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多元消费点亮“夜北京”

        本报记者 马婧 实习生 蔡静灵

        尽管白天刚下过雨,但夜幕下的三里屯依旧人流如织。“三里屯怎么这么多人?感觉比以前更热闹了。”上周六晚和闺蜜相约三里屯逛街的晓清感叹。同样热闹的还有华熙、荟聚、王府井、合生汇等多个重点商圈。自本市发布“夜经济13条”以来,本市各大商圈的深夜食堂和深夜书店纷纷扩容,多元消费推动夜经济逐渐升温。

        千余商户齐推深夜食堂

        走进三里屯太古里,造型各异的外摆设施成为新的风景线。首次进京的日本网红咖啡店“%Arabica”,将白色的咖啡车开到太古里北区广场上,车身上闪亮的百分号在夜色下格外亮眼,吸引年轻人驻足拍照。下沉广场中,西餐厅在小花园里摆出的餐桌几乎座无虚席,浪漫烛光让过往行人都放慢了脚步。

        商业外摆让城市休闲空间更具魅力。今年夏天,三里屯太古里拥有外摆设施的店铺已发展到14家。

        晚上10点过后,三里屯太古里夜间营业的商户也不再是单一的电影院,而是延伸到休闲娱乐、餐饮等多领域。乾杯烧肉居酒屋、restaurant y等餐厅纷纷把营业时间延长至晚上12点。三里屯太古里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延长营业时间至晚上10点后的商户已有18家,未来还会有更多商户加入其中。

        通州夜经济商圈之一的东郎电影创意产业园也热闹起来。灯光映照着盛满鸡尾酒的高脚杯,觥筹交错间台上乐手送出动人心弦的曲目。晚上10点过后,胡桃里音乐主题餐吧迎来了晚间消费第二高峰,店里近30桌已经坐满,店外还有顾客在排队。不远处的“W STAR SPACE”主题酒吧传出阵阵乐声,篱笆围起的外摆餐桌坐着这里的常客。园区里,烧烤、地方小吃、麻辣烫等店铺也颇受热捧,客人一拨接一拨。

        京西之夜同样异彩纷呈。今年夏天,华熙LIVE·五棵松的整体营业时间延长到晚上12点,不少深夜食堂甚至营业到凌晨两点。夜消费的升温直接拉动华熙LIVE·五棵松月销售同比增长30%,客流同比增长40%。

        随着市商务局主办的“玩转深夜食堂”活动近日启动,本市十余个热门商圈的千余家餐饮商户都加入了深夜狂欢,将营业时间延长至晚上10点以后,为市民和游客送上属于北京的深夜饕餮盛宴。

        “深夜书房”暖人心

        在深夜食堂满足人们味蕾的同时,营业到深夜的文化场所也不断扩容,为人们提供着夜间的精神食粮。

        在三里屯南区通往北区的路上,两家书店成为闹市里的宁静之所。透明玻璃窗前,人们正在灯光下安静阅读,仿佛忘记了窗外的喧嚣。来京旅游的张女士早就听说过春风习习杂志图书馆,没想到在三里屯就来了次偶遇。这家起步于前门的图书馆刚在三里屯开设分店,店里不仅有畅销书籍,还有精选出的国内外杂志。

        春风习习晚上10点闭店后,隔壁的三联韬奋24小时书店可以继续满足人们的阅读需求。继第一家三联韬奋24小时书店2014年开启之后,海淀分店、丰台政务中心店以及三里屯店都相继开放。上周六晚上10点半,三联韬奋24小时书店里依旧坐着不少读书人,也有顾客漫步在书架之间,寻找着感兴趣的书籍。

        越来越多的24小时书店,正在北京各个区域绽放。在前门北京坊,24小时营业的“网红书店”PageOne吸引不少人进店“打卡”。位于地安门的中国书店,成为中轴线上24小时不打烊的文化消费地标。超市发四道口店也特意开辟出一块区域,由海淀区图书馆和超市发共同打造成24小时“共享书房”,把图书送到百姓身边。

        记者走访看到,通州首家24小时书店项目“阅青山”已入驻东郎电影创意产业园,引得不少顾客慕名前来。目前这家店仍在试营业,8月18日将正式开启24小时营业模式。

        在华熙LIVE·五棵松,言几又书店已经将闭店时间延长到晚上12点,满足夜间顾客的需求。

        24小时便利店照亮夜归路

        如果说深夜的商圈是人们聚会休闲的场所,那么,遍布大街小巷的24小时便利店就像一个个“灯塔”,照亮夜归人的路。随着北京加速建设24小时便利店,夜消费也变得更加便利。

