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揪出胃肠癌可能只差一次内镜

        姜泊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患上肺癌去世了。因为这件事,我立志长大要成为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时至今日,我在消化内科领域工作了三十余年,也接诊了许多胃肠道肿瘤患者,其中大部分人在确诊时已是癌症晚期。

        早期发现胃肠道肿瘤,及时拯救生命,一直是临床医生奋斗的目标。那么,有办法实现吗?我的答案是“有”。预防胃肠道癌症的关键就是,在适当的年龄接受胃肠镜检查:40岁以上应该做;50岁以上必须做。有时候,生与死,可能就是一次胃肠镜检查的距离。

        专家简介

        姜泊,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何梁何利医学药学科技进步奖获得者,现任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消化中心主任、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教授。

        他长期从事大肠癌早期诊治;胃肠道微生态系统与肠黏膜屏障;炎性肠病和功能性胃肠疾病等疾病的研究,对内镜下诊治早期癌症及癌前病变颇有经验,一直致力于提高早期癌症的诊治水平。

        1 肠镜检查发现早期结肠癌

        我曾在清华大学做过一次关于胃肠道健康的主题演讲,一周以后,门诊来了一位患者,称自己是这次演讲的受益者。原来,他在和朋友聚餐时,听到朋友复述了我演讲中的一句话“生与死,可能就是一次胃肠镜的距离”,原本没有胃肠镜概念的他抱着试试的心态挂了号。

        我询问了他的家族史,他的母亲在52岁时患进展期结肠癌。我告诉他,综合考虑他的年龄(46岁),他是结肠癌的高危人群,即使没有任何症状也应接受一次肠镜检查。由于他跟很多人一样对肠镜检查的不适感有抵触心理,我建议他接受无痛内镜检查,目前北京已将胃肠镜检查麻醉纳入了医保范畴。

        随后的肠镜检查结果显示,他的升结肠内有一个直径近两厘米的肿瘤,手术切除后病理结果为早期结肠癌。可想而知,如果没有这次肠镜检查,他母亲的经历就会重复发生在他的身上。这次就诊经历使他及时排除了疾病隐患,他也自愿成为了内镜筛查胃肠癌的义务宣传员。

        2 十大高发肿瘤消化道占了仨

        我国是消化道肿瘤高发国家。据统计,全球消化道肿瘤患者大约有半数在我国,其中超过85%的患者在确诊时已经处于中晚期。更加严峻的形势是我国正在进入老年社会,以及现代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饮食不规律等因素,都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消化系统的健康问题。

        在中国十大高发肿瘤中,有三个都与消化道有关——食道癌、胃癌、大肠癌。

        食道癌是指发生于下咽部到食管和胃结合部之间的癌,它是常见的消化道肿瘤,其典型症状为进行性咽下困难。

        胃癌好发于50岁以上中老年人,亚洲地区的日本、韩国和中国都是胃癌高发国家。胃癌是起源于胃黏膜上皮的恶性肿瘤,由于饮食结构的改变、工作压力增大和幽门螺杆菌感染等,使得胃癌呈现年轻化倾向。胃癌可发生于胃的任何部位,其中半数以上发生于胃窦部,胃大弯、胃小弯及前后壁均可受累。

        大肠癌包括结肠癌和直肠癌两种,其各部位发病率从高到低依次为直肠、乙状结肠、盲肠、升结肠、降结肠及横结肠。

        2018年国家癌症中心统计数据显示,胃癌和结肠直肠癌位列发病率前五,危害性大,食道癌、胃癌、结肠直肠癌“三癌”混合统计发病率达100/10万。通俗解释就是,1000人中就有1人会患这三种癌中的1种。40岁以上人群,更是这三种癌症的发病高危人群。

        3 把握住转变期“救命的10年”

        大家可能都知道,胃肠道肿瘤在早期往往没有症状,因此我们在进行健康科普时一直在重复:早期肿瘤的“无症状就是症状”。

        比如,早期食管癌没有特异性症状,人们往往等到出现进行性吞咽困难症状才去医院,此时一般已到中晚期癌。而胃癌的早期症状也多为非相关症状,如上腹饱胀、嗳气、上腹隐痛,当出现贫血、黑便、呕吐、消瘦等症状时,大多已是中晚期癌。大肠癌从临床研究上看,从正常黏膜到癌前病变(即大肠息肉),再到大肠癌的转变通常需要历时10年或更长时间,然而我们面临的现状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错过这救命的10年。

        为了提高早期胃肠癌的检出率,国际共识要求在50岁以上人群中进行胃肠镜筛查,有的国家将筛查年龄提前到了45岁。我国胃肠道肿瘤高发,但早期癌发现率不到10%。因此我们建议,无症状40岁以上人群应接受胃肠镜检查,这是避免食道癌、胃癌、结肠直肠癌威胁生命的最佳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市面上宣传的任何其它肿瘤筛查产品,不管科技水平多高,都仅仅是粗筛,对肿瘤是做不到精准筛查的。

