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顺义村规民约“润”乡风

        本报记者 张小英

        从家门口的垃圾堆放到养狗拴狗链,从出租房屋管理到房屋重新翻建……在京北顺义,426个村村落落,不管大事小事皆有章可循。一村村各美其美,一章章各有特点,它们都有共同的名字:村规民约。

        日前,中央农办秘书局、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发布首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顺义区“‘村规民约’推进协同治理”成为首批20个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之一,也是北京市唯一一个荣列其中的乡村治理典型案例。

        顺义赵全营镇,一条牤牛河自南向北穿流而过。河西有个村子,曾因古泉而盛,叫西水泉。如今,这里民风淳厚,流传“昔有桐城六尺巷,今有水泉五米街坊路”的佳话。

        这段佳话,得从“割散水”的故事说起。昔日农村盖房,房后都会修“散水”,防止房基被滴下的雨水侵蚀。该村有不成文的君子之约:“散水”控制在60厘米左右。近几年,有人却打破规矩,“散水”不断往外侵,有的修了一米多宽。久而久之,“散水”越来越宽,街道挤得歪歪斜斜。车与车相会,常因路窄而剐蹭,村民你争我怨,谁都满肚子火。这个问题,成了摆在西水泉村党支部书记刘建华和全体党员干部心头的老大难。

        村里的事让村民做主,刘建华决定引导村民自觉去解决这个难题。村党支部与村民代表多次走村串户征求意见,把“散水切修到60厘米以内”写进《村规民约》,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获得一致通过。

        “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存,不见当年秦始皇。”桐城六尺巷的典故,在村里的大喇叭日日响起。大家一听都明白了,割散水、整环境,前前后后忙活了大半年,村里重新恢复了宽阔的道路,村风也日益和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乡村治理,也得各执一本“善治”之经。

        高丽营镇一村,曾是京郊出了名的“软弱涣散村”。五年前,“党员明职责、亮身份、做表率,争当五好党员”,首次写入村约第一条。村约之下,村党支部书记带领全村党员做表率,清理房前屋后堆积物、拆除私搭乱建……如今,村庄的脏乱差得到彻底解决,真正实现了无垃圾村。

        仁和镇河南村,是顺义区第一大村,外来人口严重倒挂、环境“脏乱差”,一直是困扰村庄治理的“老大难”问题。近几年,村两委将“以水电管人”、环境“门前三包”、规范“出租房”管理等纳入村规民约,使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这样的例子,在顺义各镇比比皆是。与此同时,各镇人文地理、经济条件、建设水平等都不尽相同,各村“村规民约”也因村制宜、各有侧重。

        以潮白河为界,天竺镇、仁和镇、后沙峪镇等为代表的河西大部分村庄,经济比较发达、外来人口众多,“村规民约”则侧重对出租房屋、流动人口管理;北小营镇、木林镇、龙湾屯镇等为代表的河东大部分村庄经济相对薄弱,其约定重点是村务管理、环境整治、家风民俗等内容,辅以精神鼓励和经济奖励。

        一系列事实表明,村规民约如同一把“软尺”,只有符合村情民意的实际,才能“规”得准、“约”得实、入到“户”、见到“行”。

        如今,在村规民约推动下,顺义区基层党组织增强了活力和战斗力,群众实现了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和自我监督。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村规民约“规”出了农村好气象、“约”出了农村新风尚,让新时代的京郊乡村找到了熟人社会的“善治之道”。

  • “非遗网红”唱响平谷老调

        本报记者 张小英

        “平谷在北京的最东边,半是平原半是山,两条大河水不断,日夜奔流向西南……”伴着抑扬顿挫的鼓声,打起清脆悦耳的鸳鸯板,李克文在北京市“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演讲大赛的舞台上,唱起悠扬婉转的平谷调。

        家住王辛庄镇齐各庄村的李克文,是土生土长的平谷人,她卖过粮油饲料、跑过保险、当过婚礼主持人。五年前,当她听了平谷调代表性传承人杜润启唱这首《平谷的山》后,决定拜师学艺。

        “当时就觉得用本土的乡音和鼓曲,唱家乡的青山绿水、风土民情,别有韵味。”年逾不惑的李克文却不曾料想,刚开始,单是打响两块半圆的黄铜板,就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后来再加上鼓点,更是掰不开镊子,学了一年多才敲利索。”

