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国产神剧,需要观众的信心

        本报记者 李夏至

        网剧《长安十二时辰》将在今天迎来大结局。这部自七月临时上档更新的超级网剧,在过去的一个月间稳稳占据了热搜前排。即便同档期电视剧、网剧中不乏《宸汐缘》《陈情令》《九州缥缈录》和《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这些很“能打”的对手,《长安十二时辰》依然在零宣发、零预热的前期运营中,杀出了自己的一条血路。

        8月4日,独播《长安十二时辰》的网站优酷在内部总结中不无骄傲地写下这样的记录:《长安十二时辰》微博热搜共计8个,知乎影视热搜第6位,抖音单支视频曝光160.4万次,点赞6.3万次;虎扑全站热搜;豆瓣一周华语口碑剧集榜NO.1,“本周豆瓣评分已超过20万人,且稳定在8.6分,成为史上第九个评分超20万人的电视剧。”

        上一部这样引起全民讨论的“国产古装神剧”要属《琅琊榜》了。如今的《长安十二时辰》,不仅复制了《琅琊榜》的热度,而且引发了更多关于细节的讨论。在屡屡被诟病服装造型、道具置景与历史相去甚远的古装剧类型中,《长安十二时辰》前所未有地收获了从普通观众到业内人士的一致赞誉。凤凰网文化援引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科高等研究院特聘教授葛承雍的论述,“《长安十二时辰》的服装里,留存着唐朝的花样年华”。来自网友的自来水安利,更是不遗余力地推介剧中复原的“叉手礼”,“是我们历史上曾经流行一千多年、又消失了近五百年的日常生活细节”。连配角所穿服饰的纹样都有考古出处,“联珠肥鹿的纹样在存世的唐代织物里名气数一数二,其真实文物出土自新疆阿斯塔那唐墓。”    

        在影艺独舌主编杨文山看来,《长安十二时辰》之所以能够引爆全民讨论的热情,关键还在于这部虚实结合的巨作中,提供了太多可供研究者细细琢磨的丰富样本。“这部剧根据马伯庸的同名作品改编,小说本身就是偏向于考据,提供了大量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细节。”杨文山在看剧期间特别把原著看了两遍,因为对剧中出现的外国人形象十分感兴趣,特别对照历史做了专门的查证。在他看来,《长安十二时辰》表现出的异域文明在影视剧中极为少见,而这种包容万千的做派,恰恰“活化了出土文物,再现了大唐独有的时代气象,唤起了中国人的文化自豪感”。    

        他也承认,这种“沙盘化叙事”的底色,高密度的文化信息干扰了该剧的叙事。“不管是权谋还是反恐,经常会因为多线叙事转场而受到干扰。”在该剧播到中段之后,因为对原著大刀阔斧的改编,小说中的终极幕后黑手何孚提前现身并死去,不少追剧的观众开始质疑该剧的叙事节奏,“把24小时的故事撑到48集,显然是在注水”。剧中为了交代刺杀者龙波的行为逻辑,一度将第八团的回忆往事作为重头戏交代,甚至常常是整集整集的插叙。对于那些急于搞清楚“刺杀是否成功、张小敬捉贼成效如何”的观众来说,完全是在考验观剧者的耐心。

        由于改编力度较大,看过原著的观众也表示根本无法剧透,而改编后的人物行事逻辑是否合理,也成为后半段故事推进时遭遇的最大口碑难题。在剧中,未能赢得观众好感的女性角色闻染,在自杀下线之前一直都被观众视为“猪队友”,张小敬、龙波等人维护闻染的动机也被认为勉强。“相对于某些国产剧喜欢注水拉长剧情,《长安十二时辰》的插叙倒叙并不是为了拖长时间,而是有意义的交代。”杨文山称,其实可以理解观众这种“期待越高,要求越高”的心态,尤其是一部需要靠悬疑把控剧情节奏的电视剧,能否在逻辑上“以理服人”是该剧口碑不崩坏的最后一道弦。

        对导演曹盾来说,被批评“节奏缓慢”也非首次,他的上一部作品是《九州·海上牧云记》,同样因制作精良却叙事缓慢被观众批评。对于观众的批评,曹盾说自己也有反思,他的本意是想忠于原著语言风格,保留本身气质,“我们尊重马伯庸小说阅读的感觉,为什么不叫《长安24小时》?是因为我从没想过美剧《24小时》,一开始接这个戏想的就是不拍成美剧《24小时》。”在大结局尚未播出前,最后的悬念也未揭晓,也许急于做结论并不适合这部抽丝剥茧、铺陈大量细节的悬疑剧。而对导演曹盾和其制作团队来说,《长安十二时辰》的成功之于行业最大的贡献,在于告诉人们,要对国产剧应当有信心,不光是内容有信心,表达方式上也应该有信心。

