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明星上戏台,赚钱易赚口碑难

        本报记者 牛春梅

        8月14日至8月16日,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重要剧目《革命之路》即将上演。这部作品是今年暑期颇受关注的话剧,不仅因为它改编自“小李子”主演的好莱坞经典电影,还因为中文版话剧由胡可、沙溢夫妻主演。“在舞台上演出我很忐忑!”沙溢的这句话,今年有太多明星说过,有的人甚至还是第一次上台。

        明星热衷上戏台“充电”

        戏剧舞台上一直不乏明星身影,但2019年这股势头更凶猛了,舞台上俨然迎来一个“明星年”。

        今年1月,明星的“攻势”就很凶猛,当月初先有王学圻的《爸爸的床》,月底又有赵薇的《求证》和陈妍希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同时上演。随后4月份有蒋雯丽、戴军主演的《庞氏骗局》,5月份又有倪大红、史可主演的《银锭桥》。

        随着夏天来临,明星们在舞台上掀起了一轮新的高潮。6月份有倪妮主演的《幺幺洞捌》、韩雪主演的音乐剧《白夜行》、“名嘴”周涛主演的《情书》。7月份有李幼斌、史兰芽主演的《老式喜剧》,倪大红、孙莉主演的《安魂曲》,奚美娟、关栋天主演的《洋麻将》,翟天临也低调演出了《红兔子 白兔子》。8月份,我们将看到的有胡可、沙溢的《革命之路》,葛优、万茜的《默默》。9月份,还有卢燕、濮存昕、江珊、郑云龙主演的《德龄与慈禧》……要是仔细罗列,名单还会更长。据说周迅也将加盟演出赖声川新剧,“明星年”可谓名副其实。

        明星们为什么如此热衷于上舞台呢?因为在大众认知中,戏剧要比影视表演更难,一些本职是戏剧表演的演员也经常会说“影视表演是‘放电’,戏剧表演是‘充电’”。因此常有人演一段时间的影视剧后就会回归舞台,在北京人艺、国家话剧院有许多明星演员都是如此。也有许多人是抱着试一试自己的目的,赵薇就曾表示“我做这件事很大的动力就是,不知道自己演话剧会怎样,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所以我不怕出丑。”但其中也不乏借戏剧舞台来“镀金”的明星,一些重磅话剧排演时,常会有明星主动表示想要出演,似乎演了戏剧就能证明自己演技比较好。

        明星剧好卖票难保好看

        明星演话剧目的不一,但制作方选择明星演戏剧的目的大都比较“单纯”——票房。

        “明星”作为一部剧的卖点可以说是简单、粗暴但非常好用。无论是韩雪的《白夜行》还是赵薇的《求证》,都非常好卖。《求证》刚开票没多久就全部售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赵薇的粉丝买的,而且有的粉丝一买就是好几场。原本在影视剧里只是黄金绿叶的倪大红,今年凭借《都挺好》中的苏大强走红,成为人见人爱的“大红红”,连带着他演的《银锭桥》《安魂曲》两部剧都非常抢手。有了明星的票房保障,戏剧作品也能走得更远,这些明星剧无论在北上广还是二三线城市都非常好卖。

        和抢眼的票房相比,明星们在舞台上表现往往褒贬不一。有的明星演技过硬,在舞台上依然保有魅力。像蒋雯丽、倪大红这样原本就是舞台常客的自然没问题,王学圻、李幼斌也都是公认的演技派,他们的演出为作品增色不少。在李幼斌和妻子史兰芽出演的《老式喜剧》中,可以看出两位影视表演丰富的演员,在舞台表演中也植入了一些影视表演技巧,让作品看上去更丰富、细腻。

        有的明星在舞台上的表演就“一言难尽”了。与影视表演不同,舞台上没有重拍,没有后期制作,必须一气呵成。有些明星的演技原本就堪忧,到舞台上更是暴露短板,让他们的表演缺陷加倍放大,不光自己要“镀金”的目的没实现,还拖累了整部作品的口碑。

        明星演话剧还得谨防粉丝抢戏,越是有流量的明星越是如此。在剧场看演出,最好的位置应该是剧场中部略靠前处。但是明星的粉丝们把演出当成见面会,为的就是能近距离接触偶像,让偶像听到自己的尖叫,能买第一排绝不买第二排。《求证》是一部富有哲学思辨的作品,但粉丝们看到的却都是“赵薇好好看”“她的腿好细啊!”倪大红这样优秀的戏剧演员,但在《都挺好》爆红后演《银锭桥》时,他饰演的角色一出场,底下的粉丝就欢呼雀跃,热烈的尖叫和掌声,让他也多少有点出戏。

