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码字人”把书店变文化社交圈

        本报记者 牛春梅

        书架上有文艺青年喜欢的剧本《安魂曲》,有兰波的诗歌集,书店上下楼的书架间上演过浸没式戏剧,双休日的书店举行过戏剧、诗歌、电影、音乐的讲座,书店对面的多功能厅就是即兴戏剧的临时排练场……“码字人”是个书店,但有时又会变成放映厅、小剧场、沙龙或各种艺术空间,这里大概是北京艺术浓度最高的书店了。

        投入二百万读者三四个

        书店演戏、读诗、赏片看似不务正业,但在实体书店式微的今天,却是创新的尝试。这一点从“码字人”短短11个月的经营中,可以看出一些“门道”。

        “码字人”位于和平里北街尚8远东科技文化园,并且藏在园区的最深处。别看位置偏僻,但能够在园区里拥有这样一个空间,店主李苏皖已经很知足了。从前年计划开书店开始,她就一直在到处找地方,找了半年多才找到正在招商的远东科技文化园。

        她喜欢这个仪表厂老厂房改造的空间,喜欢园区里的爬山虎、大草坪、老梧桐,但她只付得起一半的房租。当时,园区正在一点一点对外出租。从春天到夏天,她看着墙上的爬山虎从萌芽变成绿浪,她看上的空间逐个被别人租走。为了向园区证明从未开过书店的自己真的有能力经营一家书店,李苏皖先后几次在园区空闲空间办“快闪”的书店。那些书店的寿命长则两三天,短不过几小时,“一次次经历一家书店的‘诞生’和‘死亡’,心里特别难过。”回忆起一年多前备受煎熬的经历,她现在还是会忍不住红了眼圈。直到第三次快闪书店结束,园区才通知她,最后一个空间可以低价租给她,而她要以每年举行不少于一定数量的公共活动回馈园区。

        在前期投入大概200万元后,书店终于开起来了。李苏皖给书店设计了大大的玻璃门,那样能让外面路过的人看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会觉得很美好。但现实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书店刚开业时,她几乎发动了自己从小学到大学所有的同学,还有以前的同事来捧场,而热闹过后的冷清才是书店真实的一面,一天只会有三四个人走进来,还不见得会买书,有的是转转坐坐就走了。

        李苏皖倒是沉得住气,“这些都是刚开始就想到必然会面临的境遇,来的人走了,说明这里不吸引他,也不必伤感;有的人进来看了很久书才走,说明他需要你但没有回报你,你应该再想别的办法让他回报你。”

        多种活动构建文化社交圈

        因为位置偏僻,光靠路过的人流维持经营不大可能。开业没多久,李苏皖着手结合书店以戏剧、诗歌、电影、艺术类书籍为主的特点,举办各种活动来“引流”。

        书店是文艺的,在这里举办的活动也都非常文艺,有诗歌分享、交流,有艺术电影欣赏,还有戏剧主创交流、座谈活动。李苏皖有媒体和艺术圈的资源,尽管活动规模不大,但往往非常有创意或是很实在。比如他们曾举办青年诗人系列活动,连续四周每周六下午邀请青年诗人和读者分享他们的作品,最后还将十六位参加活动的诗人的代表作品汇编成册。为了保证现场效果,活动会收取少量费用,参加活动后又会以购书券的形式返还。

        慢慢地,书店有了回头客,有了固定的收入来源,每天都会有新增的粉丝。平时较好的情况,一天能有二三十人进店,赶上双休日的活动能有上百人,书店也有了二百多位固定会员。这个数字看上去不多,但这些客人都是目的性很强的有效消费人群。让李苏皖最开心的是,活动结束时经常能听到有人说:“来这儿参加活动是我这一周最幸福的时刻了!”在李苏皖看来,当下实体书店应是一个复合状态,早期的图书消费功能已经弱化,现在来到实体书店的人一定还有更多的需求,有的人是为了体验文化现场,参加活动遇见有意思的人和事儿。

