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昔日荷塘飘香 今朝排污脏臭

        “以前是一片挺干净的水面,现在却变得又脏又臭!”近日,市民张先生向本报反映,海淀区西北旺镇的冷泉西路北口附近存在几处臭水塘,每天早晚都会泛臭味,影响了周边居民的正常生活。

        三处污水塘

        早晚冒臭味

        7月19日,记者来到位于西北旺镇的冷泉西路北口。从该路口向南步行大约50米,冷泉西路下方出现一段涵洞,在涵洞的两侧各有一片水塘,东侧水塘里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芦苇。张先生告诉记者,在芦苇深处有一个井盖,经常往外冒污水。而在西侧的水塘里,记者看到,除了新长的芦苇,还有大片已经干枯了的芦苇,大都倾倒于淤泥之中,显得很凌乱。两侧水塘里都是成片的污水,散发着阵阵腥臭味,水面上还漂着一艘废弃的小船。

        在涵洞西侧臭水塘的尽头,记者看到一个高出地面约半米的圆柱体,该柱体用水泥砌成,顶端是一个凸起的井盖。在柱体的旁边有一根半裸露的直径大约半米的管道,管道里面以及周围还残留着黑色的污水,旁边的石头变得发青发黑,管道前方的洼地还有被污水冲刷的痕迹。据张先生介绍,以前这个井盖与地面齐平,一下雨就经常冒污水,后来为了防止污水倒灌,才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旁边的这根管道虽然被告知是用来排放雨水的,但是附近居民说,他们经常能看到黄绿色的液体从里面流出。“这些黄绿色的液体肯定不是雨水,特别臭!”

        随后,记者又跟着张先生来到位于冷泉西路西侧、518路公交车西山林语站北侧约100米处的小山坡,这里也有一处臭水塘。记者看到,该处水塘几乎全被绿藻覆盖,水面还漂浮着不少杂物,水塘两侧长满了杂草,旁边的小山坡上还种有不少农作物。记者顺着水塘往西走,约有一两百米的距离,水面收窄为一条河沟,沟内也是连绵不断的污水。而在这处臭水塘的尽头,记者看到一溜儿用栏杆围起来的排水管,不过水泥筑成的排水通道已经破损坍塌。张先生说,这处排水管是用来疏导周边道路排放的雨水的,这些雨水最终都会汇入水塘里。

        雨水漫灌污水乱排

        植物枯死水塘变臭

        和熹会老年公寓就位于冷泉西路两处臭水塘南侧。记者了解到,和熹会老年公寓共有6层,住有200余位老人。公寓正对着臭水塘,距离只有二三十米。“有时候根本不敢打开窗户,就怕臭味飘进来。”一位王姓老人告诉记者。

        “特别是每天早晨和晚上,这片水塘臭气熏天!”住在老年公寓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现在出门遛弯儿他都不敢穿短裤,因为臭水塘里有不少蚊子。记者在下午六点钟左右看到,途经冷泉西路的人流明显增多,而此时水塘里散发着一阵阵臭鸡蛋般的臭味,还有不少蚊子盘旋在周围。一位老人带着孩子经过,老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对着孩子说:“快走快走,又脏又臭,蚊子还这么多!”

        和熹会老年公寓曾经推出过一本《长者作品集》。一位老人激动地找出作品集,向记者展示水塘昔日的景象。只见作品集的封面和封底图片都是以昔日的水塘为背景,宽阔的水面倒映着周边树木以及建筑物的影子,干净而又清澈,给人一种祥和静谧之感。

        几位老人告诉记者,以前水塘中遍布荷花,给水塘增添了不少美感。“槐柳青青覆小塘,塘中荷叶长疯狂,角尖半月遮艳阳”是一位老人几年前触景生情的咏荷诗句。如今这样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不少老人对此很是痛心。

        听到有记者来采访,一位老人在老伴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来到记者面前说:“臭水塘这个问题困扰我们太久了,以前我们几个老朋友经常来遛弯儿看荷花,现在荷花没了,水塘变得又臭又脏,夏天我们也没地方赏荷消暑了。”

        据老人们介绍,老年公寓到水塘这一带地势低洼,每逢暴雨就会雨水漫灌,塘里的水位暴涨,荷花就是这样被积水淹没并且消失的。而除了被淹没的荷花,水塘中还有枯死的芦苇、乱丢的垃圾等杂草杂物。另外,从管道里还会时常冒出来污水,这些污水最后都会汇入水塘。再加之平时疏于管理,水塘最终变成了现在又脏又臭的样子。

        管辖权没厘清

        谁来根治污水

        据介绍,水塘原先是一家地产集团开挖的,卖房时这片荷塘曾经是一个亮点。在水塘的旁边,记者也看到开发商售房处,不过现在已经荒废。周边居民表示,很多人就被荷塘的景色打动,认为环境优美,适宜生活,所以才在这里买房养老。

        记者了解到,之前已经有居民多次向物业反映过臭水塘的问题,物业方面也派人对倒灌污水的井盖进行过加高加固,抽吸臭水,但是问题却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观。