  • 网络文学+大会发布现实主义IP精品书单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2019中国“网络文学+”大会正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举办。8月10日,一场主题为“现实书写 时代映像”的精品论坛,引发业界广泛关注。

        在现实题材创作呈现井喷式发展的当下,网络文学特有的想象力丰富、立足大众视角、呈现百花齐放等特点,也在现实题材的融合中找到了新的发展活力,涌现出一部部与当下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产生共振共鸣的、人民喜闻乐见的正能量作品。正是在这一背景下,阅文集团主办了此次论坛,通过汇聚行业精英力量,把脉“网络文学+”未来发展。

        当下,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人民群众深爱的一种文学品类,越来越多的网文读者已将注意力放到现实主义题材中去。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题材创作、发展、培育的分水岭。    

        “网络文学经过20年的发展,有太多太多玄幻类的小说涌现,让粉丝和读者也产生了阅读疲劳。”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张蓉分享了对现实题材的看法。他透露,这两年越来越多的读者反馈,网络文学的剧情套路化、人物模式化,打怪升级、炼丹修仙已不再令他们感到新鲜。他因此认为,现实题材网络文学的风起云涌,也是读者的阅读需求使然。    

        事实上,为了大力发展现实主义题材,阅文集团已经连续四年举办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通过内部征文大赛的机制去挖掘作家,鼓励作家尝试更多现实题材的创作。“我们希望题材是多样化的,内容是多样化的,除了有优秀的玄幻、仙侠,我们也希望作家能够深入到生活当中,真正去讲现实的故事,讲人民的故事。”张蓉说,未来,阅文集团也会把越来越多充满正能量和社会价值观的作品带给用户。    

        对于现实题材作品的发展趋势,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及首席专家肖惊鸿认为,“创新”是最好的概括。“内容的创新、题材领域的创新,它涉及到网络文学在新时代的边界问题,它是一个边界拓宽的问题。各行各业的精英们加入了网络写作,这也是网络文学之所以走到今天最大的基础,我们的作者其实是没有边界的。”她认为,网络作家如何作为新时代的剧中人,用自己的创作反映当代中国的精神、经验、情感和梦想,把宏阔奔腾的时代落到自己的笔下,是网络作家们面临的很好的机遇。    

        对此,阅文集团大神作家齐橙和吉祥夜都表示:“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但是作为一名网络文学作者,能做的就是沉下心来好好写作。” 同时,阅文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展望道:“我们始终想给大家带来更多精彩的文学作品,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现实题材作品如果能取得更大的成功,一定是社会效益和商业效益的良好结合,这非常值得重点挖掘和运作。”他说,他确信现实题材一定会发展得更好。    

        论坛正式发布了“阅文旗下现实主义IP精品书单”,展现了阅文在数字精品内容、现实题材作品培育等领域所取得的突破进展。值得一提的是,书单作品得到网络文学研究专家肖惊鸿、陈定家、庄庸、夏烈和马季的点评推荐,包括《姜县人家》《生活系游戏》《复兴之路》《我的一九七九》《特种岁月》《中国铁路人》《大医凌然》《他从暖风来》《上海繁华》《大美时代》等。

  • 没有人想关上科幻电影的门

        本报记者 王广燕

        由滕华涛执导,根据江南同名小说改编,鹿晗、舒淇领衔主演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于8月9日在全国公映。影片上映后口碑与票房双双遭遇滑铁卢,豆瓣评分仅3.3分,上映三天单日票房已降至1000万左右。有网友评论称,“《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

        《上海堡垒》被观众吐槽为“披着科幻片外衣的言情片”。影片讲述的是大学生江洋(鹿晗饰)追随女指挥官林澜(舒淇饰)进入了上海堡垒成为一名指挥员,江洋暗恋着林澜却说不出口,最终人类在对决外星人的战争中获得了胜利,江洋幸存但林澜却牺牲了。男主角江洋不合时宜的韩式厚刘海,打仗时依旧白净的脸庞,被观众质疑不符合实际。不仅如此,观众对于影片的吐槽覆盖了选角、剧本、剪辑、配音等多个方面。

        该片自周五上映以来,豆瓣评分一路从4分多掉落至3.3分,单日票房从首日7000多万开始,上演连续跳水。猫眼票房对该片的总票房预测也从2亿变成1.38亿,对于这部投资3.6亿元的影片来说,基本注定了血本无归的命运。

        此前,电影《上海堡垒》官方微博曾连发四条微博,内容为电影片段视频以及“这是烂片?”的文字,疑似回应“烂片批评”。不过,目前这些微博均已被删除。8月11日上午,电影《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在微博上发长文道歉,对于有观众指出《上海堡垒》关上了中国科幻电影的门,滕华涛表示:“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想要去关上这扇闪着光的门。”