        随着书店影响力越来越大,活动也越来越吸引人。今年5月,李苏皖在书店导演了一出浸没式戏剧《请和我跳最后一支舞》。书店做活动并不新鲜,但像这样把书店变为舞台、变成剧场的,在国内还是头一个。虽然整个团队并非完全专业,但是这个脑洞大开的想法,吸引了不少观众。三天演出,每场五十张门票,几乎都是自己买票来看的观众。很多人好奇书店里的浸没式戏剧会是怎么回事儿,慕名而来。最近几周,书店又与专业团队合作举办了一个即兴戏剧的培训,每周二有二十多人来参加活动,大都是年轻人。在他们看来,这不仅是一个学习戏剧、放松身心的活动,同时还具有社交功能,“我们这些单身的人平时工作很忙,下班后回家又没意思,不如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也能扩大一下自己的社交圈。”

        读者幸福店主也骄傲

        晚9时,书店快要关门了,会员郭女士急匆匆地进来。原来,第二天就要出差的她,赶着出差前把借的书还了,再借几本新书带在路上看。

        郭女士是在一次参加戏剧活动时发现了“码字人”这块宝地,“我太喜欢这个地方了,这里的书跟其他书店很不一样。”其实家门口就有知名实体书店,但她还是愿意开车20分钟来这里看书、借书。听着郭女士的倾诉,李苏皖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正是众多这样的铁粉支撑着她度过了过去11个月,并且更加期待未来。

        刚开业没多久时,李苏皖发现每天傍晚都有一个穿校服的高中生来店里。一聊天才知道,他是附近一所高中的高二学生,想考中戏或电影学院,无意中发现了“码字人”,“在他看来,这儿简直就是一座宝库,都是他想看的电影和戏剧方面的书。”后来这个孩子又带来了他想考中戏的同学,把这里当做他们的艺考“培训班”。李苏皖还结识了几位对书店情有独钟的女孩子。她们在找工作和租房子的过程中发现了“码字人”,后来就在附近寻找合适的房源,希望自己能经常来这里休息一下。

        读者的感受正是李苏皖的愿景,“希望大家能觉得书店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场所,可以在这里遇见各种好玩儿的事情、各种好玩儿的人,遇见更多创意、活力、新鲜和美好。”

        “码字人”和园区的合同,还有四年多,李苏皖相信自己会一直干下去,“经营这个书店,你会觉得自己没有虚度时光,因为你把时间用在了你认为值得的事情上,是很骄傲的事情。”

  • 莫让成人的物质化倾向影响孩子

        本报记者 韩轩

        儿歌是孩子成长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伙伴,甚至还担负着帮助孩子认识世界、建立价值观的作用。不过,现在适合孩子听的儿歌太少,尤其是新创作的儿歌,部分作品歌词无趣无味、三观陈旧,有的还带有物质化的倾向。为此,业内专家呼吁,不要把成人的物质化倾向过早传导给孩子,请多给孩子留一点纯净的空间。

        给孩子的歌别太物质化

        王府井书店的儿童图书区,家长谢女士正在给儿子挑选儿歌读物,货架上摆着几本儿童歌曲集和歌谣集,谢女士很认真地翻看歌词的内容。

        “给孩子听的歌必须自己把关,要不然不知道他会学来什么。”谢女士说,儿子经常在游乐场坐摇一摇的玩具车,有一次她听到玩具车内置音乐唱到“我最近中了五千万”,歌词里还有“我准备把这五千万全部存到你的账号上,赶紧拿存折和身份证去取”。谢女士感到很迷惑,再往后一听,歌词里说的“千万”并非五千万元钱,而是祝愿对方“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幸福”等五个“千万”。

