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交通事故中救助优先于报案

        邓琦耀 王冬琪

        ■新闻链接

        上周,北京南四环发生一起交通追尾事故,导致后车车内两人死亡。从网上流传的现场视频可以看出,后面的小客车从冒烟到起火,直至最终被火焰吞噬,在这全过程中,前车司机戚某一直在不紧不慢地打电话。此次追尾事故发生后,引发了一场“到底先救人,还是先报警”的议论,其实在法律层面上,这根本不是个人可以随意选择的,先救人拥有绝对的优先地位。

        1 法律优先保护生命健康权

        会开车,不等于就是一个懂法的交通参与者。此次事故之所以引起关注,主要在于前车司机一直在路边打电话,未对后车受伤人员及时救助,最终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

        发生交通事故后,要先报警?这种理解是有偏差的。对于普通追尾事故,这无可厚非。但如果在事故中有人员伤亡情况,则另有不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员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可以说,法律明确了生命、健康权益的优先地位,发生交通事故,应当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第一时间查看伤员,履行施救义务。

        以下面这个案件为例,高某驾车过程中发生侧滑,恰逢行车至此的韩某也发生侧滑,两车相撞。韩某下车后并未查看伤员情况,后由路人报警救援,但此时高某经过抢救无效已死亡。法院经审理,对于高某究竟死于哪起事故已无法查明。但就救助义务部分,法院认为,事故发生后韩某应立即停车,保护和查看现场,并抢救受伤人员。但其怠于救助行为,违反了法律对于道路参与人行为的指引性和规范性规定,客观上存在导致高某错失救治时机的可能性,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参与度,应在其过错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2  发生追尾后车并非当然负全责

        对于事故中“前车司机戚某为何不救人”,大部分网友猜测,可能是他自认为追尾事故中“后车应负全责”,因此想保留事故现场原状,等待交警来认定责任。但若真如此,那么戚某对道路交通法律法规存在误解。

        以下面这个案件为例,李某驾驶一辆重型机动车牵引一平板半挂车,行至途中停于路边休息,恰有张某开着摩托车经过,摩托车前部与平板半挂车左后部接触后发生事故,导致张某当场死亡。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对事故的发生均有过错,李某驾驶不合格的机动车上路,并违规停车,应负主要责任;张某驾车过程中未尽到足够的安全注意义务,应承担次要责任。最终根据双方行为的过错程度,确定李某承担事故责任的70%。

        根据《北京市道路交通事故简易程序处理规定》第九条:“一方当事人有下列情形,另一方当事人无下列情形的,有下列情形的一方为全部责任;双方当事人均有下列情形的,为同等责任:……(十三)车辆碰撞依法暂停、停放的车辆的……(十七)机动车追撞前方同车道行驶的机动车尾部的;(十八)机动车溜车的;(十九)机动车倒车时,与车后其它车辆、行人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二十)机动车变更车道时,影响相关车道内行驶的机动车正常行驶的……”

        在追尾事故中,若存在前车为违法停车或违法行驶,前车强行并道,双方追逐竞驶等情形,前车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北京交警的通报,戚某在南四环主路上驾驶的是不允许在城市道路主路行驶的无号牌轮式自行机械车,其驾驶行为本身已经违反了法律规定。因此,对于追尾事故的发生,戚某难辞其咎,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3  认定书不是确定赔偿的唯一要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由此可见,对于交通事故认定书,法院需根据书证规则进行审查,确认其证据能力和证明力。但必须强调的是,其仅为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诉讼证据之一,在认定民事侵权赔偿责任时,还需综合考虑当事人提交的其他证据及道路参与人在事故中的各自过错、因果关系等。

        4  怠于救助或涉嫌刑事犯罪

        目前,戚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但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是否构成刑事犯罪还未有结论,他的主观意愿是刑事责任认定的关键。

        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过失犯罪。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同时,根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构成交通肇事罪。

        据此,如死亡结果由怠于施救造成,应当考量相关人对犯罪结果的主观状态,存在间接故意还是过失,前者可能涉嫌故意杀人,后者则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此次事件中,如果怠于施救是死亡结果的直接原因,戚某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外,构成刑事犯罪的,还将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作者单位: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  

