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为了梦圆安居,创造幸福生活

        【引言】

        “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我们就不能安之若素……”

        住房问题,既是民生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关系人民安居乐业,关系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关系社会和谐稳定。

        从“房住不炒”定位到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从住房保障到供应体系建设,从易地搬迁扶贫到棚户区改造……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心系百姓安居冷暖,始终把“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目标”作为一项重要改革任务,全面部署、躬身推进。

        循着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新华社记者在回访中看到百姓“梦圆安居”的一张张笑脸,看到他们正在从“新”出发,用双手、用辛勤的劳动创造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故事一】

        “靠天吃饭”的土族人搬新家置新业

        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在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55岁的吕有金正翻看家里电热炕上几大桶酒糟的发酵情况。

        吕有金家七八间房,盖得颇为讲究,主房梁檐全部采用当地流行的木雕油漆工艺。2016年底搬进新居后,他拾起家传酩馏酒酿造手艺,办起了酿酒家庭作坊。

        厨房煮着酿酒的青稞,主房摆着十几坛酿好的酒。窗外,四分地的院子,外墙绘着土族崇尚的彩虹图案,分外醒目。

        时光倒流至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班彦村考察。他走进村民新居察看面积、结构、建筑质量,同监理新居建设的村民们交流。吕有金清晰地记得,那天,总书记同一家人围坐一起,看反映乡亲们过去居住的旧村状况的视频。

        “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易地搬迁前,吕有金住在青藏高原六盘山连片特困区的脑山地区。吃窖水,走山路,7公里陡峭崎岖的土路把他和乡亲们祖祖辈辈困顿在山里。

        “党和政府就是要特别关心你们这样的困难群众,通过移民搬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让吕有金的心暖暖的。

        好日子真的来了!吕有金开办家庭酿酒作坊的第一年就赚了3万元。

        “安顿下来后,生产要搞上去,生活要自立。”吕有金告诉记者,不能忘记总书记的嘱托,不能在发展上再落后。“脱贫‘摘帽’了,腰杆一下硬了!”

        新村充满新气象,通了天然气,接了自来水,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居住区和养殖区隔离建设,每家每户修了水厕、排水管网,村里建了一座日处理能力100吨的污水处理站,污水不再横流、垃圾不再乱倒。

        “这个季节生意是淡季。闲下来,我就带孙女。”记者顺着吕有金手指的方向看去,孙女卧室炕上放着书,炕旁搁着小书桌。“从家里到村里小学,走路不到10分钟,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记者手记】

        “住有所居”既是承诺,也是责任。住房问题是重大民生问题,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基本生活保障。

        “安居”是“乐业”之本。“挪穷窝”“拔穷根”,开对方子、找准路子。针对特殊地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从根本上改变深度贫困地区困难群众的居住和生产条件,辅以教育、培训、产业指导,才能帮助贫困人口真正摆脱贫困,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同全国人民一起奔跑。

        【故事二】

        “有里儿有面儿”胡同讲述老北京“新乡愁”

        老砖老楼,灰墙青瓦,北京南锣鼓巷片区雨儿胡同里,燕子不时掠过头顶,飞回老房子屋檐下的燕巢里。

        站在胡同西口的玉河边上远眺,绿树成荫、水穿街巷的美景,让住在这里数十年的68岁居民李伏生阿姨怎么也看不够。

        曾经,这里的许多院落都是大杂院。“那时候胡同真是破败,水电设施跟不上,厕所条件不好。”李伏生回忆道,“又杂又乱的胡同,光开墙打洞的小卖部、餐馆、冷饮店就有七八家。”

        五年前,雨儿胡同的29号院和30号院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看望老街坊,听取大家对老城区改造的想法。

        五年间,随着修缮整治的进行,雨儿胡同一天一个样。在总书记曾经探访的雨儿胡同30号院,存在多年的违建已拆除,地面辟出了绿地,宽敞的院落恢复了青砖灰瓦、红门、绿格窗的古朴样貌。

        街面上的变化是外人能看到的,院落里的冷暖只有当地居民才能体会。自从自建房拆除后,新添了绿植,加宽了过道。“夏天,和老邻居坐在院子里下下棋,天南地北聊得好不惬意!”李伏生对现在的生活特别满意。

        李伏生的家里,厨卫设施齐全。“用上了电磁灶,做饭安全、干净了许多。门窗也换了新的……生活更方便、更现代化。终于过上了有里儿又有面儿的生活!”

