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走近国外高校的创意课堂

        林小鱼

        再有一个多月,新一拨学生将启程赴海外留学。在国外高校,既有动辄三四百人、教授要手持话筒才能让每个学生听清的大课堂,也有一些在此前的学习中从未经历过的创新课堂。这些创新课堂的讲授内容不需要死记硬背,其形式轻松有趣,有的还令人“心惊肉跳”。

        1 墓地里的采访课

        调查性新闻报道方法课的琼斯教授给我们上第一课时,所有同学整整齐齐地坐在教室里,笔记本电脑屏幕闪亮。这是我到加拿大国王学院和戴尔豪西大学就读以来,学分颇高的一门必修课,此前的毕业生传下的经验说这门高阶课格外难学。

        “把东西收拾好,我们去外面上课。”琼斯教授如是说。看着我们迷惑不解,他又补充:“不用走很远。”所有同学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小雨中步行了15分钟后,教授带我们走进一处墓地。阴沉的天空,潮湿的空气,加上墓园中随处可见的长了苔藓的石碑和墓志铭,略显阴森的氛围让我们几个女生心中忐忑。

        直到走到墓园中央,教授才让我们停下来,指着一座墓碑对我们说:“第一课,请大家分为两组,找出这块墓碑主人是否真正埋骨于此的证据。”

        这是什么意思?所有同学大眼瞪小眼。墓碑在此,难道死者还会逃出升天?教授仿佛看透了我们的心思,解释说,这只是一座墓碑,在不挖开坟墓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他当时是否下葬。

        我们对教授的说法将信将疑,但墓碑上只有主人的姓名:约瑟夫·豪,还有生卒年月1804年12月13日至1873年6月1日。在那个没有网络和数字记录的19世纪,我们要如何查一位逝者?

        这就是调查性新闻报道方法课程的目的所在,挖掘一切或明或暗的线索利用合理推测找到事实明证。分好组后,所有人开始找线索和证据。比如这座墓碑很高大,墓地面积不小,墓主人很有可能比较富有或有一定社会地位。对于这些推测,教授不置可否,任由我们七嘴八舌。有人迅速搜索了这个名字,发现约瑟夫·豪是一位政治家,甚至能找到印有他头像的邮票,印证了这是一位“大人物”的猜测。所有人都放下心来。既然不是无名之辈就有据可查。

        考虑到人物年代,我们认为只有档案馆或者图书馆能够找到相关资料。小组人员立刻从不同角度入手,有人找到他的家族谱系,有人找到逝者的医疗记录、死亡记录,还有同学找到墓地缴费底本。但这些只能说明约瑟夫·豪已去世,如何证明他真的埋骨于此?一位幸运的同学在此时找到了他的传记,书中引用了旧报纸内容,是一位记者参加葬礼、亲眼目睹约瑟夫·豪盖棺下葬的过程。抽丝剥茧地从档案馆的微缩胶片找到当日报纸和报道原文后,这位同学终于拿到了教授要的证据,赢得了课堂奖励:一大盒当地特色甜品。

        2 对教授实施“审问”

        “墓地惊魂”只是琼斯教授不走寻常路讲授调查性新闻报道方法课的方式之一,这门课的主要压力在于死记硬背无法拿到任何分数。在这堂课之后,我们还在校园酒吧和咖啡厅上过课,学着观察身边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身在社会环境中,而不是教室中,才能时时刻刻把握热点,找到合适的选题。

        琼斯教授让我们做的另一项有趣的训练也和新闻素养有关。在做调查性新闻采访时,有很多采访技巧。如何与被访者沟通、让他们放下防备,区分真实与谎言,是学习的重点之一。琼斯教授曾复印了几百页的警方审讯记录。这些记录通过向警方申请公开而获得,审讯对象是加拿大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罗素·威廉姆斯。威廉姆斯非常狡猾,我们要从记录中分析嫌疑人用哪些方式回避警方问题,说了哪些谎话,警方又是如何巧妙提问戳破谎言的。

        学完技巧之后,我们的下一个课堂任务就是采访琼斯教授。在采访之前,我们分别搜集他的个人资料,有的同学从他的社交媒体入手,翻阅媒体对他的成就的报道,查找他做记者时写过的报道。也有同学拿到他的妻子和朋友的联系方式,预先做了外围访问。每个人在课堂上对着摄像机“质问”琼斯教授,这些问题大到他所做的项目的公正性,小到他是不是周末偷吃了家里用来烤饼干的面团,严肃或恶搞,无所不包。不论是什么问题,教授都会不停地躲闪、撒谎,直到学生找到突破口、挖出真正的答案才算过关。