        和熹会老年公寓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有一些勘测人员在老年公寓的门口划了一道白线,说是白线以北包括两个臭水塘的区域都将移交给政府相关部门进行管理,不再由物业方面负责。记者就此咨询物业,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物业的管理范围限于小区内,臭水塘不归其管辖。

        随后记者将问题反映给西北旺镇水务管理站,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与物业进行过沟通,物业承认这块区域还没有移交,还是归他们管理。现在也没听说他们正式移交,所以管理权应该还在他们手里。”该负责人还表示,他会继续与物业进行沟通协调,同时也会把臭水塘的情况反映给海淀区水务局,以便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本报记者 罗乔欣 实习记者 孙延安  

  • 装修施工拖延半年 夜晚周末噪音不断

        周六上午,家住弘善家园的赵先生再一次被楼下传来的噪音吵得不得安宁,“吱吱吱”的电钻声、“叮叮当当”的撞击声都钻进他的耳朵里。原来,这是赵先生楼下的酒店装修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对他来说已不陌生——从去年十月开始,声音就一直从楼下传来。业主们曾多次向施工单位、小区物业等反映情况,问题却至今没有解决。“噪音实在太大,而且这也不是法定施工的时间啊。”

        噪音刺耳难以忍受

        8月5日上午10点半左右,记者来到弘善家园发现,401号-404号楼五楼以上皆为业主居住区域,而楼下四层为底层商铺。目前底商仍在施工,四周围满了绿色的防护网,工人进进出出,楼里断断续续地传出施工的噪音,十分刺耳。“今天下雨,施工受影响,所以噪音小一些,平时更吵!”说起噪音问题,居民们一肚子苦水。“天天这么吵,谁受得了?”

        居民赵先生提供了好几条视频,时间均为周六或周日。播放6月23日下午14点26分的视频,可以听到周末施工的噪音尖锐且刺耳。工人就在赵先生家窗底下使用电钻等工具,距赵先生家直线距离不足三米。仅仅通过视频,记者也能感受到噪音扰民程度之严重。他手机中还有一部分视频拍摄于晚上七八点之后。即使在夜晚,噪声也比较大,“一直‘嗡嗡嗡’地响,真的很烦人。”

        据居民回忆,楼下酒店从去年10月份开始正式施工,噪音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去年底,居民们不堪其扰,向物业反映问题,并与施工方取得联系。“他们回复说,春节前能完成施工,但直到今天,施工也没有完成。”

        物业的纸质通知显示,去年10月22日至25日,施工方曾给每户业主发过噪音补偿费。赵先生告诉记者,补偿费为每户三百元。而2019年,施工方没有给业主发过补偿费用。“一开始我们想,冬季施工3个月,关上窗户我们就忍了。但这都快一年了,天热经常开窗透气,噪音让我们忍无可忍。”

        施工粗放问题连连

        施工给业主带来的困扰,不仅仅是源源不断的噪音,还有众多其他问题。

        7月16日,从外地出差回来的赵先生被自家窗底平台上铺着的黑色物质吓了一跳,该物质铺满了整个平台,还没有干透。“这些东西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让人透不过气来。”根据黑色物质的味道和颜色,居民推测,有可能是防水沥青。平台正处于赵先生家空调发动机正下方,他说,那几天正值北京最热的时候,但由于担心空气污染,他却不敢开空调。记者看到,处于平台上方的空调室外机,至少还有5台。居民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后,22日施工方开始在平台上再铺了一层物质,“铺了挺久的,中间受天气影响,大概是29号左右才全部铺好。”

        空气污染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但安全隐患却一直存在。赵先生提供的视频显示,正在拆脚手架的施工人员从三四层楼高的位置直接将东西往下扔,发出刺耳的响声。而在视频开头,还有人从工地旁走过。“缺少防护措施的野蛮施工也太危险了!”

        除此之外,施工还造成停电。小区物业工作人员说,有时候施工方工作失误,确实造成了个别住户停电。但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及时联系施工方,尽快维修,降低对居民的影响。

        工期拖延持续扰民

        针对施工扰民问题,401号-404号这四栋楼的居民曾向有关部门投诉多次,但一直没有解决。有居民说:“每周都会打一两次电话向物业投诉,但物业就让我们等着,再打电话,物业就说‘快了快了’,但就是没见改善。”

        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弘善家园物业。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施工方确实存在超时施工、周末施工等现象,但他们也一直在沟通。“周六周日我们接到电话,就会去现场制止他们。”但物业很难让施工方完全停工,“这就跟警察抓小偷一样,我们去的时候制止了,一转身他们又开始干了。”物业介绍说,他们和施工单位达成协议:如果休息时间施工再发出噪音,物业就断电。据他回忆,断电的次数至少有两次。

        贴在施工现场的信息公示牌显示,该酒店建设单位为河北安国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为北京宇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记者针对工期拖延的问题询问了建设单位负责人。他表示,工期拖延是受禁止施工的日期、法定假日等影响,“其实一年也只有半年的时间可以施工,之前告诉业主春节前可以完成时没考虑到这么多影响因素。”