        制作方会用明星才能双赢

        明星的号召力能让话剧的影响力出圈,这对许多制作人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但到底该如何用明星,很多人还没有想明白。

        “老戏骨”奚美娟曾说过,中国话剧史上有许多舞台剧都是靠明星带出来的,我们不用避讳用明星,应该用对的明星。

        曾推出《海鸥》《如梦之梦》《情书》《北京人》等众多明星剧的央华文化,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深有体会。公司负责人王可然表示,很多人对央华有误解,认为央华的作品全靠明星引流,也跟着模仿,结果很多都失败了,“其实大家并不知道我们怎么用明星,我们不是把明星当流量,而是要用对的人做对的事。”他说,有人认为他们出品的《犹太城》选择刘烨的妻子安娜是为了蹭流量,其实原本有更大腕的明星要加盟这个戏,但最终还是因为不合适而未能合作。

        王可然与明星合作都会要求对方能够保证排练时间,能够认同他的戏剧观,有的明星则会因为无法保证足够的排练时间而不能继续合作,而合作多年的胡歌也是每次都能给出合理的排练时间。在他看来,演员是成就演出的皮毛,一部剧能不能成功的因素是一个综合的“熔炉”,“有的作品是导演有问题,剧本有问题,口碑坍塌,扼杀了明星演员对戏剧表演的热情。”

        《枕头人》是近期北京戏剧市场的“爆款”,虽然这部剧中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明星,但从小剧场打磨多年后在大剧场亮相也颇为惊艳。该剧制作人李羊朵认为,对舞台剧而言,好的演员比明星更重要。在她眼里,这部剧的主演王子川、田蕤等人演技过硬,比许多明星更适合这部戏。

        但李羊朵也不排除在今后的作品中会使用明星,“要让普通观众走进剧场,的确需要一些优秀而有影响力的明星,宣传上会事半功倍。”但在她看来,怎么用明星很重要,“制作公司要对明星负责,你不能把明星拉来了,就随便撂在舞台上,不能保证排练,不考虑舞台创作规律,只有通过合适的手段和方法,在舞台上打磨明星,让他们大放光彩,才是真正的双赢。”

  • 救火场面逼真,抒情不够克制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消防题材电影《烈火英雄》凭借震撼的视效与细腻的情感,在暑期档占据了一席之地。截至昨天,影片上映6天已拿下7亿元票房。影片以真实事件为蓝本,讲述了滨港市海港码头突然发生爆炸引起火灾,全市消防队员临危受命,赶赴现场进行紧急救援的故事。

        近几年,以《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为代表的主旋律商业大片获得了口碑与市场的双丰收,它们不仅拥有最顶尖的视听效果,而且凝聚了国人的共同情感。作为香港导演操刀的一部主旋律商业大片,《烈火英雄》拍摄现场1:1实景搭建了港口油罐区,所有演员无替身进入火场演出。影片为观众带来近距离可感的“生死洗礼”,既完成了对英雄的致敬,也具有较高的可看性。

        “《烈火英雄》用大场面来表现火灾,其渲染场面的逼真程度,使得国内灾难电影特别是救火这种场景的表现,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高科技年代,用真实的现场和真实的救火来体现现实生活,这是值得赞许的。”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说道。

        不少观众评价,黄晓明、杜江等演员在片中表演真挚,催人泪下。黄晓明这次摆脱偶像包袱,奉献了近几年在大银幕上最好的演出。他饰演的江立伟一角内心复杂,曾经到达过人生的巅峰,也经历过事业的低谷,片中的这场救灾成为他的一次救赎。知名影评人“碟中谍”评价,杜江演活了马卫国这一角色。“英雄归来,父亲向他肃然敬礼,杜江并没过度煽情,而是安静地注视父亲,深情对望,泪光涌动。这是军人之间的信任,也是父子关系的重建,他的演技细腻、收敛、深沉,无声胜有声。”