        晚上9点过后,位于王府井大街上的全家便利店进入最热闹的时刻。在剧场看完演出的观众、在附近酒店居住的外国人、刚结束一天工作的上班族……小小便利店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店里的关东煮、便当、饭团等商品一应俱全,速食台坐满了顾客。

        “有一天凌晨一点,一位外国顾客来找全脂牛奶,但看不懂中文,我们用英语简单交流后,她终于找到了想喝的牛奶,看起来特别开心。”在店长何立国眼中,便利店永不熄灭的灯光,展示着城市温情的一面。他手机里,监测数据反映了夜消费的崛起:晚上9点到11点,每个小时都有百余名客人进店消费,比去年同期多出了几十人,12点之后的夜间顾客也多了一半。

        北京全家相关负责人介绍,北京门店的整体夜间销售占比已经达到24%,近期夜间顾客呈两位数增加的店铺有14家,其中霞公府门店增长已达38%以上。

  • 曲艺专场演出笑说“回天”新变化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 实习生 陈雯纾)8月10日晚,北京曲艺家协会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举办了“听曲艺·品京味——‘回天’主题曲艺新作品专场演出”。通过单弦、数来宝、小品、相声等各种形式的8部曲艺作品,观众看见了近年来“回天”地区发生的喜人变化。

        说“回天”人、话“回天”事、讲“回天”变化,这些作品格外接地气。小品《办公室的故事》讲述的是小区里水兵舞、僵尸舞两支广场舞队伍抢地盘的故事。台上只有五六个演员,但是多地方言的综合运用,生动还原了居民拌嘴的现场,让台下观众笑得前仰后合。然而,有一个人笑着笑着却哭了,她就是《办公室的故事》中“小王主任”的原型伊然,“这说的真就是我们的日常工作。”伊然说,她所在的社区里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社区工作整十年,几多欢乐几多烦,平时工作和生活中的事可能更难解决,曲艺艺术家把这些真实接地气的故事用艺术形式呈现出来,让大家伙儿更能了解我们的工作,我们也会继续努力把社区工作做好。”

        “通勤是个大问题。其实也就六七公里,六点起床,可还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早高峰得先往北……坐地铁六七趟愣没挤上去。”王玥波表演的单弦《飞天彩虹》讲的是“回天”地区的出行问题。故事以居住在回龙观的IT从业人员,去上地上班所经历的折腾和尴尬为吐槽点,凸显出6月开通的自行车专用道为居民带来的便利。

        这些作品生动地展现了“回天”地区发生的变化,是因为创作阶段每一步都有当地百姓的参与。早在今年3月,市文联就要求曲艺工作者继续发挥“文艺轻骑兵”优势,深入到人民中去,深入到“回天”地区,创作出一批符合北京特色和时代要求、传得开、有思想、受欢迎的好作品。3月28日,北京曲协主席李伟建亲自带领一支由优秀青年演员组成的采风团深入到回龙观龙泽苑、天通西苑,与社区干部和群众代表座谈、亲身体验当地百姓生活,为文艺创作汲取大量生动素材。作品完成后,李伟建又邀请到“回天”地区居民、社区工作人员来到文联,与王玥波、李菁,康珣、王波、甄齐、郭迎欢、叶蓬等主创团队聚在一起,举行作品朗读会。让居民与作者面对面,现场讨论,进一步完善作品,最终才有了这些鲜活的作品。

        现场还邀请了300多名“回天”地区居民代表免费观看演出。看到自己熟悉的身边事成了艺术家作品中的故事,大家不仅感受到曲艺作品的魅力,也觉得格外亲切,“这些艺术家就像是我们身边的人,“回天”地区这一年的变化他们都看到了,也体会到了我们的幸福感。”一位来自回龙观的居民说。

  • 礼士社区门楼里建起微花园

        本报记者 于丽爽

        东城区礼士胡同,24号院门边多了一块小木牌,上面凸起四个黄色的字:明德小院。推门进去,门道里竟然没堆杂物,墙上还变成了文化墙!

