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趋利钻漏洞 “山寨哪吒”横行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想要乾坤圈手镯、龙角发夹,官方什么时候能出?”“求《哪吒》出好看的周边,别都是钥匙扣、胸针啊……”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以来连破多项票房纪录,观众对于电影衍生品的呼唤声与日俱增,不少网友甚至着急地贡献衍生品设计创意。但面对电影的火爆,官方周边产品预售一个月后才发货,且种类有限;而不少盗版周边产品早已在电商网站卖出不少,甚至已有人晒出买家秀。已突破20亿元票房大关的《哪吒》,也折射国漫衍生品的成长阵痛。

        尴尬

        “山寨”周边抢先一步叫卖

        “小爷跑得太快,周边还在赶制。只有官方发布的周边、衍生品才是正版!”在《哪吒》上映后,该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暴躁声明”,提醒观众“正版周边已在路上”。影片宣传方也表示,已有专门法务团队应对盗版侵权行为,公司将采取措施维护自身及主创团队的合法权益。

        正版周边的暂时缺位,给了“山寨哪吒”横行的机会。不少不明真相的心急观众已经购买了盗版周边产品。在各大电商平台上,搜索“哪吒周边”就能找到大量“山寨”周边产品,包括手机壳、公仔、抱枕、T恤等,有的产品已上“买家秀”。“儿子刚看完《哪吒》就要在网上买衣服,现在已经穿上了,T恤有点掉色。”一位买家评论道。

        目前有店铺获官方授权出售正版T恤,但客服告知该T恤为预售产品,将在一个月后发货。在记者询问发货时间为何这么晚后,客服回应称,正版周边的设计生产要经过“监修”阶段,即在获得IP授权后,开发方需要不断与版权方进行沟通,由版权方对作品提出修改意见并确认修改。“盗版都不需要通过官方报批审核的程序,产品样品也不需要官方监修,所以确实很快。”对于盗版T恤早已发售的现状,这名客服表示将会“向上反映情况”。

        另外,目前《哪吒》官方还启动了周边产品众筹计划,此次众筹目标金额原定3万元,而截至8月4日筹集到的资金已达147万元。根据众筹页面海报,这批周边产品同样处于“监修”状态中,只有设计概念图,暂时没有样品。

        原因

        厂商怕冒险贻误黄金期

        正版周边还在“洗菜”,盗版产品早已“上桌”,盗版周边先于正版上市,抢占了最佳时机。华皇电影衍生产业公司运营总监曹慧直言,“电影衍生品的销售黄金期,就是院线上映前一个月到下映后一两个月,在这期间观影人群会有比较强的购买衍生品的冲动。”

        作为电影衍生品从业者,曹慧有过多次与国外电影公司合作的经验。“像漫威、迪士尼的经典IP此前都已经有广泛的受众认可,不管贴牌生产厂商还是创意研发机构都有信心参与其衍生品产业链条。国内电影很多IP还不是很成熟,受众感兴趣的点具有不确定性,所以很多厂商担心产品不被市场买单,也就不愿意过早加入冒险。”

        对于近年来《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电影采取众筹开发衍生品的举措,曹慧认为这是降低风险的方式,“这种IP授权方式来说更加安全一点,平摊了风险,弊端则是产品时效性差。国外成熟的IP是会根据市场反应不断刷新品项的,有季节性刷新、节日性刷新,这些都要提早准备,如果被动地等筹到款再去做,就会滞后很多。”

        “一部动漫作品的完成周期非常长,成熟的电影市场中,衍生品的设计从动漫手稿完成的时候就已经介入了。”曹慧说,“设计前置”是衍生品赶上电影上映节奏的必然要求,而这又需要被授权商拥有市场信心,提前洽谈授权。在爆款国产动漫影片不够多,谁也不知道票房会怎么样的情况下,衍生品开发慢于影片,是国产动画市场发展必经的成长阵痛。

        未来

        市场更愿意为正版买单

        “我之前不小心买了一次盗版周边,了解到是盗版后就退货了。盗版可耻,支持正版才对得起工作人员的心血。”在《哪吒》官方提醒观众勿买盗版周边衍生品后,有网友如是说道。尽管“山寨哪吒”周边卖出去不少,但有不少网友称愿意“蹲守”正版。

        曹慧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电影衍生品的版权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如果有一定经济实力又非常喜欢一个IP,他们是愿意购买正版周边产品的。现在一代人正在经历观念的洗礼,未来电影衍生品产业的走向会越来越好。”

        对成熟电影体系来说,影片的票房只是其收益的一部分,很多电影利润的大头都来自于电影衍生品和周边开发。日本有著名的“角色经济”之说,即一旦某个动漫角色获得“人气”,它也会走出银幕,以授权特许的生产方式应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由此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在这条产业链上,经典动漫角色是根本。