        不过,豆瓣6.7分的评分,显示《烈火英雄》也存在比较明显的缺陷。“《烈火英雄》有灾难片的整体性类型设计,有不遗余力的视听效果渲染,也有人情与灾难的标准配置,还有英雄和牺牲的昂扬主题,是国产灾难片和行业片的一大进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说,“但一些情节和场面缺乏足够危机感、专业性和合理性,仍然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类型片状态。”

        无论是从商业类型片还是主旋律角度看,《烈火英雄》都是合格之作,但似乎离一部杰作还有一段距离。片中过量的慢镜头和配乐让不少观众诟病。影片在角色死亡时习惯用慢镜头渲染悲剧的气息,而后又用大团圆的想象去做对比,在双重夹击下,似乎是要“观众不流泪不罢休”。对此,上海影协副主席石川直言,影片“抒情不够克制,音乐铺得太满,催泪也比较刻意,节奏上缺乏张弛有度”。

        此外,也有观众认为作为灾难片的《烈火英雄》仍欠缺反思力度,对灾难的责任“轻描淡写”,归咎于外籍船工的失误以及港口主管的掩盖。影片若能对灾难之后的反思进行更多延展,或许将会得到更高的评价。

        尽管有所争议,但“又泪又燃”的《烈火英雄》依旧是暑期档较为出彩的一部大片。主演黄晓明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一部以消防员为主角的电影,希望大家看到电影忘掉我们,记住消防员。”将镜头聚焦于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影片在这一点上已弥足珍贵。

  • 青春剧成八月份荧屏“宠儿”

        本报记者 李夏至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按照电视剧排播惯例,进入八九月份电视荧屏将由献礼剧主导,以确保编排播出剧目与宣传期整体氛围相协调。日前,传媒内参—广电头条援引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消息,公开今年8月份排播政策要求,建议各台8月起选购播出86部推荐剧目,并明确指出“不得播出娱乐性较强的古装剧、偶像剧”。

        在此明确指令下,7月份开播的一众热剧在近日开启了加更、提速排播的安排。优酷网剧《长安十二时辰》本周一加更5集,8月12日更新大结局;腾讯视频于7月29日宣布《陈情令》将提前收官,超级会员可在8月7日通过超前点播的方式提前收看大结局;爱奇艺的《宸汐缘》则将在本月中旬迎来大结局,而网台同播的《九州缥缈录》也开启“快进”模式,浙江卫视将周播剧场临时加更至周一至周四四天联播,8月31日会员也将迎来大结局。

        在古装剧、仙侠剧等加速播完后,由卫视领衔、网站同步跟播或独播等电视荧屏排播,目前也已经明显体现出“主题月”的题材喜好。湖南卫视和浙江、东方卫视分别选择了《加油,你是最棒的》和《小欢喜》这类青春题材,北京卫视播完目前的《时间都知道》后选择了二轮剧《少年派》来接档,同样也是高考题材。

        和往年“主题月”均由历史、民国、年代等题材“承包”不同,今年从8月开始的电视剧排播,显示出题材更加多样、兼顾可看程度与内容深度的趋势。爱奇艺8月6日起开播的《烈火军校》,以民国军校题材为切入点,同时兼有白鹿、许凯等人气年轻演员;江苏卫视8月20日接档的都市情感励志剧《山月不知心底事》,由宋茜、欧豪主演,根据青春文学作家辛夷坞同名小说改编,同样针对的是年轻观众。浙江、东方卫视在播完《小欢喜》后,接档剧则是由赵又廷、白敬亭、乔欣、魏大勋主演的都市职场剧《平凡的荣耀》,讲述万年不升职的投资公司经理吴恪之和初入职场的新晋菜鸟在金融投资领域的职场故事。

        此外,军事类、年代类等传统题材将在八九月份上档。北京卫视目前暂定高满堂编剧、刘江导演的《老酒馆》接档《少年派》,江苏卫视则预计将于9月15日播出贾乃亮、张赫主演的特战兵题材电视剧《空降利刃》,而湖南卫视的接档剧《壮志高飞》,则是由陈乔恩、郑恺主演的航空题材。

        网站方面,目前确定开播的剧作也同样强调明星阵容和题材优势。优酷8月6日开播的年代悬疑剧《玲珑局》,由余文乐、邵美琪、曾江等主演,讲述民国时期一段由寻宝、夺宝而引出的两代人的爱恨纠葛及忠心为国护宝的传奇故事。而在网站待播表上等待了很久的《租界少年热血记录》《热血传奇》《风暴舞》《绝代双骄》等,能否在相对宽松的排播政策下如期提档,依然还是未知数。