        左边墙上,一行“党建门楼微花园”的浮雕字很清新,下面有竹简样式的一段《大学》摘抄,旁边有“诗礼传家 忠孝仁义”的家训展示,隔板上还有居民的手工作品展示。一角,并排挂着两块宣传板,写着“文明公约”和“便民服务”。右边墙上多了一些立体装饰木版画,简约、雅致。正对门的墙上还挂了一幅“北京老礼”宣传画。

        今年,东城区朝阳门街道礼士社区启动“党建社区营造计划”,利用周末卫生大扫除,发动社区居民和回社区报到的在职党员一起,清理门道。杂物全清后,根据居民意愿,发挥在职党员特长,对门道进行美化,建设“党建门楼微花园”。为防止反弹,居民们还共同制定了“礼士社区四合院门楼公约”,大家共同爱护、维护门楼环境。

        “以前这门道里都是东西,你家放个旧门板,我家放个旧立柜,他家放辆旧自行车,上面再堆点旧纸盒箱、破衣服什么的,都是满的。走道的地方就剩下这一窄溜。”63岁的钟永霞大妈在24号院住了50多年,眼看着倍儿宽敞的门道愣是给堆得走人都费劲,万一发生火灾,跑都跑不出去。

        上个月,周末卫生大扫除对门道进行清理,钟大妈家就清了一个旧立柜、一个旧书架。正对大门的墙上贴满小广告,钟大妈和老伴一起,拿着小铲子一点点都清理干净了。

        结合礼士社区的历史文化,在职党员中的能人和居民一起,从《大学》里选取了“明德”二字给小院命名。同时,通过家规家训等展示,营造浓浓的文化氛围。

        “胡同的环境卫生、安全隐患、邻里纠纷,都跟门楼有关。”礼士社区党委书记于金凤说。今年,社区周末卫生大扫除从院外向院里推进。建设党建门楼微花园,消除了安全隐患,提升了环境,为在职党员提供了更多施展空间,还能挖掘、展示地区历史文化,丰富居民的精神生活。以24号、50号院为试点,今后,党建门楼微花园将在礼士社区108个院落中具备条件的门楼推开。

  • 田载耕:抗日救国 宁死不屈

        田载耕是今大兴长子营乡赵县营村人,1944年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采育区财政助理、民政助理、区委组织委员。其父田久儒为开明地主,具有民族气节,拥护抗日,曾以保长身份掩护县区干部,为八路军筹集粮饷,并支持田载耕参加抗日工作。

        敌人多次到他家搜捕,田载耕冒着生命危险,在采育一带村庄开展抗日工作。他秘密深入学校组织学生学唱《八路军好》等革命歌曲,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他的亲友对他的行为很不理解,一天,他只身到一个亲戚家,了解敌情,这个亲戚竟以长辈自居,训斥他“误入歧途,大逆不道”,劝他“迷途知返”,暗中勾来几个伪乡丁,想胁迫他参加反动武装,他看势头不对,断然离去。

        1946年7月,县委派耿玉亭、田载耕等秘密潜回被国民党占据的采育一带,试图隐蔽地恢复地区工作。耿玉亭是河北省束鹿县小章庄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投身冀中人民自卫军。1943年10月,任中共平南工委(后改平南县委)第一任交通队长。他冲破敌人重重封锁,出色地完成了许多重要文件传递和人员护送任务。1945年3月,大兴县抗日政府建立后,耿玉亭先后任大兴县一区(青云店)、二区(采育)区长。

        1946年7月26日当夜,耿玉亭、田载耕住在距采育5里的罗庄村。由于叛徒出卖,被驻采育的大兴县国民党保安三大队包围,二人坚决抵抗,弹尽被捕。敌人对他们软硬兼施,先是劝降,遭严词痛斥后,便滥施酷刑,棍打、鞭抽、灌辣椒水、用火筷子烫、往手指甲里钉竹签,耿玉亭和田载耕宁死不屈。8月2日,二人同时被敌人杀害于采育西大桥北侧凤河西岸。就在田载耕被捕的第二天,敌人抄了他的家,不久将其父亲杀害。

        北京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供稿  

  • 为了梦圆安居,创造幸福生活

        【引言】

        “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我们就不能安之若素……”

        住房问题,既是民生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关系人民安居乐业,关系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关系社会和谐稳定。

        从“房住不炒”定位到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从住房保障到供应体系建设,从易地搬迁扶贫到棚户区改造……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心系百姓安居冷暖,始终把“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目标”作为一项重要改革任务,全面部署、躬身推进。

        循着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新华社记者在回访中看到百姓“梦圆安居”的一张张笑脸,看到他们正在从“新”出发,用双手、用辛勤的劳动创造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故事一】

