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暑期阅读,把主动权还给孩子

        本报记者 路艳霞

        暑期来临,书店、图书馆、童书博览会成了孩子们的聚集地。记者近期走访了北京图书大厦、首都图书馆、2019中国童书博览会,对近40位孩子及家长进行了采访,一幅生动、鲜活、真实的暑期阅读图也随之呈现。暑期阅读,孩子们追求个性,家长心怀焦虑,形成强烈的反差。

        高年级学生

        不爱指定书目爱个性阅读

        暑期阅读,学校都有推荐、指定书目,但很多小学高年级和初中学生都显示出对个性阅读的热情,而对于指定书目有着一颗“叛逆心”,这在以往是不多见的。

        无论是北京图书大厦还是中关村图书大厦的暑期少儿图书排行榜上,《红星照耀中国》(青少版)都占据首位,《夏洛的网》《朝花夕拾》等学校推荐书目也高居前十位。

        吴天秀来自北京五十七中,是一名初二学生,她的购物篮里装的是《默读》《镇魂》这类大部头畅销读物,“《镇魂》拍了电视剧,所以对故事的走向很好奇。”相对于学校的推荐书目,她更喜欢这些书,小姑娘解释,她对推荐的《昆虫记》可以说不喜欢,“因为比较怕昆虫,所以不太喜欢。”

        来自海淀区教师进修学院附属实验中学的刘珈均说,老师规定这个暑假一定要好好阅读《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书考试的时候用得上,之前我们考试的题目也有。”但这个男孩更喜欢漫威系列的图书,比如《漫威蜘蛛侠:游戏的艺术》《漫威蜘蛛侠:恶意收购》,“这些书能满足我的英雄崇拜。”来自河北迁西的蒋卓宜说,学校推荐看《西游记》《红楼梦》《骆驼祥子》《朝花夕拾》,“老师说考试要考这几本书里的知识。”但这位初一小女孩更喜欢看法医秦明的《天谴者》以及福尔摩斯探案系列。

        在中国童书博览会现场,一位中学语文老师和女儿正在仔细挑选图书。小女孩上小学五年级,学校要求看《哈佛家训》,可她迟迟未开读,反而是哈利·波特系列已经看到了第五本。这位妈妈说:“喜欢看什么就看什么,我没有强行要求她看什么。”同时她对一些指定阅读书目颇有微词,比如她认为硬性要求初一孩子看《骆驼祥子》,走进虎妞和祥子令人纠结的感情故事,或许并不合适。“中考、高考是指挥棒,因为要考试,很多高中、初中必读书目现在都让初中生、小学生阅读。”这位妈妈说。

        低龄学童

        对老师和家长“言听计从”

        上小学的孩子还未长大,其暑期阅读更容易受家长和学校的影响,对老师和家长的要求大多言听计从。

        在北京图书大厦四层儿童阅读区,图书检索机前排起了长队,小读者们显然有备而来。有的孩子在家长的指导下,甚至带着书单来选书。张宛儿手机里存着“妈妈的书单”,《王子与贫儿》《金银岛》《故事堆里长出的数学》《窗边的小豆豆》被她一一检索成功,她又花了不过十分钟,从书架上分别寻得。

        “林汉达的《战国故事》,我小时候看到的封面就是这样的。”在民族文化宫举行的2019中国童书博览会上,北京实验二小五年级学生邵子璋的爸爸极力推荐林汉达《中国历史故事》系列,成功说服了孩子。邵子璋就像多位受访的小读者一样,他说老师还规定暑期要读完《城南旧事》《青铜葵花》《窗边的小豆豆》,他对《窗边的小豆豆》尤有独特感受,“每个人都要平等,每个人都应得到尊重。”

        对于一些刚上学的孩子而言,父母引导暑期阅读用心良苦。宋文萱和妈妈花费一个小时从上地赶来参加童书博览会,妈妈说,“学校没有指定书目,每天早上都要和孩子一起阅读古诗,再读一两篇文言文小故事,还会看看绘本。”宋文萱畅游在图书海洋也是满心欢喜,她正翻开一本大大的《海底100天》看得投入,“我喜欢这本书,我长大的梦想是当美人鱼。”

