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198家出版社全球征稿?假的!

        本报记者 路艳霞

        198家出版社都因出版文丛而面向全球征稿?一家名为“中国华语新书网”的网站就是这样明目张胆地干的。最近,有多位作者以发邮件、打电话、来访等方式,向出版社“哭诉”自己因假冒征稿邮箱的约稿信而受骗的经历。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这些假冒征稿邮箱依然存在,还在继续向作者行骗。

        26000元出了本“非法出版物”

        三联书店总编室主任张健近来接到一封邮件,一位年逾古稀的退休军人讲述了自己出了一本疑似非法出版物的经历。

        这位退休军人在信中写道,自己的晚年靠文学创作自娱自乐。今年1月,其邮箱接到一封令他兴奋不已的邮件,来自“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学术前沿丛书)(新知文库)投稿邮箱:shdsxzslcbs@126.com(樊编审)”的一封邮件称,要为老人创作的长篇小说《期待花好月圆时》申报常规公费出版,但需要改个响亮的书名,以利图书上市销售。

        这位作者按照要求改了书名,今年2月,一位自称“唐琴”的编审回复道,经过充分论证,并鉴于作品质量及市场前景等诸多复杂因素,出版社最终做出决定:书稿只适合该社的半公费出版合作项目,即需要作者承担出书补贴26000元。对此,老人婉拒了对方的方案。

        但谁知,这位所谓的编审又抬出假冒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一起对老人加以劝说,老人终被说动,并分两次将26000元打至对方指定的账户上。5月,对方又以三联书店的名义将出书信息发往中国华语新书网。相关信息显示,该书出版编审为路英勇,责任编辑唐琴、刘伯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路英勇现为作家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伯根为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也就是说对方冒用的都是出版界知名人士的名字。

        时至5月20日,这位作者收到20本样书。此后,作者因身为某省作家协会会员,出书要备案,于是通过国家版权CIP数据查询,意外发现根本没有自己这本书的任何信息。于是老人向之前热情合作的那位唐琴编审求证,最后等来答复称:唐琴编审接受心脏搭桥手术,这五个月都无法工作,五个月后再联系。此后,联系邮件石沉大海,这个时候老人家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骗了。

        出版社发声明提醒作者防骗

        这位退休军人的经历并非个例,张健透露,最近还有一位北京老人在老伴的陪同下,登门诉说自己被骗出书的经历。老伴说,这些年他在家里什么事儿都不管,就一门心思写书了,没想到落得这个下场。

        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宋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社接到多位作者的来电,称自己接到人文社约稿信,让他们无法辨别真假。出版社则多次回复,从未向作者发出过任何约稿信。宋强说,或许有未打电话求证的作者已经受骗。

        几年前,因有作者急于发表论文,于是有不法平台冒充知名杂志向作者行骗。为此,三联书店和人民文学出版社都通过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发布了严正声明。

        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声明中称,该社从未发布过任何征稿启事,而且从不以任何方式接受自费出书、购买书号等非正常出版行为。出版社也不接受电子投稿,目前网上所有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投稿邮箱均为假冒。声明还称,对于伪造、假冒人文社名义进行诈骗的行为,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三联书店也发表声明称,无“唐琴编审”在册,shdsxzslcbs@126.com不是三联书店的投稿邮箱。三联书店从未在网上发布过任何征稿启事,也从未在网上发布“以某丛书、某编辑名义可申报公费或自费出版”的信息。声明称,凡三联书店正式出版的图书,都可在“中国扫黄打非网”(www.shdf.gov.cn)和“中国新闻出版信息网”(www.capub.cn)上查询到“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号”。

        出版社、出版人名字被盗用

        据记者调查,截至8月13日,在中国华语新书网上,所谓“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学术前沿丛书)(新知文库)投稿邮箱:shdsxzslcbs@126.com(樊编审)”还在继续征稿中,这家网站更是声称,“中国198家知名出版社2019年全球公开征稿”。

        在198个征稿邮箱中,全国知名大社商务印书馆、作家出版社、中华书局、接力出版社、海豚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花城出版社几乎全部在列。而征稿名目多是各种文丛,如“北极星文丛”“名师课堂丛书”“健康课堂丛书”“中篇小说金库”等。

        该网站近期出书书目也赫然公布,8月2日出的是《九妹九妹》,并标注“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998996号)”,此外,该网站今年还印刷推出了《夸父追日》《你没看清的辽朝》《随感杂谈胡聊》《来自地球村的报告》等大量出版物,里面有作者简介、内容简介、出版信息等。搜索会发现,那位退休军人的长篇小说也在其中。记者随后通过网上书店搜索了这些书名,没发现有一家网上书店售任何一本出版物。记者又登录中国新闻出版信息网进行CIP数据核字号验证,输入了这几本书的“CIP数据核字号”,得到的提示均为“错误或位数不正确,2000年前为9位,2000年为9位和10位并存,2000年之后为10位。请注意核对”。很显然,这些所谓图书无一例外,都盗用了知名出版社的名字,并盗用了众多知名出版人的名字。