        延伸阅读

        交通事故发生后的处置流程

        1、停车熄火、打开“双闪”,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形下,在事故车辆后方足够距离内摆放警示三脚架或其他衣物、物件,以提示后方来车。

        2、查看伤员和事故情况,追尾事故中切忌停留在两车之间查看车损,避免二次事故。如事故责任明晰,无人员伤亡,车辆可以移动的,应采取拍照挪车,快速处理的方式解决,减少对正常交通秩序的影响。如责任难定或车损严重的,应保护现场,报警报案,将受伤轻微人员转移至远离事故现场的安全位置,等待救援和交管部门处理。

        3、如经现场查看,有人员严重受伤的,在保证自身安全情形下,应以救助伤员为第一要务,并向过往人员求助。因抢救伤员变动现场的,标明位置,拍照留证,以备事故定责。

  • 打印遗嘱的法律效力如何认定?

        赵懿荣 张梦

        我国继承法明确规定了五种遗嘱形式,但随着电脑技术的普及,一种“升级版”遗嘱——打印遗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那么,打印遗嘱的法律效力该如何认定呢?

        ●案例回放

        被继承人陈甲生前遗留两份遗嘱:一份自书遗嘱载明,其死亡后名下的房屋由妹妹陈乙继承,遗嘱上有其签字并注明日期;另一份打印遗嘱则载明其死后存款归陈乙所有,这份遗嘱日期是打印的,陈甲在遗嘱人处签名、捺印。陈甲亡故后,陈乙起诉请求按两份遗嘱的内容继承遗产。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陈甲自书遗嘱的效力,由于该遗嘱由其本人书写,有他的签名并注明日期,且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关于陈甲另一份打印遗嘱的效力,因陈乙不能说明该遗嘱的形成过程,且考虑到陈甲年事已高,长期住院,没有自行打印遗嘱的习惯和能力,因此该遗嘱不能认定是陈甲的自书遗嘱。如果作为代书遗嘱,根据法律规定,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且由见证人签字,而该遗嘱上仅有陈甲的签字,因此不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视为无效。

        ●法官说法

        我国继承法规定的遗嘱形式有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录音遗嘱及口头遗嘱,这五种遗嘱生效的形式要件各有不同:

        公证遗嘱由遗嘱人经公证机关办理;

        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

        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有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

        以录音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

        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立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待危急情况解除后,遗嘱人能够用书面或者录音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

        从一般意义上来说,打印遗嘱应认定为自书遗嘱或代书遗嘱中的一种。在实践生活中,因打印人的不同,打印遗嘱的性质与效力也各不相同,最常见的有以下三种情况:

        一是遗嘱由被继承人自行打印并签字确认的。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继承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相关规定,继承案件中当事人以打印遗嘱是被继承人自己制作为由请求确认打印遗嘱为有效自书遗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确有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程度的证据表明打印遗嘱由被继承人全程制作完成,并具备自书遗嘱形式要件的,可认定为有效自书遗嘱。简单地说,打印遗嘱被认为有效自书遗嘱,须经过严格的审查。

        但实践中,因被继承人身体状况不好及年龄较大等因素,自己打印遗嘱的情况较少出现,更多的是由被继承人以外的人打印。

        二是遗嘱由继承人、受遗赠人及与他们有利害关系的人打印并作为见证人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继承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规定,打印遗嘱由被继承人以外的人制作的,应符合法律规定的代书遗嘱形式要件。我国继承法中规定了几类人员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其中包括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继承人、受遗赠人;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

        因继承人不能作为遗嘱的见证人和代书人,因此,继承人、受遗赠人及与他们有利害关系的人自行打印遗嘱,并作为遗嘱见证人不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此种情况的打印遗嘱应确认为无效。

        例如老张有两个儿子,因与大儿子张大关系较好,于是老张让张大打印了一份遗嘱,并让他作为见证人在遗嘱上签字,此时该打印遗嘱在形式上是无效的,因为张大作为继承人不能同时是该遗嘱的见证人。

