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依法治乱守护香港安宁才是最大民意

        张砥

        利莫大于治,害莫大于乱。一个陷于内耗、说乱就乱的社会,显然无法给予人们最基本的安全感。倘若不能严惩暴力犯罪,捍卫法治尊严,维护社会稳定,那么香港的竞争力将被侵蚀殆尽,最终埋单的将是全港市民。

        7月21日,香港部分激进分子围堵香港中联办,破坏设施,涂污国徽,喷涂侮辱性字句,并试图冲进办公大楼,再次制造骇人听闻的乱港事件,其暴力活动令人发指。

        中联办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代表机构,依据宪法、香港基本法和中央授权在港履行职责,不容挑战。国徽同国旗、国歌一样,是宪法所规定的国家象征和标志。维护国徽的尊严,就是维护国家、民族和全体国人的尊严。此次暴徒悍然围攻中联办,破坏设施并污损国徽,已经完全超出了和平示威的范畴,直接触及“一国两制”底线,不仅是对香港法治的肆意践踏,更是对中央政府权威的公然挑战,对国家尊严和民族感情的公然挑衅。

        利莫大于治,害莫大于乱。过去一个多月来,香港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令人痛心。暴徒冲击立法会并大肆破坏、包围警察总部,殴打残害警员,甚至非法储存危险物品和大量攻击性武器。如今更发展到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对国徽进行公然污损,暴力性质不断升级,挑衅意图愈发露骨。香江之畔,太平山下,这个世人眼中的国际化商业大都会,如今竟以这样一种混乱失序的姿态聚焦着世界的目光。暴力,这个距离香港精神最远的词汇,正在将“东方之珠”拖入泥淖。

        随着事态的演进,暴徒们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其背后的操控黑手也愈发清晰。在此前的暴力行动中,部分激进示威者打出了早已成为历史的港英时代旗帜及所谓“港独”旗,此次则公然打出某些境外大国的国旗。这种做法看似大胆,实则心虚,无非希冀某些外部势力为他们撑腰,祈祷已被埋入历史废墟的“洋招魂幡”为他们壮胆。事实上,这种内外勾结的“代理人”模式,正是外部势力蓄意乱华的惯用伎俩。这些势力非常善于观察并捕捉中国社会的任何风吹草动,煽动并蛊惑一批人以表达意见之名行违法暴力之实,通过制造局部乱局来牵制中国发展大局,通过发表“关切”言论来误导舆论认知判断。对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以法律手段严惩暴力犯罪,以正义之声驳斥荒谬攻击。

        安定祥和、繁荣发展是最大的民意,也是最基本的民生福祉,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法治。对暴力妥协、辩护、美化和纵容,只能不断助长极端分子的嚣张气焰。眼下,连日来的暴力行为已经对香港经济产生了明显的负面影响:餐饮和零售业营业额6月份已经出现两位数跌幅,部分地区店铺生意下滑两成半,整体消费者信心指数也跌至五年来最低水平。与其说这是经济运行发出的预警信号,不如说是整个社会对香港之乱表达出的悲观预期。一个陷于内耗、说乱就乱的社会,显然无法给予人们最基本的安全感。特别是在全球经济格局深度调整、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不发展就意味着倒退,倘若不能严惩暴力犯罪,捍卫法治尊严,维护社会稳定,那么香港的竞争力将被侵蚀殆尽,最终埋单的将是全港市民。

        少数暴徒再猖狂,他们的真实力量都是渺小的。“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连日来,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开始密集发声,组织和平集会,越来越多的人站了出来向暴力说“不”,支持特区政府和警方依法履行职责,支持特区有关机构依法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责任,重塑法治环境,并呼吁各界理性团结,聚焦经济民生。全国人民更是同仇敌忾,强烈谴责极端暴力行为,呼吁对违法行为追究到底。可以看到,中国人对法治的信仰和对和平理性的执着,从来没有改变。而众志成城的强大民意,也恰是抵制暴力和维护法治的有效利器。

        历史终究向阳生长。近些年,香港出现过非法“占中”活动,发生过“旺角暴乱”事件,也闹过立法会宣誓风波。但这些事件和问题都得到依法处理,恰恰说明“一国两制”有着制度韧性,生命力强大,历久而弥坚。我们坚信,有中央政府的坚强支持,有广大香港市民的坚定信心,香港特区政府一定能守护法治环境,还广大市民一个安宁的美好家园。