        “靠天吃饭”的土族人搬新家置新业

        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在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55岁的吕有金正翻看家里电热炕上几大桶酒糟的发酵情况。

        吕有金家七八间房,盖得颇为讲究,主房梁檐全部采用当地流行的木雕油漆工艺。2016年底搬进新居后,他拾起家传酩馏酒酿造手艺,办起了酿酒家庭作坊。

        厨房煮着酿酒的青稞,主房摆着十几坛酿好的酒。窗外,四分地的院子,外墙绘着土族崇尚的彩虹图案,分外醒目。

        时光倒流至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班彦村考察。他走进村民新居察看面积、结构、建筑质量,同监理新居建设的村民们交流。吕有金清晰地记得,那天,总书记同一家人围坐一起,看反映乡亲们过去居住的旧村状况的视频。

        “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易地搬迁前,吕有金住在青藏高原六盘山连片特困区的脑山地区。吃窖水,走山路,7公里陡峭崎岖的土路把他和乡亲们祖祖辈辈困顿在山里。

        “党和政府就是要特别关心你们这样的困难群众,通过移民搬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让吕有金的心暖暖的。

        好日子真的来了!吕有金开办家庭酿酒作坊的第一年就赚了3万元。

        “安顿下来后,生产要搞上去,生活要自立。”吕有金告诉记者,不能忘记总书记的嘱托,不能在发展上再落后。“脱贫‘摘帽’了,腰杆一下硬了!”

        新村充满新气象,通了天然气,接了自来水,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居住区和养殖区隔离建设,每家每户修了水厕、排水管网,村里建了一座日处理能力100吨的污水处理站,污水不再横流、垃圾不再乱倒。

        “这个季节生意是淡季。闲下来,我就带孙女。”记者顺着吕有金手指的方向看去,孙女卧室炕上放着书,炕旁搁着小书桌。“从家里到村里小学,走路不到10分钟,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记者手记】

        “住有所居”既是承诺,也是责任。住房问题是重大民生问题,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基本生活保障。

        “安居”是“乐业”之本。“挪穷窝”“拔穷根”,开对方子、找准路子。针对特殊地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从根本上改变深度贫困地区困难群众的居住和生产条件,辅以教育、培训、产业指导,才能帮助贫困人口真正摆脱贫困,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同全国人民一起奔跑。

        【故事二】

        “有里儿有面儿”胡同讲述老北京“新乡愁”

        老砖老楼,灰墙青瓦,北京南锣鼓巷片区雨儿胡同里,燕子不时掠过头顶,飞回老房子屋檐下的燕巢里。

        站在胡同西口的玉河边上远眺,绿树成荫、水穿街巷的美景,让住在这里数十年的68岁居民李伏生阿姨怎么也看不够。

        曾经,这里的许多院落都是大杂院。“那时候胡同真是破败,水电设施跟不上,厕所条件不好。”李伏生回忆道,“又杂又乱的胡同,光开墙打洞的小卖部、餐馆、冷饮店就有七八家。”

        五年前,雨儿胡同的29号院和30号院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看望老街坊,听取大家对老城区改造的想法。

        五年间,随着修缮整治的进行,雨儿胡同一天一个样。在总书记曾经探访的雨儿胡同30号院,存在多年的违建已拆除,地面辟出了绿地,宽敞的院落恢复了青砖灰瓦、红门、绿格窗的古朴样貌。

        街面上的变化是外人能看到的,院落里的冷暖只有当地居民才能体会。自从自建房拆除后,新添了绿植,加宽了过道。“夏天,和老邻居坐在院子里下下棋,天南地北聊得好不惬意!”李伏生对现在的生活特别满意。

        李伏生的家里,厨卫设施齐全。“用上了电磁灶,做饭安全、干净了许多。门窗也换了新的……生活更方便、更现代化。终于过上了有里儿又有面儿的生活!”

