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王嵎生:APEC首次交锋,美国知难而退

        本报记者 刘柳

        在新中国70年的外交历程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是我国积极开展多边外交的重要舞台,是深化亚太区域经济合作的重要平台。

        今年是APEC成立30周年,中国与APEC之间的缘分也是由来已久。1991年11月,中国加入APEC大家庭,这是中国参与的第一个区域经济合作组织。

        “高抬贵手”

        上世纪90年代,国际局势风云变幻。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两极格局结束,世界正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此时加入APEC,既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加速融入世界的必然选择,对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有着重要意义。

        中国加入APEC以来,磋商、协调及发展始终是主旋律,但也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各方利益有异,战略考虑不同,矛盾和斗争在所难免。最大的分歧主要是坚持“平等的伙伴关系”还是一家或几家说了算的问题。

        围绕这一问题,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同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进行了无数次谈判、博弈,为倡导和维护APEC平等互利、自主自愿、协商一致等“核心价值观”,作出了重要贡献。

        1993年,已经64岁的王嵎生被任命为我国APEC高官。上任后不久,APEC第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美国西雅图拉开帷幕。

        王嵎生回忆,当时美国的战略意图十分明确,即组建一个由它主导的“亚太共同体”。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出建立“新太平洋共同体”的设想,想让美国在经济、安全、价值观等方面主导环太平洋地区事务,APEC西雅图峰会就是推行该设想的重要一步。

        在领导人会议前一周,美方散发了领导人《经济展望声明草案》,明确提出建立亚太经济共同体的构想。

        对于这一提议,APEC成员普遍不能接受。中国领导人写信给克林顿指出:“亚太共同体”的性质和观念既不反映也不符合APEC的现实。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搞‘亚太共同体’根本不现实。东盟没有一个成员同意,日本也不同意。”王嵎生说,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反对声浪下,美国见势不妙,只好知难而退。

        克林顿当晚还在宴会上解释说,他不是要搞“共同体”,而是希望搞“大家庭”。美国高官还私下向中方传话,希望中方“高抬贵手”。

        经过连夜磋商,最终在领导人《展望声明》中承诺,要努力深化“APEC大家庭精神”,打破了美国企图主导APEC的设想。

        中韩联手

        就在“大家庭精神”明确后次年,APEC又一个重磅议题——“茂物目标”诞生。

        所谓“茂物目标”,是发达成员在2010年前、发展中成员在2020年前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它为30年来APEC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具有里程碑意义。

        但因当时各成员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对“茂物目标”的细节存在严重分歧。美国主张贸易自由化应包括所有经济领域,不允许有例外,而中韩等其他发展中成员希望有“灵活性”,按各成员的经济发展情况实施贸易自由化进程。

        于是,在1995年的APEC大阪峰会上,细化“茂物目标”方案成为最重要的议题,特别是贸易和投资自由化领域的“灵活性”问题。

        为了争取“茂物目标”的“灵活性”,王嵎生与时任韩国APEC高官潘基文(后出任联合国秘书长)进行了一次难忘的合作。

        峰会前,潘基文私下与王嵎生会面,一上来就跟他诉苦:“王大使啊,我来之前总统跟我说,《大阪行动议程》一定要争取到灵活性。如果争取不到,回来就给我走人!”

        潘基文表示,必要的“灵活性”是APEC自主自愿原则的一个重要方面,不能妥协,希望中国鼎力相助。

        尽管是开玩笑的口吻,但韩国担忧的“灵活性”问题,也正是中国所顾虑的。王嵎生赞成潘基文的主张,两人约定,各自扮演不同角色,从不同角度施加影响。

        “潘基文和我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峰会期间,王嵎生表达中方坚持“灵活性”的强烈意愿,潘基文则出面向美加澳等成员晓以利害,并在施加适度压力的同时,做出一些技术性的妥协,达成各方基本上都可接受的案文。