        在北京东城区“申请式改善”的工作模式下,居民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都得到了较大改善。如今,雨儿胡同内的违建和自建房多半已经拆除。工人们正在加紧施工,力争年底前完成改造修缮,迎回“老街坊”。

        【记者手记】

        保护利用老城,复兴历史风貌,保障居民宜居,这是一项对人民对历史负责的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老城区和棚户区改造,强调要让大家居住更舒适、生活更美好,解决好大家关心的实际问题,让大家住在胡同里也能过上现代生活。

        北京开始了一系列多元探索:从申请式腾退,到保护性修缮、恢复性修缮,让传统风貌重现;从申请式改善,到让胡同居民过上现代生活,再到居民自治共生院……

        古老的胡同注入新的生命力,悠悠古都讲述着老北京的新乡愁。

        【故事三】

        “老棚户”的“花果园”生活越来越美

        粉的、紫的、白的紫薇花开满绿地,淡淡的香气充盈着夏日的清晨。甩着手、健步走,在武汉市青山区青宜居小区里,刘桂华以晨练开启新的一天。

        “现在,我们居住的环境越来越好了!”刘桂华由衷感慨。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考察,来到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街。“总书记询问棚户区项目建设,了解我们的生活情况。”刘桂华对一年多前的那一幕场景,记忆犹新。

        “棚户区改造事关千千万万群众安居乐业。我们的城市不能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脏乱差的棚户区。”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让刘桂华感受到浓浓的温情。

        刘桂华居住的社区位于曾经是武汉最大规模的棚户区——工人村。上世纪50年代,为建设武钢,来自四面八方的产业大军在搭建的简易工棚安家落户,经年累月形成了工人村。

        “那时候住的很难说是像样的房子,大多由青砖加石棉瓦临时搭建而成。进门要低头,白天要开灯,厨房当卧室,厕所排长队,家家生炉子,户户冒油烟。”刘桂华6岁时跟随父母从河南搬到武汉,一直住在工人村。

        通过棚改,武汉青山区1.3万余户、4万多人的棚户家庭从低矮潮湿、漏雨透风的棚户中,搬进了宽敞明亮、配套完善的现代化小区,圆了安居梦,刘桂华一家也在2015年搬进了新小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目前全国棚户区改造任务还很艰巨。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的事,我们就要努力去办,而且要千方百计办好。

        如今,工人村街小区环境日益改善,楼房外立面整修如新;小区实施海绵工程,铺上渗水砖,改变了下雨污泥、积水混流、“一走一脚泥”的状况;小区补种了紫薇花、栀子花、桂花,加上原有的枇杷树和橘树,宛如一个花果园。  

        “现在周边大大小小的超市、药房随处可见,学校、医院等配套齐全,地铁5号线即将修到小区门口,两年后坐地铁一个小时就可以逛遍武汉三镇。”刘桂华开心地说,将来青山有4条地铁线开通,以后和老伴出去逛更方便了。

        同样曾在工人村棚户区居住了50多年的苏忠社老人,写下一副对联:“破屋一比一换新房,政府心连心人为本”,横批“感谢共产党”。

        【记者手记】

        改造棚户区,让亿万居民圆安居梦。党的十八大以来,这项重大民生举措快步推进。

        截至2018年底,上亿居民“出棚进楼”,住房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棚户区改造在有效改善困难群众住房条件的同时,为提升人居环境、缓解城市内部二元矛盾、提升城镇综合承载能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一砖一瓦,为百姓筑起遮风挡雨的房子,搭起奔向幸福生活的希望。

        新华社记者 王优玲 骆晓飞 张漫子 廖君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  

  • 创新动能源源不断后劲足

        看现状

        经过多年积累,我国已成为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科技大国

        看影响

        开放合作是大势所趋,外部环境变化对我国科技创新影响有限

        谋未来

        继续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充分挖掘创新潜能,激发创新活力

        [2版]

