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守护运河源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8月01日        版次: 09     作者:

    白浮泉曾是大运河北段通惠河水源地,运河漕运经历了几百年兴衰起伏,白浮泉也曾埋没草莽,如今随着大运河申遗成功和运河文化带的建设,“龙泉漱玉”盛景再现。

    白浮泉所在的龙山曾建起一座度假村,为了更好保护和传扬运河文化,北京市对度假村进行了腾退,将与历史文化不相关的经营性建筑拆除,恢复历史风貌。

    白浮泉遗址核心区内有一座都龙王庙,庙内正殿墙上绘有讲述久旱求水故事的“找水记”壁画,由于历史原因,壁画上覆有白灰且多处受损,对此工作人员已经制定了修复方案,准备启动清理修复工作。

    除了文物建筑得到保护和修缮,白浮泉周边的自然生态也得到了提升。工作人员使用特殊材料对白浮泉周边的古树进行了防腐和加固,保障树木健康生长。

    在修缮同时,考古工作者也对白浮泉水文情况作了考古发掘。在地下发现了深色的淤泥地层,揭示了白浮泉水流向运河的大致路线。

    上世纪80年代,白浮泉已干涸多年,遗址周边一片荒芜。(上图由白浮泉管理中心提供)经过近些年的保护修缮,如今的白浮泉恢复了生机,并将在未来成为人们休闲散步、回顾运河历史文化的又一处胜地。

    文/本报记者 孙云柯  摄/本报记者 邓伟

    每日叫醒叶建伟的不是闹钟,而是九龙池里9只白鹅呖呖咕咕的叫声。早起第一件事,叶建伟就会和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的同事们一起,上山查看都龙王庙大殿的墙皮有无脱落,沿路观察哪些枯枝需要修剪,再回到九龙池检查水质,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是叶建伟守护白浮泉遗址的第二年,虽然时间不长,但颇为用心:都龙王庙背后的明清石碑饱经风雨需要尽快遮挡保护,周围的砖墙年久失修也要定期加固,白浮泉内东侧龙头出水不畅需要疏通……这里的一点一滴叶建伟都熟记于心,丝毫不敢马虎,因为他所守护的泉水并不一般,这是京杭大运河发端的最北源。

    谈起白浮泉的历史,可能并不为大众熟知,但是要论大运河之于元大都漕运的贡献,白浮泉功不可没。元代初建迁都北京时,城内人口激增,随之而来的是粮食和饮水短缺。但是京杭大运河只到通州,南方来的粮食需要再走60里陆路才能运到元大都,让运输的成本大增、效率骤减,于是修建一条自元大都至通州的运河显得迫在眉睫。

    忽必烈将这项艰巨任务交给了郭守敬。作为杰出的水利专家,他深知要想让船只在水道畅行,首先要寻找到足够的水源。为此,郭守敬曾踏遍京郊,发现白浮泉水大而稳定,最终将其定为运河水源。为了引白浮泉水入京,郭守敬还首次提出了海拔高度理论,精确测量出白浮泉地势高于瓮山泊,引水向西南流入瓮山泊后,再向南汇入积水潭,穿过城区入通惠河抵达通州,自此漕粮、南方货品可直抵京城,开启了元代和明初期都城如火如荼的建设历程。

    之后,明成祖朱棣选址昌平区天寿山修建皇陵,担心引水工程破坏了皇陵的风水,为漕运做出120年贡献的白浮泉才被弃用。从此,白浮泉引水工程形迹渐失,但是白浮泉水仍涓涓流淌,明清两朝均被评为“燕平八景”之一。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末期,十三陵水库修建后,加之北京城地下水水位陡降,白浮泉水才逐渐干涸。

    2018年3月,北京市印发《北京市大运河文化带保护建设规划》,将围绕白浮泉遗址建设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白浮泉重新开始受到关注。昌平区文旅局专门设立大运河白浮泉遗址管理服务中心,负责这里文物的保护和管理。由于白浮泉地区曾被作为度假村使用,所以遗址的保护首先从拆除别墅、会议室、宾馆等不符合遗址公园建设要求的建筑开始,逐步分批进行文物修缮。

    去年10月,白浮泉遗址启动了首批文物修缮工作,叶建伟介绍说,前期的维护修缮主要针对都龙王庙正殿和两座配殿进行油饰、夹垄和除草除尘,对白浮泉碑亭的挑顶进行重新布瓦,做防水处理,并将明清石刻集中安置。如今,都龙王庙的红漆灰瓦、白浮泉碑亭的挑顶立柱已修缮完毕,元明时期的白浮泉遗址风貌已基本显现。

    今年7月,白浮泉遗址第二期文物修缮工作启动,将对都龙王庙内绘于清末民初现已斑驳的“找水记”壁画实施清理,按原貌修复,并聘请昌平区文物专家邢军根据史料编写《找水记》历史故事。目前壁画修复方案已提交北京市文物局报批,计划将于明年6月底前完成都龙王庙壁画的清理和修复工作。

    此外,据叶建伟介绍,二期修缮工作还将对遗址内10棵古树进行保养修复,完成修剪、支护、打透气孔、防腐、杀虫和仿真处理,并着手修剪109棵枯树树枝。昌平区还协调市、区水务部门共同调研寻找补水路径,提升水质,曾经干涸的白浮泉未来也有望重新涌流。

    与文物修缮同步进行的还有规划建设的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昌平区将按照“一泉三庙一楼,两山两水两村”的构想,恢复白衣庵、古戏楼、龙泉禅寺山门等已无地上建筑物的工程建设。待大运河源头遗址公园建成后,元明时期的“龙泉漱玉”景观将重回公众视野,继续书写大运河“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灿烂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