        经过多轮艰苦谈判,最终在《大阪行动议程》中加入“茂物目标”的“灵活性”原则,缓和了APEC成员间的对立情绪。

        一波三折

        说起APEC进程中的“中国智慧”,王嵎生首先想到的,是1996年苏比克峰会上中国提出的“APEC方式”。其特点是承认成员的多样性,允许灵活性和渐进性,遵循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协商一致、自主自愿的原则。

        “APEC”方式能够确定下来,经历了一波三折、异常艰辛的谈判。

        时间回溯到23年前。1996年11月,APEC峰会在菲律宾苏比克召开,会议的主旨是要进一步深化APEC“大家庭精神”。

        在当年5月的第二次高官会议上,王嵎生在中菲双边磋商中提出了“APEC方式”。当时,菲律宾外交部副部长马卡拉纳斯认为这一提议很有意义,将是中方对苏比克会议的一大贡献,他愿意为“APEC方式”的通过,主动去做各方的工作。

        然而,就在峰会前夕,菲律宾对“APEC方式”的态度突然转变,表示一些发达成员不赞成,特别是美国“强烈反对”。为此,中国领导人三次亲自写信给拉莫斯总统,做了大量说理工作,但菲律宾准备的《苏比克宣言》草案中仍只字不提“APEC方式”。

        王嵎生对此深感不爽和不安。“我们回去如何面对‘江东父老’?怎么交账?我们一年的心血和努力难道就这样白费了?”

        领导人会议前一天,王嵎生不得不使出最后一招,他紧急约见马卡拉纳斯副部长,强调宣言中一定要加入“APEC方式”。

        王嵎生开门见山:“中方此前为顾全大局,勉强同意了美国在宣言中的一些建议。但如果因为美国反对而不加入‘APEC方式’,那么中方也将反对美国的建议,这样《苏比克宣言》还能通过吗?”

        听到这里,马卡拉纳斯开始有点紧张,表示将争取把“APEC方式”写进宣言草案。但王嵎生立即反驳:“只‘争取’不行,还是要设法写进去。”

        第二天一早,菲方在新草案中增加了“APEC方式”的内容,并获与会领导人一致通过。次年,APEC领导人《温哥华宣言》进一步指出,“APEC方式”是当今“国际经济合作的全新方式”。

        “APEC方式”的独特,在于它是“对话平台”而非“谈判平台”,以“自愿”而非“约束”为原则,以全体成员达成共识为前提,强调协商一致、自主自愿。

        发展中国家代表普遍认为,“APEC方式”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是“APEC大家庭”的灵魂,反映了冷战后世界人民追求和平、发展与合作的愿望,体现了真正的平等伙伴关系。

        经历6次APEC峰会、30多次APEC高官会,王嵎生于1998年卸任APEC高官职务。

        在他卸任前的一场晚会上,主持人突然问大家:“谁是我们APEC最帅的高官?”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台下齐声作答:“中国高官王嵎生!”

        回忆此情此景,王嵎生既谦虚又自豪:“这个‘帅’并不是指我本人,而是对中国形象的肯定。说明我们的外交政策得人心,赢得了APEC成员的信任和友谊。”

        人物简介

        王嵎生

        1954年毕业后进入外交部,先后在礼宾司、亚洲司及驻外使馆工作。历任外交部新闻司处长、驻科威特大使馆政务参赞、驻尼日利亚大使和驻哥伦比亚大使。1993年至1998年,任中国亚太经合组织(APEC)高官,兼任南开大学教授。1998年至2004年,任外交部特邀研究员。

  • 刘英俊:勇拦惊马救儿童

        据新华社长春8月11日电(记者 邵美琦)刘英俊,1945年生,吉林长春人,1960年进入长春市第十八中学读书,196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刘英俊入伍后的第二年,正值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伟大号召。他积极响应,时时处处以雷锋为榜样,决心做一名雷锋式的好战士。