        曹慧说,迪士尼每年都会组织电影衍生品供应商创意研讨会,而这是建立在庞大的动漫IP库之上的。如今,随着《哪吒》的热映,相关动漫形象似乎有望组成“国产神话英雄宇宙”,若能形成品牌IP将会潜力无限。“国内动漫受众的品位正不断得到锻炼和提高,中国动漫也越来越得到认可。通过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因地制宜取长补短,我相信中国电影衍生品产业会一步步完善。”

  • 明亮地面对不如意的人生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从经济学的角度讲,我们这部电影讲的是水果的问题,而不是苹果的问题。”昨天下午,在北京日报·艺绽观影团举行的《红花绿叶》观影活动中,影片导演刘苗苗如此阐述自己的创作理念。在她看来,这部完全由素人演出、讲述一对宁夏农村年轻人婚恋的电影,讲的是“人应该如何面对不如意的人生”,这是全人类都会面临的问题。

        《红花绿叶》改编自宁夏籍作家石舒清的小说《表弟》,故事发生在宁夏一个安静边远的回族村落,主角是一对男女青年古柏和阿西燕。因为自幼患有一种顽症,古柏认为自己不是个可爱的年轻人,也没有成婚的打算。哪知道,在家人的相亲安排下,他出乎意料地娶到了一位温柔美丽的媳妇阿西燕。两个各怀“隐秘”往事的年轻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走进了“包办”婚姻。一个不想娶,一个不愿嫁,原本陌生与疏离的两颗心,在相互试探中不断靠近、彼此疗伤,各自隐藏的秘密也被无情揭开……

        “古柏是一个心里怀有自卑情结的人,一个被人轻视的、不自信的人,在原著里貌似是一个弱者,但作者写了他勇敢追求爱情的过程,他以真诚和真心赢得了爱人,这是小说最吸引我的地方。”刘苗苗说,“人类不管生活在哪里,贫穷还是富贵,内心深处都有觉得自己不完美的地方,如何面对不如意的人生、如何克服自己内心的自卑,勇敢地活下去,这是全人类都会面临的问题。”

        观影现场,一位来自宁夏的观众评价该片演出了当地人的生活习惯、语言,非常朴实自然。对此,刘苗苗回应称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宁夏人,在故事发生地西海固上过中学。片中所有演员都有宁夏生活的经历,影片编剧、小说原著作者石舒清也是西海固人,因此很了解当地的情况。影片全部启用非职业演员,他们几乎都是刘苗苗的发小,或者发小的亲友,其中有的是当地国税局公务员,有的在银行上班,有的是全职司机,还有的是艺术专业的在校大学生。因为预算有限,电影的影像风格走简洁路线,镜头没有特别地逼近演员,也没有设计一些特别复杂的调度。

        当被问及为何给影片取名《红花绿叶》时,刘苗苗透露,这一片名是石舒清的另一部小说的标题,考虑到这个故事拍摄时很容易堕入一种苦情的调性,她选择了这一片名给自己和所有创作人员一个暗示:不要悲观,要明亮。“‘红花绿叶’这四个字在汉语中的隐喻、象征就是一个良性、和谐的关系,不管是爱人、亲友之间,还是人与人之间,都给人很自然的感觉。”

        影片策划程青松坦言,该片不同于院线常见的商业片,希望能得到更多观众的支持,让类似《红花绿叶》的艺术片被市场和评论界关注。“大家可以在猫眼、豆瓣等平台上发表自己对电影最真实的感受,喜欢就去点赞,不喜欢就说出你们的理由,通过你们的声音在猫眼、豆瓣打分,在炎热的夏天分享这缕凉爽的清风。”据悉,影片8月5日正式公映。

  • 六年摄制终于交上“小学毕业答卷”

        本报记者 王广燕

        “上海大炮”从黄浦江中升起,上海整座城市“陆沉”至地表以下……这些震撼人心的科幻场景,来自即将在8月9日上映的影片《上海堡垒》。昨天,电影《上海堡垒》在京首映,导演滕华涛回顾了六年来创作该片的点点滴滴,感谢两千多名工作人员的付出,“真正的堡垒,是全体工作人员挑战影视工业体系的决心和勇气。”

        影片改编自江南同名小说,讲述了未来世界外星黑暗势力突袭地球,保卫人类的最后一战将在上海打响的背景下,江洋(鹿晗饰)追随女指挥官林澜(舒淇饰)进入上海堡垒成为一名指挥员,与灰鹰小队一起迎战外星侵略者的故事。“写这本书的时候,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变成这么恢弘的影像,很欣慰也很感动。”江南在观看完影片后这样说道。而导演滕华涛感慨,“有时候很羡慕江南,书中只是写下‘上海大炮’四个字,我们真正在电影里呈现要好几年。”

