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紧急救援

        本报记者 王谌

        蒙罗维亚的1月,酷热干燥,蚊蝇成群。

        土路上,牛拉车、马拉车、自行车和人流交织,一阵风起,黄土漫天。

        几间搭建的板房,就组成了医院,没有空调,没有电扇,发电靠医院自己买的发电机,用水得自己打井……

        虽然做足了思想准备,但眼前的一切还是超出了周飞虎的想象。

        周飞虎是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重症医学科主任,利比里亚,是他到的第一个非洲国家。

        2014年底,西非多国爆发埃博拉疫情,利比里亚是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2015年1月,周飞虎接到任务,加入解放军第二批赴利比里亚医疗队,抗击埃博拉。上午接到通知,下午就接种疫苗。“不仅是埃博拉,非洲还有疟疾、黄热病、霍乱等传染病,有的疫苗管用,有的疫苗也不一定有效果,但打了总比不打强。”周飞虎说得云淡风轻。

        能平静面对病毒的周飞虎,却不知道怎么面对家人,思来想去,他决定慢慢“透露”——

        “我马上要出去执行任务了,去哪还不知道,可能要有一段时间。”

        “哎呀,这次我们可能是定向去非洲,不过问题不大。”

        ……

        直到出发前一天,周飞虎才告诉家人,是去抗击埃博拉。家人的平静出乎意料,母亲反倒安慰起他来,“没事儿,别担心,到了那边多注意。”周飞虎听着,红了眼圈。

        虽然出发前经过培训,但真到了蒙罗维亚,周飞虎和战友发现,实战和培训差距不小。

        骄阳炙烤下,医院板房室内始终超过40摄氏度,为了防止飞沫、排泄物等传播埃博拉病毒,病房里没有空调,更不能用风扇。

        穿着三层厚重的防护服和靴套,还没进病房,周飞虎就已经大汗淋漓。查房两个小时,体力就达到极限,一次,走出病房,光出汗量就超过1公斤。

        可怕的埃博拉病毒,也让周飞虎心有忐忑,“穿防护服热,可我们还是恨不得多套上几层。”周飞虎说。感染的危险无处不在。比如查房完毕,医生十分疲倦,常有下意识的动作,其实,从外向内一层层脱掉沾有埃博拉病毒防护服的过程,非常危险。“所以‘擦汗’是被严格禁止的。”周飞虎说。

        周飞虎收治的第一例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人叫Mulubah,是当地一名小学老师,病毒夺走了她三位亲人的生命。除感染埃博拉病毒外,Mulubah还合并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刚入病房时情况非常差,血糖是正常水平的三倍还多。

        一次次治疗,一次次查房……终于,周飞虎等中国医生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出院那天,Mulubah不停地向周飞虎和队员们竖大拇指,感谢中国医生的救命之恩。

        两个多月时间里,周飞虎共参与接诊患者61例,收治埃博拉疑似患者38例、确诊患者5例,重症病人救治成功率达80%以上。“过去,白求恩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如今,中国医生也能远涉重洋到非洲,救死扶伤,虽然工作很危险,但尽到医生的天职,我很骄傲。”周飞虎说。当时,他没想到,仅仅一年多之后,他又踏上非洲的土地。

        2016年夏,我国维和人员在马里遭遇恐怖袭击,周飞虎再赴西非,救治受伤的维和战士。

        按照计划,伤员要尽快转回国内救治,但其中两名伤员由于伤势较重,需要先在当地治疗,稳定后,再转运回国。“这些战友是因为维和受伤的,他们是国家的英雄,我们必须百分之百保证他们安全回国。”周飞虎说到做到,圆满完成任务。

        援非的从容不迫,来自于多次紧急救援的磨炼。

        2008年5月12日下午,周飞虎突然感到地面一阵晃动。很快,他接到通知:“汶川发生特大地震,随时准备紧急救援。”第二天一早,周飞虎就随医疗队挺进灾区。

        一名叫唐钰岚的女孩被送到原成都军区总医院,她在地震中受伤严重,肌肉肿胀,急性挤压综合征导致呼吸、循环、血液、肾脏系统全部衰竭,处于昏迷状态。

        一次巡诊,周飞虎发现唐钰岚嘴唇乌紫,这说明她已经缺氧!伸手一摸,女孩的大动脉已经停跳!周飞虎立刻对她实施胸外按压,所幸,女孩的脉搏渐渐有了波动。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唐钰岚更加虚弱,被转到了重症监护病房。