  • 一千三百余条背街小巷完成整治

        本报讯(记者 王天淇)根据市城市管理委部署,今年是背街小巷整治提升三年专项行动收官之年,核心区要完成全部2336条背街小巷的整治提升任务,目前已整治完成1300余条,其余街巷整治工程建设部分已完成80%,将在11月底前全部完工。本市还计划对过大电力箱体进行“隐形化、小型化、景观化”治理。

        按照年初部署,今年本市将在核心区、中心城区和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完成739条背街小巷整治提升任务。目前,各区正稳步推进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任务,同时注重挖掘区域内涵,彰显地区文化特色。

        海淀区羊坊店街道北蜂窝中路,东起北蜂窝路,西至铁医路东段,全程680米,沿线周边有12栋居民楼、羊坊店中心学校、羊坊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北京铁道大厦、光耀东方食宝街等。据海淀区城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改造前,这里违法建设多、开墙打洞多、占道经营多、车辆乱停多、车棚群租多。整治工作中,羊坊店街道整合北京铁道大厦、北京铁路局、北京联通公司、学校及居民等力量,先后完成拆除违法建设、封堵开墙打洞、车棚改造、架空线入地、修建区域停车场、安装监控系统等工程。现在,昔日比比皆是的私搭乱建、开墙打洞,占用道路的车棚、群租房已消失不见,街道宽敞整洁,道路两侧的墙壁上还专门装饰了别致的蜂窝形浮雕。

        北蜂窝中路在清代属北蜂窝村,原为集中养蜂的地方,后因修建平汉铁路,拆迁后建成北蜂窝中路。街道联合街区规划师、设计师等多方力量,在征求居民意见的基础上,修建文化围墙,墙面由六角形的蜂窝构成背景,上面还加设了体现养蜂人日常劳作场景的浮雕,展示独特的蜂窝文化。

        海淀区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巩固整治成果,街道落实街区“二公开”制度,即公开街巷名称、街巷管理标准、街巷负责人联系电话;公开绿化、保洁、设施维护、区域物业负责人、管网主体单位,居民发现环境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投诉举报。同时打造街巷APP,链接“睛彩羊坊店”微信公众号,居民可从中查看羊坊店街道便民服务项目。

        据市城市管理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核心区2336条背街小巷整治提升任务中,已完成1300余条街巷整治,其余街巷土建工程基本完成,下一步将继续完成架空线穿缆撤线、外立面粉饰等工作,预计将在11月底前完成全部整治提升任务。

        随着背街小巷整治提升工作的推进,街边电力箱体过大、与周边景观不协调问题逐渐凸显。下一步,本市计划利用三年时间,以故宫、长安街(复兴门至建国门)南北两侧延伸一公里区域内道路、中轴路(钟楼北桥至永定门桥)两侧、鼓楼西大街为重点,按照“先试点、后推广”“先重点区域、后一般区域”的原则,对核心区701台电力箱体开展“隐形化、小型化、景观化”治理,雍和宫大街、煤市街、东官房胡同的55台电力箱体今年将率先试点治理。

  • 北京为受援地留下“不走的医疗队”

        本报记者 刘欢

        拉萨市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级甲等医院;

        拉萨市三家县级医院全部成功创建二级乙等医院;

        青海玉树州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级乙等医院;

        ……

        北京医疗队援藏援青的成绩单上,硕果累累。1995年至今,本市卫生健康系统已派出多批医疗队,对口支援全国16个省、自治区,不仅送去优质治疗资源,还帮助培训当地医疗人才,留下了一支支“不走的医疗队”。

        市卫健委日前召开全系统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援藏援青先进事迹报告会,号召广大医务人员对照先进典型和身边榜样找问题、找差距,不断提升自身的精神境界,将护佑百姓生命健康作为使命担当,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成果转化为健康北京建设的实际行动。

        2015年8月,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正式启动实施,北京市第一批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干部进藏,拉开了医疗人才成规模、成建制组团援藏的序幕。选择最好的医院,组建最好的团队,派出最好的医生,目前本市已经选派5批85名医生援助拉萨市人民医院。

