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刘贵今:40年走过52个非洲国家

        本报记者 李如意 实习生 胡丰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中国与非洲的友好交往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与非洲国家都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这背后离不开一代代中国外交官的不懈努力。

        刘贵今1972年进入外交部,一直从事对非外交工作。他曾担任中国驻南非大使,又是中国政府首位非洲问题“特使”,40年走过非洲52个国家。在他看来,新时代,中国与非洲国家将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这是中非外交重要的方向,也将给整个中国外交起到巨大的推进作用。

        曼德拉的“中国情缘”

        提到南非,自然绕不开南非民族解放运动领袖曼德拉。一直从事非洲外交工作的刘贵今与曼德拉有过多次接触。在刘贵今眼中,曼德拉平易近人、热爱和平、主张民族和解,同时又对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饱含感情。

        1999年,时任南非总统的曼德拉应邀访华,成为首位访华的南非国家元首。当时刘贵今担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陪同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参加了与曼德拉的会见。

        刘贵今回忆,两国领导人握手后,曼德拉并没有直接坐到自己的沙发上,而是走向了站在沙发后面的工作人员,与他们一一握手。这是刘贵今第一次与曼德拉近距离接触,“他握手和其他领导人不一样,他会紧紧地握着你的手,看着你的眼睛,一位一位地说,‘辛苦了!辛苦了!感谢!感谢!’这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觉得这位领导人非常平易近人。”

        2001年至2007年,刘贵今担任中国驻南非大使,这期间有不少近距离接触曼德拉的机会,印象深刻的一次发生在2002年。当年10月底,伊拉克上空阴云密布,战争一触即发,国际局势同样牵动着曼德拉的心。曼德拉提出想要与中国国家主席通电话,希望和中国讨论伊拉克局势。通话当天,刘贵今提前半小时到达曼德拉家,当时曼德拉正在和南非的一位省长就餐,看到刘贵今进来,曼德拉说:“我尊贵的客人来了,我们的午餐到此结束。”

        随后,曼德拉与刘贵今移步到会客厅就坐。曼德拉说:“美国现在磨刀霍霍要进军伊拉克,我已经表明了我的立场,如果能阻止这场战争,我愿意亲自去伊拉克,用我的血肉之躯抵挡美国的侵犯。”他还说:“我已经和美国总统小布什通电话,小布什竟然不愿意接我的电话。于是我就和我的老朋友老布什通电话,我拿起电话就说,你要教训教训你这个好战的儿子,不要让他轻易对伊拉克进行侵犯。”

        曼德拉与中国国家主席的通话非常顺利。通话结束后,刘贵今搀扶着曼德拉走到门口,并和曼德拉拍了合影,这张照片一直挂在刘贵今的家里。

        刘贵今介绍,曼德拉多次向他提起一段故事,“在罗宾岛监狱中服刑时,我们就以特殊的方式庆祝中国国庆。经过和狱方斗争,我们争取到一些劣质香烟,用烟盒的纸头叠成五星红旗的样子,然后在放风时间,用非洲人国民大会握手的方式,互相祝贺‘国庆!国庆!’”刘贵今说:“这让我很惊讶。在老一代非洲领导人心中,中国革命的影响很深,他们对此非常有感情。中国革命胜利的影响是世界性的,鼓舞了全世界人民。”

        像兄弟一样帮助苏丹

        2007年4月,刘贵今结束了中国驻南非大使的任期回到国内。很快,他又领到一个特殊而艰巨的任务——担任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

        刘贵今回忆,当时西方媒体借苏丹达尔富尔所谓的“大屠杀”抹黑中国,“他们鼓吹因为中国帮助苏丹找到了石油,苏丹用石油、美元购买武器,在达尔富尔杀人。”实际上,西方无限夸大了达尔富尔问题。那次也是中国政府首次任命非洲“特使”。刘贵今向记者说,“当时环境下,我有两个重要使命:第一,通过各种方式,让外界了解中国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的原则立场;第二,积极进入热点地区,为达尔富尔问题的和平解决进行调解,做出中国的贡献。”