        刘英俊学雷锋言行一致,从点滴做起,从身边做起。他像雷锋那样闲不住,有空就为群众做好事。一次,连队驻在农村搞生产,他发现村里有一对年老体弱、生活困难的老夫妇,便在生产之余,每天为老人家挑水、劈柴、整理卫生,临走前还起早贪黑为老人家挖了个大菜窖。他也像雷锋那样,做好事不留姓名。经常在佳木斯市西区帮助这家买粮,帮助那家挑水,可群众始终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1966年3月15日,刘英俊所在炮连到佳木斯市郊外执行训练任务。三辆炮车临近公路汽车站时,放慢了速度,因为这里人多车杂,怕骡马碰撞群众。但是,其中一辆炮车的辕马一听到汽车的喇叭声便掉头猛跑,车马径直朝人群冲去,情况十分危急。担任炮车驭手的刘英俊用肩膀猛抵惊马的脖子。惊马被迫拐上公路左侧的小道。刘英俊拉紧缰绳,惊马继续飞奔。群众高呼,叫他赶紧撒手。这时,在炮车前面不远处有6名儿童,他们被飞奔而来的惊马吓得不知所措。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刘英俊不顾个人危险,用力将缰绳在胳膊上猛缠几道,然后猛力一拉,使惊马前蹄腾空而起。接着,他双脚伸向马的后腿,使尽全身力气踢倒惊马。6名儿童安然脱险,他却被压在翻倒的车底。由于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英勇牺牲,年仅21岁。

        刘英俊牺牲后,所在部队党委给他追记一等功,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政治部向全军发出向刘英俊学习的号召。

  • 上海85%竞争性国企制定激励推进方案

        据新华社上海8月11日电(记者陈云富 何欣荣)上市公司股权激励、职业经理人制度、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配……上海市国资委近日表示,目前上海的市属竞争性国企中,已有85%的企业集团制定了激励推进方案,形成了“一企一方案”的路线图。

        作为地方国资重镇,上海的地方国企资产总额已超19万亿元。构建和企业发展战略相协调、与市场规则相适应的长效激励约束机制,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是国资国企改革的重要内容。近年来,上海国资委系统通过各种形式实施正向激励项目70余例,仅今年上半年就完成7例股权激励项目,其中上市公司4例。

        推动创新发展,是国企激励方案的重要目标之一。上汽集团围绕“电动化、智能网络化、共享化、国际化”的发展战略,对新设科技型创业企业同步实施股权激励。上汽旗下的车享家公司作为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在2015年实施股权激励后,营业收入从当年的3亿元快速增长到2018年的20.1亿元,还完成两轮融资。

        实施激励的同时,上海坚持激励与约束并举,防止企业片面追求规模速度。申能集团所属上海诚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行决策风控人员跟投制度,将管理团队与基金投资进行风险捆绑、利益共享,今年已按期完成4家所投企业的退出。

  • 天津有序降低社保费率
    今年预计为企业“减负”77亿元

        新华社天津8月11日电(记者王晖)记者从天津市人社局获悉,为进一步打造良好营商环境,持续降低企业用工成本,在下调社保费率后,预计今年全年可为全市企业减负77亿元,在降低社保费率的同时,参保人员的社保待遇计发办法保持不变。

        据了解,自今年5月1日起,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天津市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由19%降低至16%,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也由20%同步降低至16%。截至6月底,已经降低企业成本20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可降低企业成本60亿元。

        同时,在2015年起先后3次降低失业保险费率的基础上,天津继续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单位及职工缴费比例仍按照各0.5%执行,执行期延长至2020年7月31日。截至6月底,已经降低企业成本6.5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可降低企业成本13亿元。

        据介绍,天津市自2015年10月起就已经降低工伤保险费率,平均费率由0.67%下调至0.47%。与2015年以前的0.67%平均费率相比,截至6月底,已经降低企业成本2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降低企业成本4亿元。

  • “利奇马”北上 在青岛登陆

        综合新华社报道 记者11日从应急管理部获悉,截至当日17时,台风“利奇马”共造成浙江、上海、江苏、安徽、山东、福建等6省市651万人受灾,145.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截至11日13时30分,浙江因灾死亡32人,因灾失踪16人。目前,各地搜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据应急管理部有关负责人介绍,此次台风还造成近3500间房屋倒塌,3.5万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265.5千公顷。浙江、上海、江苏等地3万多名消防指战员共参加抢险救援5890起,营救遇险和疏散转移被困群众6257人。