        虽然如此,谢女士还是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孩子还小,想事情不像大人那样全面,可能听不到后一半,他就照着前一半学了。”而且,歌曲中“老大”“存折”“取钱”等措辞,也让她觉得太成人化、社会化,不适合孩子过早接触,因此她觉得儿歌读物必须要亲自把关。谢女士说这些话时,她的儿子就在一旁瞪着大眼睛听着。她找到一本童谣集,书中的儿歌主题都是小鸭子、小公鸡一类,六岁的小男孩看了一眼,说了一句“没意思”,谢女士感到很无奈。

        “现在适合孩子听的儿歌,尤其是新写的儿歌确实太少,不少作品没有童真童趣,孩子不爱听也是现实。”著名词曲作家、《小螺号》的创作者付林坦承。至于部分儿歌歌词中出现“钱”“红包”等词汇,付林表示:“社会的物质化倾向不应该过早传导给孩子,请多给孩子留一点纯净空间。”

        不要用“爷爷的思维”写歌

        时代在发展,儿歌也在变化,并非所有儿歌都适合当今的时代。

        家长王女士就觉得现在有些儿歌“观念陈旧”,她在早教机上听过一首名为《我有一个家》的歌曲,其中一句“爸爸去挣钱,妈妈管着家”让她感到很不舒服。“这都什么年代了,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太老旧了。”王女士说,不少早教机或游戏机的内置歌曲中都有这一首,微信妈妈群里的年轻妈妈们都不太喜欢这样的表达。

        “还有一首歌叫《爸爸好》,歌里说爸爸‘挣得多,花得少,剩菜剩饭他全包’。”王女士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老公有些无奈,作为爸爸有那么多值得歌颂的地方,为什么歌词要这么写。”王女士说,她猜想这首歌可能想从孩子的视角唱爸爸,想写得可爱一点、孩子气一点,但唱出来让人觉得很不真实。

        事实上,有些儿歌不光家长听着别扭,孩子也不喜欢。著名词作家、《好人好梦》《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创作者樊孝斌就遇到过这个问题。他的孩子今年13岁,很多年不听儿歌了,因为儿歌太“弱智”。就比如《数鸭子》这首80后、90后听着长大的儿歌,现在的孩子会认为:“谁还二、四、六、七、八地数鸭子?”用他孩子的话说,有些儿童歌曲听起来感觉是:“你们大人怎么那么幼稚?”

        樊孝斌表示:“现在社会发展太快,孩子们见多识广,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这对儿歌的创作者来说是个挑战。”他认为歌曲创作要有时代性,“不能用爷爷的思维写歌给孙子听,那小孩肯定不爱听。”

        流行口水歌不能代替儿歌

        既然适合给孩子听的儿歌不好找,不少学校、幼儿园选择另一个办法,放成年人唱的歌曲给孩子听。四岁孩子的妈妈肖英向记者反映,她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天天播《卡路里》《小苹果》《水果拳》等歌曲,让孩子们跟着音乐跳舞、做活动。

        “孩子正在培养审美力的阶段,听成年人的口水歌不合适。”肖英表示,自己也苦于找不到优美又有品位的儿歌,干脆不给孩子听儿歌了,“只让他听一听根据古诗词谱曲的歌,比如作曲家谷建芬的新学堂歌,其余时间就让他读诗。”她还感叹,像自己听着长大的《兰花草》《送别》这类歌曲,现在实在太少了。

        付林认为,一首儿歌想要达到高质量,对创作者来说很难,“儿歌的功能不仅要让孩子们感到开心愉悦,健康快乐地成长,还要启迪孩子心智,丰富想象力,提供美的价值。”他并不反对把流行音乐元素加入儿歌创作,但是一定要符合孩子的心理状态。

        “为孩子写歌,作者一定要有真情实感,不能流于形式。”樊孝斌说,目前优质儿歌稀缺,创作者也要自省。现在的歌曲创作大多是商业行为,有邀约才创作,儿歌作品的商业回报低,肯为孩子写歌的人少。他提议,儿歌创作可以是全民行动,词曲作家创作时一定要了解孩子们的想法和话语体系,“可以去参加儿童夏令营,和孩子们一起待上几天,了解他们的想法。”他严肃地表示,“自己坐家里凭空想想就写,那是自欺欺人。”