        接到任命后两周,刘贵今便到苏丹访问。苏丹外长主动促成刘贵今与刚刚回国的苏丹总统会面,苏丹总统还安排他的专机把刘贵今送到达尔富尔地区。

        达尔富尔阳光毒辣、风沙肆虐、气候恶劣。刘贵今参观难民营后,还出席了当地上千人参加的群众集会。他在集会上表明了中国的立场:“中国政府的原则立场是希望达尔富尔问题和平解决,政府和叛军进行广泛的对话,我们对达尔富尔人民遭受的人道主义灾难深表同情和关切。中国为达尔富尔提供了大量的援助,包括医疗救护车、农具工具和用于恢复生产的发电机等。”

        为调解达尔富尔问题,刘贵今走访苏丹邻国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乌干达、埃及等国,深入了解地缘关系,访问塞内加尔、尼日利亚等区域大国,同时还与俄罗斯、英国、美国等国的代表建立了良好的沟通机制。中国政府的声音和援助得到了苏丹方面的热烈欢迎。

        对待非洲事务,从过去表明自己立场的发言人,到静观局势变化的观察员,到政府和反对派的传话人,再到现在的调解者,中国更加积极地参与苏丹和平与安全事务,得到了苏丹政府的积极响应。刘贵今就任期间,不仅积极接触苏丹政府,甚至包括苏丹反对派,苏丹政府也主张让他去做叛军的工作,以减少流血、实现和平。刘贵今介绍,“过去只有西方一家的声音,有了中国的声音之后,就有了正义和公正的声音。苏丹方面认为,中国代表摆事实、讲道理,平心静气地与他们交谈,同时不干涉内政,像兄弟一样帮助他们。”

        中非合作论坛已成“翩翩少年”

        1999年,马达加斯加外长利拉·拉齐凡德里亚马纳纳访问北京,在与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唐家璇交谈中提议,成立中非合作论坛。经外交部和国家层面的反复讨论后,中国决定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刘贵今介绍,当中国把计划对外告知时,非洲各国反响热烈、积极,“他们都说,不用等到两年之后审议,现在就应该机制化。”刘贵今第一时间将非洲代表的想法上报。高层当即决定,中非论坛可以机制化,轮流在中国和非洲召开。刘贵今解释道:“轮流召开是很好的举措,体现了中非平等。”

        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时任南非总统姆贝基前来参加北京峰会,刘贵今作为中国驻南非大使也回国参会。在紧张的日程中,姆贝基主动提出要去新华书店买书,这在访问中国的外国领导人中是头一回。姆贝基挑选了包括英文版《儒林外史》在内的十几本书。他认为,要学习中国必须先了解中国,西方的著作无法全面介绍中国,所以要到中国买书来加深认识。回国后,姆贝基在非洲人国民大会刊物《今日非国大》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希望从天安门诞生》的文章,介绍中非友好关系。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共有40位总统、10位总理、1位副总统以及非盟委员会主席参加,成为迄今中国举办的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主场外交活动。刘贵今向记者表示,经过近20年的发展,中非合作论坛已成“翩翩少年”,风华正茂。中国一直做到了“言必行,行必果”,落实对非承诺,深受欢迎。中非合作论坛成为中国外交的一张闪亮名片,也成为“南南合作”的典范,后续韩国、印度、土耳其、巴西也纷纷和非洲建立了类似的合作机制。

        人物简介

        刘贵今

        1945年生,山东人。1972年进入外交部工作。1995年至1998年,任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1998年至2001年,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2001年至2007年,任中国驻南非大使。2007年至2012年,任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

  • 中国人70年因交通巨变“时空”感不断被刷新

        新华社北京9月1日电(记者 齐中熙 魏玉坤)北京西郊,长城脚下,两条铁路并肩而上:一条是有百年历史的京张铁路,一条是即将通车的京张高铁;一条是中国人设计建设的第一条“争气路”,一条是开启智能高铁的“先行者”。两条铁路,仿佛两个时代的时空交错。

        参与京张高铁路基设计的张世杰,老家就在张家口。“以前上北京,老京张平均时速30公里,要走7个小时。今年底,坐上我自己参与设计的京张高铁,50分钟就到了,同样的距离却感觉近了好多。”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经历了从“骑着毛驴上北京”,到“坐上火车去拉萨”,再到3万公里高铁基本覆盖80%大城市、“复兴号”实现时速350公里“陆地飞行”、国产大飞机C919一飞冲天的历史跨越。