  • 好莱坞俩大块头联手拯救世界

        本报记者 王广燕

        “速度与激情”系列电影在全球创下近50亿美元票房,并缔造了内地进口影片的票房奇迹。《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即将上映,主演道恩·强森、杰森·斯坦森近日来京亮相首映礼,虽然片中霍布斯与肖是对抗系列最强反派“黑超人”的最佳拍档,但现场二人却 “互怼”不断。

        影片主角一个是美国外交安全局的忠诚特工、身材魁梧的执法者霍布斯(道恩·强森饰),一个是前英国军事特工精英、无法无天的恶棍肖(杰森·斯坦森饰),两人本是不共戴天的宿敌,却因为通过高科技实现基因增强的布里克斯顿(伊德里斯·艾尔巴饰)控制了一种可能永远改变人类命运的生化武器,不得不联手对抗敌人。

        谈及霍布斯和肖的关系,强森说主要是《速度与激情7》和《速度与激情8》中霍布斯和肖的化学反应太强烈了,观众希望能看到二人的单人电影。他提到了1969年的影片《虎豹小霸王》中保罗·纽曼和罗伯特·雷德福的关系,“明明互相信任但就是嘴硬不承认。”强森还说,现在已经很少看到这种兄弟电影,自己和斯坦森很幸运可以扮演这两个角色。

        对于片中扮演大反派的伊德里斯·艾尔巴,斯坦森赞不绝口,称他是英国最好的演员之一,且他同样有武术功底,能够与霍布斯和肖分庭抗礼。“这次艾尔巴扮演的反派是‘速激’系列最强反派。”斯坦森说道。

        两位主演还分别爆料了影片幕后的故事,强森称自己拍摄时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把一向严肃的斯坦森逗笑,这成为了他“邪恶的快感”;斯坦森吐槽“大胃王”强森“一天24小时都在饿,每次都会拿走我的早餐”。据悉,截至目前影片已在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夺得首周末票房冠军,即将于8月23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 《哪吒》票房晋级中国影史第九名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26亿!上映12天,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总票房目前已突破26亿元,超越《西虹市首富》,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排名第九的电影,而且是前十名中唯一的动画片。

        目前票房成绩排在《哪吒》之前的电影有:《战狼2》56.82亿元、《流浪地球》46.56亿元、《复仇者联盟4》42.38亿元、《红海行动》36.51亿元、《唐人街探案》33.98亿元、《美人鱼》33.93亿元、《我不是药神》30.99亿元、《速度与激情8》26.71亿元。

        按照《哪吒》目前的票房走势,只需一两天影片票房即有望超过《速度与激情8》,抢下第八的位置。至于徐峥、周星驰、王宝强、林超贤等人作品的票房纪录,《哪吒》也极有可能一一超越。根据猫眼专业版预测,《哪吒》最终票房很有可能超过40亿元,如果能达到这一高度,有望取代《复仇者联盟4》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三名。

        2019年暑期档开战之后票房表现一直比较低迷,但《哪吒》的横空出世将此前的市场阴霾一扫而空。《哪吒》不仅唤起了各年龄层对国产动画的信心,也强有力地拉动了整个大盘,让今年暑期档彻底火了起来,哪怕是一周中属于票房低谷的周一,大盘也能冲上2亿元。进入后半程的暑期档还将迎来港片《使徒行者2》、科幻片《上海堡垒》,还有好莱坞大片《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预计电影市场将延续《哪吒》带来的火爆。

  • 2019奥体公园音乐季连演四天

        本报讯(记者 韩轩)已经连续举办3年的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是北京观众在户外感受高雅艺术的好机会。昨天,BEIJING·北汽·京演之夜——2019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正式宣布启动。9月5日至8日期间,国家体育馆南广场将上演4场音乐会,观众可以听到经典的交响乐、《红楼梦》的古风古韵以及评剧、河北梆子等多种风格的音乐。

        本年度音乐季将继续由著名主持人、北京演艺集团首席演出官周涛担任总导演,四场主题演出分别为“经典交响之夜”“红楼梦古典之夜”“京演筑梦之夜”“祖国颂——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歌”,每场时长不少于一个半小时。在首日“经典交响之夜”中,《奥林匹克号角》将拉开音乐季的大幕,《花之圆舞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命运交响曲》等经典曲目也将上演。《红楼梦》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作品,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的音乐也深入人心,在“红楼梦古典之夜”中,电视剧《红楼梦》的作曲王立平将到场,与观众一起在民乐与歌声中再游红楼。