        平谷调又称平谷大鼓,是一种鼓曲艺术。1880年,由平谷南太务村民间艺人王宪章根据本土乡音及民歌并吸收其它大鼓的音调创建,距今已有百余年历史。“但由于练习时间长、见效慢,一直没人学,师父64岁才同时收了我们五位弟子。”李克文说,“如今,会唱这种鼓曲的,在平谷也不超过15个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克文把平谷调唱进了网络直播间。“2017年,一家直播公司要我在直播平台展示才艺。我知道看直播的都是年轻人,就问能不能唱平谷调,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文化,当时就得到了负责人的支持。”李克文笑着说,“没想到,这百年老调还真受到了不少年轻人关注。”

        之后,李克文每天下了班,来不及吃几口晚饭,就匆匆上妆、布景、装声卡,打开手机摄像头,开始她的网上直播。她不仅自编自唱平谷调,介绍平谷的历史文化、土特产,还邀请平谷榜样讲述他们的故事……一年下来,李克文的主页有两百多场直播,累计人气值有十几万。

        “每次在线观看都有几百人,还有许多人每天晚上专门等着看直播。这些数据虽然不能和其他直播网红相比,但只要有一名观众愿意听,我都要唱到最好。”李克文说,“有很多年轻人给我打赏,我还劝他们要适可而止,留着钱去孝敬自己的父母。”

        为了给直播间注入新的内容,李克文闲下来就看书、学习,每天思考着把身边的好人好事、社会正能量都演绎出来。有人说,她唱着百年老调,成了“非遗网红”。她却笑着说,“是首都北京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让我成了网红。”

  • 古建专家把脉胡同修缮

        本报记者  于丽爽

        下午两点多,烈日当空,炙烤着大地。

        国家级历史文化街区内、东四四条胡同西口,走来一支兴致勃勃、三四十人的队伍,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大家簇拥着一位身材瘦高、头发斑白、精神矍铄的长者,他上身穿着浅色短袖衬衫,脚踩运动鞋,走起路来步伐轻盈。

        “像这种刷浆的不要。当然,刷浆也看什么情况,老活儿没这个,刷浆捯饬是后来的,而且特别容易掉,掉了以后更难看。只要是整砖,就应该真砖实缝。”刚进西口,看到路南把头的房子后砖墙上刷了一层灰,长者直言不讳。

        这位何许人也?他是被古建大家罗哲文题词“一代瓦石宗师”的刘大可,著有《中国古建筑瓦石营法》一书,该书是很多从事古建研究和施工的人的工具书。

        当天,东四街道专门邀请刘大可来给胡同整治修缮把脉,一方面给整治完的部分找毛病,以防再犯;一方面给整治中遇到的问题出主意,让整治效果更好。同时,也是对参与各方最好的培训。

        请这么大的“腕儿”来,消息一出,不出所料,报名人数远超预期。除了东四街道办事处主任、主管胡同环境整治的副主任、相关科室全体工作人员,街道责任规划师、正在进行的九条胡同环境整治设计师、施工监理和工程人员,负责整个东四地区直管公房修缮的东四房管所负责人,还有东四胡同博物馆居民讲解员、东四胡同居民以及胡同爱好者和媒体记者等,呼啦啦来了三四十人。

        铁营胡同10号,是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住了12年的弢园的跨院,最南边贴着院墙的听松楼卷棚歇山式屋顶,气势宏伟,在胡同里非常少见。最近,街道刚做通居民工作,把听松楼后墙上的二层违建拆了。听松楼不是文物,不能享受文物修缮的待遇,但拆违之后怎么保护?如何避免画蛇添足?走到这儿,街道副主任高洪雷请教。

        “转角上正好有这么一个对景,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挺重要的,不管它是不是文物。胡同里还有这样的建筑,真是不多见,应该把它展示出来。”刘大可沿着后墙端详着听松楼说,“不过我也要提个醒儿,有些东西往往不动它,十年二十年还好好的。结果一动,这儿不行那儿不行,都不行,越修越多,反倒给修糟践了。”在刘大可看来,听松楼小修不解决问题,大修就要慎重。高洪雷听得频频点头。

        在原始风貌和使用寿命之间,作为主管整治工作的副主任,高洪雷也很纠结。“像这些风化的砖雕,我刷一遍浆,可能它的使用寿命还能延长;如果为了原始风貌不动,可能风化的速度会更快。我顾哪一头?”

