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哥斯拉的月光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7月23日        版次: 16     作者:

    电影《哥斯拉2:怪兽之王》海报

    李梦

    尽管身边不少朋友看《异形》或《金刚》系列,经常看到激动亢奋,我却向来对怪兽电影没有太多好感,不单因为片中那些恐怖乖张的怪物总能引起极大的生理不适感,还因为大部分此类电影的逻辑是“怪兽很丑,但很温柔”,拍得多了,难免陷入套路式叙述。

    不过,同为怪兽电影的“哥斯拉”系列,第一集于1954年在日本首映以来,虽说期间曾面临创意锐减及观众流失的尴尬处境,却适时避开了“怪兽+美女”或“怪兽洗心革面拯救世界”的爆米花电影套路,将怪兽横行世界的恐怖景状归因于人类对核能的错误处理;并非只是描述打打杀杀、孰胜孰败,而是试图从那些挣扎与争斗中反思人类与所处地球的关联。难怪有人调侃:与其说哥斯拉系列是怪兽电影,倒不如说那是环保主义者警示世人之作。

    《哥斯拉2:怪兽之王》前不久上映,我尚未赶得及去电影院一睹众多奇猛怪兽淋漓大战的场景,已经被预告片中场景尤其是配乐吸引。通常我们观看场面壮观宏阔的影片,总会期待电影配乐像约翰·威廉斯为《星球大战》所写配乐那样激昂奋进、引人人肾上腺素飙升,而《哥斯拉2》预告片中的配乐,却一反常态地用了一首极致缱绻的曲目——德彪西的《月光》。

    此版《月光》经俄罗斯电影配乐创作人阿凡纳斯耶夫改编,分作前后两部分:前半部分复制德彪西原曲,以钢琴独奏的方法呈现;后半部分管弦乐团加入,气势陡升,配合预告片画面中哥斯拉等巨兽悍然登场、横行地球的恢弘场景,让人忍不住惊讶:原来《月光》还可以这么玩!

    我曾在另一篇谈论英国电影《赎罪》配乐的文章中介绍过《月光》,当时强调的是这首曲目与片中因误解和背叛而生的疏离落寞氛围两相契合。而在《哥斯拉》预告片中,导演和配乐作者显然更希望强调曲中幽暗神秘的意味。

    人们通常将拉威尔与德彪西归类为“印象主义”作曲家(虽然二人并不赞同),看重其旋律中如画如梦的美感,但相较而言,拉威尔的作品更理性、节奏感更鲜明(难怪斯特拉文斯基曾用“精巧的瑞士钟表匠”来形容他),而德彪西的音乐更强调某种超越于俗世之上的神秘,缥缈空灵、若即若离,让人捉摸不定。抛开左冲右撞的打斗场景不谈,《哥斯拉》片中对于人与地球乃至宇宙关联的思考,也是多少有些形而上的,涉及运命及归宿之类的哲思题目,因而与《月光》曲目中描摹的清寂迷离景象之间,别有一重遥遥呼应之感。

    1900年前后,德彪西创作此曲时,从法国象征派诗人魏尔伦的同名诗作中借得灵感。魏尔伦一生多舛,诗作也几乎不见欢愉欣喜,总是徘徊在寂寥落寞之间。这般似有似无的哀伤情绪,也能在德彪西《月光》中读出。《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当视觉与听觉上的震撼消散,唯有余留在心底的这一点感伤,才是最珍贵。