        在北京东城区“申请式改善”的工作模式下,居民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都得到了较大改善。如今,雨儿胡同内的违建和自建房多半已经拆除。工人们正在加紧施工,力争年底前完成改造修缮,迎回“老街坊”。

        【记者手记】

        保护利用老城,复兴历史风貌,保障居民宜居,这是一项对人民对历史负责的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老城区和棚户区改造,强调要让大家居住更舒适、生活更美好,解决好大家关心的实际问题,让大家住在胡同里也能过上现代生活。

        北京开始了一系列多元探索:从申请式腾退,到保护性修缮、恢复性修缮,让传统风貌重现;从申请式改善,到让胡同居民过上现代生活,再到居民自治共生院……

        古老的胡同注入新的生命力,悠悠古都讲述着老北京的新乡愁。

        【故事三】

        “老棚户”的“花果园”生活越来越美

        粉的、紫的、白的紫薇花开满绿地,淡淡的香气充盈着夏日的清晨。甩着手、健步走,在武汉市青山区青宜居小区里,刘桂华以晨练开启新的一天。

        “现在,我们居住的环境越来越好了!”刘桂华由衷感慨。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考察,来到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总书记询问棚户区项目建设,了解我们的生活情况。”刘桂华对一年多前的那一幕场景,记忆犹新。

        “棚户区改造事关千千万万群众安居乐业。我们的城市不能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脏乱差的棚户区。”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让刘桂华感受到浓浓的温情。

        刘桂华居住的社区位于曾经是武汉最大规模的棚户区——工人村。上世纪50年代,为建设武钢,来自四面八方的产业大军在搭建的简易工棚安家落户,经年累月形成了工人村。

        “那时候住的很难说是像样的房子,大多由青砖加石棉瓦临时搭建而成。进门要低头,白天要开灯,厨房当卧室,厕所排长队,家家生炉子,户户冒油烟。”刘桂华6岁时跟随父母从河南搬到武汉,一直住在工人村。

        通过棚改,武汉青山区1.3万余户、4万多人的棚户家庭从低矮潮湿、漏雨透风的棚户中,搬进了宽敞明亮、配套完善的现代化小区,圆了安居梦,刘桂华一家也在2015年搬进了新小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目前全国棚户区改造任务还很艰巨。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的事,我们就要努力去办,而且要千方百计办好。

        如今,工人村街小区环境日益改善,楼房外立面整修如新;小区实施海绵工程,铺上渗水砖,改变了下雨污泥、积水混流、“一走一脚泥”的状况;小区补种了紫薇花、栀子花、桂花,加上原有的枇杷树和橘树,宛如一个花果园。  

        “现在周边大大小小的超市、药房随处可见,学校、医院等配套齐全,地铁5号线即将修到小区门口,两年后坐地铁一个小时就可以逛遍武汉三镇。”刘桂华开心地说,将来青山有4条地铁线开通,以后和老伴出去逛更方便了。

        同样曾在工人村棚户区居住了50多年的苏忠社老人,写下一副对联:“破屋一比一换新房,政府心连心人为本”,横批“感谢共产党”。

        【记者手记】

        改造棚户区,让亿万居民圆安居梦。党的十八大以来,这项重大民生举措快步推进。

        截至2018年底,上亿居民“出棚进楼”,住房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棚户区改造在有效改善困难群众住房条件的同时,为提升人居环境、缓解城市内部二元矛盾、提升城镇综合承载能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一砖一瓦,为百姓筑起遮风挡雨的房子,搭起奔向幸福生活的希望。

        新华社记者 王优玲  

        骆晓飞 张漫子 廖君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  

  • 副中心交通奏好“快慢板”

        本报记者  王海燕

        在大都市,车如流水马如龙是常态,也是治理“大城市病”首先要面对的挑战。正在建设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奏响交通体系建设的“快慢板”,试为这一道世界性难题求解。

        所谓“快”,即连接中心城区和城市副中心的快速交通体系——

        今年6月20日,市郊铁路城市副中心线(S1线)东延至乔庄东站。从始发站北京西站到乔庄东站,全程39分钟,下车即有接驳公交专206线直达行政办公区。“可以说是无缝衔接,舒适又便捷。”经常乘坐S1线去副中心上班的机关干部田静波介绍。从她莲花桥附近的家中到行政办公区“门对门”的时间大约为90分钟,一个月的通勤费用不足300元,“现在基本上不开车上下班了,开车还没坐火车快呢!”S1线东延后,不少机关干部都把坐火车作为自己通勤方式的首选,S1的日均客流量比之前增长了1倍多。

        不只是S1线,连接北京中心城区与副中心还有若干“快线”。地铁6号线直达副中心,正在施工的八通线南延和7号线东延,未来将把客流直接运送至副中心的环球影城主题公园。更值得期待的是广渠路东延,这条路西起怡乐西路,终点东六环路,全长7.6公里。有地面、地下两套系统,同期建设景观大道。建成后,将把东四环至副中心的车程缩短至15分钟。

