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三枚“光荣弹” 两家鱼水情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8月14日        版次: 09     作者:

    8月12日,游人经过六盘山“红军小道”上的“过草地”景观。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摄  

    2015年,退休后返乡居住的虎俊隆在宁夏固原市彭阳县草滩村古庄院取土修房时,从窑洞的马槽里挖出了两颗锈迹斑斑、仅能勉强辨认形状的手雷和一颗手榴弹。这偶然的发现,揭开了一段尘封80年的长征往事。

    经过虎俊隆等人两年多的走访调查,红军小战士郭文海的名字渐渐浮出水面。这些手雷和手榴弹就是他和战友为自己准备的“光荣弹”。

    1935年,年仅14岁的四川娃子郭文海成为中央红军第三军团的一名战士,不久便开始跟着部队长征。后来,他在甘肃腊子口战役中左腿负伤,和其他两名战友落在了队伍后面。同年10月9日,郭文海三人拼死赶上了夜宿彭阳古庄院的部队,然而第二天天不亮,大部队就要继续行军。

    体力严重不支,伤情又因药品缺乏而进一步恶化,郭文海等人再次掉队了。

    为减轻负担,他们在离开前将携带的手雷和手榴弹埋在牲口槽内。

    连走带爬,郭文海等人没走多远便倒在了禾草地里,被虎勇周兄弟三人发现。因语言不通,虎勇周无法问清郭文海三人的来历,只能先将他们带回家中照料,并用土法为他们疗伤。

    当时虎勇周兄弟5人,一家老小共有八九口人,生活十分困难。看到老乡生活不易,在虎家休整一天后,其他两名红军战士便决定离开,把年龄最小的郭文海留了下来。

    问题来了,如何解决郭文海的身份问题?

    凑巧虎家老大虎林周曾有一个儿子年幼去世,有感于虎家的恩情,郭文海便认虎林周为义父,虎林周还为郭文海起了个新名叫虎路生,意为在长征路上绝处逢生。

    “郭文海在我家总共住了一年多时间,伤好后他还和我大伯到乡里当长工,挣得了一头驴子和两石糜子。”虎勇周之子虎志武说。

    1936年年底,郭文海在彭阳县地下党的安排下回归部队。1939年,他曾专程去看望虎家老小,除了送钱,还给每位家人带了礼物。

    新中国成立后,郭文海定居西安。虎林周1966年去世前,曾三次被义子请到西安旅游,他们在西安的合影保留至今。郭文海还将自己的二儿子郭平安许给虎林周当孙子,起名郭虎宗,意为不忘虎家宗本。

    1984年,郭文海带郭虎宗重返草滩村。郭虎宗说,父亲生前一直对虎家的恩情念念不忘,把虎家人当亲人,他带我回草滩村就是让我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处,让我铭记虎家的恩情。

    84年过去了,郭文海当年住过的虎家老院早已废弃,往事随着老人的去世渐渐模糊。查得手雷和手榴弹的“身份”后,虎俊隆专门在古庄院开辟一孔窑洞,为郭文海和虎家设立了展厅,他自己也成了展厅的义务讲解员。

    虎俊隆说,希望后人能够从普通人的角度感受长征的不易、红军战士的不易、革命胜利的不易,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新华社记者 荀伟 许晋豫  

    (新华社银川8月13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