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从春拖到夏,依旧“透心凉”

        本报记者 王广燕

        七月的北京热浪滚滚,而刚刚结束的艺术品春季拍卖却有点“透心凉”。随着北京匡时春拍迟到一个月姗姗落幕,为期两个月的春拍季终于宣告收槌。今年部分拍卖公司因征集困难,将拍卖时间推迟,令“春拍”变成了“夏拍”。多家拍卖行的成绩单显示,2019年国内春拍总体成交不旺,拍品缩量的同时成交额也出现下滑。

        再缩水,成交额创八年新低

        “慢点儿,不要挤!”拍卖场门口人头攒动,众多保安忙于维持秩序,这是嘉德春拍首场夜场开幕的场景。记录当晚“春拍如春运”的图片和视频在收藏业界许多人的微信朋友圈里疯传,人们热议着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火爆时刻似乎回来了,期盼本季行情“春暖花开”。

        当晚的明星拍品——吴冠中的彩墨画《狮子林》以1.43亿元人民币易手,中国嘉德春拍近现代书画与当代书画板块总成交8.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逾10%。不过,纵览本季拍卖,只诞生了《狮子林》和清雍正“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两件亿元拍品,而去年春拍这一数字是五件。就总成交额来看,中国嘉德2019年春拍总成交18.3亿元,相比于去年春拍的20.36亿元减少了11%。尽管重要拍卖场上的人气不低,拍卖业绩却表明,市场仍然处于下滑中。

        “高价拍品的减少不仅明显影响总成交额,更影响拍卖行的利润率。”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统计了京城业绩最好的9家拍卖企业总成交额,发现环比2018年秋拍减少了12.19%,同比2018年春拍减少16.60%。有专业人士统计,2019年春拍成绩创出2011年以来八年的新低。

        “不考虑亿元拍品,今年春拍北京9家企业每件成交拍品平均贡献36.92万元,与去年秋拍的40.99万元和春拍的38.27万元相比,都有所减少,说明拍品质量有所下降或成交价格有所降低。”季涛表示。

        行情弱,拍品质量参差不齐

        一边是预展和拍卖现场熙熙攘攘,一边是拍卖行业绩“跌跌不休”,在业内人士看来,热闹场景没有转化成强劲购买力的原因,首先是受宏观经济影响,藏家资金比较紧张,大资金进场有限。考虑到诸多不确定因素,投资者持币观望的情绪强烈。

        即便是本季春拍创下吴冠中中国书画作品最高价的《狮子林》,其实也并没有让前任藏家赚到钱。这件作品2011年在北京保利春拍夜场是以1.15亿元成交的。时隔八年,该作以1.2亿元落槌,加佣金1.43亿元成交,扣除佣金等费用,这个价格对前任藏家而言,只能说是近乎原价脱手。更多拍品小赔成交者比比皆是,市场行情预期可见一斑。

        “市场行情预期不好,藏家惜售,造成的结果就是重量级拍品难以征集。”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说,本季春拍古书画缺乏重器,质量比去年逊色不少;近现代书画方面,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黄宾虹等几位大师都缺少重量级拍品,造成了吴冠中作品一枝独秀的局面;当代书画和新水墨板块依旧低迷,成交在百万元以上者凤毛麟角。

        牟建平认为,各拍卖公司拍品都在减量,一定程度影响了成交额;拍品质量参差不齐、真中带假,也是让买家不愿积极出手的因素。“赝品问题虽是一直存在的老现象,但是在弱市中对成交量的影响更大。”

        练内功,拍卖行要有杀手锏

        优质藏品的稀缺,使行业竞争加剧。严峻的市场形势下,大型拍卖公司尚且面临业绩滑坡的压力,中小型拍卖公司的求生变得更加艰难。“在当前这种形势下,我觉得拍卖公司只有做好内功,比如推出有自己特色的专场,迎合特定市场需求,等待未来市场转暖。”牟建平认为。

        尽管古代书画、现当代书画等板块经常创造拍卖中的“高光时刻”,但这往往是大型拍卖公司交锋的战场,“诚轩拍卖的钱币,华辰拍卖的摄影作品,西泠拍卖的篆刻,这些拍卖行都在特定领域形成了自己的市场强项。”季涛说,拍卖公司要找清自己的特色定位、市场强项。“小拍卖公司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靠同类拍品与大公司对抗是不可能的。”