        滕华涛在文中坦言,看到观众的评价后非常难过,感觉到他们不仅仅是对电影不满意,也是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期待落空了,作为导演,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谢谢所有观众的批评,一路看评论,批评是最多的,谢谢你们还能说。很难受,但这就是一个没有做好事情的人,应该有的感受,我会记住。希望还有以后,也希望中国科幻电影可以越来越好。”

        有网友评论称,电影的市场反应证明,用流量明星“带货”的路径已经行不通。此前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超出观众预期,观众对国产科幻电影的要求越来越高,只有综合了精心打磨的剧本、硬实力的演员、具有视觉震撼力的服化道及特效的科幻电影,才能受到欢迎。

        不少网友认为导演的回应态度是诚恳的。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就此评论道,“希望中国电影能够走出误区,在扎实的故事、严密的世界观、缝合的情节中突出人性人情和人类共享价值的力量。”

        “如果说《流浪地球》的成功给中国科幻电影推开了一扇门,那《上海堡垒》的失败就给中国科幻电影推开了另一扇门。中国电影、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都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影评人图宾根木匠说道,“电影工业尤其是科幻电影工业的体系怎么建立?人才队伍怎么培养?只能是通过大量的作品去锻炼、试错,才有可能达成。”

  • 《乐队的夏天》收官战如同派对

        本报记者 徐颢哲

        上周六晚,暑期档最火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播出收官之战。最终,新裤子乐队夺冠,痛仰乐队和刺猬乐队分列第二名和第三名,Click#15和盘尼西林乐队获得第四名和第五名。

        《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节目堪称众星云集,朴树开场献唱《No Fear In My Heart》,大张伟与刺猬乐队合作《傻了吧》,谭维维与面孔乐队合作《战歌》,吴青峰演唱新歌《巴别塔庆典》,欧阳娜娜与新裤子乐队合作《After Party》,李宇春则与张亚东带来压轴舞台表演《哇》。

        最后一期节目是对这个夏天的告别,也是对乐队和乐迷的交代。比赛进行到现在,结果和名次已经不重要——比赛在上周末就已经完结了,按照节目的规则,选出2019年《乐队的夏天》年度Hot 5乐队,上一期就是7进5的比赛,九连真人和旅行团惜败,但马东没有公布结果,算是留下一个悬念。

        现场嘉宾松弛的状态,让最后一期节目更像一场派对。朴树开场献唱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带动了全场气氛,唱完后他说:“到点儿了,我得回家睡觉了。”那是录制当晚的23:55。回家的路上,朴树给张亚东发微信:你把小乐(盘尼西林乐队主唱)的微信推给我,他特别棒,让他找我来玩。

        最终前五的排名没有多少悬念,倒是颁奖环节亮点多多。首先,奖杯是通过舞台底下的乐迷传到台上。更有趣的一幕是,轮到刺猬乐队领奖时,乐队主唱子健接过奖杯后往地上一放,奖杯却直接散架了,子健顺势把奖杯送给了台下的乐迷们。

        节目播出三个月,没有悬念和牵动人心的排名,也没有标签化的态度,乐队们只是按部就班轮流表演,按打分淘汰,朴素而低调,却为节目带来了越来越高的流量。通过这档节目,乐队成员们的真性情被很多观众所喜爱。正如毒舌的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在节目中所说,“乐队有很多,但新裤子只有一个。即便再怎么用讨人厌的嘴欠掩饰自己,也希望你们看见我们还是有一颗摇滚和火热的心。”而节目中出现的曼城朴树、彭磊的100万粉丝、子健摔琴、旅行团的最佳模仿等,都成为这个夏天观众津津乐道的段子。

  • 上越进京上演“男女合演”经典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8月10日、11日,上海越剧院一团在梅兰芳大剧院上演经典现代剧目《祥林嫂》《家》,展现了男女合演的不同舞台风貌,既是向新中国成立70华诞的献礼,也是对越剧男女合演建团60周年的纪念。

        越剧成熟期的“女子越剧”造就了人们对其柔美的印象,越剧也逐渐成为中国300多个地方剧种中唯一一个声腔、表演完全女性化的剧种,而男班则几乎销声匿迹。上越在新中国成立后,率先提倡并实践了男女合演的艺术形式。1959年6月1日,上越成立男女合演的实验剧团,对越剧男女合演的现代戏和古装戏不断进行实验演出,被认为是新中国戏曲发展的里程碑之一。

        此次他们带来的《祥林嫂》和《家》既是文学名著,也是越剧的经典现代剧目,是有别于才子佳人题材和纯女子演绎风格的艺术探索。《祥林嫂》汇集了上越一团最强的男女合演阵容,传承版《家》则首次由新生代男演员与上越中生代联袂领衔主演。

