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当心“老铁卖货”坑你没商量

        秦鹏博

        新闻链接

        “种草神器”小红书APP近期遭多家应用商城下架。自年初以来,小红书就因涉嫌出售假货以及发布虚假测评、“黑医美”广告、低俗信息、攻略抄袭等在网络上热议不断,还有因此而产生的种种法律纠纷。消费者需擦亮眼睛,才能绕开“老铁卖货”的坑。

        1  自营平台侵权 电商经营者需担责

        深圳市民小王花费690元在小红书商城内购买进口食品,到货后发现食品没有任何中文标签。小王以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为由,将小红书运营商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该公司返还货款、10倍赔偿,并予以赔礼道歉。行吟信息公司抗辩称,该商品进货渠道合法,虽然缺乏中文标示,但不影响食品安全。经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后认为,依据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进口食品无中文标签,应认定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最终判令行吟信息公司退还小王货款,并予以10倍赔偿。

        2019年1月1日起施行的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在其平台上开展自营业务的,应当以显著方式区分标记自营业务和平台内经营者开展的业务,不得误导消费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其标记为自营的业务,依法承担商品销售者或者服务提供者的民事责任。

        因此,电商平台经营者对于自营业务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平台内经营者侵犯消费者权利的,消费者也可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供平台内经营者的身份信息,以便于诉讼维权。

        2 “老铁卖货”吸流量  谨防“种草软文”虚假宣传

        众所周知,小红书、蘑菇街、抖音类软件以“种草”著称,“老铁卖货”模式,是KOL(即关键意见领袖,Key Opinion Leader的缩写)作为测评者将测评结果转化为网络软文,目的是推广自己签约销售的商品。

        依据《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互联网广告,包括间接地推销商品或者服务的各类形式商业广告。因而“测评加销售”模式中,测评具备了网络广告的性质,受广告法等法律规范约束,互联网商城应遵守法律规定,规范测评、销售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做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广告的经营者不得在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况下代理、设计、制作、发布虚假广告。2016年6月2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颁布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互联网应用商店服务提供者应当督促应用程序提供者发布合法信息内容,建立健全安全审核机制,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电子商务法同样规定了,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向消费者发送广告的,应当遵守广告法的有关规定。

        关于虚假广告责任的承担问题。首先,经营者利用广告和其他方法,对商品做引人误解的虚假广告的,监督检查部门应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消除影响,并可根据情节处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其次,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由广告主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和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和发布者先行赔偿。最重要的是,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其他普通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发布者、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或者做推荐、证明的,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3 原创笔记有套路  引发知识产权争议

        传统电商平台竞争日益同质化,经营者们不断创新吸引流量的方法,例如,抖音短视频催生的“抖商”;小红书明星达人分享测评好物后,常常会贴上网络销售链接。但不少生活社区类软件内一篇篇图文并茂的UGC(指用户原创内容)背后,却混杂着诸多套路。不仅有各种网络写手代写刷量、制作“引流攻略”,更有的“种草笔记”根本不需要原创,直接搬运同业软件的图文内容,甚至开设虚假账号批量抓取其他运营商的数据内容。来自微博的旅行博主“Reacho”就表示自己的旅游攻略频频被小红书KOL抄袭,在向小红书投诉后却迟迟没有反馈,她在抄袭文章评论区指出“此文抄袭自马蜂窝攻略”,却惨遭禁言。

        关于权利人维权方式及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识产权保护责任的承担,电子商务法进行了详细规定。首先,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平台经营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因通知错误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的,加倍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平台内经营者接到转送的通知后,可以向平台经营者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声明应当包括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平台经营者接到声明后,应当将该声明转送发出通知的知识产权权利人,并告知其可以向有关主管部门投诉或者向法院起诉。平台经营者在转送声明到达知识产权权利人后15日内,未收到权利人已经投诉或者起诉通知的,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平台经营者应当及时公示上述收到的通知、声明及处理结果。

