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哪吒》当救兵暑期档强劲上扬

        本报记者 王广燕

        “周末和朋友来看电影《哪吒》,结果全场爆满,我们只买到了最前面的电影票。”8月4日,在位于合生汇的寰映影城观影后,朱女士在社交网络上感叹道,配图是影院现场的人山人海。刚刚过去的周末,京城各大影院均上演观影热潮,市场迎来暑期档以来票房最高的周末。根据电资办“全国电影票房日报”,上周末全国综合票房连续两天冲高至5亿元,单日大盘自“五一”档期之后,时隔三个月再度冲破5亿元大关。

        齐刘海、八字眉、烟熏妆,丑萌的哪吒形象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海报发布之初曾被网友吐槽,却在电影上映后逆袭,口碑爆棚。上映11天来,《哪吒》横扫国产动漫电影各项纪录,截至8月5日16时票房已达到24亿元,真正做到了口碑票房双赢,成为暑期档国产片中的“黑马”。《哪吒》上周六一天单日票房突破3亿元,不仅将动画电影单日票房最高纪录提升至3亿元以上,还成为内地影史首部票房突破20亿元的动画电影。

        “《哪吒》上映后,上周整体电影市场大盘都在上升,尤其是进入8月后的几天市场表现越来越好。”耀莱成龙国际影城区域总经理王宇嘉说,暑期档历来是动画电影的旺季,也是儿童观影高峰期,质量上佳的《哪吒》吸引了大小观众一同观影,成为市场的强大引擎。目前业界普遍看好《哪吒》接下来的票房表现,“《哪吒》的口碑现在还处在发酵中,我们接下来的排片量会比较大。”

        “热映至今的《哪吒》正在突破电影圈,进入社会话题领域。” 制片人关雅荻认为,《哪吒》不仅释放了国内观众对国漫消费的需求,其“若命运不公,就和它斗到底”的精神也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共鸣,在票房数据抢眼的同时,该片对于国内动漫产业的意义也很大。“很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正在崭露头角,他们需要有机会证明自己。”

        跟随《哪吒》之后,以消防救灾为题材的电影《烈火英雄》也在上映的第五天票房登上6亿,不少观众称“看哭了”。《哪吒》和《烈火英雄》两部影片占了市场百分之七八十的份额。王宇嘉说,现阶段的暑期档一方面涌现出了《哪吒》这样的爆款,另一方面影片类型也比较丰富,喜剧片《鼠胆英雄》等为不同口味的观众提供了更多的观影选项。

        进入后半程的暑期档电影市场,在本周还将迎来港片《使徒行者2》和科幻影片《上海堡垒》等影片的加入,本月还有动作电影《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等进口影片来分一杯羹。业界期待在更多类型和高品质的国产影片的合力助推下,暑期档会越来越“燃”。

  • 并非渲染焦虑而是源自生活点滴

        本报记者 徐颢哲

        聚焦教育题材的电视剧作品不少,但真正深入直面教育现状的优质作品不多。这几天,黄磊和海清主演的新剧《小欢喜》刷屏了。三个不同家庭备战高考的故事,描摹出一幅中国式家庭“浮世绘”。《小欢喜》没有让观众失望,目前得到了豆瓣评分8分的成绩,很多观众评价“剧情太真实,就是当年的我家”。在该剧制片人徐晓鸥看来,这种真实,并不是追求极致的戏剧矛盾,也非渲染焦虑,而是来自生活的点滴。

        《小欢喜》设置了三个高三考生家庭,都极具代表性。剧中“摩登家庭”的父亲方圆、母亲童文洁与儿子方一凡、外甥林磊儿的关系开明而和睦;拒绝前夫乔卫东的单亲母亲宋倩,则对女儿乔英子展开了“全包围”式的关切;而留守少年季杨杨,面对“空降父母”季胜利、刘静的突然关怀,显得无所适从。徐晓鸥说,希望方圆和童文洁的名字成为中国万千普通家庭的一个代表符号,另外几个真实鲜活的家庭,也均是中国家长的镜像缩影。这几个不同家庭面临的亲子关系、婚姻、家庭问题,组成了当代都市生活的“浮世绘”。

        《小欢喜》的原著是“命题作文”。做完三年前的《小别离》后,徐晓鸥和黄磊找作者鲁引弓写聚焦高考的新作时,黄磊替他起了“小欢喜”这个书名兼剧名。黄磊的解释是:中国家庭的欢喜来自于“熬着”,过一关就开心一下——中考算过了个小关,高考就过了个大关。鲁引弓补充道,“小欢喜”对应的是“大焦虑”,这个焦虑来自每个家庭的未来——孩子。而在徐晓鸥眼中,高考不仅仅是一个教育问题,更能够展现社会生活、社会发展的独特变迁,具有普世价值。高考是一个家庭需要交出的一份答卷,既是所有人的共同回忆,又承载了时代的烙印。

