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只种不养,树靠什么活”

        大兴区清逸园本来绿树浓荫。为修建停车场,多栋住宅楼间绿化树被大量砍伐,小区光秃。为使小区恢复绿色,居民们多次呼吁相关部门介入补植。今年3月25日,本报曾对该问题进行报道,此后大兴区及旧宫镇两级政府组织百余名志愿者为小区补种了180株银杏树。

        然而,最近记者却获知该小区补种的绿化苗木几乎全部死亡。居民质疑该小区物业公司只种不养,杂草遍地,新植苗木没有成活环境,尽管补种了两次,可苗木都难以成活,这让居民们深感痛惜。

        最近,记者再次赴该小区调查。

        300余株新植苗木几近枯死

        “上次辛苦你们报道清逸园砍伐树木建停车场、大家呼吁种树等问题。之后物业公司安排种植树苗,目前树苗存活率基本为0。”最近,清逸园小区吴先生告诉记者。

        8月13日下午,记者进入清逸园小区探访。一进北门,在门口聊天的居民听说记者想看树,便有几人自告奋勇带路,“看,这栋住宅楼角落当时就种了这么一棵银杏苗,还死了。”顺着一名居民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根像藤条粗细的树棍儿,伸出几截细瘦的秃枝,已是通体干枯,“确定死了吗?”记者问,该名居民随手掰开树苗纤细的主干,只听一声清脆的“喀吧”声,树干立刻碎成几节,已经枯死。“这能叫树吗?这么小,就是根细枝子。”该名居民抱怨称,当时小区内种的180株银杏树,多数都是这么小。

        该株银杏苗位于小区东北角23号楼西南侧。干枯的银杏苗四周,是长势正旺的野草。

        顺着小区内东侧主路南行,右侧长有百余米的两栋居民楼之间,记者看到宽阔的地面已被硬化成停车场,里面停着两排机动车。住宅楼下,一株株海棠树皮干枯,有的干枝上耷拉着几片枯黄的树叶,用手一摸,枯焦成碎片,“这些海棠是银杏树死后补种的,我们一棵棵查看,发现只有两棵发芽长出绿叶,其它的也全死了。”居民吴先生深感可惜。

        行至该小区活动广场,记者见有不少老人带着孩子在活动。广场绿地上,除原有的几株松树与一些月季外,大面积区域长满野草。野草间,30余棵海棠树干光秃秃的,看上去触目惊心。“这些海棠自从种上就没见抽芽,全是死的。”吴先生用手掰开一根光秃的细枝,清脆的断裂声后,干裂的树枝里不见一丝绿色。

        小区内新植树木干枯的现象比比皆是。14号住宅楼和15号住宅楼间、18号住宅楼和19号住宅楼间,甚至在小区东西主路两侧,随处可见苗木光秃立着。银杏树,细瘦低矮;海棠树,树干稍微粗壮一些,但无一例外地摇着枯叶。随手一掰,枝株便干裂断折,枯叶碎为齑粉。

        寻遍小区,记者也发现有一棵海棠还活着,头部顶着几片皱巴的绿叶,有的绿叶也开始干枯,上面满是虫洞。

        10余棵白杨被抹头成桩

        18号住宅楼位于小区东南角,今年70岁的裴女士遇见记者查看苗木,一直等在路边,拉着记者看该栋住宅楼前的白杨:一排10余株直径60厘米的白杨,均被当头抹断,徒留下高高的树桩,树皮已干裂、糟烂并霉变。

        该栋住宅楼共6层,白杨距离住宅楼有5米。“算来这些白杨种有26年了,去年初给砍了。”一名居民反映,当初白杨被砍时,大家也曾站出来反对,“问物业公司,他们说有砍树许可。我们抵挡不住,白杨都被砍成了树桩子。”

        白杨被砍后,整栋住宅楼便全裸在烈日的暴晒下。以后每次进出,从10余株白杨树桩下经过,大家的心里都特别不是滋味儿,“没法说。”面对记者的询问,家住该楼最东头的王先生很是无奈。

        挨个查看,记者竟发现,位于最东头儿的一株白杨被抹平后的树干上竟长着一根树枝,枝上长满了阔大的白杨叶片,给树下洒来一片珍贵的树荫。“那是我每天端水浇树的缘故,”望着一枝白杨,王先生有些庆幸。他说,当白杨被当头抹断后,他就总是端水浇树,后来,白杨被抹头处抽了新芽,他继续浇灌,“慢慢地树枝就长大、变粗,树叶也茂密起来。”

        当记者询问该名老人,为何不为其它树桩浇水时,老人感叹,年纪大了,每次端水浇树很不方便,因为该株树桩离自家近才侥幸救活,“其它树桩就顾不上了。”