        滕华涛说,自从2013年看完《上海堡垒》小说后,脑中就充满各种想象,想把它搬上银幕。但当年开始筹备电影《上海堡垒》的时候,科幻片在国内才刚刚起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黑暗中摸索,但这个工作总归是要有人做的。”制片人王琛也表示,“当时最难的就是,如何能让大家相信我们自己人可以做国产科幻。”

        主演鹿晗回忆,自己当时拿到剧本时“半信半疑”,“拿到剧本时,我担心这得怎么拍,难度太大了,要挑战的是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滕华涛介绍,影片置景团队花了五个月的时间搭建出场景,片中的AV28战机模型设计了上百稿,道具团队还按照1:1的尺寸将战机制作出来了。“电影里的仙藤基地保卫战非常惨烈,当时所有人拍完这场戏都是灰头土脸的,看到大家的那副模样,我心里真的非常感动。”

        滕华涛曾执导过《失恋33天》等爱情片,而感情戏在《上海堡垒》中的分量也很重。江洋有勇气对战外星侵略者,却不敢对林澜表白,未曾当面开口的“我爱你”最终成为了一生的遗憾。对于江洋的“开不了口”,鹿晗表示理解,“江洋很含蓄,不善于表达感情,他身上有着东方人特有的情感。”对于片中两人的情感,舒淇称林澜对江洋是“期望和关爱”,而鹿晗认为江洋对林澜的情感经历了“从仰慕到爱慕”。

        “六年时间刚好是一个小学的阶段,现在我们交出了小学毕业的答卷,这六年没有白花,也希望这次中国科幻电影的新尝试能为大家积累经验。”滕华涛说,“我们是站在《流浪地球》的巨人肩膀上干下去,没有想做得多伟大,只想为中国科幻电影发展出一份力,让中国科幻电影真的能够薪火相传。”

  • 这场亲子音乐会感觉很特别

        本报记者 牛春梅

        “小不点大视界”因为专注于引进国外儿童剧而成为国内儿童演出市场的知名品牌,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们的原创作品亲子音乐会《唱着唱着几千年》却既传统又“土”得掉渣。

        和一般给小朋友看的演出不同,这场近日演出的音乐会显得有些高冷。整场作品将昆曲演唱的唐诗宋词和非常原始的藏族民谣交杂在一起,一边是唐诗宋词的隽永婉约,一边是藏族歌谣里节奏欢快的劳作曲,这些截然不同的文化元素难得地在同一个空间见面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用昆曲演唱唐诗宋词的是来自上海的昆曲花脸演员吴双。曾经获得戏剧梅花奖的他,将唐诗的“两个黄鹂鸣翠柳”或是柳永的词“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抑扬顿挫地唱出来。这些耳熟能详的诗词以昆曲音律唱出来,再配合现场简单清冷的灯光,似乎又有了另一番况味。

        作为“一千年前的流行歌曲”,唐代以前的诗都是可以唱的,诗变为词,词流变为曲,于是诗词吟唱便成为唐宋时期文人雅集或者民间聚会的流行文化。然而历经千年,古人的“吟唱”渐渐遗失,剥离了音乐性之后的诗词,失去了原有的一个维度。《唱着唱着几千年》重现了唐宋词作那份失落已久的审美,正是为了让孩子们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另一面,也更能理解体会作者当时的心境。

        和唐诗宋词的豪迈婉约相比,藏族歌谣风格就显得完全不同。歌词里是简单朴实的劳作和生活场景,如“风里流淌,太阳金灿身影。铃铛回荡,青稞绿裙轻盈。河水边匆匆走过多少神灵……”,还有“天堂里雷声如龙在啸啸,那是祝贺小雨来到人间”,以及劳作号子“高高的雪山顶上次仁拉索,一朵格桑花开次仁拉索……”等等,歌词中洋溢着对生活的期望和劳作的愉快,是充满活力的歌唱。演唱者则是来自青藏高原,一个名叫科巴的小山村里的藏族孩子,他们的家里祖祖辈辈在农牧交杂地区劳作,很多人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但他们的歌声纯净如天籁,仿佛能把观众带到高原。

        离别的歌,思念的歌,劳作的歌,庆祝的歌,帝王的歌,孩子的歌……帝王将相与才子佳人的千愁万绪与山村孩子欢快纯净的歌谣碰撞出一种新奇的现场感。音乐会只有短短的45分钟,孩子、大人都非常投入,演出结束后还不肯快快散去,似乎还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 三代学人30年心血写出《中亚史》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亚史》(全六卷)出版座谈会日前举行,三代学人三十年心血凝聚,该书一面世就引发业界强烈关注。

