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布糊画,一日师

        北大附中朝阳未来学校高二(九)班 梁思维

        暑假社会实践,我与两名同学在家长带领下,驱车前往位于河北丰宁县的滕氏布糊画——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馆。

        初见布糊画,我就被它鲜艳浓重的色彩和不失油画透视感的特点所吸引,远看如一幅大手笔的水墨画,近看又生动细腻。顾名思义,布糊画是用布贴出来的画,这种画工艺繁琐,从布局谋划到用布糊起来的装饰组合往往需要很长时间。这激起我进一步了解布糊画的好奇心。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滕氏布糊画本土展览馆。制作布糊画二十余年的吴老师,带领我们学习这项工艺。因为是初学者,我们不用亲自布局谋划,仅是照着已有的图样将粘着纸板的海绵仔细裁剪下来,这很考验人的耐心,不能太躁,因为纹路都很小很细。我们三个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屏气凝神地操作着剪刀;紧接着是挑选颜色美观的布,我们制作的是小鹿,要在一张画上和谐地展示出来,色彩一定不能违和。最后我们决定做三只不同色的彩色鹿。在接下来的步骤里,吴老师耐心地给我们讲解并示范了该如何用布糊制,很小的一个鹿耳朵竟能用布粘贴得严丝合缝,完全看不出海绵的痕迹,仿佛是长出的一块布一样。当我自己亲身操作时才知道这有多么难,要先剪出一块大小合适的布,只能比图案的边多出两毫米,多一分显蠢,少一分则包裹不上。我们跟慌了手脚似地无从下手,看着我们的囧样,老师不禁笑了出来:“同学们,别慌,稳下来慢慢做就能摸着诀窍,真正的学员在这上面得练习个一到两年才能精益求精,你们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这番话激起了我做好画样的斗志,我戴上耳机不受外界干扰,埋头研究了半天才包好了一只小鹿。谁能想到,一只小小的鹿竟能耗费我一上午的时间呢?

        吴老师是滕老先生的第一批学生,当时也是生活所迫,想做这个赚点小钱补贴家用,可做久了却爱上了它,一做就是二十多年。我问老师:“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呢?”“还不是因为喜欢呗,刚开始觉得枯燥又繁琐,做久了竟真的热爱得离不开了,这东西也在不断考验着我的审美!”看似平淡的一句话里面又藏着多少坚韧呢?我想:要是我做这个肯定难以坚持,毕竟急性子的人是很难在椅子上一坐坐一天的, 全身心的手脑配合也难以做到。

        除了吴老师,还有二十来个老师每天在馆里工作,就是为了制作出美感十足的布糊画。随着布糊画的多次获奖,它渐渐在滕老先生手上被发扬光大,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和了解,这也正是滕老先生毕生所追求的。在世人眼中滕先生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儿,他从小在手工上就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前半生致力于各种民间艺术,到了退休还在将滕氏布糊画发扬光大,这何尝不是一种执着呢?布糊画的传承不仅是对传统的尊重,更有一双双巧手的创新改良才让它有了今天的辉煌局面。一幅大画制作起来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是时间的沉淀,带给人一次又一次的艺术享受。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布糊画虽然有很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但在如今多样化的社会里,没有几个年轻人会放弃高薪来专心研究布糊画。布糊画虽然没到失传的地步,但这个行业迟迟没有新人出现,只靠老手艺人的坚守,是很难坚持下去的,甚至有被社会淘汰的可能性。吴老师那么认真地教我们,也是为了能激发我们年轻人的兴趣,对布糊画多一些关注。吴老师说,今年也有不少年轻学员抱着试试的心态来学习,可坚持下来的也只有几个人,多数人面对这份需要巨大耐心的工作都选择了放弃。吴老师平淡的话语透着一丝凄凉。转而她又说:“工艺就是这样,如果连最基本的传统都坚持不了,更难以长久。”

        和老师学习制作布糊画,不仅学到了手艺,更感受到了执着和坚韧!谢谢你,我的一日师!

  • 黄山挑夫

        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初二(14)班 赵泓霖

        一提到黄山,人们都会想到“黄山四绝”——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今年“五一”,我有幸领略了黄山的这些奇观,可是不经意间,黄山的另一道风景深深震撼了我,那就是黄山的“挑山工”。

        清晨,我从睡梦中清醒,开启了一天的旅程。走在路上,本以为我们起得够早了,却听后面传来一阵阵“请让一让”。回头看去,只见几个中年男子,肩上各搭一根光滑的扁担,左手拿着一根棍子搭在扁担上,两头垂下几根绳子,挂着沉甸甸的物品。他们皮肤黝黑,身躯瘦削有力,小腿上布满了蚯蚓似的青筋,肩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挑着一副副重担在险峻的山路上健步如飞。