        在住宅楼与白杨树桩间的地面上,记者发现石板也东凹西翘,坑洼不平。野草从石板缝间钻出,加上丢弃的垃圾,整个环境脏乱而荒凉。

        居民质疑只种不养

        先是银杏,后是海棠,该小区两轮植树为何几乎全部干枯?多名居民分析,关键原因是物业公司只种不养,“缺水,加上满地杂草、虫灾,新植树木自然难活。”一名居民说。

        居民们反映,首批种植的180株银杏树太细太小,而第二轮补种的海棠,树苗拉来后一连3天都扔在路边,“也没遮阴,没喷水保湿,天又太热,等种下去时树根都给晒干了。”“古谚说得好,‘过了芒种,等于白种’。今年芒种节气是6月初,可物业公司7月才种海棠,太阳下又被晒了3天,树苗成活几率很低。”

        还有居民质疑,有的银杏、海棠就种在两个车位之间,“万一树苗成活,长成大树,肯定影响停车。”他们质疑物业公司放任绿化树木死亡。

        “只种不养,这些树靠什么存活?”“补种两轮都死了,真是太可惜了!听说一棵树160多元,损失这么大,责任该谁担?”居民纷纷称。

        记者了解到,清逸园小区至今已有26年历史,属于老旧小区。23栋居民楼住有2000余户居民,其中17栋居民楼归北京盛兴物业公司提供服务。居民们反映,之前的清逸园曾绿荫拥绕,但去年初,该小区物业公司大量砍伐绿化树,将腾出的空间硬化改造停车场,生生将一个绿化先进小区砍成光秃模样。自此开始,该小区居民对绿色的期盼和呼喊,便没停止过。

        今年3月25日,本报以《清逸园光秃 居民盼新绿》为题,对该小区绿化树大量被砍建成停车场等情况进行报道。问题见报后,该小区所属的旧宫镇政府表示,将要求该小区按高标准进行绿化补种。3月31日,180株银杏树补种进小区。种树那天,两级政府部门、物业公司人员,加上百余名居民做志愿者,一起挖坑、种树、填土,气氛热烈。4月3日,本报还对这一可喜进展进行了报道。

        然而时至今日,不仅新补的银杏树全部干枯,第二轮补种的180株海棠,目前也所剩无几。

        8月21日,记者致电北京盛兴物业公司,一工作人员回应称,她并没注意到小区内有花木干枯,要记者找经理了解具体情况。随后,记者联系到该小区物业公司经理询问,其回应称:“没死啊,7月初刚种了一批。”他还表示,对没成活的,物业公司还会继续种植,对枯死树进行更换,“物业每年都会对缺失的草或树木进行补充。”

        8月29日,记者将该小区两轮补种树木几近死亡一事告知旧宫镇政府,该政府一相关负责人只是表示,会对死亡树木进行补种。

        本报记者 张淑玲  

  • 天纬四街等多条路亮灯 居民可放心遛弯了

        “我到天纬四街了。这儿不但划了斑马线,新装的路灯也亮了,还设置了很多‘慢’字标识。”8月28日22时许,从15号线地铁国展站出站,走下京密路拐入天纬四街,今年28岁的吴女士就掏出手机,向家人报喜,“这下你们不用担心我了。”

        笔者了解到,该段长度仅有150米的天纬四街,是自地铁国展站连接天柱西路、进入顺义区空港地区的咽喉要道。多年来,因为该段路上没有路灯,家住附近的居民遛弯儿以及上下夜班只能摸黑儿,或者打手电取光走路。人车混行、抢行,令该处路口剐蹭事故频发。听到居民呼声,北京日报也多次对该路口存在的问题进行报道。前不久,顺义区市政、交通等部门介入,开始在天纬四街两侧装设路灯,并在天纬五街、天柱西路及天柱路等道路加装摄像头,完善交通设施,进行交通整治。

        路灯装好后,该处交通环境得到极大改善。常上夜班的吴女士表示,天纬四街亮灯,她再也不怕下班摸黑儿回家了,“一些新入职的员工,之前走到天纬四街总没有安全感,现在大家都放心了。”另外,一些家住附近社区的居民,晚上出门遛狗或是遛弯儿,“感到非常自由”“很享受”。此外,亮灯也消除了很多交通安全隐患,“自从路灯亮了,人车剐蹭事故基本不见了。”吴女士说。

        笔者观察发现,在天柱西路靠近京密路一侧,原本存有很多违建,小饭馆林立。经过疏解整治,该处区域目前正加紧施工,准备建成绿地,以供周边居民锻炼、休闲。透过蓝色围挡间的缝隙,笔者看到园内已铺上大片草坪。“等公园建好后,我们就有地方跳广场舞了。这下再也不用憋屈在小区门口那块儿巴掌大的地方了。”家住空港米兰花园的居民李女士高兴地说。孟无眠  

  • 菜市口大街人行道 沉降路面平整了

        西城区南横东街与菜市口大街交叉口街心花园处,百余米人行道上石板、地灯、花池等设施损坏。8月9日,本报对该问题进行报道。问题见报后,西城区政府立即召开由所属街道、市政、城管等部门参加的专题会议,针对问题确定解决方案,力求该问题在8月底“销号”。

        据查,该区域道路及花园等设施破损,是因该路段实施的“架空线入地”工程。工程结束后,因下大雨,部分路面沉降,路边5座电线杆基座受损,地灯损坏。截至8月14日,西城区已将破损的地灯和遗留基座全部拆除,并将沉降路面修平整。