        4 哪些人需接受胃肠镜检查

        针对消化道高发的这三种癌症,胃镜是食管癌和胃癌、结肠镜是大肠癌的最佳诊断手段。根据患者意愿和医师评估结果,胃镜和结肠镜也可以同时进行。

        食管癌高危人群应接受胃镜检查,如有饮食不良习惯,爱吃烫食、烧烤、辛辣食物,暴饮暴食等;有贲门失弛缓症和胃食管反流病等慢性刺激诱因;有明确食管癌家族史;吸烟;有Barrett食管(食管下段的鳞状上皮被柱状上皮覆盖,因为英国人Barrett首先报道这病,因此称为Barrett食管)、人类乳头状病毒感染等。针对早期食管癌的治疗,内镜黏膜下剥离(ESD)技术治疗与传统外科手术相比,具有创伤小、并发症少、恢复快、费用低等优点,5年生存率可达95%以上。

        胃癌高危人群也应进行胃镜检查:50岁以上;有胃癌家族史,尤其一级亲属中父母患胃癌,子女患胃癌的风险更高;好食烟熏、腌制食品,高盐饮食;有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等。

        早期大肠癌的5年生存率超过90%,而转移性大肠癌的5年生存率仅为14%。所以,早期诊断可明显降低大肠癌的发病率,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大肠癌的危险因素包括吸烟、饮酒、摄入大量的红肉(猪肉、牛肉、羊肉等)或加工后的肉、肥胖等。目前,结肠镜检查是诊断大肠癌的最佳手段。

        总之,大家不要排斥胃肠镜这种检查方式,也无需恐惧,需知:食道癌、胃癌、大肠癌的早期发现,也许就系于一次胃肠镜检查。

        (作者: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消化中心主任)  

        健康知识

        普通胃肠镜与无痛胃肠镜

        普通的胃镜检查是口含咽麻剂后,医生将一条前端带有光源的电子内镜经口或者经鼻-食道-胃,最终到达十二指肠的检查过程。必要时可由胃镜上的活检钳道,使用活检钳,做切片检查。配合胃镜检查,患者在检查前至少8小时不得进食水和食物。

        肠镜是将一支细长可弯曲的结肠镜,直径大约1厘米,通过肛门进入直肠,直到大肠,可让医生观察到结肠和大肠的内部情况。配合肠镜检查,检查前需要按医嘱进行肠道准备,在检查当天早晨服用洗肠液,进行排泄直到排出为清水为止。检查过程中,按照护理人员要求摆定体位。

        不同的病情,胃肠镜操作的时间有差别,平均在10分钟左右。二者的相似之处是,都会给受检者带来不适感。在胃镜操作过程中,受检者在清醒状态下会感到喉咙不适,有恶心感;部分受检者可能会因空气随管子进入胃中,而感觉胀气。肠镜受检者的不适主要体现为肠道准备过程和检查中出现的腹胀和不适。

        无痛胃肠镜,是相对于普通胃肠镜而言的,一般在检查前由麻醉医生对受检者实施静脉注射麻醉,患者进入类似“睡眠”状态,以减轻痛苦。检查过程与普通胃肠镜相同,检查时间比普通胃肠镜长约10分钟。当然,在开始胃肠镜检查前,受检者除常规检查外,还需接受麻醉评估,以尽可能地降低麻醉风险。

        另外,“麻醉伤身”的想法也是不少人拒绝接受无痛胃肠镜的主要原因。对此,我们认为,只要经过专科医生和麻醉医生评估认定,可以接受无痛胃肠镜的患者,因检查需要实施的麻醉剂量是不会伤害身体的。

  • 青光眼为何“偏爱”高度近视者

        张玉平

        随着近视发病率的快速增长,与近视相关的眼病也越来越多。危害视功能最严重的是高度近视,而与高度近视伴发的青光眼又属重中之重,严重影响到患者的生活质量,我们对此应给予重视。

        高度近视和青光眼是“近亲”

        近视是临床上最常见的屈光异常,全球大约有16亿名近视患者,其发病率还在逐年增加。在近视患者中,大约有27%至33%的人是高度近视。

        高度近视,是指近视度数≥600度的近视。我们重点要说的,不是它对视功能的严重影响,而是它与青光眼的关系。

        研究表明,非近视人群的青光眼患病率为1.5%;近视患者的青光眼患病率为4.2%至4.4%,发病率是正常人的2-3倍;高度近视患者的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的发病率是正常人的6倍。可见,随着近视度数的增加,青光眼的发病风险也在增加。

        近视,尤其是高度近视,怎么和青光眼扯上了关系呢?这是因为二者具有共同的易感基因。高度近视和原发性开角型青光眼具有共同的糖皮质激素高敏感性,分子遗传学研究显示,高度近视和青光眼可能有共同的相关基因,如MYOC和SIX。

        高度近视与青光眼也可以互为因果。青光眼的高眼压,使眼轴延长,会加重近视的发展。而高度近视引起的后巩膜扩张,使巩膜纤维疏松交织状态变少,产生葡萄肿,导致眼底视神经筛板薄弱。这样一来,近视对眼压的耐受程度降低,便容易罹患青光眼,并使青光眼快速发展。同时,高度近视对巩膜的影响,导致房水流出受阻、眼压升高,也会增加高度近视者患青光眼的风险。

        易漏诊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个不乐观的消息是在高度近视人群中,青光眼的漏诊率较高。我们从临床经验分析,主要有以下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患者不自知。

        高度近视者由于视力较差,对出现的轻微视力下降容易忽视,直到视力下降到一定程度时才可能察觉。这使得他们不能及时就医,错过了早期诊断的最佳时机。

        第二个原因是医生判断难。

        高度近视者通常有复杂或严重的眼底病变,常会发生周边视野缺损,这与青光眼的视野缺损特点相似,却不能明确指向是青光眼所致。再有就是,开角型青光眼的眼压并不是很高,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诊断的难度。

        高度近视者定期检查视野

        如何早期发现高度近视合并青光眼呢?