        “绝不截肢!”这是唐钰岚意识恢复后的第一反应。“是啊,20多岁的女孩,才刚刚留学归来……”周飞虎很理解她,为了保住她的腿,周飞虎和多位专家,先后为女孩进行了4次大手术,其间唐钰岚经历了数次病危,但幸运的是,她挺过来了。

        周飞虎关心的患者不止唐钰岚。震后两个月里,有患者时常半夜发高烧,周飞虎就在病床前安慰他,“安心睡,有我在。”有患者和家人之间沟通不畅,周飞虎就不厌其烦地两头跑;患者想吃榴莲,周飞虎甚至顶着烈日跑到医院外买榴莲……

        “作为医生,白天黑夜地守着病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千辛万苦救回来的病人好了,那种快乐,无法比拟。”周飞虎开心地笑着。

  • 丁sir“盯”得住

        本报记者 高健 通讯员 孙玢

        “丁sir,又巡逻呢?下着雨呢,慢着点儿啊!”

        骑车人,闻声撑住老式28自行车,回过头来,胖乎乎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多谢您嘞,下雨呢,您快家走……”

        丁sir,叫丁涛,海淀公安分局东升派出所社区民警,扎根北语社区已23年。“有事找丁sir,他绝对‘盯’得住。”居民的这句话,被丁涛视作最高的评价。

        一天早上8时许,丁涛接到北语校园食堂服务员的电话,“我手机被抢了……”

        丁涛撂下电话,就赶过去。原来,小哈(化名)和朋友聚会返回,打了辆“黑车”,转账支付了车费。小哈都下车了,对方却说没收到钱,要查看手机。小哈没多想就把手机给了司机,没想到司机一踩油门,扬长而去!小哈傻了眼,赶紧找同事借了手机,求助丁sir。

        “哥们儿,别急,他跑不了!”丁涛胸有成竹。他先把这事儿报告给派出所打击办案队,同时安排北语保安员调取案发现场周边全部录像,查找嫌疑车辆,自己则蹿上28车,一路走访居民、商户……

        很快,民警就成功锁定暂住地在通州的嫌疑人高某。“抓着了!”丁涛打电话告诉小哈,小哈一看表,距离他求助丁sir仅仅过去10个小时。

        居民夸丁sir破案快,丁sir则归功于他的“保安兄弟”,“我们这个保安队,特能干!”

        几年前,社区里一栋即将拆除的老楼突然冒烟,丁涛得知后,着了急,因为老楼楼顶大部分是木质结构,要是火势变大,可不得了。不能等消防车了,丁涛拿起灭火器,带着保安队员就冲上了楼。

        火灭之后,所有人都变成了“黑脸”,丁涛抹了把脸,冲着保安队员竖起大拇指,他还请所有队员们大吃一顿庆功。

        家属院的王奶奶有一天发现几个小伙子形迹可疑,正好3名保安员巡逻至此,收到王奶奶报告后,保安员用上丁涛平日教的盯梢、跟踪、取证等技巧,成功抓获3人盗窃团伙中的2名嫌疑人,抓捕时,嫌疑人身上掉落下一把大剪刀,这正是他们团伙作案的标志性工具,这次抓捕也给正在侦破的系列案件带来突破。

        “那大剪刀,明晃晃的,我也后怕。但平常丁哥总是冲锋在前,如果我们被吓退了,多丢人啊。”一名保安说。

        其实,需要冲锋的案子并不多,处理“鸡毛蒜皮”“家长里短”,才是丁涛的日常。

        小伟(化名)是刑满释放人员,和家里人的关系很僵,甚至被拒之门外。丁涛知道后,先给小伟找了个住处,然后连续两年不间断地上门做小伟家长的工作,还联系居委会帮小伟解决了低保和公租房等问题……小伟终于回家了,一家人都把丁涛当亲人。

