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施燕华:联合国大会变成中国“欢迎会”

        本报记者 白波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这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最重要的外交时刻之一。

        第2758号决议可谓家喻户晓,但鲜为人知的是,半个多月后的11月15日,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时,许多国家代表的发言都临时“跑了题”,美国人也突然“变了调”……

        主席拍板,总理嘱咐

        从1950年开始,联合国大会每年都要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施燕华1965年进入外交部工作,“虽然我们不是联合国成员,每年联合国大会的有关决议出来,他们还是会马上发过来。每年的决议内容基本都是一样的,题目是‘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合法席位’,但提案每次都未能通过。”

        进入20世纪70年代,中国的外交环境发生了变化。“好多国家逐渐承认中国,特别是西方阵营里很多国家跟我们建交。重返联合国实际上水到渠成了。”施燕华说。

        喜讯传来,是北京时间1971年10月26日。中国代理外交部长姬鹏飞收到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来的消息,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76票赞成、35票反对),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联合国大会每年9月第三个星期二开幕,通常在12月结束。如果立即组团去参加联合国大会,可能就剩下一个多月会期了。施燕华说,在外交部向毛泽东主席请示后,毛主席亲自拍板:立即组团出发!

        施燕华回忆,当时毛主席说:“那么多国家欢迎我们,再不派代表团,就没道理了。”接着他手一挥,说:“要去。为什么不去?马上就组团去。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不但要去,而且要快去。”

        临行前,周总理接见代表团全体成员。一见面,就问起此行的诸多具体细节:打前站的先遣组走了没有?到纽约后怎么跟国内联系?要联络友好国家代表团,请他们帮忙;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还可请我驻加拿大使馆帮忙,他们到纽约更方便些……“总理问得很细,许多事都想到了。”

        这天周总理非常高兴,他看着桌上的代表团名单,一个一个地点名。施燕华感觉自己像准备出征的战士。周总理对每个人都要说几句话,叫到施燕华的名字时,她站了起来。周总理看着施燕华,好像记起了什么,说:“哦,是你。”周总理见美国黑人领袖杜波依斯夫人时,施燕华曾担任翻译,她还参加过接待巴基斯坦总统、坦桑尼亚总统等任务,给来宾夫人做翻译。周总理又看了名单,说:“是团员,到纽约可以好好争取入党嘛!”

        施燕华感到周总理因操劳而变得沙哑的嗓音中传达着一种信任。总理的关怀让她的眼眶湿润了,施燕华用力地向周总理点了点头,表明决心。后来,施燕华果真在纽约入了党,没辜负周总理的期望。

        “欢迎你们来,你们早该来了”

        施燕华本来没想到自己会被派到纽约,而且还是和丈夫、后来担任驻法大使的吴建民一起。两人一个说英语一个说法语,同为翻译人员,身边的人都说:“‘英法联军’要打到联合国了!”

        在巴黎转机,经过一共近30个小时的飞行,中国代表团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一下飞机,迎接他们的就是400多名美国记者的“长枪短炮”。“后面两个星期,记者就成了代表团的‘编外人员’了,哪里有中国代表团,哪里就有他们!”施燕华说,中美隔绝20多年,美国人看中国人就像看“外星人”一样。在代表团住宿的罗斯福旅馆,记者在大厅和代表团专用餐厅部署“重兵”,只要餐厅门开一道缝儿,记者就把摄影机伸进去乱拍一通,还向服务员打听“外星人”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菜……

        作为第一个踏上美国土地的中国代表团成员,美国普通人的态度让施燕华感受甚深。一次她上街买东西,一个五六十岁的美国老太太突然对她说:“你是从赤色中国(Red China)来的吧?”施燕华回答说:“是的,但我的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老太太说:“好好好,不管怎么样,我们衷心欢迎你们来,你们早该来了。”

        在那个年代,中国代表团成员的着装基本都是深灰色或藏青色,走在纽约大街上,黑压压一片,老远就能认出来是中国来的。一回施燕华到一位美国朋友罗森大夫那里办事,穿了一身宽大的藏青色西装。罗森的秘书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她打量了一下施燕华,便进去报告。施燕华走进办公室,只见罗森哈哈大笑起来,她感到很奇怪。罗森说:“你知道她把你当什么人了?她对我说,有一个中国男孩要见您!你的头发剪得那么短,又穿着裤子,人家当然要把你当成男孩了。”

        施燕华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之后在圣诞节前夕,中国代表团办公室对面一家公司的办公楼上突然挂出来一个横幅,上面用英文戏谑地写着:“祝你们节日快乐!——来自美帝走狗。”当时施燕华和同事还没有照相机,没能把这有趣的一幕记录下来,施燕华至今仍觉得十分遗憾。

        “欢迎大会”

        1971年11月15日,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大会通常设有具体的议题由各国讨论,但由于中国代表团的出现,各国代表的发言都临时“跑了题”,当天的大会变成了中国代表团的“欢迎会”。

        施燕华回忆,当风度翩翩的代表团团长乔冠华出现在联大会场,立即成为了各国记者关注的焦点。大会一直开到夜里11点,虽然美国在2758号决议投票中投下了反对票,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老布什作为东道国代表,还是对中国代表团表示了欢迎。

        在大会发言中,乔冠华全面阐述了中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原则立场:“我们将和一切热爱和平、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站在一起,为维护各国的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为维护国际和平、促进人类进步事业而共同努力。”当时,中国代表团虽然印了很多份乔冠华发言的翻译稿,仍被一抢而空,大家都想看看中国人的看法、听听中国声音。发言结束后,几十个国家的代表把他围住,排着队跟他握手,向中国重返联合国表示祝贺。