        音乐季第三场演出将围绕“京演筑梦之夜”展开,戏曲演出登上音乐季的舞台,北京曲剧、河北梆子、京韵大鼓、评剧、美声、歌剧、交响乐等多种艺术形式将汇聚一堂。“祖国颂——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歌”则会用音乐带领观众“游览”长江、沃尔塔瓦河、尼罗河、蓝色多瑙河等地,体验世界各地的文化。

        此次音乐季依旧有多位知名艺术家加盟,指挥家谭利华、夏小汤、张列,张也、吕继宏、吴碧霞、幺红等歌唱家与中国爱乐乐团、北京民族乐团组成强大阵容登台。周涛介绍,来到现场的观众不仅可以将国家体育馆、水立方等奥运建筑尽收眼底,现场还会有多项台上台下的互动。此外,她和工作人员也会在音乐季前后走进校园,举办“普及交响音乐,培养青少年审美”的活动。

  • 国家京剧院演经典纪念景荣庆大师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纪念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景荣庆先生诞辰95周年专场演出,日前在梅兰芳大剧院上演,《通天犀》《红鬃烈马·算粮》《逍遥津》等经典之作依次呈现。

        景荣庆先生是卓有成就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与裘盛戎、袁世海并称为当代“净行三杰”。他从1948年起与谭富英、裘盛戎、言慧珠、唐韵笙、杨荣环、奚啸伯、黄咏霓、李万春、李盛藻等艺术家合作演出。1953年加入中国戏曲研究院京剧实验工作团,成为中国京剧院(现国家京剧院)的开院元勋,常年与马连良、李少春、叶盛兰、杜近芳、李盛藻等同台演出。

        《通天犀》是景荣庆先生武净戏的代表作。此次演出由国家京剧院演员刘魁魁担纲主演,饰青面虎。他最初跟随景荣庆先生之子景琏琏学习此剧,后又受到景荣庆先生的全面指导,可谓得到真传。《红鬃烈马·算粮》由国家京剧院演员黄炳强、王润菁,分别饰演薛平贵和王宝钏,国家京剧院特邀景荣庆先生之子景宝琪先生饰演魏虎。

        国家京剧院特邀著名老生倪茂才先生在《逍遥津》中饰演汉献帝,景荣庆先生的长子景琏琏饰演曹操。景琏琏得到其父真传,在舞台上忠实传承了景荣庆先生的艺术风格,让观众得以在舞台上再见大师风范。

  • 中国儿艺打造首部亲子音乐剧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中国儿艺的《小蝌蚪找妈妈》曾感动了许多观众,如今他们又要派“小蝴蝶”找妈妈了。中国儿艺首部亲子音乐剧《小蝴蝶的妈妈在哪里?》日前建组,并将于十一国庆期间上演。

        母爱是个永恒的主题,在儿童剧中也是如此。《小蝴蝶的妈妈在哪里?》由国家一级编剧、“曹禺剧本奖”获得者冯俐担任编剧。继成长戏剧《山羊不吃天堂草》向上探索了适合青少年观看的儿童剧作品后,冯俐此次希望借这部《小蝴蝶的妈妈在哪里?》,向下拓展低幼年龄观众群体,让更多孩子在剧场中享受属于他们的戏剧。“这部作品表达的是生命中最具浓度的‘母爱’主题,它也是推动生命生生不息最本质的情感。好的儿童剧一定是属于孩子的,同时也一定要不仅属于孩子,还能让成年人从中感悟更多。作为中国儿艺出品的首部亲子音乐剧,不论从内容或是形式上,它都会是一部艺术品。”冯俐如是说。

        国家一级导演焦刚曾执导过《皮皮·长袜子》《小王子》《时间森林》等多部备受称赞的作品,也借此剧“回归”小剧场。他表示在建组前,对于这部戏的表现形式有过很多想法,最终选择了对孩子更具亲和力的音乐剧的形式,“让孩子喜欢的作品,是简约的,但不简单。对我而言,不论这部作品是什么题材、什么体量,都需要我们用最真实、干净的心,做一部能陪伴孩子成长,能留在他们心中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