        首先,高度近视患者,尤其是有青光眼家族史的近视患者,每年应定期到医院检查。确诊青光眼后要及时、规律用药,并按医嘱复查。其次,医生要高度重视高危人群的筛查。对高度近视患者要检查房角,每3个月查1次视野,并建档,以便前后对照,长期追踪,综合判断。

        从防治策略上来说,近视患者防治青光眼可以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控制病情进展,维护视功能。

        西医治疗注意四点。1、合理佩戴眼镜:300度以上的近视应备有两副眼镜,看5米以外“远用”的1副,看1米之内“近用”的1副,看远的度数比看近的度数高100度至150度,这需要在医院专科验光而定。2、经医师评估,可适当佩戴角膜塑形镜,看能否较好地控制近视发展。3、控制眼压:眼压偏高的,适当应用降眼压滴眼液。4、应用营养神经药:口服甲钴胺、维生素B类等。

        中医治疗主要针对控制眼压。比如,应用具有明目作用的滴眼液;口服具有明目作用的中成药,如活血明目片、复明片、石斛夜光丸、明目地黄丸等;配合针灸、揿针、眼贴等。

        对于患者而言,平时要注意眼睛调养和护理,减少过度用眼,多进行户外运动,规律起居、平衡饮食、放松心情。同时,定期到眼科进行全面检查,可每3个月1次,情况不好则随时检查。

        (作者: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眼科医师)  

  • 相比其他哺乳动物
    人类易患心血管病

        冯玉婧

        与其他哺乳动物相比,人类更易患心血管疾病。美国研究人员日前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杂志上报告,人类祖先的一个基因失活可能是导致人类容易患心血管疾病的“罪魁祸首”。

        此前研究发现,动脉粥样硬化等心血管疾病在其他哺乳动物中极其罕见。虽然圈养的黑猩猩具有与人类相似的危险因素,如高血脂、高血压和运动不足,但黑猩猩很少患心血管疾病,即便有心脏病发作,也是由心肌瘢痕等器质性病变所致。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研究人员用高脂饮食喂养两组小鼠,并观察它们患动脉粥样硬化的情况。一组小鼠体内具有与人类相同的CMAH突变基因,这种突变基因会令体内缺乏一种名为N-羟乙酰神经氨酸的糖类分子。而对照组小鼠则保留了正常的CMAH基因。结果发现,经过高脂饮食喂养后,具有CMAH突变基因的小鼠患动脉粥样硬化的情况增加了近两倍。这也有助于解释,即便是素食主义者,也由于人类的这一基因缺陷,面临比其他哺乳动物明显要高的心血管疾病患病风险。

        对于吃肉的人类群体来说,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比素食主义者还要高一些。研究人员解释说,这是因为肉中含有N-羟乙酰神经氨酸,人类食肉后会把其中的N-羟乙酰神经氨酸当成外来分子,从而引发针对性的免疫反应,不断产生抗体进而导致炎症,而炎症在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相比之下,其他哺乳动物由于体内天然有这种分子存在,即便食肉也不会触发上述免疫反应。

        研究人员认为,CMAH基因的这一突变可能发生在200万年到300万年前的人类祖先身上。基因突变后,人类避免了感染与N-羟乙酰神经氨酸有关的病原体,进而预防了疟疾等疾病,增强了长距离奔跑的能力,但却增加了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 新型人造细胞
    有望感知肿瘤标志物

        张家伟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发布一项新研究称,研究人员开发的新型人造细胞能够模仿天然细胞,感知环境中的化学变化并产生反应,如果未来发展成熟,这项技术可广泛用于生物技术等领域。

        天然细胞本身具有对外部化学变化作出反应的能力,然而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很难实现精确调控。研究团队在实验室中培养的新型人造细胞,能够通过激活细胞内部一个人造信号通路,实现对细胞外部化学信号的感知和反应。实验中,这些人造细胞能感知钙离子的变化,并以发光形式显示出对这些离子的反应。

        据介绍,这种人造细胞对化学变化产生反应的过程比天然细胞简单很多,让研究人员更容易实现相关的调控。论文第一作者、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詹姆斯·欣德利说,这些人造细胞有很好的应用前景,“比如我们未来可创造出能感知肿瘤标志物并在体内合成药物的人造细胞,或开发出能感知环境中危险重金属并释放海绵状物质把它们清除掉的人造细胞”。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