        三是遗嘱由继承人、受遗赠人及与他们无利害关系的其他见证人打印的。此时打印遗嘱应当认定为代书遗嘱,应符合法律规定的代书遗嘱形式要件,遗嘱见证人也应符合法律规定,在此种情况下,如有两个以上其他见证人在场见证、签字并由遗嘱人确认,该打印遗嘱应认定为有效。

        ●法官提示

        立遗嘱人在订立遗嘱时,应该严格按照法定形式和要求进行,以还原立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避免遗嘱效力被否定,而引发家庭成员之间不必要的矛盾,维护遗嘱受益人的最大利益。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 为一己私利网上造谣
    必受法律严惩

        刘畅

        近日,安徽马鞍山一女子在自媒体发视频哭诉,称长期遭一男子威胁及性骚扰,警察对此毫无作为,恳求网民帮助。视频发布后引发网友的强烈不满,公安机关立即开展调查并公布了结果。原来,所谓的“骚扰者”其实是被该女子售卖假货后要求协商的消费者;而该女子声称的威胁、性骚扰及公安机关的“不作为”均为编造。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有人存在一种错误认识,以为造谣生事只是“动动嘴”,在网络这一虚拟世界中自己随时可以消失不见,即便被识破真实身份,这种虚假言词顶多涉及民事官司。而实际上,以这名女子为例,为了一己私利造谣卖惨,不但“打脸”了热心群众,抹黑了公安机关,而且还会使自己面临刑事制裁。

        2013年出台的《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就有明文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而在2015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九)中更是针对编造传播特定虚假信息增设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行为人若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有可能触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刑事处罚;若造成严重后果,则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即使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未达到刑事制裁的标准,责任人仍可能面临行政处罚。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等行为,均可能被处以罚款甚至行政拘留。

        打击虚假信息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努力。自媒体时代使每个人都具有了一定话语权,身处其中更应守好底线,避免自己成为制造网络谣言的“始作俑者”。即便旁观,面临热点事件也要多一分冷静、多一分思辨,避免自己成为传播网络谣言的“推手帮凶”。媒体作为信息传播平台也应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对虚假信息及时揭露,对事实真相客观还原,多管齐下才能预防违法犯罪,净化网络空间。

        (作者单位: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检察院)

  • 二手房买卖中
    小心户籍迁出之“坑”

        王一洲

        案情回顾

        2011年,杜某与石某在中介撮合下订立房屋买卖合同,双方约定,出卖人杜某应在房屋过户之日起90日内向派出所办理户口迁出手续,如出卖人未将该房屋相关户口迁出,应向买受人承担违约责任。石某取得所有权后于2018年将该房屋售给李某。关于户籍问题,石某与李某在房屋买卖合同中也有类似违约责任的约定。待二人交易完成后,李某发现这套房屋内还有崔某的户籍。于是,李某将石某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

        法院审理后查明,该房屋最早是杜某自崔某处购得的,杜某取得房屋所有权后,并未向公安机关查询房屋户籍迁出情况。石某从杜某处购得房屋后,同样也未查询。因李某和石某的购房合同中关于户籍迁出有明确的约定,经法院调解后,石某向李某支付六万元违约金。此后,石某同样依约将杜某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法院审理后认为,即使涉案房屋内尚有他人户口非出卖人杜某原因导致,但作为卖方也应尽到注意义务,在合同有明确约定的前提下,杜某应向石某承担违约责任,最终判决他向石某赔偿违约金六万元。

        法官支招

        房产交易过程中,户口迁移环节很容易成为房屋买卖中产生纠纷的“坑”。

        对于卖方,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前,一定仔细研读即将要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确定双方的权利义务,避免因为疏忽而承担可能的违约责任。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前,要务必确认待交易的房屋是否有他人户籍。如有他人户籍,可及时向有关人员联系迁出户籍。一般而言,业主凭借房屋所有权证和身份证明,即可向户籍登记机关查询房屋户籍登记信息。如经查询,发现房屋内有他人户籍,且无法将其迁出,基于诚信原则,在房屋交易中则务必向买方释明。

        对于买方,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前,要看清即将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确定双方的权利义务,避免因为疏忽而承担可能的违约责任。如买卖合同中有关于户籍迁出的约定,完成房屋过户登记后,一定要及时查询房屋户籍迁出情况,避免扩大损失。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本版图片/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