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它们讲述世界的丰富与多元

        本报记者 路艳霞

        8月21日,第二十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第十七届北京国际图书节、第九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同时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亮相。即日起至8月25日,95个国家和地区的2600多家展商,将展出30多万种全球最新出版的图书。异国文化和本土文化完美融合,述说世界的丰富和多元。

        优秀出版物荟萃,展示70年的时代变迁

        北京国际图书节开幕式上,新中国成立70周年出版成果展、名家大讲堂、实体书店街、传统文化体验、冬奥主题展示、北京中轴线、北京发行集团、数字阅读、首都版权产业、主舞台等十三个主题展区风格各异,精彩连连,集中展示首都出版业的整体实力。

        图书节现场,中国书店带来500余种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出版的深受百姓爱好的读物。经典名著中,最具代表性的是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红楼梦》,由启功注释,周汝昌、周绍良、李易校订标点,图文并茂,校勘精良,至1981年时,该版《红楼梦》发行量已达到100多万套,为当时的传奇图书之一。

        北京地图、街巷图、交通图等地图类图书见证了70年来北京城区规划的变迁。天安门、故宫、颐和园、圆明园等导游图书,详细介绍了北京著名景点,其中1958年出版的《故宫导引》内收录了上世纪50年代的故宫老图片及景点介绍,可供读者做今昔对比。《帝京岁时纪胜》《燕京岁时记》等北京风土杂记类图书都是当时颇受欢迎的种类,如今读起来却丝毫不枯燥。读者刘清敏说,这些老图书充满了满满正能量,让他对昔日北京的文学阅读、地理风貌、文化艺术都有全面了解。

        由孔夫子旧书网带来的“历史的见证” 民间红色文献收藏展,有首次出现“共产党”“共产主义”音译的《西国近事汇编》,有首次提及“马克思”的第121期《万国公报》,以及中国共产党第一份刊物《共产党》等社会主义思想早期发展的重要刊物。这些刊物颜色早已泛黄,历史沧桑尽在其中。孔夫子旧书网赵爱军告诉记者,这些珍贵刊物都来自民间,显示了民间收藏的雄厚实力。

        图书节既饱含厚重历史,也有清新雅趣。中信·自然书店快闪带来一片春天的气息,仿佛能听到花开的声音。满眼的鲜花与植物当然是印在书上的,《种子的胜利》《花朵的秘密生命》《草间居游》《找茶,就是找故事》将人们带到乡野,带到大自然中。

        据悉,北京国际图书节场外还将举行“百家千场”系列阅读、“云畅读”主题活动、“图书节进社区”、北京书店之夜等系列主题活动。

        澳门馆首次设立,图书带着浓重历史印记

        今年是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的历史上,澳门馆今天首次现身,让读者颇感新奇。

        澳门馆外观朴素,不事张扬。媒体联络人李思毅告诉记者,澳门馆吸引了约40家出版机构参展,共展出500多种出版物。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恰逢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澳门馆特别展出“澳门回归20周年丛书”,该丛书由澳门出版协会和澳门文教出版协会联合策划,收录了澳门回归祖国20年来所出版的20本重要著作,集中展现澳门在文化、学术等方面的成果以及回归20年来取得的社会发展成就。丛书包括《文字里的古早味——澳门作家的味蕾》《平民声音:澳门与抗日战争口述历史》等,其中《文字里的古早味——澳门作家的味蕾》汇集30位澳门本土作家关于美食文化的文章,充分体现澳门作为世界“美食之都”的特色,引来不少读者饶有兴趣地翻看。

        澳门图书、杂志此前极少见到,当它们以新鲜面目出现时,令人惊艳。澳门文化公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澳门原创小说协会秉持“自己故事,他方知音”的理念,面向社会大众征集文学作品,结集成《故事》,以季刊形式出版。定期刊登的小说、散文、文化评论、诗歌、戏剧已成为文艺青年的精神陪伴。

        澳门图书有着浓重的老旧味道,这使其在五光十色的图书海洋中显得古朴、雅正。这些图书包括消逝的澳门地景、澳门老街道笔记、历史图片选粹,甚至还有管乐口述历史、制衣工人口述历史、老街坊口述历史这些带着时代特色的文字。记者还发现一本根据读者捐赠的民国老台历印制的图书,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民国各式美女,让读者连连感叹岁月静好。