        8月20日上午,笔者冒雨再到现场查看,发现该处毁损设施均已清除,缺失的地砖已补齐,一些断裂石板更换一新。锋利  

  • 路口没斑马线 红绿灯出故障

        最近,市民陈先生向本报反映,外馆斜街与青年湖北街交叉的丁字路口没有施划斑马线,交通秩序混乱,周边居民出行不便。

        8月28日,记者在该路口看到,路口南侧是青年湖北街,街口有一道新划的斑马线。路口西侧的外馆斜街上,则残留着旧有的斑马线,痕迹模糊。陈先生告诉记者,该段路已修完近一年,但长时间没划斑马线,“前天,路口南侧的青年湖北街上已经开始施划斑马线,但工作人员说他们只负责青年湖北街,不清楚外馆斜街什么时候能划斑马线。”

        记者注意到,该路口过往车辆密集,不少路人随意穿行。陈先生称,该路口是周边居民到柳荫公园遛弯儿的必经之地,人流量非常大,“安华里社区的很多老人常去公园遛弯儿,现在连斑马线都没有,大家横穿马路,不注意避让车辆,非常危险!”

        陈先生还反映,外馆斜街与安定门外大街交叉口西北角,最中间的一个红绿灯秒表出现故障,无法显示计时数字。“老人走路比较慢,计时秒表坏了后,无法参照计时过马路,现在大家也都提心吊胆的。”

        陈先生等居民呼吁,相关部门能及时施划斑马线,修复故障红绿灯,清除交通安全隐患。

        实习记者 孙延安  

  • 路面现“黑洞” 路人险坠入

        最近,笔者乘坐公交840路至大兴区永兴庄北站,下车后向东走约百米,在一铁路桥下,突然发现混凝土路面上出现一个“黑洞”,稍有不慎,行人及车辆就有可能栽入洞中。

        走到“黑洞”前,笔者仔细查看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口井,正设在一条水泥路中间。现场,该口井的井盖、基座等设施均已缺失,井口裸露处约有一平方米。

        据目测,该口井深有两米多,井口缠绕着蜘蛛网,黑乎乎的井里落有不少废砖、渣土及枯叶乱枝等垃圾。井口下的土层外,还露出几根断裂的白色塑料管。或许是因车辆辗轧,井口周边的水泥地面已严重塌陷、开裂。而在该口废井四周,没有设立任何安全提醒标识。

        一名了解情况的居民告诉笔者,该口废井已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这对来往行人和车辆而言,一不小心就会坠入,非常危险。

        孙延安 锋利  

  • 听取各方意见 编制地铁规划

        通州区马驹桥镇一号桥南侧,随着香雪兰溪、珠江逸景、合生世界村等住宅小区的不断建设,居住人口日益增多,对地铁的需求日益迫切。8月9日,本报以《马驹桥居民急盼地铁来》为题,对该区域居民呼吁地铁等问题进行报道。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回应,将按照“开门编规划”的要求,在北京新一轮轨道交通线网规划及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编制研究工作中,充分考虑到“统筹城市发展重点、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积极对接轨道交通”等要求,不断提高轨道交通服务保障能力,以满足群众出行需求。

  • 值守人员应急 配备排水设施

        芦求北路是大兴区黄村镇高家堡村村民进出的唯一要道,但因该段路西侧正在修建狼垡城市森林公园,装运土方的大车往来辗轧,造成该段道路晴天是坑连坑,雨天水漫成河,导致公交947路行车困难,村民出行不便。8月2日,本报以《雨水漫成河 通行靠运气》对该问题进行报道。

        大兴区相关部门及时介入,调查获知该段路原为镇级乡村道路,目前已纳入狼垡城市森林公园建设范围。今年7月28日,因降雨量较大,道路两侧绿化用土经雨水冲刷灌向道路,造成道路泥泞积水。该区安排施工人员进入现场,清排积水、淤泥,填补坑洼,并对道路两侧围挡进行修补,防止绿化用土再次随雨水灌入道路。

        据了解,该区还将在芦求北路安排值守人员,并配备排水设施,以应急保障该路段不再出现积水问题。

  • 马家堡东路两横沟填平

        在丰台区马家堡东路主路上,一条长约2米、宽1米及一条长近6米、宽近1米、深有10厘米的两道横沟,给过往车辆和行人带来安全隐患。今年7月26日,本报对该问题进行报道。

        丰台区相关部门了解后,及时到现场核查,确定具体位置,并将两道横沟填平修复,道路恢复平整。

  • 地铁大葆台站外损毁设施获修

        栏杆生锈,地砖破碎,座椅损坏。6月17日,本报对房山线地铁大葆台站外相关设施破损问题进行报道。丰台区相关部门回复称,地铁大葆台站外D口处隔离护栏、便道地砖已修复。站外A口、B口处铁质护栏原属北京公交集团,鉴于该处已不具备公交站台功能,且铁质护栏损坏存安全隐患。经与地铁、公交等多方协商,目前已将护栏拆除。

        有关地铁站外的自行车停车场、塑料雨搭天棚、不锈钢围栏损坏等问题,属地已同设施所属单位沟通,并制定限期维修与日常养护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