延安时,曹谷溪就在欢送总理的人群中,他还与路遥一起为此写了一篇文学作品,后来曹谷溪又将其改编成了脚本。刘劲看了后,发现这就是自己寻找了很多年的剧本。影片中的故事发生在1973年6月,周恩来总理带病陪同外宾到革命圣地延安参观访问。在周总理回到延安的22小时里,延安时期的峥嵘岁月一幕幕串联起来。

        刘劲告诉记者,剧本最打动自己的是对周恩来内心活动的刻画,当时周总理已经是癌症晚期,身体非常虚弱,加上工作压力大,人很憔悴,刘劲形容总理的心态是“一直清醒状态下的痛苦”。为了让剧本更加精彩,刘劲请来中央文献研究室原常务副主任杨胜群担任顾问,请来《湘江北去》的编剧王青伟修改剧本。刘劲当时有一个想法,如果这个剧本不能让自己在看的过程中掉泪,就绝不开拍。当王青伟把最终的剧本给他看后,刘劲真的在看剧本的过程中多次落泪,他觉得可以开拍了。剧本的名字最后改为《周恩来回延安》,他也第一次当起了导演。

        为更像周总理减重28斤

        影片2018年8月在天津的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开机,随后转移到延安,沿着当年周恩来回延安的路线实景拍摄。不过,让刘劲感到为难的是,现在的延安已经是一个车水马龙的现代城市,要想找到当年贫困年代的自然环境,还真的很不容易。最后影片加了一些电脑特效,比如还原当年的沟壑环境,把背景中的高楼大厦用电脑修掉等。

        从2018年春节开始,刘劲开始减肥,他聘请了专业的减肥团队,每天只吃减肥饼干,早中晚三片,外加少量的蔬菜和牛奶。等到拍摄的时候,他的体重居然降了28斤,在形体上接近了周恩来当年的样子。

        为了达到历史真实,刘劲做了大量采访,其中包括周恩来的侄子周秉和,当年他在延安插队。刘劲说,这部电影没有宏大叙事,而是从周总理的内心世界出发,在小事上着笔。影片中周恩来总理发现延安的农民连小米饭都吃不饱,心里很难受。当年周秉和插队期间回到北京,在中南海西花厅向周恩来汇报延安的艰苦生活,总理为了求证,让他再找一个同学来核实,发现所说的都是真事。1970年3月10日,周总理以国务院名义在北京召开“延安地区插队青年工作座谈会”。这次会议主要讨论加强插队知识青年工作和改变延安地区贫穷落后面貌的问题。可以说,影片中很多细节都有历史出处,真正做到了历史真实和艺术再现的高度统一。

        片中有很多细节非常到位,比如周恩来总理在餐厅开会,在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办公,这些细节都反映了总理的生活状态。影片也通过一碗小米、一杯茅台酒、一副老花镜来反映总理的日理万机和鞠躬尽瘁。

        只要观众认可就还演周恩来

        在刘劲看来,《周恩来回延安》有三大核心点:一是展现了领袖人物跟人民之间的鱼水情,周恩来总理26年后回延安看望乡亲们,这是一种礼仪,是回报之情,这种感情有永恒的价值,体现了共产党人不忘初心,为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责任和担当;其次,电影中周恩来身上展现出来的感情具有人类普遍认同的价值观,直戳人心,感人至深;第三,影片通过总理和人民之间的互动,打通了人类共同的情感点,也打通了跟观众之间的情感点,引起观众的共鸣。

        刘劲坦言,自己一辈子演周恩来,也有寂寞孤独的时刻,有些时候觉得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但是看到自己的作品受到了专家和观众们的肯定,心里一下子坦然了,有些观众告诉他,他们心目中的周恩来就是刘劲饰演的样子,这样的赞美让他的内心很感动,“只要观众认可我,需要我,我就愿意继续演周恩来,做一个周恩来精神的弘扬者。”

        人们往往把主旋律电影等同于经典,刘劲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现在有些主旋律电影的创作者的心态并不好,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很多人的心静不下来,在创作上没法投入,对于影片中历史人物性格的挖掘不够深入,很多资料都是从网上复制来的,而且还是文件,这样的创作态度,自然很难出精品,“只有静下心来,贴近生活,感悟生活,才能创造出时代精品,达到艺术高度。”

  • 为孩子普及艺术,他们毫不马虎

        本报记者 韩轩

        伴随着中央芭蕾舞团和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的精彩表演,上周六晚,“打开艺术之门”2019年暑期艺术节在中山公园音乐堂落下帷幕。在58天的时间里,70场精彩演出、11个艺术夏令营和12场艺术讲座接连登场,共10万人度过了一个满载艺术的欢乐夏天。“打开艺术之门”举办20多年来,有人通过这个舞台走上了专业艺术道路,更多人在这里走近艺术,让艺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为业内新秀提供舞台