        “在北京市的援助下,2017年8月拉萨市人民医院通过三甲评审,率先在西藏地市级人民医院中完成了‘创三甲’的任务。”北京“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队长邓明卓说,通过“组团式”医疗援藏,该院新建了急诊科、神经内科、肾内科等16个专业或学科,医疗水平大大提高。三甲挂牌后,该院门诊量翻了一番多,手术量提高了50%,保障当地患者“大病不出藏”。

        40岁的陈光强来自北京天坛医院,他为拉萨市人民医院创设ICU科室付出不少心血。“陈主任是我们的启蒙老师,他手把手地教我们,每天早晚查房,夜里有时要抢救病人,他是我们整个医院半夜跑过来次数最多的医生。”拉萨人民医院ICU科副主任强巴德吉说,“以前没有ICU,许多病人都不敢收。现在我们不但敢收,而且还有手段把病人抢救过来,这多亏了陈主任对我们的指导。”

        一年援藏任务完成,大家都舍不得陈光强离开,于是联名写信,让他多留了一年。在北京医疗队里,像陈光强这样临时延长援藏期限的医生还有很多。“三年来,北京援藏医生们克服工作、生活、家庭、高原反应等困难,在临床一线倾尽所能传道授业解惑。我们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就是全身心地默默奉献,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也收获了更多的历练和成长。”邓明卓说。

        在中组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定的1+7“组团式”任务中,拉萨市人民医院率先成功创建三级甲等医院,北京援助的拉萨市3个县级医院全部成功创建二级乙等医院;北京援助的青海玉树州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级乙等医院,创建的玉树州精神专科医院为全国高原高寒地区首创。北京医疗队不仅向受援地注入优质医疗资源,依托当地医疗机构为当地居民提供优质医疗服务,还针对受援地常见病、高发病,开展大量专项诊治活动,并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和医院管理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援助,培养了一大批人才,留下了一支“不走的医疗队”,真正实现了由“输血”向“造血”转变。

        据统计,自1995年来,北京市卫生健康系统先后派出多批医疗队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全国16个省(自治区),其中派出九批256名援藏干部、九批573名援疆干部、四批19名援青干部,专业涵盖了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等多个临床学科及公共卫生专业。医疗队队员们克服生活环境和工作条件艰苦等各种困难,时刻坚守医者初心,牢记使命担当,为当地群众送去了优质的医疗服务,为医疗卫生机构培训了大批专业人才,受到当地政府和各族群众的充分肯定。近两年来,北京医疗队还积极投身当地的健康扶贫工作,深入西藏、青海边远农村牧区,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直接的健康服务,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做出贡献。

  • 副中心交通奏好“快慢板”

        本报记者  王海燕

        在大都市,车如流水马如龙是常态,也是治理“大城市病”首先要面对的挑战。正在建设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奏响交通体系建设的“快慢板”,试为这一道世界性难题求解。

        所谓“快”,即连接中心城区和城市副中心的快速交通体系——

        今年6月20日,市郊铁路城市副中心线(S1线)东延至乔庄东站。从始发站北京西站到乔庄东站,全程39分钟,下车即有接驳公交专206线直达行政办公区。“可以说是无缝衔接,舒适又便捷。”经常乘坐S1线去副中心上班的机关干部田静波介绍。从她莲花桥附近的家中到行政办公区“门对门”的时间大约为90分钟,一个月的通勤费用不足300元,“现在基本上不开车上下班了,开车还没坐火车快呢!”S1线东延后,不少机关干部都把坐火车作为自己通勤方式的首选,S1的日均客流量比之前增长了1倍多。

        不只是S1线,连接北京中心城区与副中心还有若干“快线”。地铁6号线直达副中心,正在施工的八通线南延和7号线东延,未来将把客流直接运送至副中心的环球影城主题公园。更值得期待的是广渠路东延,这条路西起怡乐西路,终点东六环路,全长7.6公里。有地面、地下两套系统,同期建设景观大道。建成后,将把东四环至副中心的车程缩短至15分钟。