        记者注意到,一些学校不仅语文有阅读书单,数学、物理也有阅读书单。在首都图书馆借书机前,一位小读者正按图索骥,借了《趣味几何学》《趣味代数学》《数学本来很简单》等图书。

        家长焦虑

        因学业而生也因阅读而起

        在书店、图书馆,学生占据很大比例。但记者发现,尽管是暑期,有的孩子还是带着作业来的,并未选择看书。父母和孩子的学业焦虑,其实并未减轻,甚至有加重的趋势。

        首都师范大学附属第二中学的一位初二学生正在做暑期培训班的作业,当记者想采访时,一旁的爸爸极力催促他赶紧写作业,不要理别人。一位来自河北的初一中学女生的面前摆着几本《学霸笔记》,她说,“期末没考好,如果再这样就考不上重点高中了。”来自山西运城的一对父女正在研读《宇宙简史》,父亲一边讲解着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失事的惨剧,一边又显露出对女儿英语欠佳的担忧,而此时孩子的目光也透着无助。

        暑期阅读焦虑同样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在首都图书馆,记者碰到一位来自河北廊坊的小读者陈鑫,他从上午到中午已连续阅读3个小时。他的妈妈说,儿子酷爱阅读,家里连厕所里都是他看的书,“他看的都是闲书,和考试、学习没有关系,而且他成绩也不算优秀,所以我犹豫着是否支持他看这些书。”

        还有的家长对孩子的暑期阅读心存焦虑。一位妈妈在借书机前展示了他儿子的阅读成果,这是一本关于如何烹饪的漫画书,这位初二男生借了一次还不过瘾,还要续借。妈妈说,自己喜欢写诗,也有大量阅读,但是孩子的阅读状况令人堪忧,“你看,他借的杂志是《连环画报》《成长读本》,他的阅读比较浅显。”

        也有家长采取静观其变的态度。在首都图书馆的借书机前,三年级学生刘宇飞正在熟练操作借阅流程,他手里清一色是天文读物,如《太阳简史》《天文历法》《趣味天文学》。孩子的爸爸是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家,他说并未刻意引导过孩子的阅读,或许是平时无意间提及外太空等话题,引发了孩子的强烈阅读兴趣,自己会支持孩子的阅读选择。

        专家观点 

        家长要有平常心,保护孩子的阅读天性

        家长要给孩子们一定的阅读自主权。学校推荐书目、家长指定书目固然有意义,但是阅读是有差异性的,希望家长和老师们保证孩子的阅读天性,不要强迫孩子们阅读不想读的书。可以引导孩子立体阅读,即读原著、看视频、听讲座、写心得、乐分享、参观名人故居等。——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 王志庚  

        孩子们的暑期阅读被家长、学校、出版社不断关心,但其实并没有过多考虑孩子的阅读心态。我认为,阅读内容不一定非要经典,也不一定强调每一本都能有收获。对暑期阅读,家长要有平常心,要多听孩子的诉求,不能让家长意愿过多进入孩子世界,应把阅读主动权交给孩子。——百道网CEO 程三国  

  • 感动!名家新秀奔波万里送京剧

        本报记者 牛春梅

        从北京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铁门关市约3370公里,从铁门关市到阿拉尔市约552公里,从阿拉尔市到图木舒克市约340公里,从图木舒克市到乌鲁木齐市约1236公里,从乌鲁木齐市到北京约2787公里,整个行程约8285公里,也就是16570里。

        这不是一次北京到新疆的越野自驾游,而是北京京剧院新编现代戏《党的女儿》剧组在院长刘侗和一团团长王蓉蓉的率领下,进行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项目巡演暨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慰问演出的行程。从7月15日到7月25日,一支近七十人的团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由东向西徐徐前行,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三座城市演出四场。