        闭幕演出当晚,演出尚未开始,音乐堂大厅就已成为欢乐的海洋。大厅一侧的体验区中,前来观看演出的小朋友们正在为艺术节的主题手绘图填色;另一侧还有几位小琴童,先后带着琵琶、胡琴和竖琴演奏,吸引不少家长和小朋友驻足欣赏。

        这些小琴童都是“打开艺术之门”培养长大的孩子,演奏琵琶的甘莎菲今年11岁,她连续四年参加琵琶夏令营。她原本就读于普通小学,因为在音乐堂与琵琶结缘,去年考学到中央音乐学院附小,走向专业演奏之路。“明年我还想来这里,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学习和合作。”甘莎菲说。

        “打开艺术之门”不止带领小朋友接触艺术,还为更多优秀的青年艺术家提供成长的平台。刚刚摘得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圆号组金奖的曾韵只有19岁,他刷新了中国人在国际顶级赛事里铜管类的最高获奖纪录,今年的“打开艺术之门”就有他的身影。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学生郑力睿,已连续两年在艺术节中登台,参加“打开艺术之门”的经历让这位“00后”的古典音乐新秀领悟到“自己是有社会责任的”,“希望自己可以推广古典音乐,丰富人们的生活,让更多人喜爱并参与到音乐之中。”

        “‘打开艺术之门’已经举办20多年了,我们常说原来自己来看演出的孩子,现在都成了爸爸妈妈,还带着他们的孩子来看演出。”中山公园音乐堂总经理徐坚说得特别自豪,“更让人高兴的是,有很多年轻人通过我们的平台,走向了专业的艺术舞台,看着他们一点点成长,我心里特别高兴。”

        为山区儿童提供机会

        除了舞台上的演出,11个艺术夏令营也是“打开艺术之门”的大热门,开放报名时,短短两个小时就有超过800人报名,不少场次更是“秒光”。“现在夏令营好像比演出都火了,好多家长都是冲着这个来的,掐着点报名,还有不少从外地带着孩子来参加。”徐坚笑着说。

        今年,夏令营的舞台还迎来了12位特殊的孩子。他们来自江西省新余市良山镇第一小学,朗诵夏令营艺术总监、著名朗诵艺术家徐涛的“聆响·行歌”团队在该小学设立了艺术教育公益课堂。“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当时他们已经跟我们艺术教育公益课堂的负责人黄谦老师学过吟诵。”徐涛回忆,“当时下着雨,他们手里什么道具也没有,干净质朴的表演一下就感染了我。”于是,徐涛决定自掏腰包带他们来北京。

        第一次来祖国首都,还是来紫禁城园林的中山公园音乐堂参加夏令营,这群小家伙激动得好几天睡不着觉。经过夏令营的学习,他们登上音乐堂舞台,一边朗诵诗歌《出塞》,一边以戏曲中“做功”的形体动作表演,气势十足。其中,11岁的小学生张钰煊非常投入,虽然他在台下说话时还带有一点方言口音,但站到舞台上他表演得像模像样,十分卖力。

        张钰煊的妈妈江女士也是该小学的校工,这次也跟着学生来到北京。看着自己孩子的表演,她激动万分,“乡下孩子以前出来见人都躲在大人后面,学了吟诵之后,见到人大大方方出来说话打招呼。”在一旁指导的徐涛也感慨:“山里的孩子对艺术的领悟力和城里孩子没有区别,我把他们从山里带出来,希望北京的观众也能看到他们的表演,一定会觉得震撼!”

        为普及艺术坚持公益

        “打开艺术之门”举办20多年来,公益低票价也是它的亮点,今年的票价依旧保持在20元至100元之间,会员还可以免费参加名家讲座。“公益就是我们的初心。”徐坚说,票价虽然便宜,但在这登台的艺术家都是顶尖水平,“为孩子的事儿,我们一点不敢马虎。”

        朗诵艺术家徐涛曾多次在中山公园音乐堂演出,但朗诵夏令营今年才是第二年举办。“我一直不怎么做孩子的项目,其实这么多年不少家长都问我‘办班吗’,还有人跟我说,在保证经济零风险的情况下让我教孩子,我都没答应。”徐涛说,他是真的“不敢做”,“教孩子的责任太大了,你不能打着文化的旗号瞎弄,钱是赚到了,但孩子就会对这门艺术产生厌恶感,以后有可能再也不来了。”

        出于对“打开艺术之门”理念的认同和多年的了解,去年徐涛第一次开办朗诵夏令营,今年他向徐坚提出,想在夏令营中专门开辟一个和家长对话的环节,“目前商业性的朗诵班不少,但大多数只教技术的东西,教得还不对。”徐涛想和家长当面聊聊,如何辅导孩子朗诵,如何通过朗诵传承传统文化,“如果家长们不了解这些,孩子从夏令营回去说不定就又被带偏了,那不就白学了吗!”

