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擒贼

        本报记者 任珊

        早高峰,公交站台上排了好几队。

        公交车一来,队伍有些松散,一名男子,挤上前去。

        男子不知道,两道目光死死盯着他的背。一道目光来自队伍中的老赵,另一道目光来自不远处的小王。

        男子挨近一名女乘客,手指一拨,伸进女乘客的书包……

        “别动,警察!”

        平地一声吼,男子猛地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就被老赵死死抓住,一旁的小王,正拿着手机拍摄,锁定证据。

        人群中,响起掌声。老赵笑了笑,和小王控制住贼,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潜伏,出手,擒贼,这是老赵和小王的工作日常。他们是市公安局机动侦查总队的民警,老赵是师父,小王是徒弟。

        小王是“90后”,刚入行半年。开始,他对抓小偷没什么概念,可跟着师父一点儿一点儿地学,一天一天地抓,渐有所悟,“这抓贼,学问大了。”

        拥挤的地铁、公交站台,那么多人,哪个是贼?

        “师父说了,看谁别扭,谁就值得怀疑!”小王记住这条,上了街。可刚开始,他看谁都正常,渐渐的,又看谁都别扭,跟了几次,都扑了空!

        “哪个才是贼呀!”小王有点儿绝望。

        老赵没说什么,只是招呼小王,跟他出去一趟。

        “那天是3月1日。”小王记得很清楚。

        一大早,老赵和小王就守在六里桥公交站台。小王正左右寻摸,老赵突然捅了捅他,扬了扬下巴,小王顺着一看,是一名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小王赶紧跑到队尾,盯住黑衣男。黑衣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迟迟没有动手。小王皱着眉头,看向老赵,老赵一摆头,示意换个地方盯。

        小王离开了队伍,隐入人群。

        20分钟后,黑衣男伸手了,偷了他前面一位女乘客的钱包。钱包刚掏到一半,就被老赵给抓住了。女乘客千恩万谢,原来,她带着孩子来北京看病,医药费和身份证都在钱包里。

        瞅瞅师父,又瞅瞅女乘客,小王挺起了胸膛,“抓到贼的那种成就感,没治了!”小王说。

        “俗话说,贼输一眼。其实我们也输一眼。我们找小偷,他们也在找我们。正常人一般不会跟你对视,凡是跟你对上眼儿的,十有八九是贼”

        “认出了贼,你还得会跟。站的位置如果视野很好,就可能被贼发现。得学会伪装,甚至得装怂,别让贼注意你”

        ……

        老赵点拨着小王,把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

        老赵其实并不老,今年才33岁,但已反扒10年。

        “我刚开始挺不甘心的。”老赵说,当警察谁不想办大案,可街头反扒能有什么大案。

        但一次抓贼,让老赵意识到工作的意义。

        这个贼,被老赵抓了三次。小偷在五棵松、西钓鱼台、玉泉路作案,都折在老赵手里。“你怎么老抓我?”小偷苦笑着,老赵被小偷逗笑了,但他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儿。这个男孩高中毕业,就从老家来了北京,在工地上干过,也送过快递,但都嫌苦。有一次,身边的朋友告诉他,如果偷两部苹果手机,基本上一个月就可以“衣食无忧”。男孩儿受不住诱惑,一试得手,走上犯罪的道路。“好多小伙子身强力壮,但就是交了不好的朋友,才走上歪路,我是警察,抓他,就是帮他改邪归正。”老赵说,现在这个男孩已洗手不干,自食其力。

        从警10年,老赵抓了700多个贼。“别的警种靠案子找‘人’,我们是通过‘人’找案子。”老赵说。

        现在老赵和小王这对师徒越来越默契。今年5月,部分旅游景点出现一伙扒窃嫌疑人,趁着游客游览参观的时候伺机作案。由于被扒窃事主多为外地来京游客,寻访事主调查取证成为最大难题。整整一个月,老赵和小王起早贪黑、日夜兼程开展调查取证。最终,在掌握了足够证据情况下,组织集中抓捕行动,这个扒窃团伙被一举打掉,26名嫌疑人全部落网。