        根据中国华语新书网页面信息显示,该网站由中国中新华语出版科学研究院主管,但记者搜遍网络,并未发现有同名研究院出现。至于该网站提供的三个电话号码,一一打过去,全部提示为“空号”。 

        漫画/王鹏  

        律师提醒

        受骗作者应向公安机关和文化执法部门举报

        值得一提的是,受假冒约稿信侵害的作者无一愿意站出来,有的甚至不愿意向相关出版社提供相关细节,也无人选择向公安机关和文化执法部门举报。那位退休军人以自己年老体弱为名拒绝了采访,并且表示以后还想出书,不想以后的出书计划受此事影响。

        张健说,这些非法网站采取大面积撒网的方式,利用了一些作者出书心切的心理,因此有不少作者中了圈套。他建议,受骗作者一定要到当地公安机关和文化执法部门举报,当地公安机关和文化执法部门都会采取相应措施。他更建议作者遇到所谓的约稿信,一定要充分利用各大出版社官网、官微提供的电话等相关信息,向出版社核实求证。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伟君认为,纵观这些细节,可以肯定这是出版诈骗行为,也涉及冒名问题,这些行为不仅损害了作者利益,也损害了出版社和知名出版人的名誉,出版社等可以诉诸法律,依据《侵权责任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人民文学出版社法律顾问孙建红也表示,这些行为显然侵害了出版社的名誉权。

  • 老舍戏剧节汇聚国内外12部好戏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今年是老舍先生诞辰120周年,彰显他的戏剧精神大概是最好的纪念。8月13日,第三届老舍戏剧节正式发布今年戏剧节的剧目及演出信息,本届戏剧节将于9月19日至11月23日举行,上演12台26场演出。

        本届戏剧节由北京市演出公司和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共同主办。戏剧节分为剧目展演、“戏剧茶馆儿”文化活动以及“北京年节”主题展览三大板块。剧目展演包括12台26场演出,“戏剧茶馆儿”文化活动将联合国际戏剧评论家协会举办1场论坛,还将携展演剧目剧组举办多场见面会以及老舍作品剧本朗读活动,“北京年节”主题展览将重现老舍先生作品中的年节文化以及昔日北平城,让人们重拾老北京文化记忆。

        戏迷们最关注的剧目展演板块,在国内单元推出了作家万方向父亲曹禺的致敬之作话剧《新原野》、北京人艺的《雷雨》,陕西人艺的《白鹿原》,来自台湾的喜剧《三人行不行》,以及北演推出的话剧《广陵散》 。北演戏剧的新作《运河1935》也将率先在老舍戏剧节进行首演,该剧取材于乡土文学代表作家刘绍棠作品《渔火》《蒲柳人家》,以“大运河”为主题,以北京通州运河文化为背景,为观众呈现一部极富戏剧张力、人性魅力和文化内涵的舞台艺术作品。

        国际单元则邀来众多享誉世界剧坛的名团佳作。其中,有来自英国环球莎士比亚剧团的《第十二夜》和《错误的喜剧》,来自波兰羊之歌剧团的《李尔之歌》。此外,国际单元还有法国诺诺剧团带来的萨缪尔·贝克特作品《等待戈多》,来自马其顿比托拉国家剧院的《孩子梦》,德国弗洛兹默剧剧团的面具默剧《生命无限好》。

  • 《送我上青云》为都市女性发声

        本报记者 王广燕

        “这部电影探讨了生老病死、女性的生存与性,最后的落脚点是爱。”这两天,姚晨马不停蹄地出现在影厅中,与不同行业、不同背景的观众交流对其新作《送我上青云》的观后感受,同时分享自己对电影、女性表达和个体生命关怀的思考。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是她首次担任电影监制的角色。

        《送我上青云》讲述了女记者盛男(姚晨饰)经历健康危机,不得不接受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去筹手术费的故事。盛男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希望与绝望后,终于寻找到自己的方式与世界和解。影片通过盛男寻找自我的故事,深入都市女性的精神世界以及焦虑困扰,对当代都市女性真实生活现状进行了独特而犀利的刻画,这也是姚晨最初决定拍摄该片的初衷。

        “我觉得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有非常多优秀的女性,她们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人格也非常独立,她们在做的事情也都非常出色。可是我们不管在大银幕还是小荧屏上,对这类女性的刻画是非常少的,有也是皮毛而已,没有真正深入到她们灵魂中去。”姚晨说道。