        所谓“慢”,即副中心区域内适合骑行和步行的慢行系统——

        这两年“绿色出行”理念日渐深入人心,但马路上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混行的现状让不少骑行者望而却步。为保障自行车“路权”,建设步行和自行车友好城区,通州区在道路新建和改造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友谊医院西侧,2018年通车的潞通新路一期,让骑行者们感受到了满满的“善意”。“过去修路都是‘一块板’,这条路是‘三块板’。”通州区城管委副主任刘学军介绍。“一块板”是说,从马路牙子这头到那头,全是光光的路面,通过在路面上施划虚实线、设置硬质隔离栏杆,划分出机动车和非机动车道。而“三块板”,是说路面上设置了两条狭长的绿化带,把中间的机动车道和两侧的自行车道隔离开来。“用绿化带作隔离,美观而且能充分保障自行车的路权。”

        这条路上的绿化隔离带每侧大约1.5米宽。盛夏季节,紫色的鸢尾、红艳的美人蕉、金色的大花萱草竞相绽放,与人行步道上的国槐行道树相互映衬,清新雅致的城市花园气息扑面而来。自行车、小轿车、行人各行其道,互不侵扰,井然有序。在靠近小区处,市政部门还设立了公共自行车泊位,借车还车都相当方便。

        刘学军介绍,通州区已经投入使用的颐瑞中二路,正在修建的玉桥东二路、玉桥东三路、翠华西路等,以及今后要上马的一批新建道路工程,都要采取“三块板”形式,彻底实现人车分离,充分保障自行车的路权。另外,已有道路通过因地制宜的改造,实现行人、自行车、机动车的“各行其道”。

        通州有名的商业街车站路南段部分已经改造完成。市政部门以原有行道树为基础,在机动车道与自行车道之间种上了1.5米宽的绿化隔离带,原先比较宽阔的人行步道重新进行功能施划,区隔出2.5米宽的自行车道和3米宽的人行步道,自行车和机动车混行的局面彻底改变。通州主干路玉带河大街,从故城东路到东六环西侧路段去年完成了慢行系统改造,主干道两侧均划出了3公里长的自行车专用道,并通过金色护栏与机动车道相隔离。醒目的红色骑行路面,成了通州城区的一道亮丽风景。

        自行车专用道路里程还在一步步延伸。通州城区范围内有40多条道路已纳入慢行系统改造计划。并且按照规划,未来在行政办公区和职工保障房之间还将修建一条全长2.7公里的自行车高速公路,与既有的城市道路自行车道衔接,方便两大功能区之间的交通往来。

        慢行系统,还包括滨水穿林、四通八达的绿道体系。在多河富水的通州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绿道体系建设工程正在进行。运河、潮白河等水系两岸,一度功能单一的河堤路正变成林水相映、景色清幽的绿色线性空间,供市民锻炼、游憩、漫步、骑行。

        温榆河—北运河绿道过去是土路,改建成绿道后,成了通州最美的骑行路。“老通州”齐思文和他在通州自行车协会的伙伴们,几乎每天都要骑车绕着运河兜一圈,既锻炼了身体又愉悦了身心。而且随着绿道建设工程的推进,骑车可以直达的公园景点越来越多,运河公园、大运河森林公园、温榆河风景林带,一线贯穿。

        在通州,温榆河—北运河绿道这样的市级绿道已建成百公里。今年,通州区将继续推进小中河绿道、中坝河绿道、凉水河绿道等绿道项目建设。环绕北京城市副中心,全区将构建以“四廊六环”为骨架结构的绿道网络系统,串联城市副中心的主要水系、林地、湿地、景观功能区,绿道总长度将达到633公里。

        推进慢行道路体系建设的同时,通州区还将广泛布局共享单车点位,在现有公共自行车点位的基础上,增加上千处由社会力量运营的共享单车点位,让市民在区域内骑行往来更加方便快捷。

        交通建设的“快板”和“慢板”同时推进,北京城市副中心绿色、智能、舒适的交通路网正在一步步成形。

        按照今年年初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2016年—2035年)》,通过构建“公交+自行车+步行”的出行模式,到2035年城市副中心的绿色出行比例要达到80%以上,内部通勤时间控制在30分钟以内。依托干线绿道建设自行车专用道,到2035年城市副中心自行车道里程将达到2300公里左右。

        地上地下一条条通衢大道,与毛细血管一样的条条慢行道路纵横交接,快慢相宜、畅通八方的立体交通体系,将引领北京城市副中心,一步步走近“没有城市病的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