        鲁引弓曾用了两年时间在浙江和宁波的高中进行调查,期间接触到很多发生在高三学段真实的故事。有的家长过于担心孩子,在学校门口租个房子,全职陪孩子读书。孩子觉得妈妈盯得太紧,什么都替他拿主意,开始怀疑自我价值,严重到一个月都不跟妈妈说话。妈妈紧张,配了治抑郁症的药,但又不敢给孩子吃,就让老公先试药……剧中被“全包围”式关心的女儿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原型,她曾对鲁引弓说:“妈妈以上海为圆心,上海到杭州为半径画了一个圆,让我报大学不能离开长三角。可妈妈当年自己考那么远,我为什么不能去北京呢?”

        许多观众发现,双视角的设置带给《小欢喜》引人深思的效果:屏幕前的观众成了第三方,旁观来自剧中父母和孩子的两个角度,无论现实生活中身处什么位置,都能换位思考。徐晓鸥举了一个例子:高三处于叛逆期的孩子和父母起了冲突,摔门而去,会不会想到门后的父母是一副怎样的神情?

        《小欢喜》聚焦的是高考,而更深层的落点是教育和亲子关系,这也是从《小别离》到《小欢喜》一脉相承的地方。在徐晓鸥看来,在现实生活中,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平等和尊重还是有的,但是两代人之间的思想差异、冲突,在高三这个年龄段会表现得更为激烈和具体,“因为到了高考这个关口上,问题都会被放大,变得更加尖锐。”她介绍,剧中更多地讲到两代人的矛盾点,既让观众清晰了解问题的所在,也给予了相应的解决之道。

  • 六台大戏纪念老舍诞辰120周年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今年是老舍先生诞辰120周年。昨天,在湖广会馆伴着一段段北京曲剧经典的演唱,北京市曲剧团宣布将启动为期4个月的京津冀展演,以6台大戏32场演出来纪念为北京曲剧命名的老舍先生。

        老舍先生作品中浓浓的京味儿令人着迷,而北京曲剧更是地道的京味儿曲艺。北京市曲剧团曾改编了许多部老舍先生的作品。从8月13日至11月30日,曲剧团将分别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及大兴剧院、天津大剧院、河北廊坊壹佰剧院四个剧场,上演根据老舍先生作品改编的6部经典大戏——北京曲剧《正红旗下》《骆驼祥子》《四世同堂》《龙须沟》《方珍珠》及话剧《老张的哲学》。这6部作品,不仅是老舍先生的代表作,也是北京曲剧舞台的保留剧目及新创作剧目的代表,它们描绘了老北京人的生活情趣以及风俗习惯,以及对民族精神的挖掘和民族命运的思考。

        活动现场,卢雪文、盛国生、李相岿、郭曾蕊、胡优、彭岩亮等几代演员带来了《正红旗下》《骆驼祥子》《方珍珠》《少年天子》等经典剧目的选段,精彩的演绎让台下的观众连连叫好,对未来的演出也更加期待。

        活动中,北京市曲剧团功勋作曲家戴颐生最新的北京曲剧经典作品《茶馆》《四世同堂》《龙须沟》《珍妃泪》《少年天子》《北京人》作曲专辑也正式首发。

  • 付林等多位音乐人为儿童写歌

        本报讯(记者 韩轩)“现在的少儿歌曲创作需要注意创作姿态,让孩子过早唱成年人的爱情歌曲是有问题的,在歌曲中注入太多宣传的语言,也不应该。”8月5日,“新时代十大少儿金曲”创作工程的启动仪式上,著名词曲作家、《小螺号》等歌曲的创作者付林一语点出当今儿歌曲创作存在的弊病,他呼吁音乐界为孩子们写出更多符合童真童趣的歌曲。

        著名音乐人、《好人好梦》《向天再借五百年》创作者樊孝斌也同意付林的看法,他认为,不少儿歌写得太大太空,孩子们不爱唱,“就只能去唱那些自己不理解、但是觉得好听的爱情歌,因为没有别的可唱。”

        面对这样的困境,付林、樊孝斌等数十名全国知名词曲作家和音乐人以及火烈鸟唱片联合发起了“新时代十大少儿金曲”项目,该项目将在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的支持下,为孩子们创作歌曲。该项目聚集了付林、平远、李勤、孟文豪、樊孝斌、邹铁夫等数十名全国知名词曲作家和音乐人。在创作风格上,付林希望创作者要注重儿童的心理和欣赏习惯。“重要的是表达真实的快乐,而不是口号似的积极向上。”付林举例说,“你笑起来真好看”这句话很直白,但孩子们很容易接受。