        “那就看当下哪一头更重要了。”刘大可笑了,“如果它是特别有价值的文物,你还会想刷浆吗?肯定是原始风貌更重要!老城保护也一样,砖雕是有艺术性的,展示出来的越多越好。这个时候就要牺牲一点儿结不结实的问题了。”

        东四九条胡同眼下正在施工。在一处传统门楼前,负责整治设计的设计师向刘大可求教:“这个门上面的板子上目前是空的,什么装饰也没有,可不可以做彩绘?”

        “老城里面,这个规制的门楼就允许画彩画,所以可以画!”刘大可肯定地说。他又进一步补充到,“新总规提‘恢复性修建’,关键词一个是‘恢复’,一个是‘修建’。我理解,原来老城里有的东西,就可以复建;没有的东西,不能自由发挥加进来。原来老城里这样的门楼可以画彩画,现在我们查不到它的原始状况了,但按规制,画彩画符合老规矩。”

        看到墙上的透风,有施工人员说,有的地方觉得不好看直接给贴上面砖了,有的保留,但风化的越来越严重。“对于比较残破的构件,怎么弄?如果趁着它还是真的时候,能照着它的样子复制一个,更好。”刘大可说,因为非遗是门手艺,没地方练手,手艺就断了。“比如胡同里原来有一个庙,可以再复建一个庙,如果有地方的话,那不是很有味道吗?”

        “听了专家的讲解,特别解渴,自己学习过程中一些模棱两可的地方,这下都弄明白了。我家就住在这儿,以后给游客们介绍介绍古建知识,胡同整治的时候做做监督,底气更足了。”居民郑大爷说。

        刘大可最后总结,“老城修缮,既存在技术问题,也有理念问题。老城是原著,我们最好是当翻译家,比较忌讳当作家搞创作,更忌讳当诗人浪漫地发挥,更忌讳的是戏说。”

        “从2017年开始‘百街千巷’环境整治,我们是一边干一边学。胡同改造提升涉及方方面面,专家有不同的看法,设计师有不同的理念,居民有不同的要求,施工队技术水平也不一样。需要一个不断纠错、统一认识、提升效果的过程,才能把老城这张金名片擦得更亮。”东四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志勇说。

        于丽爽摄  

  • 大兴新凤河变身“天然氧吧”

        本报讯(记者 陈强 通讯员 杜晓婧)家住新凤河边的王鹏飞,退休后的一大爱好就是遛弯儿。之前,他喜欢朝东走,这两天,他决定往西瞧瞧,“从前的‘蚊子河’,现在竟然风景如画,成了‘天然氧吧’!”他忍不住给近日完工的新凤河流域综合治理项目点赞。

        连接大兴新城和亦庄新城的新凤河,历史上是皇家苑囿“南海子”的一部分。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工业大院在流域内逐渐建设成片,许多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排入河。两岸较差的人居环境,给新凤河扣上了“蚊子河”的帽子,每到夏季,为避免蚊虫和异味的袭扰,居民甚至不敢开窗通风。

        综合治理项目开工前,大兴区已将新凤河流域内的工业大院全部拆除。据介绍,本次治理历时近一年,涵盖新凤河30.1公里长的干流及其左岸23条支流,流域面积166.4平方千米,涉及大兴新城、亦庄新城以及黄村镇、西红门镇等多个区域。

        新凤河是城南地区狼垡湿地和三海子公园两大湿地水资源交换的重要渠道,也是本市河湖水系连通“三环碧水”绕京城西南部重要构成部分,更是永定河和北运河之间连通的重要通道。北控水务大兴项目部技术总工巨波介绍,项目完工后,新凤河流域的综合治理,将有效改善区域水环境质量,提升区域人居环境品质。