        重量级大家云集,新老茅奖获得者现身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前几天刚刚揭晓,茅奖获得者和作品无疑是一大热门,这也成为三大展会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开幕当天,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新茅奖作品《牵风记》和《应物兄》版权推介会火速推出。茅奖得主、《应物兄》作者李洱现场表示:“欢迎大家阅读,欢迎大家讨论,小说写了不同年代知识分子群体的不同选择。”

        据了解,此次新晋茅奖作品推介会上,黎巴嫩Cedar出版社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签署《应物兄》《牵风记》阿拉伯语版权协议;土耳其阿克代姆(Akdem)出版社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签署《牵风记》土耳其语版权协议, 英国查思出版公司的马修·基勒Matthew keeler 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签署《牵风记》英文版权协议。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藏永清透露,另有多家海外出版社和版权代理机构亦抱有浓厚兴趣,将进一步洽谈版权合作事宜。“目前人文社已有《冬天里的春天》《白鹿原》《古炉》《推拿》等茅奖作品走出国门,被译介到英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等十多个国家。”臧永清说。

        茅奖得主阿来也在图博会上对话30位汉学家。阿来主要围绕“以往创作历程”“文化背景认知”“文学作品国际传播”等内容进行主题发言。第十三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获得者代表、土耳其青年汉学家吉来和突尼斯青年汉学家哈利德,分别从阅读和翻译阿来的作品等方面发表了感想。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则从出版人角度总结了《云中记》的文学成就,称这部作品是一部饱蘸深情、庄严隆重的作品,体现了文学的高贵与尊严,注定会成为近几年甚至整个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韩敬群现场重点推荐了徐则臣的《北上》、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李敬泽的《会饮记》和付秀莹的《他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北上》今年入选了全国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又于近期斩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 《老酒馆》讲年代故事不走苦情路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距离上一部《老农民》播出已有5年,作为金牌编剧高满堂的“老”字系列的第三部,同时也是高满堂与演员陈宝国的第六次合作,电视剧《老酒馆》备受关注。昨天,该剧正式宣布定档8月26日,将登陆北京卫视与广东卫视晚间黄金档与观众见面。

        与上一次的二人合作略有不同,这一次《老酒馆》的主创团队还有一位大家熟悉的知名导演刘江。此前曾以《媳妇的美好时代》《咱们结婚吧》等剧为观众熟知的刘江,这次也是第一次涉猎民国题材,同时也是第一次与高满堂、陈宝国合作。虽然是首次合作,但三人都颇感意犹未尽,并相约一定还要“继续一起拍下一部作品”。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讲述闯关东来到东北的小人物陈怀海(陈宝国饰),历经磨难和兄弟们在大连的好汉街开了一家“山东老酒馆”。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再一次书写“闯关东”的题材,又是将故事背景设置在自己的家乡大连,编剧高满堂透露,这个老酒馆的故事其实是写给父亲的。据他介绍,其父正是当年闯关东来到大连,也开过一家老酒馆,个人性格与剧中的男主角陈怀海有不少相似之处。高满堂直言,他在陈怀海身上寄托了对父亲的崇拜,同时又塑造了一个完美的父亲形象。陈怀海对待子女慈爱和善,对待妻子情深义重,对待酒客则以诚相待。小小的一家老酒馆,见证着南来北往的各色人等,也折射出最为宝贵的仁义精神。

        此次饰演陈怀海,陈宝国则表示这似乎是其等待多年的一个角色,“案头工作做了四五个月,但感觉为这个人物的准备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人到中年,陈怀海这个角色来得正是时候,遇到这个角色是我的运气,我会把自己对于生命的一些感悟通过这个人物抒发出来。”陈宝国透露,这部戏里他贡献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多的哭戏,“戏演了40多年,头一回这么哭。拍戏时这个人物就一直纠缠着自己,每场戏都是干货,都是掏心掏肺的演,拿出自己的真。你不感动自己,又怎么感动观众?”