        “‘打开艺术之门’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我们会不断发现艺术普及中存在的问题,不断解决问题。”说到这,徐坚特别感谢艺术家们,“他们又是演出又是举办夏令营,我们能给的钱那么少,但他们还是愿意来,还都是带着精心的策划来。”因为在这里登台的艺术家们知道,他们面对的是最需要留住的观众,只有做得足够好,才能一传十、十传百。“我们不仅仅是想让观众花几十块钱看场便宜的演出,而是让他们走近艺术,真的喜欢上艺术,把艺术当做一种生活方式。”徐坚说道。

  • “《老酒馆》的故事在心里藏了十年”

        本报记者 李夏至

        在北京卫视播出的年代大戏《老酒馆》,由金牌编剧高满堂与实力演员陈宝国再度携手创作。该剧自开播以来收视数据持续攀升,并在上周末再创新高。如果说十年前的《闯关东》是国产电视剧史上绕不过的现象级作品,再度提笔描写东北题材,高满堂这次其实是想把故事献给自己的父亲、献给故土。

        高满堂祖上从爷爷那辈开始闯关东来到大连。他介绍,如今的大连有近半数的人口来自山东,而他的父亲就在大连的兴隆街上开了一家酒馆,《老酒馆》里迎来送往的故事一半是戏,一半则来自他父亲的生活经历。《老酒馆》的故事从风雨如晦的1928年一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跨越近20余年的历史风云,讲述了闯关东来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陈宝国饰)历经磨难以后,来到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大连,开老酒馆谋生计,并通过老酒馆结交抗日志士,传播抗日思想,与殖民者斗争的故事。

        “一个旅顺口,半部近代史”,怀着对历史的敬畏,在父亲百年祭的时候,高满堂终于落笔开始书写这个已在脑海中千回百转的故事。他记忆里最深刻的,便是小时候父亲饮酒后的美妙时光:“我父亲每次喝完酒都会拉起他那把破二胡,唱《空城计》就是喝美了;唱《徐策跑城》,就是喝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来一出山东吕剧,这就差不多该睡了。”

        虽为酒馆掌柜,印象里父亲却从未因喝酒失态,究其原因倒并非由于酒量好,而是克制和自律。“有的人喝了酒是豹子胆,醒了酒是兔子胆。喝起酒连说话都要小声的人,是白吃白喝看白眼;而喝酒拍胸脯的这种人,也要离他远点。”话糙理不糙,父亲话中蕴含的道理影响了高满堂的世界观,乃至多年以后他将这半生的体悟都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这部作品里:“我虽然没看到他的酒馆是什么模样,但是这几十年当中,他不断地描述着老酒馆里的故事和他的为人处世。这个酒馆的模样其实早就在我的心中存在,而且是光芒四射的。”

        高满堂笔下的陈怀海,既有自己父亲的影子,又进行了艺术创作,塑造了一个“中国人心中最好的父亲样板”。他在家为父,爱护妻儿;在酒馆为掌柜,关心兄弟;在好汉街是主心骨,携老扶幼、扶危救困,是《老酒馆》的核心,是那种脊梁式人物。和过去的作品有明显不同,《老酒馆》超出了一半家庭戏和社会戏的范围,而是通过戏剧情境的建构,让老酒馆这个载体成了一个特殊的场合。

        高满堂在群像塑造和叙事结构上,采用了以酒馆掌柜陈怀海为核心的多层结构:“陈怀海相当于一个稳固的主线和枢纽,来往的酒客们就是一根根纵横交错相互融合的支线,这些人物进出开合,收放自如。”在导演刘江看来,这些人物群像栩栩如生,充满了江湖气,却又将掌柜陈怀海的重情重义体现出来。

        《老酒馆》这个故事正式动笔其实写起来很快,对高满堂来说,因为这个故事在心中装了十年,所以一旦准备落笔,写起来就如有神助。这样用十年去准备、再用三年的时间去创作跟组,对高满堂来说是常态,对如今市场上的新生代编剧来说则显得“过时和老土”。高满堂说,只有生活永远能赋予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要想故事写得真,就得真的去感受,“我愿意让创作速度慢下来,有了原创,中国的电视剧才有长久的生命力。”