        作为大兴区首个大型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新凤河流域在改善水环境质量的同时,还构建了“一廊三园多节点”的生态景观空间格局。“一廊”是指新凤河生态廊道,每天约有4万方清水注入河道,两岸植物集中连片打造“天然氧吧”,近水步道可为周边居民提供更多安全的亲水空间;“三园”是指滨河公园、黄村湿地公园、瀛海湿地公园,全部建成后可增加新凤河沿岸休闲游玩的自然空间;“多节点”是指根据河道周边交通、居住环境,沿河设置的松涛霞影、竹影曲径、山水画韵、老凤荷香、杏林香阶等景观节点,移步异景,处处彰显中国传统文化。

  • 石景山将打造5分钟生活圈

        本报讯(记者 孙云柯)记者日前从石景山区商务局获悉,该区计划利用两年时间,打造“空间集约、功能复合、标准规范、形象统一、环境优化”的生活性服务业格局,带动区域消费升级和城市更新,计划到明年年底前建成至少75个5分钟“社区步行生活圈”。

        石景山区作为首个获批的北京市生活性服务业示范区,目前已基本实现八项基本便民服务功能“15分钟步行生活圈”全覆盖,接下来,石景山区将在提前完成全市街区商业生态配置指标建设“保基本”任务的基础上,通过生活性服务业示范区创建引领城市更新,聚焦老旧商业街改造,在满足周边居民生活消费需求前提下,注重公共空间改造和业态品质提升,结合街区历史特色,在2020年底前打造至少5条北京市生活性服务业示范街区。

        此外,石景山区还将在明年年底前建设至少75个5分钟社区步行生活圈,除基本便民业态达到市街区商业生态配置指标外,还将提升便民服务业态配置达到70%以上,便民商业网点连锁化率不低于60%,利用腾退土地、地下空间合理补足商业便民设施缺口。

        生活性服务业示范店方面,石景山区将重点在早餐、超市(便利店)、洗染等领域,建设完成100家高于行业标准规范的生活性服务业网点,培育一批“区域重点、全市领先”的示范企业,为地区经济发展、百姓生活便利提供强有力保障。

  • 朝阳实现职工子女托管班全覆盖

        本报讯(通讯员 王梓希)假期谁带娃,一直是双职工父母面临的难题。今年,朝阳区43个街乡全部开设了职工子女暑期托管班,托管孩子1200余名。

        团结湖街道的职工子女托管班,一场别开生面的京剧脸谱课吸引了不少孩子。“脸谱中紫色代表善良与忠诚,黑脸代表公正正义,金银两侧通常画的是神仙鬼怪……”老师的讲解引起了孩子们的兴趣,大家接过白色脸谱,便迫不及待地拿笔画起来。

        今年,团结湖托管班充分整合地区资源,安排了许多特色课程,受到孩子和家长的欢迎。“从早上8点第一个孩子送进来,到下午5点最后一个孩子被接走,我们全程保证每个孩子的安全,让家长们放心。”团结湖街道工会负责人说。

        想要办一个家长放心、孩子开心的托管班,并不是一件易事。朝阳区总工会在反复调研、摸清职工需求的基础上,今年首次全面推广职工子女暑期托管项目,自筹划之初,就定下了“公益、自愿、安全”的原则。作为托管班的主办单位,各街乡工会在场地、师资、饮食、活动设置、安全措施等各个方面精心谋划,通过精准化服务切实提升广大职工的获得感、幸福感。

  • 永外啤酒花园点亮南城夜经济

        本报讯(通讯员 洪珊)花生配毛豆、啤酒配炸鸡,听驻场歌手high唱全场……昨晚,位于东城区永外街道的百荣啤酒花园——深夜食堂2.0版开业,即日起到10月底,每日17:30营业至24:00,点亮南城夜经济。

        为搭上夜间经济的消夏列车,百荣从百余家餐饮商户中甄选十余家商户,开办啤酒花园,面积近2000平方米,可容纳食客500人,提供特色海鲜、精美小食、果汁饮品、酒水饮料等。试营业期间,香辣臭鳜鱼、秘制炒年糕、炒烤肉非常受欢迎。