        此外,季涛认为拍卖行在品牌形象建设、提高服务质量方面也需多下功夫。“市场好的时候,大家成交额都会上涨,市场走低的时候,品牌形象和服务好的拍卖行优势就会凸显出来。这是拍卖行要长期投入的方面。”

        艺术收藏行情不景气,对于收藏者来说反倒适宜进场精挑细选。对于一些收藏者“捡漏”的心态,季涛直言“捡漏”对于普通收藏者来说很难,需要专业的眼光,更具有投机的性质。“这几年的行情都是适合藏家进场的,但是进场不可盲目,要选择稀缺性强、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精品。这样的藏品其实不一定很贵,几万元的都有。同时,要选择有口碑和品牌的拍卖行参与竞拍。”

  • 把哪吒画丑,就是为了打破成见

        本报记者 袁云儿

        齐刘海、黑眼圈,一口京片子,还时不时豁牙露齿。当踩着风火轮的哪吒降临到观众眼前时,2019年暑期档终于迎来了一部真正让市场“燥起来”的国产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电影于昨天上映,借助此前点映中大面积发酵的好口碑,首日票房就突破1.4亿元。

        该片导演饺子出生于1980年,从童年开始就是动画片的忠实粉丝,1979年上影厂的代表作《哪吒闹海》更是他的心头好。因为痴迷于动画,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的他“弃医从文”,走上自学动画创作的道路。在此过程中,他曾遭遇外界很多偏见和鄙夷,再加上从小喜欢哪吒这一敢做敢当的人物形象,饺子萌生出创作新版哪吒的想法。

        一开始的剧本大纲,饺子写得还算顺利,发给影片主出品方彩条屋动画后,大家也觉得做得不错。饺子很快趁热打铁写出了第一版剧本,“当时还挺有自信的,觉得不会改太多,他们(彩条屋)打电话说,写得挺好的,要不过来开个会?结果会上指出了剧本的各种问题。”然而剧本是有机体,牵一发而动全身,稍微改动一处都可能会影响全篇,就这样,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剧本改了66版才最终定稿。

        无论是男主角哪吒,还是“打酱油”的角色,《哪吒之魔童降世》都进行了不同于此前版本的全新设计。哪吒的形象前前后后将近一百版,后来选到最终版时,有的人觉得这个八字眉、黑眼圈的小哪吒太丑了,难以接受,但饺子认为,这样的设计恰恰最符合电影的中心思想,那就是“打破成见,扭转命运”。

        龙宫三太子敖丙在此前的故事中一直以被哪吒打死的“炮灰”形象出现,但在这部电影里,他的戏份大增,成为与“魔丸”哪吒相对照的“灵珠”角色。在外形上,哪吒是人和魔的综合体,与之对立的敖丙则是人和仙的综合体,身形飘逸,举止儒雅,一派翩翩美少年形象。在动作设计上,饺子借鉴了李连杰主演的《黄飞鸿》系列电影:敖丙的打斗参考黄飞鸿,潇洒轻盈,自有一种大师风范;哪吒的动作则参考鬼脚七,狂野热血,穷追猛打。

        在观众印象中仙风道骨的太乙真人,这次形象彻底颠覆,大腹便便,一口“川普”,成为全片的喜剧担当。对于这样的改动,饺子透露,主创也是经过慎重思考的,太乙真人的道场乾元山金光洞就在四川江油,他说四川方言并非无凭无据。至于片中那对负责看守哪吒的活宝结界兽,形象则来自四川金沙遗址出土的殷商时期文物。

        作为一名阅片无数的资深影迷,饺子在片中设计了很多桥段和细节向自己喜爱的经典作品致敬。比如哪吒的双丸子头造型、敖丙的双锤武器便来自1979年版《哪吒闹海》,哪吒得到混天绫和火尖枪后的那一段舞枪,完全再现当年的动画;结界兽用兵器挑开结界的动作,借鉴的是国产经典动画《大闹天宫》;太乙真人阅读《神仙的自我修养》、陈塘县百姓吃惊咬嘴动作,一看便知是在向周星驰喜剧致敬;至于哪吒用变身术捉弄敖丙和申公豹,灵感来自成龙的代表作《双龙会》……对老港片、中国传统动画乃至好莱坞动画的大量化用、借鉴,让影片形成了一种博采众长的杂糅风格。