        在一位挑山工歇脚的间隙,我好奇地走上前同他交谈起来。“你们天天挑这么重的东西辛苦不辛苦啊?”那人答道:“我们每天都会往山上扛物资,累当然会累,但是我们就靠这个挣钱养家。”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不干呢?”他笑道:“一开始,我只是为了养家糊口,但日子久了,我和这山也有了些感情,山上树木、小鸟、溪水,以至这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层层叠叠的崖石、摇摇曳曳的客松,就像是我自己家里的一样。我已经挑了十多年了,只要干得动,就一直挑下去。”他抬起目光,看着眼前经过的一拨又一拨的游客,接着说,“而且,黄山每年都能吸引这么多游客,我也常常感到自豪。因为我是在为这山作贡献,辛苦并没有浪费。”说完,他又挑起担子,健步奔向山顶。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我心中感慨万千。正是因为有一代又一代挑山工的执着和奉献,无论是多么陡峭的峰顶,都有充裕的物资供应,方便游人游览,也可以说,黄山今天游人如织的繁荣景象,也凝结着挑山工们的心血和汗水。

  • 第一次坐过山车

        和平里四小六(5)班 江雨桐

        暑假,爸妈带着我和妹妹去珠海长隆游乐园玩。

        游乐园大门处写着几个大字——“冰山过山车”。同行的小妹妹一看,大叫起来:“过山车,我要去坐!”我想拒绝,可是又一想,我不能比妹妹还胆小吧?于是咬咬牙,同意了。

        刚一坐上,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从出发的洞口我看见了外面弯弯曲曲的车道延伸到看不见的高空,似乎还有360度的盘旋和近乎90度的俯冲。我心底暗自责骂自己的草率,怎么就同意了呢?胆小就胆小呗!

        我闭上眼睛,抓紧把手,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恐怖。但是车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飞快提速,而是蜗牛般地转了几个大弯,然后上楼梯一样到了上一层。我奇怪地睁开眼,看见我们的车正在一条晶莹剔透如同水晶宫的隧道中前行,车的左边还有几只“大熊”,怡然自得地看着我们。看来也没那么恐怖吧,我想。

        过山车驶出晶莹的隧道后,突然开始提速上升,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紧闭双眼,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把手。果然,车上坡之后,马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个俯冲,我感觉自己像是要掉了出去,于是大声尖叫起来。就在这时,车突然又停顿下来,然后一片寂静。我睁开眼睛,猛然看见我们的车正在一个几乎垂直的俯冲道顶部。我马上紧闭上眼睛。随着刺耳的尖叫声和车的“咣当”声,我们随着车俯冲了下去,失重感蔓延到了全身,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突然,“嘭”的一声,身体一震,许多水花溅到我的脸上,凉凉的,到底了!

        “哇!真的好好玩!”我心底暗叫,没想到过山车这么有意思,真的很新奇!

  • 茶墨徽韵

        北京市第十三中学高二(1)班 王禹璇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我有幸到访这朦胧的梦境,梦里是粉墙黛瓦、绿水青山。

        四月初的徽州还有些微凉,云雾遮挡住太阳的烈焰,微风携来半缕清凉。我畅游于这浓郁的徽韵之中,品味着它的醇厚与芳香。

        观我泱泱华夏千年记忆,萦绕于徽州空气中经久不散的,是那茶韵幽香。茶,作为我国传统的文化象征,闻名中外,而徽茶更是其中的极品之宝。徽州地处黄山山脉,是闻名中外的茶叶之乡。清明时分,正是采茶好时节。人们三两成群,头戴草帽,在蒙蒙烟雨之中穿梭于茶树间,采摘着新鲜的茶叶,我也参与其中,体会着茶农的不易,感受着徽州传统的底蕴。茶叶晾干后,便是师傅们大显身手的环节:一双粗糙的手被有些破旧的白色手套笼罩,轻轻抚在茶叶之上,按固定方向在200摄氏度的铁锅里转动,指缝间抖落的是一片片苍翠的绿叶。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呵护的神情与轻柔的力道,是茶农们在双手中传承下来的对茶的柔情。细品小小一杯的徽茶,品味到的不仅是叶的清香,更是徽州人对茶的喜爱与对自然馈赠的感恩。

        翻开历史的书卷,中华文房四宝承载千年的历史,墨是这四大瑰宝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古语云:“千金易老,李墨难求。”因得到南唐后主李煜的赏识而闻名天下的李墨,便出自徽州。徽墨落纸如漆,色泽黑润,经久不褪,纸笔不胶,素有拈来轻、磨来清、嗅来馨、坚如玉、研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的美誉。古老的胡开文墨场,承传了百年的记忆,传统的描金手艺的体验,更让我赞叹这工艺的精致与大国匠心,每一笔下落,都是一场仪式,都是文化传承与技艺延续,初次尝试的结果并不完美,但这却是一份独一无二的见证,藏着一份传承文化的决心与一份对历史的追忆。