        3 在“户外教室”学习

        让学生走出教室,是国外一些高校改善学生学习的重要方式。比如2018年10月,加拿大皇家大学的“户外教室”正式启用。“户外教室”位于校园的一处开放空间,没有黑板,也没有投影仪,甚至没有桌椅,只有半弧形的条状长凳,教室阳光充足,四周被绿树环绕,可以容纳50名学生上课。

        “户外教室”由商学院的老教授特里·鲍尔牵头捐资建设。鲍尔在校执教期间,经常带学生去户外上课。“户外教室”显然不是为了生物学或者环境保护专业专门打造,所有院系的教师都可以来这里上课。“户外教室”能让学生亲近自然,更加放松,促进师生对话,鲍尔觉得这种教学方式很像苏格拉底问答法。“苏格拉底不在教室里上课,也没有砖瓦和灰浆,更不用PPT。他上课时在学生中走来走去,和每一名学生对话。”

        不过,“户外教室”也有弊端。加拿大冬季漫长,春天短暂,暑假时没有课程,“户外教室”只能在温暖的秋季使用。传播学理论和媒介历史课教师大卫·布莱克也带学生在“户外教室”上过课,但他认为没必要将每节课都安排在户外,因为那就失去了“户外教室”给学生带来的新鲜感。

        4 手机讨论赢礼品

        在智能手机成为学校“公敌”的时代,美国贝勒大学教师凯文·多尔蒂却一直鼓励学生在自己所教授的社会学概论课上好好用手机。他在社交媒体上建立了讨论小组,把所有学生拉进组内。经过两年半的研究,他认为,允许学生课上使用手机讨论小组功能可以对学生学习表现产生积极影响。积极参与群内讨论的学生更有归属感,成绩也更好。

        他认为,讨论组的形式把250个坐在同一间教室但很陌生的学生变成了集体,更好地促进了课堂讨论。为了更好地发挥讨论组的功能,多尔蒂还让一位助教专门担当社交媒体管理员的角色,负责监测讨论组内的对话,更新组内的图片、视频以及当日思考问题。根据学生所发内容收到的点赞数,学生可以赢得一些小奖品,比如咖啡店礼品券等。

        5 课程中嵌入游戏

        国外一些高校教师认为,学习本身是一种游戏,学生经历的考试、获得学分就像是游戏中的升级打怪,但有些游戏设计得不合理,所以不少学生才会对学习缺乏兴趣。

        美国德雷塞尔大学的微生物与免疫系助理教授乌达内塔-哈特曼曾为自己的学生量身打造了一款学习型游戏:CD4细胞捕手。CD4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中的重要细胞,是艾滋病毒的攻击对象。游戏开始时,学生玩家会化身成为艾滋病毒,通过免疫防护,不断寻找受体,找到CD4细胞并感染,在这个过程中,无需死记硬背,学生自然能理解艾滋病毒是如何攻破人体防线的。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开设了一门艺术史课程,课程以游戏的形式沉浸式体验15至16世纪的意大利佛罗伦萨。在游戏中,学生的身份是意大利名门望族美第奇家族的成员,学生得以用主角视角了解美第奇银行和美第奇家族的兴衰、其家族对文艺复兴的影响。通过游戏,学生可以真切地感受那一时期的艺术品,激发学生对艺术的兴趣。

  • 没提前学拼音跟不上小学节奏吗?

        暑假到来,不少“准小豆包”的父母都为孩子报了学前班,其中不少是冲着学拼音去的。在很多人看来,不提前学拼音开学后会跟不上老师的教学节奏。这种担心到底有没有必要呢?

        据了解,小学课程近年来有所调整,而在充分考虑儿童发展特征的基础上,各幼儿园、小学幼小衔接的工作也推出了很多举措。《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一年级新生入学后,要严格按照课程标准从“零起点”开展教学,不得拔高教学要求,不得加快教学进度。所以,家长们可以放下焦虑。现在很多学校已经进行了教学改进,而且统编的部版教材也调整了模块安排,孩子们进入一年级后会先学习一些“人”“口”“手”这样的简单常用汉字,之后才会接触拼音。

        当然,全国各地的学校情况不尽相同。家长应根据学校的要求,尽量配合学校安排,才能确保孩子衔接阶段顺利渡过。

        其实,与学习知识相比,一年级的老师们更关注孩子学习习惯的养成。比如,课堂上是否认真听讲,参与活动的情况如何,课后能否做到及时复习等等,这些才对孩子的发展更为重要。

        家长可以尝试从三方面来帮助孩子完成幼小衔接。

        首先,关注孩子的专注力时长。孩子在幼儿时期,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投入精力,如果得到适宜的引导,专注力将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这是影响课堂学习效果很重要的因素。日常在家庭里,可以通过游戏和故事的方式,观察孩子专注力持续的时间。比如,和孩子一起用积木搭建他们感兴趣的主题,或者以倾听及讲述故事的方式,也可以通过和孩子进行体育游戏等方式,了解他专注力的发展情况。不过,当孩子在专注做事情的时候,请避免打扰他们,比如不要喂水喂食物等,在需要的时候再介入活动。