        在北京演出之际,北京青年报主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还邀请到上越著名表演艺术家方亚芬、许杰以及两位年轻演员徐莱、裘隆为北京观众讲述上海越剧院打破禁忌,开创男女合演的历程。

        “当年周总理在接见袁雪芬老师的时候,提到过越剧也应该提倡男女合演的事情,我们上海越剧院的老院长袁雪芬老师也认为,男女合演打破了封建社会男女不能同台的陋俗,男女合演与女演男两种艺术形式都是剧种本身的需要,是相辅相成,相互补充的。”谈起历史,方亚芬了然于胸,侃侃而谈。

        作为第三代越剧男小生代表人物的许杰,则结合自己的艺术经历畅谈了男子唱越剧与女子唱越剧的不同,包括发音、调门、声腔处理等层面,也谈了自己的一些唱戏故事。现场,他和方亚芬,一唱一和,引得舞台下的观众一片笑声。

        “在北京大家更熟悉京剧,但是我也知道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北京人喜欢越剧,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来参加‘谈艺说戏话北京’这个活动的目的。南方戏到北京来普及,南北融合,一家亲。”方亚芬说。

  • 设计周分会场将遍及全市10区

        本报讯(记者 李洋)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设计周今年将提前至9月5日开幕,一直延续到10月5日结束。其间,全市10个区将设立45个分会场站点,让更多市民在家门口感受设计的力量。设计周最受大众欢迎的“设计之旅”板块今年还将推出9大特别活动。

        10日,设计周组委会公布,今年,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房山、通州、顺义、怀柔、延庆将作为北京的设计周分会场,在45个站点开展活动。其中,既有北京坊、法源寺、大栅栏等著名文旅融合游玩目的地,也有位于顺义区天竺镇的北大资源天竺双创园、位于朝阳区的吉里国际艺术区、位于通州区的大稿国际艺术园区等文创园区。各站点将结合各自产业发展特色,围绕“设计引领产业升级”“设计引导消费趋势”“设计驱动贸易繁荣”“设计赋能城市创新”四条主线,开展城市更新、非遗活化、新文创等主题鲜明、形式多样的活动。以北大资源天竺双创园为例,园区与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及北京画院等机构深度合作,将推出丰富艺术主题活动。同时,天津、廊坊、张家口、承德将设立分会场站点,另有1个网络分会场。8月底,2019青岛国际影视设计周暨北京国际设计周青岛站活动也将隆重开启。

        设计之旅板块另将推出中国设计挑战赛、首届阿里巴巴天猫新文创大会暨新文创展、流动的设计学校——包豪斯巴士巡游活动、“新中国大工匠智慧——人民大会堂”展等9项特别活动。

  • 百余浮世绘精品展日本江户风俗

        本报讯(实习生 陈雯纾)近年来国内规模最大的浮世绘展览——“生生·浮世之光”大展将于今日在北京798艺术区举办。昨天,记者先行前往探展,涵盖浮世绘诞生至今主要历史时期的百余作品,让参观者心生感叹。

        步入展厅,但见百余作品通过起、俗、景、虚、空、终六大主题呈环状分布,表达“浮世里,起点皆终点,终点亦起点”的哲思理念,也暗合了浮世绘发展各阶段的变化。

        在距今约400年的日本江户时代初期,歌舞伎剧院是百姓消遣的主要去处。浮世绘便以歌舞伎、花魁为主要对象进行创作,被后人誉为“锦绘之祖”的浮世绘早期代表人物铃木春信的作品《夕立》,便在展览中“俗”板块中展出。这幅作品中,铃木春信通过多版套色技术完成,开启“锦绘”形式,画面通过细腻的表达呈现出人物的心境。

        江户后期,交通愈发便利,经济水平提高,民众对旅行的热衷程度增加,由此催生了大量以风景名胜为题材的风景浮世绘。这是浮世绘的鼎盛时代,诞生了像葛饰北斋这样举世闻名的浮世绘代表性人物。葛饰北斋的绘画风格对欧洲画坛影响巨大,被誉为西方现代艺术观看方式的启蒙者。德加、马奈、梵高、高更等许多印象派绘画大师都曾临摹过他的作品。他的代表作之一《神奈川冲浪里》亮相展览的“景”板块。

        而今,浮世绘讲述的不再是江户时代的众生。展览“空”板块中展出了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的浮世绘作品。北野武将200多年前名家东洲斋写乐的作品进行解构,在画面中添加了骷髅形象,表达自己对生与死的理解。

        此次展览由东京传统木版画协会独家呈现,将展至10月13日。大展除画作区外,还特别设计了沉浸体验区、手工艺区和文创区和文创商品区,让你“身在镜中”却“人在梦里”,来全方位体味浮世绘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