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发现理论不能解释的“反常现象”,才是科学突破的起点——

代谢增长论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8月26日        版次: 16     作者:

    《代谢增长论》,陈平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陈平

    《代谢增长论》是笔者约半个世纪以来,用复杂科学,尤其是非平衡态物理学的方法,系统研究经济学的基础问题得到的成果。那么,我们面向未来的时候,新的非平衡、非线性的发展观和复杂系统科学的基本原理,能对我们的思考有什么帮助呢?我想它们可以在方法上弥补前人的不足。我们来讨论下面几个问题。

    消费适宜的小康社会

    中国人追求小康社会是可持续的合理选择,不应当作权宜之计。大众高消费这种模式在西方已经走到尽头。现在西欧失业率达两位数,且居高不下,跨国公司不断把生产线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服务业的研发也开始出走,原因就是西欧的社会成本太高,导致国际竞争力下降。

    许多学者都承认世界上不可能人人都享受像美国、西欧那样高的人均能量和资源消耗。经济学观点认为,人的财富越多越快乐,实际上绝非如此。任何一种消费都有一定限制。肉吃多了得心血管病的概率会增加;美国人住的房子太大,不但负债太多,牺牲了教育投资的机会,而且增加了人的空虚和寂寞感。消费并非越多越好,而是万物有度,亦即非线性约束。建设一个合理的社会、一个有全球竞争能力的国家,就要寻找适宜的消费、适宜的技术、适宜的生活形态,而这与所处的历史条件有很重要的关系。

    人情与法理的权衡

    在古代中国,人情常常大于法律。从《三国演义》中看,人情就大于法理,伸缩的弹性很大,这就成为人情腐败的温床。但要建成一个西方式的强调程序正义的法理、不讲实质正义的社会情理的制度,社会成本又太高。在美国,为了降低医生的法律风险,法律规定,夫妻双方有权隐瞒自己的病情,未经授权,医生不能把配偶的病情透露给另一方,导致在外面乱交传染的性病患者可能在自己绝望的情绪下,把疾病传染给配偶“同归于尽”。

    中国能否建成一个透明、公平、简明、合理合情的法制体系,并配合建立有利于社会发展的道德风尚,值得国人思考。法理不同,道德不同,产权安排必然不同。建立这样的法制和风尚当然要有改革者的远见,其设计必须要有现实的考虑,能从中国文化的树干上嫁接生长。它的选择也取决于国际竞争的影响。

    多样化发展的世界很重要

    我们目前所认为的优劣都是相对的。今日认为优的特质,明日或许成为劣的缘由。工业化以来一个严重的教训是,工业化过程中消灭了大量宝贵的生物基因。当时很难判定某种物种基因是优是劣,事后认识到往往就来不及了。一个非常紧迫的任务就是要尽可能多地搜集和保存生物基因,建立保存和积累这些基因的长期的文明宝库,很难讲它们未来何时有价值。文化基因也是一样。中国和西方工业化过程中,消灭了很多民俗、文化、习惯,它们并不都是没有价值的。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要自高自大,要善于吸收其他文明的优秀文化,否则是很危险的。

    中国社会全盘西化是不可能的,传统观念在科学技术冲击下不演变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希望生态、技术、人口、经济、社会、文化之间的相互作用,能产生一个多样化发展的世界,让不同天赋、不同条件的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机会。

    制度安排取决于不同文明的特点

    有人问:不同的产权和继承制度对规模经济有何影响?这个问题很好。美国有一本书,叫作《小的就是美的》,小的也有竞争能力,包括我们的乡镇企业。但在什么情况下,是大的有竞争能力,或者是小的能胜过大的呢?这需要看它的技术条件。比如说,做数学研究几个人合作就很不错了,做工程研究的一个组十几个人相当可观,但做加速器的研究则需要上千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共同努力。

    我们注意到不同的制度安排(例如,继承制度、婚姻制度)与不同文明的人口密度很有关系。

    思想交锋是新思想的催化剂

    古人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想就这些年的体会作一点小小的修正。最好的学习途径是会百家才,从百家交锋中学。记得读大学时,我的老师严济慈先生谈到他留学法国的经验:要想抓住一门学问的前沿,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这一学术界的沙龙,先倾听,再加入高手们的争论。这一教导让我终生受用。我对其他学科的了解,几乎都是从讨论中得到线索的。所以我送给大家三句话:翻万卷书,游万里路,会百家才。

    现在信息这么多,如果像古代那样博闻强记就无法创新了。所以只有极少书值得精读,多数书只能浏览,从中识别重要和基本的东西。行路增长见闻不是目的,观察世界,发现理论不能解释的“反常现象”,才是科学突破的起点。所以“游”要有好奇的轻松心情,太急功近利反而会对出乎意料的现象视若无睹。当然,有了初步的想法后,就该去会会各路英雄、各派高手,要是你的想法没有重复前人的工作,你就小有机会了。要是你的思路被人难住,你就有机会深入探讨。等到你和各派高手交锋之后不被批倒,你才有独树一帜的可能。你真要走得远的话,就得认真研究和你的问题有关的各派之长,看看有无建立更一般的理论的可能。希望中国年轻一代的科学家能对21世纪的人类文明有更大的贡献!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