        三年前就开始和陈宝国商量这个故事,高满堂也表示这一次自己在故事里尝试了很多新的手法,他尝试给民国剧增加了不少情趣,选择以东北的酒文化切入,就给这个故事找到了一个闪光点。“以酒说事,以酒品人。这些以陈怀海为代表的东北汉子在故事中往来穿梭,构成了一幅民国时期东北地区的民俗画卷。”高满堂觉得,新剧的故事和情感都很浓烈,是因为自己寄予了不少情怀在其中,也认为“年轻观众需要了解父母的故事,了解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

        “但新的创作方式并不意味着就要给戏洒狗血,要强加各种没有逻辑的巧合与偶然。”在高满堂看来,这些年国产剧的悬浮和浮躁已经蔚然成风,“都成了磁悬浮了”,很大程度上是年轻编剧们过于相信自己的智慧,而丢掉了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的创作方法。擅长于进行类型剧拍摄的刘江则表示,第一次看到剧本大纲就很感兴趣,这次的故事在民国剧的创作上找到了某种新意,“故事将悬疑、喜剧、浪漫情感等多重元素融入家国同构的大主题,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强情节剧,而是拥有极其丰厚的内蕴,在伞形的结构中铺陈布局,到结尾处十分震撼人心”。他希望借用自己此前拍都市剧的经验,通过剪辑、声音等创作手法,将民国剧拍得好看起来。剧中在原始森林的造型甚至参考了奥斯卡得奖影片《荒野猎人》,“民国题材固有的受众群不会变,但我希望通过这些努力,让更多的年轻人也愿意看。”

  • 烂片拍得多了,“小岳岳”还能翻身吗?

        王广燕

        “如果这次电影票房超5亿元就自动启动第二部”“票房破10亿元就裸奔”……喜剧电影《鼠胆英雄》主演岳云鹏及导演此前在路演中的宣言,都没能实现。影片上映20天来(截至8月21日),票房至今仍未破亿。不仅如此,影片豆瓣评分只有5.5分。

        这部并未及格的影片,已经是岳云鹏近年来主演电影中口碑最好的一部了。被誉为“烂片代言人”的他,这两年产量颇高,口碑也很“稳定”,其主演的电影《祖宗十九代》《妖铃铃》《疯岳撬佳人》《相声大电影》《大闹天竺》等均只有三四分,《断片之险途夺宝》和《欢乐喜剧人》甚至低于3分,网友因此给岳云鹏总结出“三分电影宇宙”的评价。

        岳云鹏很明白自己的电影口碑一言难尽,所以在《鼠胆英雄》上映前多次试图摆脱“烂片”标签,表现出痛改前非的姿态。他坦陈,自己近两年“为了钱拍了太多烂片”,比起票房自己更重视的是这次的口碑,期盼着最起码是及格的评价。这样让大部分观众觉得以后有他还能看,也可以接到更好的剧本。

        岳云鹏的这番自白或许确是肺腑之言。影视圈丰厚的回报令不少舞台谐星纷纷“跨界”,在相声圈里火了以后,立即趁热度赚快钱,不加筛选地拍电影。过去,凭借其在相声舞台上的人气,电影海报上的“岳云鹏”三个字吸引了不少观众,但观众掏钱看完后纷纷痛斥烂片。久而久之,“岳云鹏”三个字与烂片画上了等号。已经透支了太多好感的岳云鹏想翻身,依靠继续出演恶搞喜剧是不可能的。

        作为相声演员,从舞台转战银幕本需要在影视表演方面补很多课,但近年来“小岳岳”为了赚钱一部接一部地拍电影,演技也都是吃老本的卖萌装傻。剧情方面,小人物逆袭追求女神的戏码一再上演,故事内核也往往流于俗套。烂片的市场越来越小,“小岳岳”也该感到危机了。作为相声演员的岳云鹏如果真有心做个好电影演员,就要付出更多努力。否则,以后喊多少回“这次不是烂片了”都没用。

  • 八小时都是浓缩的精华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距离话剧《静静的顿河》在北京首演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该剧主创昨天傍晚在菊隐剧场提前与观众见面,讲述这部剧背后的秘密。