        据悉,新时代十大少儿金曲专辑将于今年12月出版发行,并在寒假拍摄以这十首歌曲为主要内容的少儿音乐歌舞电影《山海之梦》,计划在明年“六一”节期间上映。

  • 首图率先延长开放时间至21时

        本报讯(记者 李洋)记者获悉,为方便市民夜间享受阅读服务,8月3日起首都图书馆在全市公共图书馆中率先延长开放时间,开放时间最晚可至21时。这也是市文化和旅游局结合“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回应市民夜间读书需求和市委相关部署做出的具体举措。

        首图位于三环十里河桥的馆址分为A、B两栋大楼。调整后, A座的少儿阅览区开放时间调整为周一至周日9:00至19:30 ,延长2小时30分;B座二层阅览区开放时间调整为周一至周日9:00至21:00,延长1小时30分。延长开放时间的服务区域面积达9000平方米,涉及阅览坐席860个。此外,针对读者早晨集中入馆人流量大、读者等候时间长的问题,自8月4日起,首都图书馆在A、B两栋大楼增设了两个读者入馆快速通道。

        为确保提供一个安全有序的学习环境,保障服务质量,首图增配图书馆员,提供咨询台、检索区、阅览区、咖啡厅等各项服务,同时延长数字书刊借阅机、电子读报机等数字资源设备的服务时间,读者可以通过馆内WiFi免费下载电子书刊、浏览当日报纸,在学习之余放松身心、拓宽视野,享受文化的消暑纳凉。

        除首图外,海淀区图书馆、朝阳区图书馆、大兴区图书馆等多家区级图书馆也正在研究延长服务时间事宜。

  • 这大概是最像西部片的歌剧了

        本报讯(记者 韩轩)美国西部片总是和淘金者、土著、盗匪等元素结合在一起,现在有一部歌剧也要呈现这样的西部风情。8月20日至25日,国家大剧院全新制作的普契尼歌剧《西部女郎》将迎来首轮演出。8月5日,大剧院召开媒体见面会,该剧的主创人员透露:尽管诞生在电影尚未广泛流行的年代,但普契尼已经写出了很有电影感的经典歌剧。

        相比于《图兰朵》《艺术家的生涯》等其他普契尼的歌剧,《西部女郎》可能不被中国观众所熟知,此次也是该剧首次在中国歌剧舞台亮相。歌剧以淘金热时代的加利福尼亚为背景,讲述了矿区酒吧女主人明妮、地方治安官兰斯、盗匪约翰逊之间的情感纠葛。因题材关系,歌剧中的男性角色有十余位之多,女性角色只有两个。

        执棒本版国家大剧院版歌剧的是意大利指挥家安德烈·巴蒂斯托尼,他是一位80后,堪称新生代歌剧指挥的翘楚。他在19岁时,就与柏林德意志歌剧院、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合作,24岁时,成为登上斯卡拉歌剧院指挥台最年轻的指挥。“《西部女郎》是普契尼非常重要的作品,他自己曾说过,这是他在《艺术家的生涯》之后的第二部作品。”安德烈·巴蒂斯托尼说,《西部女郎》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叙事性强,剧情带有强烈的戏剧冲突。

        执导这部歌剧的则是歌剧界的新锐导演萨迪厄斯·施特拉斯伯格。出生在美国的他,从小就对印第安人和淘金热话题非常了解,当他接触到这部歌剧后,在其中发现了浓厚的“电影风格”。“在普契尼创作这部歌剧的时候,电影还不是今天的样子,可以说是普契尼引导歌剧进入了电影世界”,施特拉斯伯格说。

        因此,施特拉斯伯格有意把歌剧和电影的元素结合,塑造“狂野西部”的印象。同时,他还担任了舞美设计工作,运用多媒体和大剧院的舞美布景,为中国观众重现西部风情的酒吧、神秘狂野的森林和山脉,表达人物的绝望与希望。

        作为普契尼的歌剧,它的音乐肯定也不会让人失望。剧中的男高音咏叹调“请让她相信”,是深受众多男高音喜欢的作品。

        在演员阵容方面,本次将由来自意大利的歌唱家阿玛丽莉·尼扎、克劳迪奥·斯古拉、马可·伯帝领衔,他们都是当今世界歌剧舞台上以演唱普契尼歌剧而著称的歌唱家。此外,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剧演员扣京、张扬及众多中国青年歌唱家也将在剧中饰演主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