  • “唯流量论”虚妄性的一次自我证明

        孟盈

        流量明星虽已成为大数据时代人们常用的术语,但很多人对它的认识并不清晰。近些天,周杰伦和蔡徐坤粉丝的一场打榜大战给全社会上了一堂做数据的公开课。一个“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的豆瓣提问演变成一场席卷互联网的大狂欢。周杰伦的粉丝们从什么是做数据学起,各种超话教程、控评文案、催数据帖一应俱全,并于登顶前夕与霸榜的蔡徐坤粉丝展开“超话争夺白刃战”,最终打破微博纪录。

        自嘲是“夕阳红”的粉丝群体和围观网友,一边通过参与做数据表达对长期霸占数据榜的流量明星的反感,一边通过顺应流量逻辑却毫无意义的话题制造完成了这场超话巅峰大战。蔡徐坤粉丝在创造了周榜冠军影响力纪录之后表示满意,又发表声明称将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竞争,今后要把数据重心放在打榜以外。硝烟散去,却暴露出娱乐行业粗暴简单的收割获利方式。

        在传统媒体时代,大多数受众统计数据虽然饱受诟病,“收视率是万恶之源”一类的说法流行一时,但这些数据起码会受到第三方的审核,跟今天互联网上的流量数据相比,称得上值得信赖了。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因其规模性、可测量、价值高等特点为行业进行市场分析、舆情热度测量提供了重要指标,逐渐成为生产力因素之一。但网络流量分析中数据的可操作性,例如不完整的数据收集、人工刷量产业链和专业的机器人程序等,也为花式造假提供了便利。在这场企业推动、机构操纵、平台默许、粉丝参与的造假活动中,劣币驱逐良币,违背了用户的知情权,这种对数据的盲目崇拜也在危及整个社会秩序。

        前有购物网站屡禁不止的好评水军,又有知名旅游网站深陷数据造假危机。上个月,制造蔡徐坤微博转发数据的推手“星援”APP被查封,数据造假变成了某些流量明星身上一张撕不掉的标签。但单纯的行政干预和一次两次的净网行动无法拯救这条病态的产业链。粉丝群体被“爱他就为他花钱”的口号裹挟;品牌主往往只依据数据的热度来判定某个明星或博主是否有可被收割的粉丝;企业通过市场份额、用户数量、日活用户等数据快速提高自身估值;投资机构出于利益考量,与企业、平台合谋制造更大的数据泡沫……多方力量的推波助澜,让流量至上的逻辑大行其道。

        流量变现是新媒体领域的顽疾,更是个复杂的社会问题,需要法治、平台、社会力量多管齐下。其中,提高违法成本是当务之急。数据造假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受到影响的企业应主动拿起法律武器进行举报,执法部门也应当加大对数据造假的查处力度。另外,平台也应负起相应责任。比如,微博为应对“轮博”已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下一步还应阳光化、公开平台用户数据,推出对“大V”影响力计算更合理的算法。此次打榜是一次惊人的媒介事件,同时也是“唯流量论”虚妄性的自我证明。在娱乐圈乃至社会长期沉迷流量数据的背景下,这起事件无异于一记警钟,提醒我们加大力度挤压流量泡沫,让口碑成为真正的流量。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光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 用成功回击“丑陋的霍顿”

        田闻之

        世界游泳锦标赛火热进行,中国游泳健将孙杨在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强势摘金,刷新今年世界最好成绩。

        然而在领奖台上,却出现了令人不快的一幕:亚军霍顿全程臭脸,并拒绝登上领奖台与孙杨合影。对此,孙杨回应称,可以对我不尊重,但不能对中国不尊重。22日,霍顿收到来自国际泳联的警告。

        说起来,霍顿和孙杨可算“老相识”,竞技场上曾多次巅峰对决。但面对实力越来越强的孙杨,霍顿的表现就显得很小家子气了。为了占据上风,经常使出歪门邪道。比如此前他多番嘲讽孙杨“药检阳性”,里约奥运会上也曾放话“孙杨用药”。然而当证明这一切纯属污蔑后,霍顿却大言不惭地表示,自己是为了从心理上干扰孙杨。