        “叫好”是戏曲表演中观众和演员的重要的互动方式。名角儿还未出场,刚出了字幕,台下就会有人大声叫好;演员刚登台,还没开腔,台下就有叫好声,那叫“碰头好”……《党的女儿》剧组中,王蓉蓉、陈俊杰这样的名角儿,在演出中听过的“好”不知有多少,没有叫好声倒显得有些奇怪了。可偏偏他们在新疆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儿,前几场的演出都很少有人叫好。在现场可以发现,这里的观众对京剧很陌生,大部分人从来不看京剧,有少数人在电视上看过央视春晚的京剧联唱,但现场演出的京剧大戏在当地几乎从未有过,人们自然也从未看过。在图木舒克市,一位阿姨说,她小时候在河南老家看过京剧,但来新疆四十多年还从未看过一出现场演出的京剧大戏,当地观众也不懂得观演中的这些细节。

        但不懂得叫好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好。无论是在铁门关市还是阿拉尔市,演出《党的女儿》时,都有一个规律。刚开始时,剧场有些吵闹,但随着跌宕起伏的剧情展开,一个个精彩的唱段响起,剧场会变得越来越安静。原本闹着的孩子安静下来,玩手机的年轻人悄悄把手机放下,聊天的人们声音也越来越低,随着剧情的变化不时发出轻轻的惊叹声。在铁门关市演出结束后,观众闫建蓉还舍不得离开剧场,盯着台上正跟观众们合影的演员们看了好久,想在自己的心里多留一些记忆。第一次看京剧演出的她,完全被台上的演员和这出戏震撼了,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故事好、演得好、唱得好,没想到京剧竟然可以这么好看,看完之后爱国心爆棚……在阿拉尔市,甄女士也是第一次看京剧,她说其实她并不懂京剧,有时候不看字幕也听不清唱词,但是这部剧整体给她的感觉特别好,现场演出要比电视上看更有感染力,“希望以后能多一些这样的精品戏剧到新疆来。”

        王蓉蓉表示,《党的女儿》从2016年首演至今已经演出六十余场,既在国家大剧院、保利剧院演出过,也在许多二三线城市演出过。即使到了铁门关市、阿拉尔市、图木舒克市这样人口最多30多万,最少不过才5万的小地方,表演的水准也没有降级,“我可以保证新疆的观众和北京的观众看到的是同一个《党的女儿》。”王蓉蓉说。大概正是因为这样高水准的演出,让观众收获不小,原本抱着看热闹心态来的人,走的时候不少人嘴里都哼着剧中的小调走出剧场,“小小杜鹃花,花开满山崖……”

        此次演出的前两站铁门关市和阿拉尔市都还有剧场,到了图木舒克则因为没有剧场,只能在当地广场上搭建的露天舞台上演出。《状元媒》《沙家浜》《红灯记》《党的女儿》……王蓉蓉、陈俊杰率领一众年轻人演出了一个个精彩唱段。别看是露天舞台,大家又是白天赶路晚上演出,可是一到舞台上就忘了疲惫,全心投入,观众更是看得过瘾,就连五六岁的维吾尔族小朋友也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现场气氛甚至比剧场里还要好。

        几场演出中,有不少观众都是当地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对他们来说这部戏不仅好听好看,剧中讲述的故事还传递着更深层的情怀。铁门关市副市长陆新燕在观看演出过程中,几次忍不住抹眼泪。她说,这不仅是一场好听好看的演出,还是一次生动的党课,“让我们更加真切地明白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每个党员都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北京京剧院院长刘侗说,这次演出路途长、日程紧,但也十分有必要,不仅是北京京剧院的一次重要演出,也是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第一个外地大型剧目在疆演出,所以大家都铆着一股劲儿要把演出完成好,“《党的女儿》也是我们传播红色文化、革命传统非常好的载体,它在新疆的演出非常有意义。这次巡演也让我们看到新疆观众对优秀舞台演出的渴望,希望以后能有更多国家级院团能将更好的剧目带到这里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化体育广电和旅游局负责人李建伟认为,《党的女儿》此次巡演在新疆播撒下了京剧的种子,不仅让这里的观众领略了京剧的魅力,没准儿今天的观众中还会有人因为这次难得的机会爱上京剧,将来也能从事这个行业,成为京剧名家。