        今天,从北国雪原到海岛椰林,从大漠边陲到东海之滨,东西、南北纵横各5000多公里的中华大地上,越来越多的人即使身处异地也可体验“同城化”生活,还能“任性”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新中国成立之初,人均铁路长度不足5厘米,没有一根香烟长;人均公路长度不到20厘米,还没普通人一只脚长。

        2018年末,全国铁路总里程13.2万公里,较1949年增长5倍;公路485万公里,是1949年的60倍;航线4945条,是1950年的412倍。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何华武,是四川资阳人。新中国第一条铁路——成渝线从他家门前经过。听着火车汽笛声长大,让中国铁路飞一样跑成为他的梦想。

        作为启动建设时期的主要设计者,何华武见证并参与了中国高铁“从零起步”到“八纵八横”逐步成型的全过程。

        2015年,成渝线开通63年后,成渝高铁开进了何华武的家乡。目前,还有两条经过他家乡的高铁正在规划建设中。

  • 忠于革命事业的少将叶运高

        据新华社南昌9月1日电(记者 黄浩然)叶运高,原名叶茂才,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政治委员,1914年出生于农民家庭,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长征途中,张国焘阴谋制造分裂,叶运高接受彭德怀军团长交给的紧急任务,冒着生命危险,一个小时内奔走20多里,将命令亲自交给中央军委后梯队司令员邓发,使军委后梯队及时转移北上,离开了险境。

        在延安审干运动中,他同康生的肃反扩大化进行坚决斗争,平反和纠正了一批冤假错案,保护了一批党的优秀干部。

        1948年4月,毛泽东在阜平县城南庄指挥战斗期间,在敌机来袭时,叶运高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毛泽东护送到防空洞后,敌机炸弹就落到毛泽东住所院内。

        新中国成立后,叶运高任原华北军区政治部保卫部代部长、部长,原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总参谋部政治部主任、总参谋部通信部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

        “文化大革命”期间,他遭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后彻底平反,恢复名誉。他重新工作后,刻苦钻研业务技术,经常深入实际调查研究,长期带病坚持工作,为军队通信现代化建设一直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1979年9月21日,他在主持召开总参民兵通信工作座谈会期间,心脏病突然发作,在江苏省镇江市逝世,享年65岁。

  • 全国12315平台上线畅通消费者投诉

        据新华社天津9月1日电(记者 赵文君)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天津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9市场监督管理论坛8月31日至9月1日在天津举行,全国12315平台在论坛上亮相并正式上线,消费者投诉举报统一使用12315热线号码。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介绍,全国12315平台将原工商12315、质检12365、食药12331、知识产权12330、价监12358五条投诉举报热线及平台统一整合,为投诉举报提供统一、全天候的服务,这标志着“互联网+监管”取得了新的突破,更好地畅通消费者投诉举报渠道。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肖亚庆在论坛上表示,通过维护消费者权益,营造良好消费环境,能够引导消费预期,让人们能消费、敢消费、愿消费,不断扩大消费规模,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进一步扩大国内市场,夯实发挥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 武汉地下五线交汇市政综合体主体结构建成

        新华社武汉9月1日电(记者 廖君)体量相当于20个标准地铁站、汇聚3条地铁线2条市政公路……1日,随着下穿武汉市中心区域光谷广场综合体的鲁磨路通道建成通车,标志着集轨道交通工程、市政工程、公共空间于一体的5线交汇地下市政工程主体结构建成。

        武汉地铁建设事业总部项目经理胡凯旋介绍说,“难”“大”是综合体的两大特点。他解释说,综合体直径200米,总建筑面积约14.6万平方米,相当于21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是集轨道交通、市政隧道、地下公共空间于一体的超大型综合体工程;基坑平面面积近10万平方米,最大开挖深度34米,相当于在地下空间建起了11层的高楼,整个工程土方开挖量达180万立方米,相当于20个标准地铁站的土方量。

        负责施工的中铁十一局一公司项目负责人梁水斌说,综合体项目主体结构施工过程中,有多项工艺工法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如考虑到光谷综合体混凝土临时结构支撑梁布局形式复杂,净空高,拆除方量大和难度大,传统的拆除方式不能满足现场工期等要求,项目部经过反复比较论证,首次探索创新采用孔内高段位、孔外低段位的微差延期起爆技术,采用毫秒级双雷管传爆,不仅节约工期6个月,而且确保了圆盘区周边建筑和往来行人车辆“安然无恙”。