        “丑陋的霍顿”为人不齿。而赛场上的“江湖险恶”,某种程度上也是今日中国在世界上种种遭际的投影。这些年,中国跨越式发展,在某些领域“弯道超车”,创造了令人瞩目的奇迹。然而,在掌声与喝彩中,却也始终不乏聒噪贬损之声。中国技术专利数量屡创新高,就有人说是“偷来的”;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展良好,就有人说“经济殖民”;中国科技产品广受欢迎,就有人渲染“不安全”……可以说,中国一路走到今天,那些戴着有色眼镜、酸葡萄心理浓重的人摆臭脸、拒合作乃至使绊子、耍阴招从未停止。

        崛起的中国不惧流言蜚语,但面对泼污侮辱,也绝不会忍气吞声。正如孙杨在新闻发布会上回怼霍顿,直接表明态度立场。当然,在维权的同时,更重要的还是锤炼自己、发展自己。中国有句老话叫“自胜者强”。面对低级围攻,最好的做法从来不是浪费时间与人纠缠,而是不断提升自身实力。孙杨一次次登上冠军台,就是对“霍顿们”最好的回击。

        霍顿阻止不了孙杨的成功,围追堵截也不可能遏制中国的步伐。无论是谁,无论怎样的风浪,都打乱不了中国的节奏。那些心有不甘者再“羡慕嫉妒恨”,也只是输阵又输人罢了。

  • “禁拍令”

        当下,很多热门商圈成了“街拍胜地”。成都某商场竖起告示牌,提醒市民“保护个人肖像权”,要求扛着“长枪短炮”的街拍客办理“拍摄许可证”。

        琚理/漫画

  • “粉笔板书”传递着师者静气

        范荣

        5分钟徒手画一台航空发动机?一首《春夜喜雨》堪比书法作品?近日,清华大学2019年教职工粉笔板书大赛火出了校园。老师们的用心书写,或清雅秀美,或遒劲有力,让网友直呼“太养眼”“舍不得擦”。

        “一支粉笔一本书,一课下来两袖灰”。借由清华大学的这场比赛,不少“70后”“80后”的记忆闸门也被推开。还记得,语文老师满含深情写下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相思落谁家”,数学老师不借助工具便可徒手画圆,历史老师讲到激动处仿佛要把“救亡图存”刻到黑板里……曾几何时,老师的板书,是课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粉笔接触黑板的笃笃声中,知识的种子在莘莘学子心中悄然萌发,师生之间的互动更因这份纯粹而平添生趣。

        随着社会进步,课堂上的技术元素越来越多。PPT上清爽的宋体字让四处飞扬的粉笔灰成为记忆,以往需要老师手写好一会儿的内容,现在轻点几下鼠标就能呈现。不可否认,科技让教学效率大大提升,全媒体教学成为大势所趋。但正如古语所言,“见字如面”,在手写板书的时代,粉笔字其实与“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师者气质紧密相连。前段时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梁昌洪教授的板书热传网络,字迹端正整洁,内容紧凑凝练,还有科学家的头像穿插其中。人们惊叹的不仅是这份板书“比PPT还美”,更有老教授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这个意义上,清华大学“复古”举办板书大赛,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更多是期望借由粉笔字传承一种亘古不变的师者气质。

        作为观众的我们为之点赞,其实也表达着一种希冀,期盼“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能传承认真书写一撇一捺的静气与纯粹。毋庸讳言,当下在很多高校中,一些老师离讲台有点远了。有的已不屑于上讲台,许多课程草草上完了之,甚至让自己的研究生代课;有的热衷参加各种活动、忙于项目申请,“一套PPT用十年”,一到下课无心跟学生交流,而是忙着“转场”……这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明显透露着教育理念的错位。不论时代怎么变,教书育人都是师者的本职,“站好讲台”“课比天大”应该成为最重要的规范。

        清华大学板书大赛举行当天大雨倾盆,但老师们无一迟到缺席,更有一对退休老教师夫妇专程冒雨赶来。他们想看的并非仅是黑板书,更有新一代“教书匠”的那份本真。期望这些粉笔字能触动更多教师,引导大家不忘初心,永葆师者本色。