        经此一役,小王,也算是出师了,“我师父真挺厉害的。”小王很佩服师父,也很感谢他。老赵笑着摆了摆手,“师父带徒弟,在我们机动侦查总队,是老传统。”

        算起来,老赵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都第六代反扒民警,“我的前辈,也教给我很多。”老赵说。

        比如首都第四代反扒民警,微博粉丝10万的“大V”“北京便衣反扒老李”, “人称‘小李飞刀’,可厉害了,他现在是我们领导,还经常给我们讲课,一起出现场,那也是我师父。”老赵说。

        “抓贼,何时出手有讲究,他还没偷就抓,‘嫩’了;等偷完处理了赃物再抓,又‘老’了。最好是在他刚把东西攥手里往自己兜里放的瞬间抓,这叫‘出壶就攥’”

        “跟贼站一块儿,你得压抑着自己的兴奋,不能让贼觉出异样。但你得感觉贼的呼吸和心跳——他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说明他要下手了;他松下口气时,说明东西到手了,这时抓贼,一抓一准儿”

        ……

        “这都是老李教我们的。”老赵说。

        老李还给老赵他们讲过一件事——

        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天,老李献完血从美术馆附近坐车回家,刚上车就看到有位老太太坐在车过道上痛哭,手里的尼龙袋被划了道一拃长的口子——她攒了半辈子的5000元钱被偷了,那是她儿子做手术的押金。

        老李赶紧伸头望向车外,那贼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老太太的每一声哀嚎,都像是鞭子抽在老李的心上。“这些可恶的贼,今后绝不让一个贼从我眼前溜走!”这是老李的决心,也是一代又一代首都反扒民警的决心。

        除了警官证上的照片,老赵和小王很少有穿警服的照片,“遗憾吗?”“其实也没什么,我们的警服一直穿在心里。”老赵说着,望向衣柜,一套警服,叠得整整齐齐。

  • 指路常新

        本报实习记者 刘桦葳

        虽已立秋,暑热仍盛。

        北京站站前广场,人流如织。

        “请问,故宫怎么走?”“不好意思,这附近有厕所吗?”……北京站东侧天桥下一间小房前,问路的人络绎不绝。一位老人,戴着花镜,有问必答,每回答一个问题,就在纸上画一笔,没出俩小时,就写了十几个“正”字。

        老人叫汪维信,今年72岁,守着北京站指路已有9年。“天儿这么热,您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歇歇?”“岁数大?我还年轻呢!”汪维信眉毛一挑,笑了起来,“我是建国门街道站东社区党员义务指路队队长,在我们队,我是年轻人。”

        指路队有20名队员,平均年龄68岁,最年长的今年83岁;队员中有16位党员,党龄最长的已有60年。“当年入党,我们都向组织保证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得说到做到。”汪维信说,不管刮风下雨,轮到谁值班,谁都不推辞,他曾劝过年龄大的队员暂时歇歇,“可人家上来就‘甩脸子’,觉得我看不起他。”汪维信很无奈,他只好跑前跑后,改善工作环境。12年间,指路队从“露天办公”搬进服务站,还装了空调、暖气,“这些老哥们儿都是亲人,我得照顾好他们。”汪维信说。

        别看都是老人家,思维活跃着呢,指路的高招有不少。

        汪维信和队员们编了一本指路指南,把热门景点、地点的交通线路写在小纸条上,方便问询旅客。“我年年根据新版地图更新”,汪维信说,当时他没想到,会有一天更新不过来。

        2014年的一天,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向汪维信打听一家公司,汪维信查遍“指南”也没找到这家公司。没帮上忙,让汪维信很郁闷,回到家,他就让儿子上网帮他查,一查,还真有这家公司,就在恒基大厦里。“光靠地图和指南指路不行喽,现在是网络时代,我得学点儿新技能。”汪维信黏着儿子学上网,从打字开始,慢慢学会了用智能手机、微信、拍照、连无线网络、用手机地图……年纪大了,容易忘,汪维信就把步骤记在小本上,随时查阅。“网络还真是个好东西,现在我不仅能指路,还能告诉旅客,哪条路不堵,是坐地铁快,还是坐公交快。”汪维信得意地说。