        武汉地铁建设事业总部副总经理郑光辉介绍,工程建成后,广场下方的地下空间日均人流量可达40万人次,将有效缓解光谷转盘的交通压力;同时也为今后城市地下交通枢纽综合体设计及施工积累了丰富经验。

  • 烟台自贸片区将建设中韩产业园

        本报讯(记者 丰家卫)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带一路”海上重要节点城市、山东新旧动能转换核心区、中韩(烟台)产业园和自贸试验区五个国家战略集一身,智能制造聚集区、中日韩合作先行区、海洋经济示范区三大特色亮点成一体,8月30日,中国(山东)自贸试验区烟台片区在北京举行政策推介会,面向全球推介亮点特色与重点载体,推出一揽子先行先试的政策与行动计划。

        8月26日,国务院印发山东等六个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山东自贸区“靴子”落定,济南、青岛、烟台成为山东自贸区三大片区,其中烟台片区实施范围29.99平方公里,包括中韩(烟台)产业园、烟台保税港区西区两个国家级园区。

        区别于其他片区,烟台片区有着鲜明的特色与亮点,该片区叠加了中韩产业园,这在全国自贸区中属于唯一一例。烟台片区将高标准建设中韩(烟台)产业园,规划建设中日特色产业园区,推动建立中日韩跨国产业联盟,加强中日韩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探索中日韩互惠型贸易便利化,力争在创新区域经济合作新路径、新模式方面起到示范带动作用。

  • 宁夏成全国首个逆转沙漠化省区

        本报记者 李如意

        国新办日前召开省(区、市)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向记者表示,70年来,宁夏人民战天斗地,大规模开展国土绿化和沙化、荒漠化、小流域综合治理,在全国第一个实行全区域封山禁牧,推动山川大地由“黄”向“绿”转变。宁夏成为全国首个逆转沙漠化的省区。

        打响“贺兰山保卫战”

        历史上宁夏曾经水肥草美,后来由于过度开发,生态环境受到很大破坏。宁夏被乌兰布沙漠、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漠三面环绕,荒漠、半荒漠化占到50%,因此,生态建设在宁夏尤为重要。几十年来宁夏各族群众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宁夏成为第一个已经逆转了沙漠化的省区。石泰峰举例说,固原市彭阳县过去是荒山秃岭,建县30多年来,坚持植树造林、治理水土流失,林木的保存面积从建县时候的20多万亩增加到现在200多万亩。

        贺兰山蕴藏大量丰富优质无烟煤,据考证从元代就有人在这里挖煤,后来很长时间是露天开采,一个一个山头挖,生态破坏非常严重。2017年,宁夏打响了“贺兰山保卫战”,集中整治贺兰山生态破坏问题,169处人类活动点和工矿企业统统退出。黄河流经宁夏397公里,去年宁夏展开了黄河整治行动,目前黄河干流宁夏段水质已连续近两年达到II类水标准。

        “苦寒之地”西海固脱贫

        1949年以前,宁夏是极度贫困的代名词,西海固地区“苦瘠甲天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宁夏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1982年到2018年累计减贫340万人、相当于宁夏全区现有人口的一半,累计搬迁移民130万人,西海固地区彻底结束了“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历史。

        宁夏持续推动了23年的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石泰峰介绍,经过20多年的发展,闽宁村由当时的8000多人增加到今天的6万多人,从一个小村闽宁村成长为闽宁镇,从当初的人均收入500元到现在的1.3万元,昔日的“干沙滩”变成了“金沙滩”。

        传统产业“由黑到白再到五彩”

        石泰峰在发布会上介绍,宁夏工业因煤而生、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因煤而难。过去挖煤卖煤,后来挖煤发电、卖电。煤炭行业要在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上做文章,关键是要通过创新特别是科技创新来解决。

        目前宁夏建成世界单套装置规模最大的400万吨煤制油项目,打破了国外长期垄断,“从黑做白”,就是要把煤炭由燃料变成原料,发展煤化工、精细化工,现在宁夏的400万吨煤制油还有煤制烯烃,在煤化工的基础上进一步往下做精细化工,所以以煤为原料做出的油、烯烃,再往下做氨纶、芳纶,再往下做还有香精、食物香料,氨纶、芳纶往下做的纺织和特种服装已经做出来了。他说:“我们用形象的话说就是‘从黑做白’,还要‘做到五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