  • “文化品牌新势力”评选今起投票

        本报讯(记者 关一文)由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主办,北京日报·艺绽、京报传媒承办的“北京品牌计划·文化品牌新势力”活动今天启动投票。活动立足全国文化中心定位,对能代表首都形象、首善标准的优秀文化品牌进行培育、保护、推广、传播,激发和释放品牌活力,助力文化改革发展。

        本次活动遴选阅读空间、演艺舞台、艺术展览、动漫游戏、文创地标和文化活动六大文化领域的优秀文化品牌,依托媒体传播力,扩大活动影响力,提升品牌竞争力,通过深挖文化品牌内涵,报道品牌故事,提升市民对参评、上榜品牌的认知度、认同感、认可度,引导市民走近文化品牌,进行文化体验,提升文化获得感、幸福感,推动消费结构转型升级,助力北京市中心工作。

        评选环节采用专家评审与公众公开投票相结合的形式,将参考以下几项标准:一是品牌知名度,品牌在社会中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认知度,能够引导受众人群的文化生活及消费升级;二是品牌影响力,品牌在该领域(行业)内具有较高的美誉度与影响力,能够影响并带动本领域(行业)文化的成长及发展。三是品牌创新力,品牌不断通过技术、质量、商业模式、企业文化创造价值,增强品牌的生命力。四是发展潜力与社会责任,品牌能够开拓本领域(行业)新型业务形态、经营模式等,并热心社会公益、文化惠民事业。此外,参与评选的单位须符合两年内无违法违规记录的条件。

        活动由政府相关部门指导、行业协会支持、媒体主办实施。评选结果综合专家评审意见和公众投票成绩得出。活动全程将在有关部门的指导和监督之下,同时依托由文化领域权威部门及学研机构专家组成的专家评审委员会提供专业意见,以确保评选工作的公正、公开、全面、权威。

        活动自今年4月开始立项筹办,将持续至2020年1月。公众投票通道自今日起开放至8月11日,此后还将推出系列品牌推广活动。

  • 演员不该被限于只演电影或剧集

        本报记者 王广燕

        由张震、倪妮领衔主演,著名导演林玉芬执导的剧集《宸汐缘》上周开播,两位主演颇受关注——这是张震出道二十多年来首次出演电视剧,也是倪妮在《天盛长歌》之后第二次出演电视剧。该剧讲述了肩负苍生之责的战神九宸(张震饰)和灵汐(倪妮饰)相遇相爱的故事。

        提起张震,观众总是会想到他主演的一系列文艺影片,而倪妮在张艺谋导演的电影《金陵十三钗》中扮演女主角玉墨,亦是经典银幕形象。在该剧开播之初,就有网友热议两人为何出演剧集。“其实演员是有很多发挥空间的,可以适应不同的作品,我认为不应该把演员限制在只能演电影或者剧集。”曾执导《步步惊心》《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剧集的香港著名导演林玉芬说道。

        林玉芬透露,尽管张震本身是一个寡言的人,拍戏比较慢热,但在合作中双方沟通很多,张震提出很多想法,希望在这个角色上有形象突破。“有时演员‘高冷’的角色演多了,会形象固化,被观众说成‘面瘫脸’。张震看了剧本之后对九宸这个角色很感兴趣,他其实不想那么‘高冷’,这个角色身上是有幽默感的,但又不是滑稽搞笑的。演员需要揣摩角色的身份、性格,既要演出喜感又不能太过,所以张震努力去找到这种层次感。”

        前几天,“九宸一氧化碳中毒”上了微博热搜,剧中灵汐照顾九宸心切,关紧窗户烧火炉保暖,头晕乏力的九宸察觉原因后,躺在床上连喊灵汐“开窗”。战斗力强大的九宸险些因为灵汐缺乏科学常识丧命,这段剧情被不少观众评价“接地气”。对此,林玉芬回应称,剧本中的喜剧元素是该剧的创新之处,“这样的剧情让剧中人物和大家距离拉得更近。”