        所谓“慢”,即副中心区域内适合骑行和步行的慢行系统——

        这两年“绿色出行”理念日渐深入人心,但马路上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混行的现状让不少骑行者望而却步。为保障自行车“路权”,建设步行和自行车友好城区,通州区在道路新建和改造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友谊医院西侧,2018年通车的潞通新路一期,让骑行者们感受到了满满的“善意”。“过去修路都是‘一块板’,这条路是‘三块板’。”通州区城管委副主任刘学军介绍。“一块板”是说,从马路牙子这头到那头,全是光光的路面,通过在路面上施划虚实线、设置硬质隔离栏杆,划分出机动车和非机动车道。而“三块板”,是说路面上设置了两条狭长的绿化带,把中间的机动车道和两侧的自行车道隔离开来。“用绿化带作隔离,美观而且能充分保障自行车的路权。”

        这条路上的绿化隔离带每侧大约1.5米宽。盛夏季节,紫色的鸢尾、红艳的美人蕉、金色的大花萱草竞相绽放,与人行步道上的国槐行道树相互映衬,清新雅致的城市花园气息扑面而来。自行车、小轿车、行人各行其道,互不侵扰,井然有序。在靠近小区处,市政部门还设立了公共自行车泊位,借车还车都相当方便。

        刘学军介绍,通州区已经投入使用的颐瑞中二路,正在修建的玉桥东二路、玉桥东三路、翠华西路等,以及今后要上马的一批新建道路工程,都要采取“三块板”形式,彻底实现人车分离,充分保障自行车的路权。另外,已有道路通过因地制宜的改造,实现行人、自行车、机动车的“各行其道”。

        通州有名的商业街车站路南段部分已经改造完成。市政部门以原有行道树为基础,在机动车道与自行车道之间种上了1.5米宽的绿化隔离带,原先比较宽阔的人行步道重新进行功能施划,区隔出2.5米宽的自行车道和3米宽的人行步道,自行车和机动车混行的局面彻底改变。通州主干路玉带河大街,从故城东路到东六环西侧路段去年完成了慢行系统改造,主干道两侧均划出了3公里长的自行车专用道,并通过金色护栏与机动车道相隔离。醒目的红色骑行路面,成了通州城区的一道亮丽风景。

        自行车专用道路里程还在一步步延伸。通州城区范围内有40多条道路已纳入慢行系统改造计划。并且按照规划,未来在行政办公区和职工保障房之间还将修建一条全长2.7公里的自行车高速公路,与既有的城市道路自行车道衔接,方便两大功能区之间的交通往来。

        慢行系统,还包括滨水穿林、四通八达的绿道体系。在多河富水的通州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绿道体系建设工程正在进行。运河、潮白河等水系两岸,一度功能单一的河堤路正变成林水相映、景色清幽的绿色线性空间,供市民锻炼、游憩、漫步、骑行。

        温榆河—北运河绿道过去是土路,改建成绿道后,成了通州最美的骑行路。“老通州”齐思文和他在通州自行车协会的伙伴们,几乎每天都要骑车绕着运河兜一圈,既锻炼了身体又愉悦了身心。而且随着绿道建设工程的推进,骑车可以直达的公园景点越来越多,运河公园、大运河森林公园、温榆河风景林带,一线贯穿。

        在通州,温榆河—北运河绿道这样的市级绿道已建成百公里。今年,通州区将继续推进小中河绿道、中坝河绿道、凉水河绿道等绿道项目建设。环绕北京城市副中心,全区将构建以“四廊六环”为骨架结构的绿道网络系统,串联城市副中心的主要水系、林地、湿地、景观功能区,绿道总长度将达到633公里。

        推进慢行道路体系建设的同时,通州区还将广泛布局共享单车点位,在现有公共自行车点位的基础上,增加上千处由社会力量运营的共享单车点位,让市民在区域内骑行往来更加方便快捷。

        交通建设的“快板”和“慢板”同时推进,北京城市副中心绿色、智能、舒适的交通路网正在一步步成形。

        按照今年年初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2016年—2035年)》,通过构建“公交+自行车+步行”的出行模式,到2035年城市副中心的绿色出行比例要达到80%以上,内部通勤时间控制在30分钟以内。依托干线绿道建设自行车专用道,到2035年城市副中心自行车道里程将达到2300公里左右。

        地上地下一条条通衢大道,与毛细血管一样的条条慢行道路纵横交接,快慢相宜、畅通八方的立体交通体系,将引领北京城市副中心,一步步走近“没有城市病的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