        说起担当监制的原因,姚晨称是希望对电影的方向有所把握,更有利于和导演沟通。不过这次经历对她来说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水深火热”,“当了二十多年演员了,也看过别人做监制,好像做监制挺轻松的。后来发现雾里看花,真走进去了不是那么回事儿。以后还做不做监制,真的要考虑考虑。”

        影片的主创是“双新人”组合,不仅姚晨首当监制,女性导演滕丛丛也是首次执导长片。谈及影片中两段与性相关的镜头,姚晨直言,“一开始看剧本就在这两场戏上忐忑,那时候不停问导演她到底要怎么拍这场戏。因为说实话,我要把自己托付给一个完全没有拍摄长片经验的年轻人,真的是一个非常考验人的决定。我说真的是一场豪赌,因为我不知道她会把我拍成什么样。”

        姚晨用“诚实”来形容这部电影,她认为影片敢于直面女性的爱与欲,这一题材在国产电影中尚属稀少。“我们在床上拍的那两场戏是非常严肃的,同时是自由的。作为演员这么多年第一次拍这样的戏,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冒险,大家都像是第一次进洞房的感觉,都非常紧张和羞涩。”

        不过,姚晨认为,本片不应归类为女性电影,影片着重探讨的不是两性问题而是人性。“影片中的每个角色都不完美,尤其男性角色都不是传统理想化的角色,传统上大家认为男性必须刚强、勇猛,不能软弱,就像要求女性必须有好看的脸蛋和身材。而《送我上青云》想要打破这种偏见,关怀每一个具体的个体。”

        在中年女演员无角色可演的哀叹中,从《都挺好》里的苏明玉到《送我上青云》中的盛男,姚晨似乎找到了中年女演员的独特魅力——关照女性,尤其中年女性内在的价值要求,而不仅仅是社会赋予她们的身份。“电影是现实的折射,每个人看电影都是希望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姚晨说,自己不是不愿意演《武林外传》那样的喜剧角色,而是越往上,自己急需解决的困惑就越多,所以只有不断突破,从角色中寻找答案。

        在姚晨看来,电影中的盛男,就是“女版的孙悟空”,屡次被命运掀翻在地,又一次次挣扎爬起,鼻青脸肿地挥舞着“理想主义”的金箍棒,一路直上青云、大闹天宫,“生活中有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够被他人所理解,但我希望电影能够安慰到那些或许很孤独,但是却依然能很勇敢去面对现实的人。”影片将于8月16日上映。

  • 中国动作演员表演细腻真实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上次来北京吃了烤鸭,我特别喜欢。每次来中国都是为了工作,或许我们该找个机会来度一次假。”作为《速度与激情》系列电影的首部番外片,《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将在8月23日登陆中国大陆院线。主演道恩·强森、杰森·斯坦森、导演大卫·雷奇、编剧克里斯·摩根等一行人近日来到北京出席电影宣传活动。

        在新片中,霍布斯和肖这对冤家对头遇到了最难缠的反派,不得不联起手来。“我们进行这部衍生剧的创作时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创造《速度与激情》宇宙有史以来最难对付的一个反派。如果有两个像杰森和强森这样不可思议的演员,在影片中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非得需要一个强大的反派才行。”《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制片人海拉姆·加西亚说道,“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人们看电影时会想,这是英雄们所面对的最难对付的对手。我认为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由杰森和强森扮演的两位主角,一位走“儒雅风”,另一位则是“狂野派”。杰森称赞中国动作演员的表演都是所见即所得,他们对各种动作都亲自上阵,会细腻地阐释出自己扮演角色的性格,“而在好莱坞则完全是另一种情况。特效技术可以把主演的脸放在替身身上,让几乎任何人都能成为动作明星。这样的坏处是他们没有中国动作演员的这种细腻感、真实感。在我的演员生涯里,李小龙、李连杰、成龙和甄子丹给了我很多启发。”

        道恩·强森透露了自己作为肌肉型男的健身日常,“我早上起得很早,一般在四五点钟,那时候我会吃第一餐。我一天会吃下六顿饭,不是我逼着自己吃这么多,而是我运动量大非常容易饿。我饮食很均衡并且享受健身,日常健身能在精神上给我力量,给我带来远离喧嚣、进入冥想的机会。”

        当被问到自己演动作型男演到何时的问题,强森说到:“当我接到一个角色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观众想不想看到这部电影?’如果答案是‘想’,很好,那我就会出演。”他提到,年近九旬的好莱坞演员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老当益壮,“我喜欢强壮的身材,也喜欢之前饰演的那些角色。”

