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旧京中元节

        再过两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也就是传统中元节,俗称“鬼节”。中元节因为这个俗称背上了封建迷信的恶名,渐渐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实际上,旧时北京人过中元节并不阴森恐怖,而是欢乐、喜庆的。

        一般人都认为中元节是一个佛教节日,其实中元节是中国特有的一个儒释道杂糅的节令。中元节源于佛教的盂兰盆会,所以佛教称中元节为“盂兰盆节”。盂兰盆会最早是在梁大同四年(公元538年),由梁朝的开国皇帝、笃信佛教的梁武帝创办。盂兰盆会因一部名为《盂兰盆经》的佛典而来。这部佛经讲述了“目连救母”的故事:目连是释迦牟尼的大弟子,他发现死去的母亲在饿鬼道,饿得皮包骨头,于是找来斋饭给母亲吃,但母亲拿着食物还未入口,便化成了火炭。目连非常难过,便向佛陀求助。佛陀说,你母亲罪孽深重,你一个人救不了她。七月十五是众僧节下安居、修行圆满的日子,你准备百味饮食,来供养十方众僧。于是目连按佛陀所说,终于把母亲解救了。这个日子便被固定下来,在写于梁代的中国第一部民俗专著《荆楚岁时记》中,便有七月十五“僧尼道俗,悉营盆供诸仙”的记载。

        目连救母故事宣扬的是孝道,因此中元节所宣扬的其实是儒家思想,更奇特的是中元节之名又源于道教。道教经典《大献经》中讲一年有三节,上元节是正月十五,即元宵节;中元节是七月十五;下元节是十月十五。中元节是所谓的“地官校勾,搜选人间,分别善恶……人鬼传录,饿鬼囚徒,一时皆集”,所以要“采诸花果,珍奇异物,幢幡宝盖,清膳饮食,献诸圣众”。

        从有关中元节最早的记载,我们可以想见中元节应该是一个信仰性和娱乐性浓厚的喜庆之日。事实上,这此后一千余年中元节的风俗确也如此。唐宋以来,中元节便被定为正式假日,百官放假,皇帝亲自主持大型祭祀。宋代《东京梦华录》中记载,“(中元节)市井卖冥器靴鞋、幞头帽子、金犀缎带、五彩衣服”,说明那时购物也成了中元节的一项主要活动。

        中元节也是老北京的重要节令。清代潘荣陛在《帝京岁时纪胜》记述,北京中元节习俗,首先是祭祀、祭扫祖先,“中元祭扫优胜清明”;其次是盂兰盆会,“庵观寺院,设盂兰会”;再者是放河灯、烧法船的活动。据《帝京岁时纪胜》:“锦纸扎糊法船,长至七八十尺者,临池焚化。”寓意慈航普度、普度众生。据说,民国时中元节于今北海公园天王殿举办追悼阵亡将士的活动,请喇嘛念经,烧的不是法船而是新式的坦克车、轮船和汽车。实际上,这些寺庙的所谓法事活动,后来也演变成吸引游人的表演,从而也繁荣了商业活动。

        购物,也是中元节的一大特色。据记载,中元节期间,东岳庙“士女云集,杂货纷陈”“游人香客,摩肩击背”,所以有人戏言中元节是个购物节。

        对于儿童,中元节最有吸引力的莫过于灯了。清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载:“中元黄昏以后,街巷儿童以荷叶燃灯,沿街唱曰:‘荷叶灯,荷叶灯,今日点了明日扔。’又以青蒿粘香而燃之,恍如万点流萤,谓之蒿子灯。市人之巧者,又以各色彩纸制成莲花、莲叶、花篮、鹤鹭之形,谓之莲花灯。”

        陈飞/文

        (作者为北京戏曲评论学会副监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