  • 争相扮“姨太太”是拿无知当有趣

        鲍南

        踩着高跟、穿着旗袍、点着细烟、化着浓妆……在各类短视频平台上,这类打着“军阀姨太太”旗号的民国风造型异常火爆,还有人一边摆造型一边“傲娇”发问:“我能当第几房姨太太?”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些女网友追逐“复古风”,作自以为的雍容贵妇状,尽管与历史造型相去甚远,但也属于个人自由。可部分仿妆者理直气壮地拿“军阀姨太太”说事儿,甚至在遭遇批评之后大声申辩:“谁不想当狐狸精?谁不想当祸国红颜?”这种无脑逻辑早已超越审美范畴,反映出极其荒唐的历史观和价值观。

        作为军阀可以随意处置的私人“物品”或“玩意”,历史上“军阀姨太太”的故事里从未有过这些女网友幻想的风花雪月,倒是充满了悲情与血腥。将一段生死祸福全凭他人的危险关系,莫名美化成“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倾城之恋”,可以说相当无知者无畏。更重要的是,“姨太太”还隐含着这些人“自我物化”的倾向。百余年来,不知多少抗争与牺牲,才让女性摆脱附属品的枷锁,赢得了如今的社会身份。而今天,一些女性却沉溺在网络小说肥皂剧集虚构的世界里不能自拔,甚至甘愿放弃独立人格,愣是要在“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里哭着喊着当“军阀姨太太”,不仅荒诞更加可悲。

        说到底,“军阀姨太太”这种梗,完全是把低俗当乐趣,把无知当卖点。但类似的跟风乱象却屡见不鲜——有人用“你是我的《南京条约》,是我沦陷的开始”向偶像示爱;有人拿“让物价回归民国”做促销广告;更有甚者,拿慰安妇做表情包,拿烈士推销凉茶……历史虚无主义沉渣泛起,封建思想糟粕借尸还魂,本应帮助人们增长见识的网络空间反倒成了拼无脑、秀下限的娱乐场。久而久之,似乎一切皆可调侃、一切皆可解构,以至于屡屡有人追腥逐臭,言论出格令人瞠目。

        今天,网络空间已是现实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网上翻飞的“历史烂梗”,我们不能一笑而过。该打击的要打击,该引导的则引导,激浊扬清,才能守护好这个社会的价值观。

  • 莫把学先进搞成凑热闹

        郑宇飞

        这个夏天,全国劳动模范孔胜东很忙,让他“连轴转”的除了本职工作,还有接待学生。据报道,为了完成暑期实践作业,已有60多批学生找上了孔胜东,采访交流、合影留念。

        作为劳模榜样,孔胜东的事迹足够激励人心。数十年来,他八小时内爱岗敬业,驾驶的公交车被称为“乘客之家”;八小时外无私奉献,坚持周末晚上为市民义务修车。如此先进典型被推举出来,初衷就是鼓励人们学习其精神品质。特别是对于正处在价值观形成阶段的广大学子来说,能借暑期活动走近榜样、接受洗礼,确实是个不错的教育机会。孔师傅自己也坦言,和孩子们交流非常开心,自己带着一种社会使命感,“希望传递给他们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如此初衷虽好,但这个密度也让人不免忧心劳模会不会被过度消费。诸多此类的活动看似如火如荼,内容形式却往往大同小异。一批又一批学生,拿着相似的采访提纲,点名要听同样的故事。于是乎,劳模们的光荣事迹只得翻来覆去地讲。更有家长,为了让孩子的成果不输旁人,不惜动用人际关系寻找劳模,非国家认可的不行,影响力小的不行。暑假作业变了味不说,劳模们也似乎沦为面子工程的装饰品。

        近些年来,把榜样当“噱头”看,把活动当任务办,这样的现象还真不少。每逢特定时间、重大节日,雷同行为就开始“泛滥”。比如,重阳节去敬老院是好,但有的老人一天被洗7次脚,这样的爱心恐怕是作秀成分更多;清明节扫墓理所应当,但排队献花时急着摆拍,缅怀“动机”就太过可疑。我们当然要为定期组织教育活动的安排点赞,但也要指出,如果平日里冷冷清清,榜样楷模无人问津,“关键时刻”活动井喷,却满是例行“套路”,仅走过场不走心,这恐怕就有形式主义的影子了。

        实践活动也好,榜样学习也罢,本就是求真知、正视听、辨是非的过程。想有满满收获,可以选择的项目、值得效仿的典型有很多,没必要只盯着热度高的、名气大的,也无需非在一时凑热闹。无论是学校还是其他单位,更注重把功夫下在平时,想必更易收获精神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