        最后,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总之,小红书、蘑菇街等APP“测评加销售”的互联网新兴营销模式,要求以高度信任作为基础,即测评内容与商品都是可信赖的。否则,长此以往,首先经营者内部衰败,失去消费者信任;进而经营者被监管机关严惩,遭遇软件下架;最终经营者因无法应对外部挑战,而逐渐被市场竞争所淘汰。高信任基础的来源,一是严监管,二是严自律。平台经营者既要重视用户消费体验,又要重视监管机关给予的整改意见,才能在创新的同时合规运营,持续发展。(作者单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 别让夏令营变“吓”令营

        韩迪

        暑假里,各式各样的夏令营令人眼花缭乱,很多家长选择它为孩子“充电”。然而,陌生的环境也可能带来这样或那样的危险,那么,如果孩子在夏令营中受伤了该怎么办?家长该找谁索赔?

        过度训练导致孩子生病

        组织方需担责

        ●案例回放

        初一新生小杨参加了某中学组织的夏令营,前往一家培训中心开展为期5天的军旅体验。一天,他在军姿训练时晕倒,医院诊断为热射病。小杨的家长将中学和培训中心诉至法院,要求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培训中心安排学生在高温天气下着迷彩服训练,显属不当,对小杨热射病的发生存在主要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的职责,存在次要过错,也应承担赔偿责任。此外,小杨本身存在可疑高热惊厥病史,自愿参加了学校在盛夏组织的军事训练,且未及时告知校方自己的身体状况,小杨及其监护人也存在一定过错,同样应承担部分责任。

        法律提示

        我国民法总则规定,八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们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即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而作为监护人,在明知被监护人有特殊身体状态的情况下,应当预见到高热条件下高强度体能训练将带来的身体负担,甚至致病,在这种情况下,仍选择参加训练,属于“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情形,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即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法官提醒

        家长在为孩子报名夏令营时应当注意以下两点:

        首先,选择证照齐全、人员专业、设施安全的正规夏令营。根据我国民办教育促进法,民办私立学校或培训机构应当取得办学许可证及相关的登记证书或营业执照。涉及风险系数高的培训,应当由具备相关职业资质证书的教职人员进行。

        其次,选择与孩子身体情况相适应的夏令营。家长报名夏令营不意味着全权放手不管,尤其选择体能训练类夏令营时,应仔细阅读学校发放的注意事项手册或风险告知书,了解高强度运动是否适合孩子的身体状况。

        游学中摔伤骨折

        旅行社需赔偿

        ●案例回放

        9岁的小马参加了某旅游公司组织的游学夏令营。根据双方的协议约定,活动期间旅游公司接受小马家长的委托和授权,对孩子履行监护职责,负责其安全及管理工作。但在夏令营用餐时,小马从二楼楼梯摔下,致右踝关节骨折。小马的家长将旅游公司诉至法院。法院认为,旅游公司应保障小马参加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而游学过程中选择的用餐地点位于二楼,楼梯陡峭、拥挤、无扶手,学生自行上下楼用餐,期间无工作人员在场组织、陪同。旅游公司未尽到合同约定的安全保障义务,因此判决其承担赔偿责任。

        法律提示

        本案中,旅游公司并非教育培训机构,其与小马的家长签订委托协议,双方形成委托合同关系。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旅游公司未能履行保障小马人身安全的合同义务,属违约行为,应赔偿损失。

        法官提醒

        报名游学夏令营前,家长要搞清楚夏令营的主体性质。有些是有合法资质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那么该机构应承担教育、管理职责。若孩子在夏令营期间受到人身伤害,该教育机构没有尽到上述职责,应当承担责任。也有一些是由旅游公司组织,名为夏令营,实际为旅游产品。这种情况下,家长在签订合同时,要特别注意包含“活动期间由该旅游公司负责保障孩子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条款,以保障孩子的权益。