        “我们有将近3000个车位,停车不犯愁。下一步,我们打算邀请附近社区多才多艺的居民登上舞台,将网红的广场舞,搬到消夏广场。”百荣世贸商城副总经理张蔚介绍。

        “以前的百荣,以批发零售为主,下午5点关门,晚上不够亮!”东城区商务局副调研员张立丹介绍,如今,百荣整体营业时间调整为9:00~20:00。目前,南城首家盒马鲜生超市入驻百荣以来,营业时间是9:00~22:00;下一步百荣将会以餐饮区为起点,逐步将营业时间延长至22:00,点亮南城夜间经济。

  • 房山PM2.5浓度创历史新低

        本报讯(通讯员 刘海军)房山区生态环境局日前发布,今年1至7月,该区PM2.5累计平均浓度为45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21.1%,创下有监测数据以来历史最低。

        据介绍,今年以来,房山区生态环境局进一步加大对污染源的监管力度,严厉查处各类环境违法行为。一方面做好环境质量监测,半年来共完成各类监测90次,为治理提供依据;另一方面加强污染源监测,半年来共监测污染企业922家次。在此基础上,该局还加强执法,开出各类环保罚单共计2200多万元。

        今年上半年,房山区组织制订了《打赢蓝天保卫战2019年行动计划》,明确7方面34条55子项任务措施,切实将2019年大气污染防治各项任务细化分解到各有关部门和乡镇(街道)。下一步,房山区生态环境局将继续加大污染源治理力度,持续改善空气质量,确保实现年度任务目标。

  • 延庆开启“垃圾分类”文明实践

        本报讯(通讯员 刘嘉豪)近日,延庆区18个新时代文明实践所、423个新时代文明实践站同步开展了“一颗红心 绿色生活”第三期新时代文明实践主题活动,活动以“垃圾分类”为切入点,引导社区居民、村民参与学习,让文明实践的种子生根发芽。

        一大早儿,井庄镇西红山村新时代文明实践站里,坐满了上百位参加活动的村民。“废电池属于哪类垃圾?装果皮、剩菜的厨余垃圾的塑料袋怎么投放?”来自延庆区城管委的宣讲员左子健围绕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分为哪几类、应该如何进行垃圾分类等,为村民们讲解了垃圾分类的相关知识。讲解过后,工作人员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垃圾道具,对村民们的学习成果进行“考核”,村民们自告奋勇“应战”,刚会识字的小朋友也不甘落后,在测试中大展身手。科普、互动、比拼……精心设计的各项活动轮番上阵,不仅让大家通过亲身实践认识到了实行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也引导孩子们从小养成垃圾分类的好习惯。

        暑期来临,在香水园街道东外社区新时代文明实践站,小朋友与党员也共同参与到实践活动中。通过将环保理念延伸到家庭,动员全家共同参与到垃圾分类的行动中来,以教育一个孩子、影响一个家庭,带动一个社区的形式,推动新时代文明实践工作在基层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 怀柔杨雁路道路改造工程通车

        本报讯(通讯员 单昆宇 段峥)近日,杨雁路——大秦铁路至京密路道路改造工程实现通车,拓宽了直达怀柔科学城核心区的主要通道。同时,改造工程通过提高道路等级、完善市政管网,有效满足了怀柔科学城北房区域和影视产业示范区的市政需求。

        杨雁路是经京承高速来往怀柔科学城的骨干道路,南起京承铁路,北至永乐大街。作为怀柔科学城交通配套工程,此次杨雁路改造范围南起大秦铁路,北至京密路,全长约5.9公里,由二级公路标准改造为城市主干路标准,增加车道数量,由双向两车道变成双向四车道,设计速度50公里/小时。

        杨雁路道路改造工程共包括:道路工程、交通工程、绿化工程、照明工程、雨水工程、污水工程、再生水工程、给水工程,以及供电、通信等管线工程。其中,累计铺设雨水管道11020米、污水管道855米。

        怀柔区城管委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在道路建设的同时,实施了配套管线设施建设,既完善了雨污分流及再生水资源利用,又落实了海绵城市的建设理念。同时,道路增加了非机动车道和人行步道,让车辆、非机动车和行人各行其道,大大提高了道路的通行能力,保障了行人出行安全。

        据悉,目前,杨雁路道路改造工程已完成交通标志线施划和道路通车,预计8月底完成道路照明工程和交通标志牌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