        付林还提议,有时作曲家辛辛苦苦为孩子们写了儿歌难以流传推广,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不知道有好作品,只能播放成年人的口水歌,“希望教育者和词曲作家、歌者联动起来,有好的歌曲一起推广,让好歌诞生后也有听众。”

        漫画/王鹏  

  • 《加油,你是最棒的》获赞接地气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听到《加油,你是最棒的》这个“鸡汤味儿”很浓的剧名,有些观众可能会以为又是一部虐恋的青春剧。这部由邓伦、马思纯、韩童生等主演的电视剧,讲的其实是逐梦演艺圈的故事,却触及了那些现实里的不如意,肥胖、被边缘化、工作没有起色……观众在这里看到了真实的人生,该剧目前的豆瓣评分为7.7分,超3.7万名评分观众中,七成给出了8分及以上的评分。

        《加油,你是最棒的》围绕着过气明星郝泽宇(邓伦饰)展开故事。选秀出身的郝泽宇历经十年沦为过气艺人。为坚持做演员的初心,他和助理福子(马思纯饰)、经纪人牛美丽(倪虹洁饰)、出租车司机福方树(韩童生饰)组成新的团队,继续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剧中的福子本是超市促销员,失业后被老爸安排去地铁站售票,结果误打误撞成了郝泽宇的助理,看到他的付出后,决心和他携手前进、帮他实现梦想。

        逐梦演艺圈的题材容易充满悬浮剧情,而《加油,你是最棒的》却将它还原到了具体的生活和职场情境中,接了地气。清晨的早餐摊、北京的胡同、开在比萨店里的经纪公司……扑面而来的是满满的生活气息。

        韩童生饰演的福方树,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这个角色常用自己的职业经验给予年轻人正确的指引:“凡是司机,都遇上过堵车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耐着性子一步一步往前挪,有人就偏不,专找那个拐弯抹角的小道走,最后绕一大圈子,回到主路上,车通了。改条道不解决问题,也别老是一走了之,走了能解决问题吗?都是殊途同归。”这样平实的台词,在剧中还有很多。

        很多观众在剧中看到了马思纯的“发福”,她自己也承认因为角色需要增肥了15斤,在剧中“胖到了极致”。除了增肥,马思纯也为福子设计了很多小动作,比如讲话偶尔结巴、吸鼻子等,让人物看起来更加放松真实、接地气,“她是一个完全没有束缚的女孩,特别地真实,我觉得加上这些小动作之后会让这个角色更丰富。”在她看来,这个角色最具挑战的反而是福子那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因为我不是北京人,所以我的北京话需要跟韩童生老师多练习,我也会跟邓伦去学,他们的口音都比我更地道。”

  • “魔天轮”保利剧院开启魔法世界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保利剧院前晚上演大型原创魔术秀《魔天轮·起源》,四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著名魔术师用眼花缭乱的魔术技艺,制造欢乐的“秘方”,令全场观众惊呼不断,开怀不已。

        19时30分是演出开始的时间,按照惯例,现场应该安静下来了,可“魔天轮”却不一样。两位小丑演员拿着气球突然出现在观众席后方,让观众惊喜不已。伴随着欢快的音乐节奏,他们用滑稽的动作、夸张的表情和手中的气球与身边的观众进行开心的互动。台下,孩子们的尖叫声和欢笑声让演出现场沸腾了。