        此外,强森还透露自己与吴京是好朋友,“他本应在《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中出演霍布斯的盟友,几年前我和吴京在美国见过面,我们探讨了这次合作,他也欣然同意了。最终未能实现合作的原因是出现了档期冲突。”他表示,尽管这次合作擦肩而过,但却为以后的合作做好了铺垫,吴京或将在未来的续集中扮演一个所向披靡的角色。

  • 很多细节来源于演员身边事

        本报记者 徐颢哲

        这段时间,围绕三个高考家庭展开的现实题材剧《小欢喜》,引发了观众的海量讨论。这部已经播出近半的作品,描绘了“家庭教育图谱”,堪称高考压力下的中产家庭困惑“速写”。黄磊、海清、沙溢、小陶虹、王砚辉、咏梅饰演的三组爸妈,就是现实中考生爹妈的缩影;周奇、李庚希、刘家祎等年轻演员饰演的高三学生们,则让不少经历过高考的年轻观众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导演汪俊认为,这一组演员都很争气,大家完成得非常好。

        饰演爸妈的三组演员,都是为人父母,接到《小欢喜》的剧本,大家二话不说都来了。汪俊透露,在拍摄现场,他们经常在私底下聊自己的孩子,沙溢和黄磊聊得最多,“我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在汪俊看来,拍《小欢喜》对演员最根本的要求是真实,对体验不到的东西有时候会来很多遍,“尤其是小演员,现场说戏时为了充分调动他们的情绪,常让他们联想自己和父母在一起的经历。” 剧中,饰演方一凡的周奇和饰演童文洁的海清,长得极为相像,也因此被观众称为神仙选角,汪俊直言,“小演员的选择主要看是否有灵气,几位小演员好多都是第一次演,但表现力很强。”

        这些年,跟高考有关的影视剧不少见,但“高考”经常简单地沦为故事背景,其内核被替换成狗血的家长里短。《小欢喜》则不只是“借壳”,而是用非常接地气的方式,展现了三个高考家庭的生活场景。在创作《小欢喜》的过程中,汪俊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对度的把控,“我们经常会在表演上有一些夸张,甚至美术上都会有一些高于生活的东西,其实控制非常重要,你控制得好就是真,你控制得不好就容易悬浮。”他也认为,教育题材的电视剧确实比较多,但同样的题材可以表现出不同的戏剧形态,关键是故事、人物不一样,“《小欢喜》里有很多的细节都很生动,来源于前期采访和演员身边发生的事。”

        剧中三组家庭的设置很有代表性,特别是父母长期缺位、亲情疏离的季家和作为离异家庭的乔家,贡献了该剧很多的矛盾冲突点。对于这样的设置,汪俊解释,官员家庭因为父母爱的缺位,孩子是另一种留守儿童;单亲的妈妈对孩子相比一般家庭有更炙热的爱。他也说,拍这部作品,不是为了要解决什么问题,或者说提出一个什么观念,“我们把这三种不同的家庭形态摆出来,让观众自己去体味,把现实呈现给观众,让大家去讨论。”

        作为《小别离》和《小欢喜》的导演,汪俊对教育题材电视剧的创作可谓经验丰富。他也指出从《小别离》到《小欢喜》创作过程中一以贯之想表达的教育理念,“没有对和错,自由式教育快乐教育是一种,但有时候孩子确实需要管教,不能放任自由,教育理念是特别宽泛的一个话题,没有绝对,还是要因材施教,因人施教。”

  • 实景体验剧《长椿寺·破晓》重现宣南风情

        本报讯(记者 关一文)文博旅探索性浸没式实景体验戏剧《长椿寺·破晓》8月11日至8月15日在位于长椿寺的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上演。

        这部戏剧的主创人员基本都是在校大学生,他们通过浸没式表现方式回顾历史、祭奠先烈、讲述北京宣南故事,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上一份贺礼。

        “我奶奶曾经就住在这个院子里,这也是以此为主题的原因。”该剧制作人赵予初介绍, “这部剧以宣南文化博物馆实体为景、以展览内容为依托、以浸没式为亮点,营造出民国时代的氛围。” 赵予初进一步表示,这部戏剧之所以选用浸没式,是希望通过这种新形式创造出一个环境和氛围,用青年的视角再次审视这些传统和主流的内容,用民国时代的革命故事表现让青年人接受的“新中式”文化。

        该剧的8位发起人都是来自中央财经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印刷学院的“文化产业管理双培项目”的大三学生。“我们的想法得到了学校与西城区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以及北京厚浪文化传媒的多方支持。”赵予初介绍,“我们通过公开招募的形式,招揽了来自中国戏曲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等京城专业院校的19人创作队伍,经过近一年的构思和创作完成这部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