        其次,支持孩子探究能力的发展。孩子总喜欢提问“为什么”,父母碰到孩子的提问千万别着急,一定要耐心对待,并尝试和他们一起寻找答案。这个发现问题并寻找方法解决问题的过程,将是孩子探究能力发展的关键。这种探究能力,将有助于孩子在学习中碰到问题时正确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

        第三,在生活中发展孩子对符号的敏感性。不论拼音也好,数字也罢,都是符号系统。孩子进入小学后,将要面临学习方式的转变,从游戏为主的活动走向以符号为媒介的学习。因此,引导孩子关注到生活中的符号,会让孩子在抽象内容的学习过程中和具体事物建立联系,更符合孩子学习方式的转变过程。比如我们在外出乘坐交通工具时,可引导孩子关注车牌,了解并比较不同车牌上的符号意义;可以了解动车及飞机上用符号代表的座位如何寻找等等。              (方方) 

  • “博物馆里过暑假”
    值得鼓励

        林日新

        暑假到来,全国各地有很多中小学给学生布置了一项实践作业——“博物馆里过暑假”,要求学生利用假期到不同博物馆里学习相应的知识。

        古人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作为一种境界,一种追求,它概括了每个人获得真知的途径,强调读书学习和亲身实践的关系。假期里,旅游成了不少学生的选择,这种格物致知的方式有助于让学子们从书海里跳出来,走入社会,开阔视野,丰富社会知识。“博物馆里过暑假”则既可以让学生享受旅游的乐趣,又可以让学生获得丰富的社会知识,比一般的旅游了解更多的内容。

        博物馆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城市文化和历史的浓缩,首当其冲的文化功能当属“知识的殿堂”。学生走进了博物馆,就好比跨入了知识的海洋,可以接受文明的熏陶和充足的知识供给。

        在“漫长”的暑假中,学生可以去博物馆了解地质的变迁、人类的进化过程,不同民族的语言文化等多种学科领域的知识,可以根据各自的兴趣爱好去了解国家民族的历史,培养高尚情操,增强民族自豪感……而博物馆里举办的各种活动,也会让学生们收获颇丰,比起整天在社会培训班里刷题要有意思得多。

        总之,暑假是学生劳逸结合、进行休整的时间,并非“学习的第三学期”。希望那些处于“教育焦虑”中的家长们不要教孩子糊弄这项作业,而要鼓励他们真正走进博物馆,为他们创造一个美好、轻松、有意义的暑假。

  • 小学生多睡午觉
    成绩或更好

        美国大学一项针对小学生的调查显示:多睡午觉的孩子可能更快乐,成绩也更好。

        据了解,睡眠缺乏现象在儿童中非常普遍,大约每5名儿童中就有1名会出现日间犯困。长此以往,可能会对认知能力和情绪带来负面影响。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刘江红教授团队对3819名儿童进行了研究,统计了他们的睡眠状况。同时,这些儿童的心理和生理健康程度,以及学习成绩也被纳入了考量。研究人员们总共收集了2928名儿童的完整数据,它们被用于后续的调查分析。

        综合来看,午睡更多的孩子过得更快乐,自控能力更强,学习成绩也更好。而且,他们午睡越长,这些效果越明显。每周午睡3次或以上的孩子,在六年级的学习成绩要高7.6%。

        当然,这项研究是相关性研究,并不能证明午睡与学习成绩变好之间的因果关系。但研究人员指出,这些结果或许能让人们意识到午睡的重要性。“午睡很容易执行,而且不需要额外成本,还能减少他们看电子屏幕的时间,后者也会带来一系列的综合影响。”刘江红说。(胡乐乐)   

  • 专家建议英国小学设刷牙课

        近年来,英国小学生口腔状况不佳,首都伦敦尤为严重。为此,英国专家建议从小学或幼儿园开始增设刷牙课程。

        在伦敦,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孩子5岁入学时就患上牙病,远高于全国水平。英国牙医协会透露,2018年,伦敦有3500名5岁及以下孩子的坏牙被拔除。为此,伦敦议会健康委员会主席昂卡尔·萨霍塔博士认为,学校应该有专门人员先去接受培训,然后再教学生如何正确刷牙,包括选择什么样的牙刷、使用何种牙膏、用什么姿势刷牙、一次要刷上多长时间等。

        萨霍塔博士表示,小学生仅学会正确刷牙还不够,还应该找到蛀牙的源头。他建议小学生把吃糖减少到最低程度。目前,伦敦已有部分小学实行“无糖行动”,即禁止小学生午餐中有含糖饮料及巧克力。(王信强)

        本版供图/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