        四位魔术师各具特色。阿隆佐是个“老顽童”,一头卷发永远配着一副笑脸,看着就让人从心里觉得喜兴。他的魔术设计充满喜剧色彩,表演则是即便再紧张也能让人放松神经。洛迪·科比是一位喜欢耍酷的魔术师,他的鸡冠子头造型令人印象深刻,几乎在每个节目结束后,他都会双手叉腰侧着身子摆一个酷酷的造型。他的节目充满了“暴力”,动不动就拿着电锯上台锯胳膊锯腿,但观众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魔术师会故意把节目编排得具有喜剧味道。约瑟芬·李是这个魔法世界中唯一的女魔术师,性感、漂亮、帅气,很有亲和力。她表演的“人体分离术”让人揪心,引发不少尖叫,而“飘浮灯球”则展示了女性表演者的浪漫和优雅。来自委内瑞拉的青年魔术师温斯顿·杰斯是一位刚刚出炉的意大利魔术大赛冠军,他的牌技为这场魔术秀增添了不少神奇的色彩。

        与其它城市不同,除了欣赏四位魔术师的精彩表演,北京的观众还有幸领略中国魔术师杨小磊的风采。这位来自天津的90后魔术师,是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他的手彩魔术和舞台魔术都极富魅力。

        这场魔术秀此次在北京仅演出两场。制作人李驰表示,未来几年内,“魔天轮”系列计划将推出三部,已经签约的12位来自世界各地的魔术艺术家将在未来三部曲中相继登台亮相。

  • 冯骥才出新散文集《世间生活》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冯骥才最新散文集《世间生活——冯骥才生活散文精选》昨天面世。该书辑录冯骥才六十余篇生活散文,创作时间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今,跨越近四十年。

        冯骥才的散文作品,文风优雅,内涵广博,情感深沉动人,既体现出当代文化大家的学识修养、气度担当,也流露出他自信而从容的人生智慧。《珍珠鸟》《挑山工》等篇章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读过的人数以亿计。此次收入散文集的既有《珍珠鸟》《灵感忽至》《往事如“烟”》等誉满天下的名篇,也有《结婚纪念日》《房子的故事》《为母亲办一场画展》等近年来冯骥才描绘生活、描绘人世间的感悟之作。

        《世间生活》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根据所收录文章分为四辑,分别为“人生感怀”“生活雅趣”“人间生灵”“旅行印象”。“人生感怀”篇多为冯骥才对人生中的某些重大际遇或亲友交往的感慨之作,也有对世事的看法和感想;“生活雅趣”篇则记录了他工作之余的生活趣味,有书画音乐,更有遛摊寻宝、香烟美食,幽默风趣的文字,流露出他“物皆有情”的真情感悟;“人间生灵”篇不仅写春秋冬夏、花鸟鱼虫,更写世间之人、人间之情;“旅行印象”篇则收录了他游历国内外的散文,走访名为旅游,实则为文化守护之旅,冯骥才的文化担当和责任意识也在文字间悄然显露。

  • 《我要打篮球》推选篮球新星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由李易峰、邓伦、林书豪、杜锋担任明星领队的青春篮球真人秀《我要打篮球》,昨天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开播发布会。

        为了凸显篮球的竞技性与刺激感,《我要打篮球》赛制设定了四位领队,组建起两大“俱乐部”展开对抗。节目遴选150多名来自全球的篮球新星,经历海选到组建阵营,参与主客场对决、名将城市追击战等花式玩法,最终迎来终极之战。领队各司其职,球员们将面临“球商”与“星商”的双重考量。现场,李易峰与邓伦结盟,向林书豪和杜锋发起投篮积分挑战。两人挑战罚球线外投篮,5投各自命中3个,流畅的动作引发观众尖叫连连。

        值得一提的是,节目出品方腾讯携手官方战略合作伙伴CBA,将为《我要打篮球》最终的MVP选手提供任选CBA俱乐部的试训机会。作为两度参与篮球综艺的领队,李易峰也真挚地发出号召:“很开心我曾经带过的队员通过了今年的CBA选秀大会,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让更多好球员拥有参加CBA选秀的机会,希望更多的人才能进入职业篮球联盟,让中国篮球发展得越来越好。”节目将于8月21日起每周三20时上线腾讯视频全网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