  • 《零零后》12年跟拍00后成长经历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用12年时光,记录两位中国00后的成长,电影《零零后》是写给中国年轻家长的一封家书。该片由张同道执导,将于9月3日在全国艺联专线上映。

        影片历时12年拍摄,主人公是两个2001年出生的孩子,电影就是他们的一段垂直成长影像。片中还有许多关于个性与制度、应试与素质、留守与留学、青春期与亲子关系等教育话题的探索。

        男孩池亦洋在幼儿园是孩子王,在小学、初中的生活中,遇到了很多孩子都可能遇见的成长烦恼,比如调皮捣蛋常被老师“单独操练”、功课跟不上自尊心受挫、青春期的悸动、对未来的迷茫……在老师和家长的引导下,他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和目标,并付出行动,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女孩柔柔是沉浸在童话世界的小公主,她能唱爱跳,小小年纪就能吟诗作画,遇到过同伴的孤立、数学学习的挫折、孤身异国求学的困难。摄影机既记录下柔柔生命里不变的善良和童心,也有父母为她选择教育道路的思考与争论,还有柔柔对自己性格与成长的反省。

        至于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电影,导演张同道坦言最初是源于对于自己孩子的好奇,后来发展为对于00后一代人成长的追寻。“为什么我想把这部电影送到电影院里给大家看,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一个孩子在12年的成长中,哪些因素让一个孩子成为这样,而不是那样。00后是国际化新一代,他们了解世界,有国际的观点、强大的身体、开放的脑袋。”不过,他也认为,用贴标签的方法概括一代人不合适,“没有谁能够代表一代人,但每个人都蕴含着一代人的DNA。”

  • 毕淑敏首次给孩子写成长绘本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当我的小孙子跟在我后面说,奶奶讲个故事吧,我觉得真的是今生今世最重大的责任降临到我身上了。”“毕淑敏给孩子的心灵成长绘本”昨天上市,这是她在儿童绘本领域的首次尝试。

        故事主人公小语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他对万事万物充满了好奇。毕淑敏运用丰富的人生阅历和专业的心理学背景知识,从儿童视角出发,展现微妙的儿童心理以及丰富多彩的情感世界。创作这部作品时,她不仅是一个作家,还是一个祖母的角色,她巧妙地提出了祖父母或者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角色的定位,帮助家长捕捉微小的细节,体会孩子的情绪、心理、情感变化,紧紧地将爱在父母和孩子之间连接起来,让孩子在和谐有爱的家庭氛围中快乐成长,亲切温馨,令人动容。

        童书出版人三川玲对这套绘本评价极高,“这套书有孩子的生活、对世界的认知,还有哲学思考和心灵思考,我从来没有见过绘本是用这种结构创作的。我以为毕淑敏是个大外行,很担心她会出糗,但是她原来做到了顶级高手。”这套绘本共10册,此次出版的是第一辑5册《小语借眼泪》《小语种麦子》《小语听演唱会》《小语打喷嚏》《小语的舌头生病了》。

  • 京剧院13位青年隽杰舞台争艳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 实习生 陈雯纾)作为北京京剧院建院40周年系列展演的重头戏,“十三杰争奇斗艳”——北京京剧院青年隽杰经典剧目荟萃展演将于9月3日揭幕。昨天,姜亦珊、郭玮、翟墨、谭正岩等主演在京剧院京剧体验中心与观众率先见面,并演唱精彩片段。

        13位青年京剧演员包括姜亦珊、翟墨、郭玮、谭正岩、张建峰、杨少彭、詹磊、包飞等人。他们都是北京京剧院培养的备选领衔主演,涵盖老生、小生、武生、花脸、青衣、老旦六种不同行当,将上演《银屏公主》《定军山·阳平关》《荒山泪》《白帝城》《伍子胥》《龙凤呈祥》等经典剧目。北京京剧院院长刘侗表示:“推出这个全新的专题展演活动,是为了让更多观众了解年轻京剧演员的综合实力与个人魅力,见证京剧这一传统艺术在当下的传承和与时俱进的发展。”参与展演的武戏演员詹磊说,他将穿着自己师爷当初演出时的行头登场,“我希望先辈能看到武戏还有人在关注、还有人在坚持。”

        见面会现场,有戏迷朋友现场讨教、主动献唱,13位演员也热络地与观众互动,笑声、叫好声此起彼伏。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年戏迷表示,此次展演他自己掏钱买了36张票,“他们是戏迷心目中的偶像,这些青年演员将会是未来十年到二十年的中流砥柱,你们继续努力练功,我们也会一直支持,捧你们、捧京剧。”据悉,本次展演还有谭孝曾、李宏图、朱强、陈俊杰等京剧名家加盟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