        值得一提的是,片尾字幕出现了国内60多家动画公司的名字,参与制作的人数达到1600多人,是目前为止国产动画当中参与人数最多的电影。这既代表了中国动画产业的现状,也是全行业的一次集体自救。饺子坦言,国产动画生产力有限,很多大公司不愿意接哪吒的单子,因为预算太少,接了可能亏本。他们只好分发给大量小公司去做,有的承包下整场戏,有的只做动画、模型或者特效,一些公司甚至亏本也愿意帮忙,这让饺子十分感动。“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希望国产动画能出更多精品,让更多人愿意投入到这个行业,能够养活自己,也能够活得更骄傲。”

  • 袁广泉:我依旧渴望登台歌唱

        本报记者 韩轩

        《声入人心》第二季开播,26岁的男中音袁广泉在得到廖昌永等三位出品人的肯定后,半是激动半是委屈地哭了起来。原来,这位毕业于世界知名音乐院校——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满分博士,自2017年学成归来没有找到一份工作。国际顶尖音乐学院毕业的博士,为何回国两年找不到工作?袁广泉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其实我都不太敢跟别人讲我是柴院的博士,觉得很丢脸。”

        不少观众对袁广泉的第一印象是谦逊。面对袁广泉,廖昌永给出的点评是“声音充满质感,温暖、厚实”,并评价他的学校“在全球音乐学院中排名非常靠前,它主要以培养精英人才、大师为目的”。听到前辈的称赞,袁广泉露出了复杂的神情,之后他哽咽着说出,自己回国找不到工作。

        2017年,袁广泉带着博士学位回国,自信满满。“当时我想如果是在舞台上演唱,我更希望回到国内,我妈妈在中国,我希望留在妈妈身边。”可找工作的经历让他的自信像泡沫一样被戳破。他前后投了四五十份简历,得到回复的有十几份,其中包括国字头的院团和一些知名的院校。“我一开始还想,这一家没有接受我,还有下一个,没想到最后都石沉大海。”

        袁广泉反思,是自己中文歌曲唱得不够好。袁广泉16岁高中会考结束就直接出国,从预科一路读到了博士,期间受到的声乐与语言训练都是用外语。从事音乐的人知道,声乐表演要经过系统的学习,尤其是汉语歌曲的演唱,如何吐字头,如何咬字腹,如何处理中文发音中复杂的韵母,都是非常难过的坎儿,绝不是会说中文就等于会唱中文歌。“我在俄罗斯上学,会有专门的老师教我们如何唱俄语、唱意大利语、唱德语和法语,但是没有老师教过我中文怎么唱,中文歌曲的发音和咬字确实是个难点。”这次参加《声入人心》,就有很多学员给他建议。“他们教我用说中文绕口令的方式学习,把中文中同一发音部位的字总结在一起,用唱歌的发声方法念。”袁广泉觉得收获良多。

        现在,袁广泉内心依旧充满着对舞台的渴望,他最希望呈现自己擅长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在参加综艺节目之前,求职路上屡战屡败的袁广泉回到了家乡河南,没有演出就去养老院给老人们唱歌,教亲戚家的几个小孩子声乐。节目播出后,有网友说,从小就出国学声乐,家境肯定差不了。袁广泉解释:“在俄罗斯留学对家境的要求并没有特别高,而且我妈妈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在校期间,袁广泉的奖学金并不能负担所有费用,他也想过打工赚钱,但妈妈对他说:“花钱是为了出去学习的,不是让你去国外找个地方打工。”说到这儿他又有些哽咽了:“我现在没有在北京、上海生活,而是选择回了老家。”显然,在大城市里生活花费更高,而他不想啃老。

        “记得廖昌永老师开解我,给我讲了他自己的故事,让我辩证地看待一切,感谢这段经历。”袁广泉说,这让他突然想到一句话:上帝的磨盘转动得很慢,却磨得很细。“现在的我可能不是最自信的一个,但我一定要做最勇敢的一个。”