        大会进行期间,施燕华每天随中国代表团参会。一天,她在会场外遇到了老布什,“他主动跟我打招呼,握着我的手说欢迎你们来到联合国。老布什这个人很随和,后来他担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夫妻俩就经常骑自行车在天安门附近转悠。”

        满怀自信的中国代表团重返联大会场,让世界为之震撼。随后,中国迎来了与一大批国家的“建交潮”。当年,世界上仅有60多个国家与中国建交;而到今天,这一数字已达近180个。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标志着中国外交从此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人物简介

        施燕华

        女,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到美国的外交官,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任我常驻代表、副代表外交活动的口译和他们在安理会等各种联合国会议发言的笔译任务。在外交部翻译室工作期间,担任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翻译。参加了中美建交谈判、中美关于美国售台武器问题联合公报的谈判,以及其他国家与我国的建交谈判。曾担任我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驻欧共体使团及驻比利时使馆参赞、驻卢森堡大使、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曾任外交部翻译室主任, 负责重要外交文件的英语定稿等工作。

  • 贺一诚高票当选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人选

        据新华社澳门8月25日电(记者 郭鑫 王红玉 王晨曦)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选举25日举行。作为唯一被接纳的候选人,贺一诚以392票高票当选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人选。

        上午10时,选举投票在澳门东亚运动会体育馆国际会议中心举行,400名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委员全部到场,以无记名方式进行投票。

        根据澳门特区《行政长官选举法》规定,须有全体选委会委员的三分之二到场投票选举方为有效;候选人得票数超过选委会全体委员的半数方可当选。

        经过1个多小时的投票和点票,经核算无误后,澳门特区行政长官选举管理委员会主席宋敏莉宣布:贺一诚当选为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人选。贺一诚共获得392张有效选票,得票率为98%。在选举管理委员会、候选人的监票代理人和媒体监督下,整个选举过程井然有序。

        根据澳门基本法的规定,澳门特区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依法选出,经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成为候任行政长官。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任期自2019年12月20日至2024年12月19日。

        宋敏莉宣布选举结果后,贺一诚来到投票现场。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委员们以热烈掌声向他表示祝贺,贺一诚向选委们致谢并发表当选感言。贺一诚在感言中郑重承诺,将全力以赴推进“一国两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伟大实践,坚定不移地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履职施政,团结社会不同阶层和各界人士,以协同奋进之力量、以变革创新之精神,落实参选宣言和参选政纲,服务居民、服务澳门、服务国家。

        贺一诚1957年6月生于澳门,曾任澳门特区行政会委员、澳门中华总商会副会长等职。2013年10月,他当选澳门特区立法会主席,2017年10月连任。他曾担任第九至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 张闻天: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一生

        据新华社上海8月25日电(记者 郭敬丹 吴振东)张闻天,1900年8月生,上海浦东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红色教授学院学习,1930年回国,1931年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1933年,张闻天进入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次年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1934年10月参加长征。

        在长征中,张闻天坚决支持毛泽东的军事主张。遵义会议上,他根据会前与毛泽东、王稼祥共同商量的意见,作了反对“左”倾军事错误的报告,为挽救党和红军,实现党的军事路线的根本转变,作出了重要贡献。延安时期,张闻天长期主管全党的理论宣传和干部教育工作。

        1938年后,他先后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并兼任党中央宣传部长、马列学院院长等职,为推动全民抗战做了大量宣传和教育工作,为党培养了一大批干部。

        张闻天所作的《论青年修养》《论待人接物问题》等讲演,在广大干部和青年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1941年延安整风开始后,张闻天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到陕北、晋西北进行农村社会调查,写成了多篇调查研究报告。

        抗战胜利后,张闻天到东北做地方工作,先后担任中共合江省委书记、中共中央东北局常委兼组织部长等职。这期间,他写了《关于东北经济构成及经济建设基本方针的提纲》,对于新中国经济建设具有重要理论意义。

        1950年以后,张闻天转到外交战线,先后担任驻苏大使和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参加了当时我国一系列重大外交活动,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做出了显著的成绩。

        1976年7月1日,张闻天病逝于江苏无锡。

  • 孔子诞生地成立“尼山世界儒学中心”

        新华社济南8月25日电(记者魏圣曜)由教育部、山东省人民政府和相关教育研究机构牵头筹建的“尼山世界儒学中心”25日在孔子诞生地山东曲阜尼山揭牌成立,标志着全球儒学研究实体平台的诞生。

        据介绍,尼山世界儒学中心总部设在曲阜尼山,将在国内外建设若干分支机构,逐步形成“一个中心、多个分中心”格局。分中心与中心将联合攻关重大科研项目,培养高层次人才,举办或承办各类学术活动。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认为,曲阜是儒学的发祥地,尼山世界儒学中心设在孔子诞生地可谓是不二之选,新时代世界儒学的发展将从这里再出发。

        与会专家认为,回答和解决众多世界性难题,需要弘扬儒家文化的当代价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各路儒学大家贡献智慧和力量。尼山世界儒学中心成立后,将深入挖掘、阐发儒家思想内涵,引领儒学研究发展方向,构筑世界儒学研究高地和学术交流重镇。

        教育部、山东省、有关高校的负责同志以及海内外儒学专家代表、孔子后裔代表等350多人出席成立大会。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还在大会上宣读了《教育部关于支持建设尼山世界儒学中心的函》。

  • 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开幕

        全国第十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七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于25日晚在天津体育馆隆重开幕。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于8月25日至9月1日在天津举行,这是我国首次与全运会同城举办的残运会暨特奥会。共有来自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等共35个代表团的6121名运动员参赛。赛事共设43个大项,其中残运会34项、特奥会9项。图为北京队运动员代表入场。

        本报记者 饶强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