        2017年开春,一位务工人员来问路,“同志,附近有没有招待所?”汪维信给他指了几家快捷酒店,他紧着摇头,一个劲儿说贵。后来,汪维信就带着他一路找下去,终于找到一家便宜的招待所。每到开春、暑假,这样的事儿有不少,汪维信索性骑上自行车,跑遍周边街巷,选出便宜干净安全的旅店,整理好前台电话、路线,张贴起来,“旅客自己挑。”汪维信说。

        服务站不仅能指路,还常备着多功能充电线、零钱,以备旅客不时之需。

        现在,汪维信的身边,多了不少小伙伴。每半个月,24中的学生都会来帮忙,看着孩子们,汪维信开心地笑着,“大家帮助大家,多好。”

        指路9年,汪维信记不清收获了多少感谢,每次,他都说:“这不是应该的嘛!”

  • 北京榜样每周人物榜

        ★陈云霁(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男,1983年2月出生。他是“龙芯3号”主设计师之一,解决了多核处理器验证和调试的一系列关键难题;他的研究被国际权威期刊誉为“硅谷之外的颠覆性进展”。

        ★汪维信(建国门街道站东社区党员义务指路队队长)

        男,1947年3月出生,他与老伙伴儿们坚守在北京站,为国内外旅客指路、服务80余万人次。

        ★李双羊(中建一局总承包公司市场拓展部员工)

        男,1991年10月出生。2018年7月14日,他见义勇为,从通惠河中救出落水儿童。

        ★穆军升(安贞医院心脏外科主任医师)

        男,1967年8月出生。2016年起,他发起民盟医疗专家公益行活动,义诊足迹遍及全国几十个省市。

        ★罗贵森(燕化公司中燕建设第三项目部仪表班班长)

        男,1977年10月出生。他精心照顾鳏居老人,已有12年。

        推荐榜样人物请登录北京榜样官方网站,或关注“北京榜样”微信公众号。

        实习记者 刘桦葳摄  

  • 高原义诊

        本报记者 王谌

        路边,村民夹道欢迎,穆军升坐在车里,想冲村民挥挥手,可头晕得厉害,手都抬不起来。

        这是西藏山南市贡嘎县东拉乡,海拔4000多米,高原缺氧再加上长途跋涉,穆军升和北京来的医疗专家被高原反应折磨惨了。

        下了车,几乎没有休息,穆军升他们强撑着开始工作,因为来看病的村民太多了。穆军升一边吸氧,一边为患者诊疗,“这里生活环境恶劣,再加上生活习惯,高血压、冠心病、心肌肥厚病人很多,这些病都耽误不得。”

        穆军升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主任医师,除正常出诊外,到高原、贫困地区义诊,是他做得最多的事,“这些地方缺医少药,我们是医生,要把健康送到居民身边。” 穆军升说。

        一位藏族老人患有冠心病,已经放过支架,但因为经济拮据,术后既不吃药,也没复诊接受正规治疗。穆军升一听,着急了,“这种情况很危险,术后不吃药,很容易长血栓,随时有心梗的危险。”穆军升给老人开完药,还把联系方式留给了老人,“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在穆军升的远程照顾下,老人的病情明显改善。

        穆军升也给当地医生留了联系方式,随时做他们的技术支持,及时为患者诊治。

        患者中,老人很多,穆军升看着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咱爸心梗住院了!”2017年8月的一天,穆军升突然接到河南老家打来的电话。哥哥焦急地催促他赶紧回家。可穆军升很犹豫,哥哥生气了,“有什么事儿能比咱爸的病更重要?”