        当地有俗语道“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徽商”作为徽州独有的特色文化,生长在这皖南的土地上。这些徽州商人们犹如鱼儿般贯通在徽韵的长河之中,发扬故土的文化与情怀,连接起徽州记忆的段落。“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农田和庄园”,因粮田的短缺,被迫在外奔波经商的徽州人怀着浓浓的乡情,担起大梁,充当使者,在天南海北的奔波中传播着徽韵文化。这坚毅的,是他们的决心与信念;这火热的,是他们的担当与一腔乡情。

        茶韵连千载,墨迹传世香。我走过这里的街巷,沉浸于空气中弥漫的“韵味”的芳香中,醉于这徽韵编织的梦境醇厚与悠长中,久久不愿醒来。

  • 岁月不负追光者

        北京理工大学附中高三(2)班 殷辰昊

        “仰望星空”是一种目标,一种对未来可期的理想;“脚踏实地”是一种坚持,一种艰苦卓绝的实干。在成功的道路上,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追光者从来不乏脚踏实地地实干。南仁东参加完1993年无线电国际联盟大会后深知中国射电望远镜的“缺口”,他说:“咱们也建一个吧。”为了让中国也能看到广袤无垠的美丽星空,他把为中国建造大口径射电望远镜作为了毕生理想,就此开始了追逐星光、追逐理想的追光路。他为了选址先后对比了1000多个洼地,时间长达12年,坚实的足迹跋涉在中国西南的大山里。夜以继日、踏实实干的他攻克了选址、技术、工程一个又一个难题,最终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实现了为国建“天眼”的理想。正是每次仰望头顶这片神秘的星空让他不断奋进,用实干精神追逐到了他心中的星光。

        赶路人从未忘怀仰望星空的理想。钟扬是复旦大学的生物学教授,为了工作他好像永远都在赶路中。为了收集我国高原种子品种,填补高原严酷环境下的研究空白,钟扬日日夜夜在上海与西藏之间奔波。在高原上赶路,寻找新品种;在医院中,心急地催促医生为他尽快治疗高原反应,好马上投入工作;在实验室里,赶着做实验写论文。他的人生一直在忙碌地奔波,因为心中为国家完善种子基因库的理想和执念,在催他奋进。

        现今社会可能不乏“脚踏实地”的人,也不乏“仰望星空”者。但仅仅懂得埋头苦干,或只是空谈理想信念都不可取。

        理想与实干从来不能分家,将二者有机结合,终将迎来漫天星空的璀璨光芒,因为岁月不负追光者。

  • 一碗晋中醋汤面

        首都师范大学附中高二(9)班 李甜梦

        人道山西刀削面名满全国,但在我印象中,却是一碗醋汤面代表了晋中那片天。

        餐桌上,橘红的胡萝卜,鹅黄的土豆,翠绿的小白菜与白色的细面交织出的色彩,让人看着就有了食欲。而一勺滚烫的热油带着太阳的炙热温度和新鲜的食材碰撞出天边泼墨般的景象。挑起一大筷面,就着浓厚的汤汁一口下去,味蕾便如久旱逢甘霖的大地,与那丝酸碰撞出绝妙的回响。面吃完后,还需喝一碗正好温热的面汤,“原汤化原食”,这场酣畅淋漓的味觉盛宴才算圆满落幕。儿时印象最深的,便是农忙时节午憩时,一家人挤在姥姥家的窑洞里,每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醋汤面,屋中充盈着那股诱人的香气,顿时只听到“哧溜哧溜”的吸面声。

        海鲜、火锅、烤鸭等等珍馐美味,让我为之赞叹,而我也似乎更加不易满足,对于家中的饭菜不屑一顾,儿时那个对简单朴素的醋汤面感到无比幸福满足的我,再难找到当时的感觉。如今过年,不再是每人一碗穷酸的醋汤面,而是坐在高档饭店里,点上十几个菜,阖家团圆。我看到姥姥洋溢着幸福的脸,却也看到了她穿着一身布衣进来时的紧张无措。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怀念起蹲在地上手捧大碗面开心无比的我,而不是这个端坐于圆桌前拘谨无措的我。耳边西装革履的舅舅在侃侃而谈,我的思绪却飘远了,仿佛看见了窑洞里那个穿着背心吃着面大喊着“再来一碗”的晋中汉子。此时的我,也想再来一碗充满儿时记忆的醋汤面!

        指导教师 卢吉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