  • 毕飞宇回顾创作自嘲“文坛懒汉”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他说世界上有一些人负责看到光,有一些人负责看到黑暗。他说车和车撞了就是车祸,人和人撞了就是爱情。”前晚,“茅奖作家沙龙系列——我的小说生活”对谈活动举行,作家毕飞宇与评论家张莉坦诚对话,很是令读者着迷。谈起毕飞宇的金句,张莉信手拈来。

        一开场,毕飞宇就“坦白”了当年对茅奖的渴望。2005年长篇小说《平原》出版后好评连连,毕飞宇以为茅奖应该跑不了,谁知事与愿违。“那时候很年轻,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十几分钟,坐在那儿想我怎么就没得奖,抽了几根烟,喝了几口茶,才慢慢平复下去。”

        他又回想起写《推拿》时的美好状态。“心里面特别干净,很安宁。至于茅盾文学奖所关注的宏大题材、历史题材、史诗模式,有关茅奖的那套评奖标准我都没考虑。”提起《推拿》,有人说毕飞宇用短篇的方式写了一个长篇。时隔多年,毕飞宇回应:“这句话当时是讽刺我的,没几年之后成了我的骄傲。我用一个短篇的方式把长篇那么复杂的人际、那么多的内容写干净了,而且一点儿都不乱,我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得特别好,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创造。”

        评论家张莉谈及自己第一次读《推拿》时的震惊,“这个世界打开了一扇门,原来不太清楚的世界慢慢向你敞开。《推拿》写了盲人的欢乐、忧伤和悲哀,体现了盲人以触觉、味觉感知世界的方式。”她认为,在中国文学史上还没有一个作家如此深切地进入那个黑暗的世界,而且把那个黑暗的世界带给了读者。

        这次对谈让毕飞宇对评论家有了新的认知。“评论家谈起文学都是从一套体系出发,时代、美学背景、文化风格、人性、善与恶、民族,从这些话题去映照小说。真正用手指摸到小说的人不多。”在他看来,评论家和作家,理论上是很好的聊天伙伴,但其实是过不到一起去的“两口子”,但张莉打破了他对评论家的认知,“她是可以跟我吃到一块去的评论家。”

        对谈中,毕飞宇自嘲道:“中国文坛有两大懒汉——余华和我。大概再也没有人写得比我们少了。我55岁,写了这么多年,写到现在,我的小说字数加起来300万字不到。”而且即便是这样的对谈,毕飞宇也不愿意再轻易尝试,“70岁之前这样的对话不会再有了,若老天爷厚爱,能活到80岁,就和张莉再约一下。”

  • 央视国防军事频道8月1日播出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昨天,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宣布,CCTV-7国防军事频道将于8月1日建军节到来之际正式开播。该频道将取代现有的CCTV-7军事·农业频道,成为全新的“央视七套”。频道将设置26档栏目,既有立足国防军事前沿的全球军事资讯,又有深度探索国防军事热点的专题片、纪录片,还有文艺文化类节目。

        CCTV-7国防军事频道将设置三档以军事新闻为主的新闻栏目,每天播出总时长90分钟:《国防军事早报》每天7时30分播出,时长30分钟,以全球视野梳理国内外防务军事新闻,围绕国防和军队建设热点话题进行深度解读;《正午国防军事》每天12时播出,时长30分钟,以“新闻式记录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进程”为使命,聚焦国防军事动态;《军事报道》将在每晚《新闻联播》后播出30分钟,重点推出军事时政报道、军队权威信息以及其它重要军事新闻。

        在原CCTV-7军事·农业频道中的军事品牌节目中,除保留《军事报道》这一深受观众喜爱的新闻栏目外,还将保留《军事纪实》《防务新观察》《讲武堂》三档栏目。此外,原CCTV-7军事·农业频道中的农业节目也将在8月1日调整到全新的CCTV-17农业农村频道试验播出,CCTV-17农业农村频道将于9月23日中国农民丰收节正式播出。