        原来,第二天,穆军升组织了20多位三甲医院的专家为邮政职工义诊,这次义诊已前前后后策划了近两个月。“我的病人有很多,我不去,患者和家属,就要白等一场;而且,活动是我组织的,我怎么能不去?”穆军升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先参加义诊。

        所幸,经过抢救,穆军升父亲状况相对平稳,但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第二天,穆军升像没事儿一样为患者细心诊疗,几乎没人感受到他内心的焦急。义诊一结束,他马上赶回老家。

        患者第一,急患者所急是穆军升行医的准则,也是他组织义诊的原则。他组织骨科、针灸、推拿、按摩专家深入建筑工地,为不少腰疼、肩膀疼的建筑工人消除病痛;他组织各科专家小分队,为失独家庭、空巢老人上门义诊,把医疗服务送到老人床边……

        几年来,穆军升和伙伴们的足迹遍布内蒙古、辽宁、青海、贵州、云南、黑龙江、山东、河北等几十个省市,参加义诊的专家达到300余人次,来自北京40余家大型医院50余个学科。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穆军升说,这句话一直激励着他,他计划着吸引更多的专家,组织更多的义诊,把好事继续做下去。

  • 援手

        本报记者 王天淇

        “二楼的,你家阳台着火了!”

        7月7日上午11时许,朝阳区甘露园南里二区14号楼二层一户人家,阳台冒起浓烟。遛弯儿的居民赶紧呼喊示警,可那家始终没人回应。

        烟越冒越浓,邻居赶紧四处找水、找灭火器。这时,黄影一闪,一个穿着黄色T恤的外卖小哥冲到跟前,大喊:“怎么没泼水?”

        “泼了,够不着!”一旁的居民说。

        “那您再去接水,我上去泼!”外卖小哥说完,跑到一层住户阳台下,两手抓着护栏,一脚蹬着墙面,一脚蹬着护栏,噌噌几下,爬上护栏顶。

        护栏顶落脚处很窄,只有薄薄的一层铁板和石棉瓦,外卖小哥不敢踩实,只能弓着身子,双脚大部分悬空。他拽着栏杆,将护栏内能够得着的起火杂物使劲往外拽。

        “灭火器,给!”居民递上来灭火器,外卖小哥用灭火器扫射一圈起火点,明火灭了,可烟还是越来越浓。

        “还是打盆水,泼一遍保险!”外卖小哥冲楼下喊着。居民赶紧递来一盆水,小哥接过,朝冒烟最浓的地方直浇下去。

        “小伙子,小心点别摔下来!”见外卖小哥挂在护栏上,摇摇欲坠,居民都很担心。“没事儿,再来盆水!”外卖小哥说……

        几盆水下去,烟小了,外卖小哥放了心,慢慢返回地面,他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衣被火星烫出好几个窟窿,双手也黑了。居民刚想夸两句小哥,可他马不停蹄,骑上电动车就走,“没事就好,我得赶紧送外卖去。”

        这位仗义援手的外卖小哥叫张小路,今年32岁。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想着赶紧把火灭了,别着起来造成人员伤亡就行!”张小路说, “当时还有另外两单没送呢,虽然晚了几分钟,外卖塑料袋也蹭脏了,可我一解释,客户也谅解,我挺感谢的!”

        援手,并不仅仅这一次。

        今年6月,张小路还加入朝阳区“小巷管家”队伍,成为“美好朝阳骑士”,义务参与朝阳区城市治理。

        忙着送外卖,怎么当管家?

        “我们送外卖,走街串巷,正好帮着监督背街小巷环境治理。”张小路说。

        跑单的路上,只要发现有环境卫生、生产生活安全、市政设施的问题,张小路就用手机拍下来,发到相应平台,及时处理。

        几天前,张小路送外卖途经朝阳大悦城路口,发现东南角共享单车乱停乱放,挤占人行道,他拍照片报告。第二天,他又路过那儿,发现共享单车整齐了,人行道亮出来了,等红绿灯的时候,他又拍了照片,发到平台上,还附上句话,“问题解决了,特别快!”

        还有一次,在朝阳一处写字楼,张小路发现,写字楼门口地面上总扔着不少烟头。他瞅了眼表,发现时间还够,就走上前,把烟头一一捡起,扔进垃圾箱。

        自此,张小路每每送外卖到写字楼,看见有烟头,就会捡起来,就算赶时间,他也得拍下来,上传平台,提醒解决。

        “好多抽烟的人看我捡烟头,都不好意思再随地乱扔了!这多好!”张小路笑着,就像得了好评一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