        体罚致孩子轻伤

        夏令营教师担刑责

        ●案例回放

        15岁的小王在参加夏令营时,多次与14岁的小许调皮捣蛋,使得夏令营牛老师、祁老师用戒尺轮流打他们的手部、臀部,并责令二人罚跪,致使两个孩子有不同程度的受伤。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小许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于轻伤一级,小王臀部受伤。经法院审理认为,两名老师的行为均已构成虐待被看护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

        法律提示

        刑法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夏令营作为教育培训机构,对未成年人负有教育、管理、看护的职责,在看护过程中,老师以戒尺打未成年人,并造成一人轻伤,按照法律规定应承担刑事责任。

        法官提醒

        若发现孩子受体罚造成人身损害,家长应以拍照、录视频的方式保留证据,妥善保管好参加夏令营时签订的合同、医院诊断证明、收费票据等文件,同时及时报警。若孩子受伤害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将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此时,家长可以选择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方式要求被告人赔偿因犯罪行为造成的孩子的损失,也可以选择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若不符合刑事立案标准,家长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举办该夏令营的教育培训机构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作者单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 规则面前
    没有特例

        张鹏飞

        近日,女司机单某不顾停车管理员劝阻,将驾驶的劳斯莱斯轿车堵住医院急救通道,并不配合民警执法,引发群众围观,严重扰乱医院公共秩序。对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调查取证,依法对其行政拘留5日。

        劳斯莱斯女司机以为凭借“显赫”的身份、“优势”的地位就可以置规则、法律于不顾,结果被规则所唾弃,为法律所否定。

        医院急救通道承担着救死扶伤“最后一公里”的重担,单某堵住急救通道,面对工作人员和民警的疏导,依然我行我素引发围观,严重扰乱医院公共秩序,这是对法律的极大蔑视。 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经营、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警方据此作出处理,是对其行为的法律否定,更是对社会公众正义期待的一个有力回复。

        同时,我国刑法也规定,对于任意占用公共财物,情节严重的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单某并非孕妇,任意占用应急车道,如若在民警的疏导下仍不离开继续肆意,则可能涉嫌寻衅滋事罪,面临刑法的处罚。

        我国宪法规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种平等不仅是平等享有法律规定的各项权利,更是要平等遵守法律规定的各项义务。《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尊重宪法法律权威,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都必须依照宪法法律行使权力或权利、履行职责或义务,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无视规则、法律者都将面临法律的惩处。

        法律需要被信仰,更需要被践行。规则面前,没有特例。

        (作者单位: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检察院)

  • 分手后“微信红包”
    是否需要归还?

        陈杰  李明红

        案情回顾

        葛某与兰某经朋友介绍成为恋人,后双方因琐事发生分歧,兰某提出分手。葛某一怒之下,将兰某告上法庭,要求其返还借款3888元。葛某诉称,其前后在微信上给兰某转账5次,请求法院判令对方全部予以偿还,并支付同期的银行利息。兰某辩称,葛某转钱是其主动行为,并非借款。法院认定葛某的行为属于自愿赠与,驳回了其全部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被告在微信上的金钱往来是属于民间借贷还是恋爱期间的赠与。

        法院认为,区分民间借贷与赠与的关键,是看行为人的真实意思表达。在本案中,葛某和兰某虽已解除恋爱关系,但5笔金钱往来皆是在先前的恋爱期间发生的。其中4笔款项的发生时间为情人节、春节等特殊日子,钱款数额包含“6”“8”等吉利数字,且原告在微信转账(红包)之后的留言都是“么么哒”“一生一世”之类的祝福语;另1笔500元转账后,被告兰某的微信回复表情包写有“谢谢”两字后,原告也没有当即表示异议或者要求对方限期返还。结合生活日常经验,可以推定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为一般的恋爱往来,借款的可能性极小。据此,法院判定原告的行为属于自愿赠与。

        恋爱期间,当事双方通过微信红包来表达爱意比较常见。现实难题在于,民间借贷与赠与的关系有时难以区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出借人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因而,当一方希望发送微信红包的行为属于借贷性质时,就有必要通过微信留言或让对方事后补欠条等方式明确表示借贷关系的存在。

        (作者单位: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

        本版图片/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