        《中亚史》全书共6卷,论述内容起于中亚旧石器时代,讫于20世纪90年代,涵盖数千年间中亚存在过的所有王朝。全书体例按通史要求均衡安排,虽不冠以“通史”,“通”字却贯穿全书。

        蓝琪教授分享了自己写作《中亚史》的心路历程。她克服在贵州研究中亚史之不便、获得资料之难、对外交流机会之少等种种困难,历时十年,终于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院长王欣提到,历史上中亚一直是欧亚陆路交通的必经之地和商业贸易的中转站,它地处东西方文明的连结地带,既是丝绸之路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又是各文明接触的边缘地带。但由于史料匮乏、语言繁杂、史实模糊,以及现有文献资料相互抵牾,中亚史一直是历史研究中的难题,想要从众多纷繁复杂的史料中勾勒出通史图景,更是难上加难。他认为,与前人相比,《中亚史》克服了以往同类著作中史料多的地方多写,史料少的地方少写或不写的状况,从一定程度上说,中国在中亚史某些方面的研究已经超越西方。

        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副教授席会东认为,《中亚史》续写了中亚文明大历史,重构了西域知识新高地。他认为,这套书凝聚了贵州师范大学三代学人三十多年的心血,重建了汉唐以来中国中亚知识的高地,可谓一部经典之作;它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坚实的史料基础,可谓一部经世之作。据悉,《中亚史》共六卷,目前已出版五卷,第六卷将在2019年年底出版。

  • 我国数字文化产业产值逾3万亿元

        本报讯(记者 李洋 实习生 陈雯纾)电竞运动员有了注册与认证标准,文旅产业的数字化程度日益加深……伴随数字化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数字文化产业的发展也日益蓬勃。《中国数字文化产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近日发布,报告提出,我国文化产业在2004年到2017年的增速两倍于GDP增速,2017年数字文化产业增加值约为1.03万亿元至1.19万亿元,总产值约为2.85万亿元至3.26万亿元。而文化旅游产业是数字化转型早、程度深的领域之一。

        该报告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东方文化与城市发展研究所、中国社科院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腾讯社会研究中心联合组成的课题组历时一年研究梳理而成。课题组称,由于传统的产值和增加值核算办法已不能充分反映数字技术进步对经济的促进作用,这组数字还可能存在漏统。

        “比数字更让我们骄傲的是,数字文化产业已成为推动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推动中华文化出海、讲好中国故事的生力军。”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随着5G时代到来,超带宽带来的高速度和低时延,将使整个世界更加快速而广泛地连接,为各种新技术如VR、AR的应用打开大门。他预言,“未来10到15年,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将成为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机遇。这是一个超过80万亿元人民币的大市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东方文化与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杨晓东认为,我国数字文化产业正处于新一轮爆发性增长的前夜,将呈现出三个特点,即以5G为基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区块链技术都可能影响数字文化产业发展;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进;从国内市场竞争迈向全球市场竞争。

  • 《烈火军校》上演民国版“木兰从军记”

        本报记者 李夏至

        继《延禧攻略》后,制作人于正的最新剧集选择拍摄民国题材。由欢娱影视、爱奇艺、腾讯影业出品,于正担任总制片人、艺术总监,惠楷栋执导,白鹿、许凯、李程彬、吴佳怡领衔主演的热血青春励志剧《烈火军校》,将于8月6日上线爱奇艺。

        该剧独辟蹊径采用军校为切入点,讲述少女谢襄女扮男装,代替哥哥谢良辰进入军校,与热情幽默的顾燕帧、冷静沉稳的沈君山成为同学,三人渐渐发展为并肩作战的战友。从故事来看,这部新剧堪比一部民国版的“木兰从军记”,不管是主角替兄从军的性别反差,还是描写民国军校生活,都在题材上有了明显创新。

        因故事背景发生在民国,正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时期,剧中许多道具都购自国外,像剧中最古老的道具——一只1912年的手包,就是由造型指导宋晓涛从国外购来,而剧中的许多配饰也是由其亲自采购回来的古董。该剧同时使用了大量有历史渊源的古董及富有年代感的道具,并依托史料进行了老爷车、黄包车、卡车、摩托等多款车型的纯手工制作和改造。

        为了让年轻演员能够尽快进入角色,塑造真实可信的军人形象,在开机之前,剧组还安排主要演员进行了为期30天的封闭化军事操练。此外,为了还原剧情设定的民国风,剧组特意请来刘天池团队进行表演培训和演员剧本围读。刘天池建议演员多喝红酒、听老上海音乐、看老上海电影,从细节处琢磨人物气质和行为,从而增强演员信念感。

        该剧共48集,将于8月6日上线爱奇艺独播,每周二至周五每天更新2集,会员抢先看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