        谈到剧中的特效制作,林玉芬坦言剧中的天宫、动物等很多镜头都是棚拍后进行特效制作,“我们合作的团队用心花了很久的时间去建构背景的场景,让特效看起来更立体。”不过她表示,由于时间和人手不足,特效团队在有限的时间已经完成得不错,当然也还有提升的空间。“如果在剪辑时有特效剪辑的导演一起沟通改动,要加工的动画镜头的长度便会更精准,希望以后我们可以采取这种做法。”

        “观众审美要求越来越高,他们各有喜好,对人物形象应该是什么样子等等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美术、造型、服装等方面不断提高作品的美感,至于观众能否接受和喜欢还要看他们自己的感受。”林玉芬透露,自己未来希望尝试不同题材种类的剧集。

  • 《藏地彩虹》演足百场仍在“磨戏”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医疗援藏架“心”路,两代援藏者的真情在藏区挥洒最美彩虹。在演足了100场以后,原创评剧《藏地彩虹》又一次在人物设置、音乐、舞美等方面进行了大幅度修整。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滚动资助项目原创评剧《藏地彩虹》近日举行专家研讨会,主创团队与业内专家共同探讨本剧的进一步打磨。

        《藏地彩虹》自2014年起开始选材立意,组建创作团队,根据北京榜样——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内科顾虹医生、北京援藏医疗队以及其他行业援藏干部的先进事迹创作而成,讲述了援藏医生救助藏区先心病患者的故事。同时,通过两代援藏人的事迹,展现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对西藏发展的关怀和投入,弘扬老西藏精神,再现“中华一家亲”血浓于水的情感世界。

        中国评剧院院长、《藏地彩虹》策划侯红介绍,创作中主创人员五次进藏采风,了解援藏人员真实的工作和生活,还跟着顾虹医生到达海拔4700多米的班戈县进行小儿先天性心脏病的筛查。她透露,上了年纪的编剧张明媛老师进入3600米海拔的时候身体反应特别大,“脸都肿了,嘴唇都是紫的,血氧已经低至极限。”在第一次采风后,主创团队对初稿还不满意,想要再次进藏。“考虑到张老师的身体状况,我心里非常纠结,打电话问她‘您还能去吗’,没想到她二话不说直接回答,‘要去’。”

        “现代戏的创作挺难的,一方面真人真事的故事在艺术改编上有很多限制,用艺术的方式将医疗行业的事情通俗易懂地呈现出来不容易;另一方面西藏题材的音乐、舞蹈等对于观众来说已经很熟悉,如何将这一题材、评剧剧种和时代精神有机结合,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在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刘玉琴看来,主创人员一轮又一轮“磨戏”的精神可圈可点。

  • 舞蹈夏令营为小朋友打开艺术之门

        本报讯(记者 韩轩)伴随着《冰雪奇缘》的主题曲音乐,昨天,中山公园音乐堂的舞台上有一群孩子翩翩起舞,“打开艺术之门”舞蹈夏令营“一起来跳舞——快乐暑假舞蹈工作坊”也在孩子们的美妙舞蹈中闭营。

        今年的“打开艺术之门”舞蹈夏令营由著名舞蹈家、国家一级演员、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王亚彬担任艺术总监,共有60位5岁到11岁的小朋友参加。夏令营中,小朋友们先认知身体,感受节拍、律动,再锻炼身体的柔韧性、协调性、力度以及弹跳能力。经过短暂的训练,在闭营仪式上,小班的小朋友们蹦蹦跳跳,跟着旋律欢快起舞,认真的样子惹人喜爱。大班的小朋友则展示了更加专业的一面,通过创意舞蹈展示了每个人的想象力,以及他们对音乐、形体的理解。

        王亚彬说,她举办舞蹈夏令营是希望为小朋友打开舞蹈之门。“我6岁时也是从舞蹈班和舞蹈营开始接触这门艺术,那时候特别小,父母也没有想过我会把舞蹈作为自己终身的职业和事业,但我在学习中发现了自己的热爱。”在她看来,一次舞蹈夏令营的时间可能不长,但无论在讲授的方式还是节目的编排上,她都用小朋友们喜欢的形式去讲解,比如选用孩子们喜欢的《冰雪奇缘》主题曲作为背景音乐,“就是希望他们能喜欢上舞蹈,让舞蹈带给他们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