        8月13日下午1时许,丁涛巡逻时接到110报警——东升大厦楼前发现一名走失老人。丁涛最先赶到现场,发现老人的联系卡,电话打过去,是老人老伴儿接的,正在外地旅游并未在家。“您告诉我地址就得,我把老人送回去,您放心吧!”丁涛记下地址,刚准备出发,突然听到一阵“咕噜噜”的声音,“老爷子没吃午饭呢,肯定饿了。”他赶紧买来方便面、面包、火腿肠,“您先垫补垫补。”等老人吃完,丁涛开车把老人送回家,他还联系上老人所在社区的民警,顺利交接后,丁涛才放心离开。

        “没事”的日子里,丁涛也会给自己找活儿。

        北语社区位于高校云集的学院路和成府路交汇点,毗邻“宇宙中心”五道口,社区户籍总人口达26000余人,世界各地的留学生10000余人,中国学生7000余人,教职员工1200人,流动人口1000余人,散居境外人员近百人。

        丁涛主动上门普及各类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知识,并成功拦截了多起电信网络诈骗;看到媒体上报道了某处高楼失火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事情,丁涛带着居委会和保安队逐楼、逐层、逐门的开展消防检查,清理楼道内堆放的各类杂物;社区里老旧楼比较多,居民防范盗窃意识不强,丁涛主动联系厂家,给楼门装上了门禁系统,还帮一些居民更换了锁具;丁涛还给大学辅导员、学生们普及“校园贷”知识,避免学生落入“校园贷”陷阱……

        23年,一人一车,每天巡逻,北语社区的每一个角落都装在丁涛的心里,每户居民住哪、家中几口人、有无老人、身体怎么样,他都清楚,“这是我‘盯得住’的本钱,咱在社区里,就得给居民‘盯’住喽!”

  • 荒山新绿

        本报记者 任珊

        “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王静造林,三代接力,荒山新绿。

        王静是土生土长的门头沟人,她家在妙峰山镇炭厂村,小院里,墙根儿下,都是植树工具,“从当年公公响应国家号召承包荒山开始,35年,种树一直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王静说。

        1984年,王静的公公李德普病退在家,听到“防尘固沙,还北京一片蓝天”的号召,坐不住了,他承包了炭厂村1300多亩荒山,合同一签就是50年,这是家里第一代种树人。

        当时,从李德普家到承包的荒山,连公路都没有。李德普和老伴儿就住在山上,把孩子交给老人照看,一门心思扑在种树上。山上,有一间小屋,没水没电,粮食和水都要从山下挑上山,晚上只能用煤油灯,和外界惟一的联系就是一台收音机。

        虽然树苗由政府提供,但这么大的一片山,李德普和老伴儿忙不过来,需要雇人帮忙。当时经济压力很大,有时候年关结账的时候,李德普没钱给工人,只能卖掉家里的牛羊、值钱的物品,或者向亲戚朋友挪钱、借钱垫上。

        “家里窗户都是纸糊的。”2005年,王静结婚,第一次进婆家,大吃一惊。听说了公婆的故事,王静特别感动,“当时,老两口儿身子还硬朗,全部心思都在树上,说‘一天不看见林子就睡不着觉。”王静也加入植树行列,她和丈夫每周肩挑手扛地往山上送食物和修剪树木的工具。

        2009年前后,老两口儿岁数大了,不能再上山,看管和养护树林的重任就落在了王静和丈夫的身上,这是家里的第二代种树人。

        由于住在市里,每周末,王静和丈夫都会开车一个多小时回到炭厂村。进门撂下东西,就徒步上山,巡视山林,修剪树木、去除枯枝……巡视一圈,至少要走十多公里路,王静的手上,总是旧痕没去,又添新伤。

        逢年过节,王静一家人除了团圆饭,固定节目就是十几口人一起上山。早上五六点钟出发,傍晚才返回,干一天活儿,出一身汗,“我家这过节方式够特别吧。”王静说着,呵呵地笑着。

        春天育苗、夏天浇水、秋天整地、冬天防火……王静一大家子,年复一年地忙碌着,荒山上的绿色,一年比一年多。

        王静是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永定分校教师,她经常给孩子们讲植树的故事,“浇水后要等上十来分钟,等水洇开后才能把树苗放进去”“树木多了,可以防风固沙,咱们北京才能有更多的蓝天”……孩子们听得很认真,王静很欣慰,她知道,一颗颗绿色的种子,正在发芽。