  • 《艾薇塔》讲述贝隆夫人传奇

        本报讯(记者 韩轩)《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是一首传播度极广的歌曲,但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出自音乐剧《艾薇塔》。11月22日至28日,这部讲述阿根廷第一夫人传奇一生的音乐剧《艾薇塔》将在北京世纪剧院上演。

        音乐剧《艾薇塔》由音乐剧《猫》的创作者安德鲁·劳埃德·韦伯作曲,《狮子王》主题曲词作者蒂姆·莱斯作词,故事以二战前后阿根廷巨变的历史进程为背景,讲述了贝隆夫人充满传奇性的人生经历。贝隆夫人本是贫穷且饱受社会歧视的少女,但她不甘屈从于命运的安排,凭借智慧成为阿根廷的政坛明星。她一边用外交手段提升阿根廷的国际地位,一边为人民谋福利。病魔夺走了她短暂的生命,她却成为阿根廷的传奇。

        《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出现在剧中胡安·贝隆出任总统的就职典礼上,贝隆夫人面对民众唱出这首感人肺腑的旋律。伦敦西区音乐剧“女神”伊莲·佩姬、国际明星麦当娜以及中国歌手张靓颖、娄艺潇都曾演唱过这首歌曲。此番原版音乐剧《艾薇塔》被引进中国,由西区、百老汇顶级创作团队联袂呈现,将用诙谐犀利的歌词讲述贝隆夫人的一生。

  • 音乐堂聚四大剧种打开戏曲之门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中山音乐堂“八喜·打开艺术之门”在今年的“紫禁城听戏”板块集结了北京京剧院、中国评剧院、北方昆曲剧院、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以及唐山市评剧团,五大剧团分别带来京剧折子戏、评剧《花为媒》、昆曲《望江亭中秋切鲙》、河北梆子《大登殿》、评剧《杨三姐告状》等四大剧种的代表剧目。

        北京京剧院青年领军人物谭正岩表示:“‘打开艺术之门’不仅给了我们青年演员展示自己的机会,也让京剧普及‘从娃娃抓起’,为京剧培养了观众。这次演出的三折戏将‘生旦净丑’的京剧角色都演全了,既有通俗易懂的唱段,也有展示青年一代演员舞台基本功的选段。”

        唐山演艺集团副总经理罗慧琴已经演出评剧《杨三姐告状》三十多年,她表示,参加这次演出,对于传承评剧经典、提升评剧在京津冀的影响力,具有重要意义。为此,唐山市评剧团特地派出了强大阵容来演出,争取将最好的表演呈现给首都观众。中国评剧院带来的《花为媒》则是中国评剧院最具代表性的经典剧目,希望能借这个轻松幽默、旋律优美的剧目,引领新观众喜欢上评剧。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已多次参加“打开艺术之门”活动,副团长罗杰真切感受到演出的效果一年比一年好。

  • “书香通州阅读榜样”启动评选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书香通州阅读榜样”系列评选活动,前天在通州区永顺镇珠江家园社区通瑞嘉苑小区启动。活动现场,阅读推广人带来的精彩阅读讲座,点燃了大家的阅读热情。

        “书香通州阅读榜样”系列评选活动将在全区征集书香家庭、阅读示范社区、金牌阅读推广人、书香机关、书香企业、书香军营等,打造通州区全民阅读榜样。据通州文旅局副局长马俊艳介绍,符合“阅读示范社区”“书香家庭”“金牌阅读推广人”“书香机关”“书香军营”“书香企业”申报条件的单位和个人,可以从文化通州微信公众号下载并填写相应的申请表并准备其他相关材料,各申报主体填写完成后需在2019年8月31日之前,统一上报通州区全民阅读领导小组。经过专家认真评审之后,通州区将对最终获选者和获奖单位予以表彰并颁发奖牌。

        为了让普通居民也能享受到专业的阅读服务,同时也为了让阅读活动下沉至辖区每一处角落,从去年起,通州区将“书+展+X”的新型阅读推广模式在全区推广,像毛细血管一样深入城市的微循环。今年,这一活动形式不仅将继续覆盖全区的街道和乡镇,还将更加深入进村庄和社区,持续点燃城乡居民的读书热情,让更多村庄和社区成为书香弥漫的美好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