        国家防总、应急管理部持续调度部署台风“利奇马”防范应对工作。11日,国家防总两次召开视频调度会,决定继续保持防台风Ⅱ级应急响应,要求各地毫不松懈,充分认识台风北上可能带来的危害,继续严格落实Ⅱ级应急响应各项措施;要把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坚持生命至上、安全第一;要紧紧依靠群防群治,排查重点风险点,进村入户做好群众转移避险工作。

        针对台风“利奇马”对浙江、上海等地造成的严重影响,国家减灾委、应急管理部紧急启动国家救灾应急响应;应急管理部会同财政部向浙江紧急下拨中央自然灾害救灾资金3000万元,会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向浙江灾区紧急调拨1万张折叠床等中央救灾物资,全力支持帮助地方妥善保障受灾群众生活。

        目前国家卫健委已安排专人24小时应急值守,及时部署、全面指导支持台风路径沿线省市卫生健康部门做好卫生应急准备和处置工作,全力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山东26座水库超汛限水位

        “利奇马”的中心已于11日20时50分在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沿海再次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9级(23米/秒),中心最低气压980百帕。

        记者从山东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截至11日16时,山东全省有26座水库超汛限水位,均已开闸泄洪;其中,沂河、弥河、中运河、沭河、大沙河、潍河有明显洪水过程。

        受台风“利奇马”影响,山东省气象台预计11日夜间到12日白天,山东滨州、东营、德州、淄博、济南、泰安、菏泽、济宁、烟台和威海等地有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其他地区有小到中雨局部暴雨。为此,山东省气象台11日17时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

        截至11日17时,潍坊超汛限水位大中型水库达到10座,正按防汛调度指令溢洪。

        目前,山东省防汛抗旱指挥部防汛抗旱技术专家组全部到位,针对水库超汛限、河道泄洪、山洪易发等情况已展开专业会商研判,拿出解决方案,提出专业意见。山东省防指先后派出8个工作组分赴全省16个市现场指导台风防御工作,督促各地细致开展安全隐患排查,抓好防御关键环节。

        同时,山东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还组织气象、水文部门滚动会商,研判台风发展趋势和水库、河道水情变化,及时指导地方做好防御工作;下达各市防指“八条工作指令”,督促指导各地科学调度行洪河道,严格执行水库汛期调度运行计划,提前预泄迎洪,留足防洪库容。

        记者11日从山东省公安厅获悉,全省公安机关已全面启动社会面一级巡防机制,充分发挥公安机关突击队、攻坚队的职能作用,部署全省10余万警力迎战“利奇马”,全力以赴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实时更新航班预警

        11日至13日,山东大部分地区将迎来强风暴雨天气,相关机场或航线、航路的容量、通行能力大幅度下降。据山东空管分局消息,济南管制区内大量航班绕飞、改航或偏置,空域容量和通行能力下降,管制负荷加大。依据山东空管分局的气象精细化预报资料,各航空公司共调整飞行计划47个,其中进港航班26个,出港航班21个。 

        同时,青岛市所有景区关闭,停止参观游览活动。记者在现场看到,部分海水浴场和栈桥等沿海景区拉起了警戒线。此外,青岛国际啤酒节金沙滩啤酒城和崂山啤酒城均临时关闭。铁路青岛站、青岛北站和青岛西站的127辆列车停运,青岛长途汽车班线全线停发,青岛地铁11号线和13号线11日起停止运营。

        长三角铁路部分停运客车逐步恢复运行

        记者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第9号台风“利奇马”影响减弱,11日起,长三角铁路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安排部分停运旅客列车陆续恢复运行。

        11日零时起,沪昆高铁、宁杭高铁、杭甬高铁、杭黄高铁、杭深线、金温线、沪昆、萧甬普速铁路以及金山铁路的有关列车陆续恢复运行。11日6时30分起,京沪高铁、沪宁高铁、京沪普速铁路的上海至镇江段结束台风影响,有关列车陆续恢复运行。长三角铁路部门密切关注台风路径变化,根据风速雨量和灾害影响程度等,适时动态调整列车开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