        对于这一解释,业主提出质疑:6月7日恰逢端午节及高考第一天,施工方仍在施工,早上9点42分,有居民发短信向工地负责人投诉,但并没有得到回复。这四栋楼的居民希望有关部门能管管违规施工问题,还大家清静的休息日。

        罗乔欣 吴旋娜 文并摄  

  • 让学生们暑假有更多地儿运动

        “孩子们暑假连个打球的地方都没有!”近日,家住丰台体育中心附近的丛先生来电向本报反映,丰体中心部分体育设施闲置,希望其可以将闲置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让学生们假期有个免费的运动场所。

        7月23日笔者来到坐落于丰北桥西北角的丰体中心。从东门进入后左转,走不多时,看到道路两侧分开放置着两个完好的篮球架。底座虽然放在沥青路面上,篮板却伸到铁栅栏里的绿地内。据居民推测,篮球架之所以这样码放,就是为了防止市民利用闲置的篮球架打球时发生意外。在篮球架西侧路边同样放置有四座“赋闲”的小型足球门框。横躺着两两摞在一起,上面压有数块铁板。

        笔者在丰体中心转了一圈,发现其西门处有数个用金属护栏圈起来的收费足球场。在护栏里面有大块空地闲置。笔者目测了一下,大概可以施划三个正规篮球场。无独有偶。在丰体中心南门附近,同样有一片用金属护栏围出来的数个小型足球场。位于该中心西南角的棒球场边缘也有一大片闲置的空间,大约有五个正规篮球场的面积。可见,丰体中心边边角角还有不少空地,可以设置免费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台等大众运动设施。

        丛先生介绍,丰台体育中心周边居民区林立,然而附近却很少有供给市民运动健身的场所。特别是假期,孩子没地方进行体育活动。附近居民希望管理部门可以合理利用闲置的空间和体育设施,为居民开发几处免费进行体育锻炼的场地。

        丁杰 文并摄  

  • 井盖高低不平 排水口缺箅子

        最近十八里店村的村民反映,在朝阳区大羊坊路双丰铁路线附近有一段非机动车道,因施工之后没有及时修整路面,这一段道路坑洼不平,存在安全隐患。

        7月31日,笔者来到现场,沿着道路东侧的非机动车道一路观察,发现这是一段两头高中间低的下凹式道路。在这条不足两米宽的非机动车道中间,被破开一条宽约60厘米、长约700米的豁口,一直延伸到铁路桥南与正常路面相平的地方。这段道路看上去已经施工完毕,但路面上多处留有标着“北京市路灯管理处”字样的井盖。它们有的略高于路面,有的低于路面,甚至还有的倾斜着,与路面形成约10厘米的高度差。路面最低处有一处排水口。笔者观察排水井中的管道,发现有一个已经完全被冲下去的碎石堵了个严实,几乎无法正常排水。

        随后笔者来到道路西侧的非机动车道,看到在路面最低处同样有一处排水口,箅子已经丢失,井口用两块木板盖着。笔者挪开木板,发现排水口底部与地面相距近一米。在最北边,一处坡道被横向破开之后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回填,与路面形成几厘米的高度差,过往车辆只要速度稍快一点,就能听到托底声。

        骑车路过此处的人告诉笔者,大概两个月前这里进行安装路灯的施工,路面却一直没有补平,希望相关部门尽快修复路面。王青  

  • 忠兴庄公交站暂无法南移

        市民高先生:兴悦居小区目前已入住1000多户居民,途经该小区的公交站点设置不合理。建议调整忠兴庄站点位置。

        市公交集团:经过实地考察,目前忠兴庄附近道路正在施工,道路还在不断完善。考虑到忠兴庄站附近新建小区也有市民不断入住,以及乘客到红星医院就医的需求,故暂无法将忠兴庄公交站向南移。

        乘客反映的兴悦居、瀛海朗苑、龙湖天琅等为新开小区,周边道路正在建设中。乘客提出了在小区周边设站的诉求,但目前该路段没有公交港湾的设计。我们会与大兴区交通管理局协商,共同协调解决增设站点的问题,尽力满足乘客的公交出行需求。

  • 晓月苑一里车站顶棚装好了

        市民尚先生:晓月苑一里公交车站好几年来一直没顶棚,既无法挡雨,也无法遮阳,而对面的车站却有顶棚。

        丰台区政府:接到投诉后,宛平城地区办事处立即联系施工队伍对该车站进行修复。目前,顶棚已经加装完成。这个长8米,直径3米的圆柱形铁架戴上了蓝“帽子”,等车乘客终于有了遮阳避雨的地方了。宛平城地区办事处还针对辖区内类似设施进行排查和整改,让乘客有良好舒适的等车环境。

  • 良乡南关西路损坏站牌已更换

        市民彭先生:616路良乡南关西路站牌损坏一个多月了,请尽快修复。

        房山区政府:经核实,此破损站牌为属地政府为达到美观效果,建设的景观公交站牌,因后期维护及安全问题已停止使用。属地政府已组织施工队对此破损站牌进行拆除。同时,另有交通部门在此公交站设置新站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