        话剧《静静的顿河》改编自苏联作家米哈伊尔·肖洛霍夫历时14年创作的同名长篇小说,故事描绘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苏联国内战争结束的动荡年代,哥萨克民族历经波折的生活、顽强的斗争与伟大而悲剧性的爱情故事。据了解,小说《静静的顿河》在国内发行达到两百万册左右,可见这部作品在中国有着深厚的读者基础,现场也有许多书迷和戏迷前来和主创们交流。有一位观众是今年4月已经在哈尔滨看过一遍该剧,今天又从上海赶过来参加见面会的,演出时他还将再看一遍。

        导演格里高利·科兹洛夫表示,原著小说是一部鸿篇巨制,话剧最初想排成24小时的,现在四幕8个小时的版本已经是最精华的部分了。他透露说,原著中有大量战争场面的描写,但在话剧中,战争成为背景,主要讲述两个家庭的故事。把这样一部俄罗斯文坛里程碑式的作品搬上舞台诚非易事,但格里高利出色地完成了。谈到自己的创作过程,他表示“什么困难都没有遇到,遇到的都是享受”。在他看来,排练该剧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戏剧和足球相同,都是靠团队才能完成工作,“大家要能够彼此理解、体会,非常默契,就像踢足球一样,所有的人默契地一气呵成地完成一场比赛,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一件艺术品。”

        有观众问他为何没有对原著进行颠覆性的改编,而是用忠实于原著的方式来讲述。对此,格里高利认为,他已经找到了最好的表现形式,“有的人原本打算只看一个小时的,可是一走进剧场就一直看到结束,说明选择这种形式是正确的。”虽然剧中人物关系复杂,但他并不担心观众会因此看不懂这部作品,“(我们)在哈尔滨演出的时候,观众会哭也会笑,说明他们看得懂,说明复杂的人物关系并不成为理解这部作品的障碍,每个人都是带着自己的人生体验来看戏的,所以他们能够看得懂剧中人的命运和爱情。”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呼喊,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不平、苦闷的生命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绝境时的不屈意志。剧中所有演员都是格里高利·科兹洛夫在圣彼得堡国立戏剧艺术学院教授的学生,从一年级培养,一直到五年级毕业,表演功底极其扎实。据悉,格里高利在挑选演员和教学时,非常注重对学生的体能训练和培养,这也是为什么这些演员可以轻松驾驭8小时时长的演出。为了能够更好地理解和再现这部作品,学生们都读了好几遍原著,有的段落还要反复去看。为了离剧中人更近一些,年轻人还专门和哥萨克人去交流,跟他们学习唱歌、跳舞。

        8小时的时长是否能够让北京的原著粉心满意足,答案即将揭晓。

  • 首部3D动漫芭蕾电影投拍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芭蕾可以说是艺术门类中的“贵族”,好看却又没那么“好看”,往往只有亲临剧场才能真正领略它的美。昨天上午,中央芭蕾舞团与中国动漫集团等合作伙伴签约,将经典芭蕾舞剧《过年》拍摄成为中国首部3D动漫芭蕾电影,让芭蕾艺术的传播更为便捷。     中芭的芭蕾舞剧《过年》首演至今,受到国内外观众持续的喜爱与追捧,“走出去”足迹遍及法国、俄罗斯、奥地利、新加坡等地,获得东西方观众与主流媒体的高度认可。去年10月在法国巴黎连演11场,场场爆满,累计有3万多观众到场观看。这次拍摄成3D动漫芭蕾电影,不仅填补了国内歌舞类型电影的空白,而且还创新性地采用了3D拍摄、动漫等技术手段。

        世界首部3D舞蹈电影《Pina》的导演、德国著名导演维姆·文德斯认为,3D是最适合表现舞蹈艺术的传播技术媒介。他说:“3D可以让观众直接身处舞台,并精确地展示舞蹈中的精髓。”中国动漫集团董事长庹祖海表示,该片受众定位为青少年,片中将运用3D技术更好地展现芭蕾舞者优美的肢体语言,而动漫元素的加入则为影片增加了童趣 ,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将激发孩子们对芭蕾艺术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

        中央芭蕾舞团派出最佳演员阵容出演,由冯英团长出任总导演,主要角色由中芭首席演员张剑、主要演员孙瑞辰等青年艺术家出演。

        该片不仅在院线发行放映,还将通过网络和中国驻外文化中心播放,在更大范围内讲好“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