        王静的孩子,4岁时就跟着父母上山,耳濡目染,她特别喜欢树木植物。“我可是家里第三代种树人,我有了不起的爷爷,还有了不起的爸爸妈妈。”今年11岁的小女孩儿骄傲地说。

        “我们还会种下去!”王静说着,望向窗外的荒山,一家人植树35年,荒山之上,侧柏、油松、杨树、柳树、榆树、槐树……30多万棵树苗,已长成片片绿林。

  • 我爱我家

        本报实习记者 刘桦葳

        “这是我家啊,我当然要爱!”李晶波说得理直气壮,他觉得他做的一切,都是分内之事。

        李晶波说的“家”,可不是他的小家,而是住着641户居民的“大家”。

        李晶波住在国际城八区,这里是叠拼房和板楼综合小区,小区停车场免费,附近有家大医院,还有家大超市,看病的,买东西的,有不少外人把车停在小区里。一来二去,小区居民常和外来司机因为停车位吵架。

        2016年,小区成立了居民议事小组,试图解决停车乱、停车难的问题。最开始没人愿意挑头,首次开会只来了21个人。“要不我试试?”李晶波自告奋勇。

        揽事容易,干起来真难。李晶波在中国银行工作,每天很忙,但他还是挤出时间,逐户登记居民车位,前后半年多,终于统计清楚社区居民车辆,“有1400多辆呢。”李晶波说。随后,他开始上网四处查资料,打电话联络,磨破嘴皮,终于谈下来一家愿意合作的车辆管理系统生产商,“前后筛选了15个道闸系统呢。”

        2017年的冬天,小区车管系统开始试用。那年冬天特别冷,李晶波和居民们都自告奋勇当志愿者,在小区门口引导车辆。辖区派出所还给送来口罩和大衣,不值班的居民也给志愿者送来热水,李晶波心里暖暖的,“大家为大家,这多好!”

        也有“不为大家”的。一位新搬来的业主,看着一楼小院里的樱桃树果实累累,就翻墙进去摘,正被李晶波撞见。上前劝阻,那人嬉皮笑脸,“你也想要?我也给你摘点儿?”李晶波好说歹说,算是劝住了这位业主,“你这人,怎么这么多事呀!”业主悻悻走开。

        为了让业主都能“我爱我家”,李晶波建了业主微信群,社区问题解决情况每日报,事事有回音,事事有结果。业主们感受到了尊重,也积极承担起主人的责任,小区和谐起来。

        李晶波常和孩子说:“爸爸为社区服务,你也要给社区里其他的小朋友做榜样。”小李听着,记在心里。

        一天,李晶波带着小李在小区门口值班,一辆小车试图进入小区停放。李晶波正和别人说着话,小李跑过去和车主交涉起来,李晶波一看,赶紧走过来,没想到小李把车主说得很服气,“孩子说的对,我找别的地方停车。”李晶波摸着小李的头,欣慰地笑了。

        李晶波的车位离家门口只有20多米,但他经常需要花半个小时才能走到家,居民们见了他,都要和他聊几句……在李晶波看来,这是居民对他的肯定,“我是老北京,胡同里那种邻里守望的感觉,我特喜欢,大家都能‘我爱我家’,这日子肯定有滋味儿。”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谭正岩(北京京剧院青年团演员,谭门第七代嫡传人)

        男,1979年8月出生。他尝试与各种舞台艺术融合跨界,传承京剧艺术。

        ★李晶波(中国银行总行信息科技部项目管理团队经理)

        男,1972年2月出生。他主动请缨,带领居民管理社区,停车自治、志愿服务。

        ★王静(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永定分校教师)

        女,1981年1月出生。祖孙三代,接力植树已35年,荒山出新绿。

        ★杨信(北京市东城区书画协会副主席)

        男,1962年12月出生。用画笔记录北京,传播京韵文化。

        ★王建军(房山区委西潞园社区退休居民)

        男,1956年7月出生。义务照顾老人已逾10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